與養生派女子的決裂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常先生覺得自己差不多該定下來了,意思是說,他想找個過日子的女人,來開始這平凡無奇庸俗透頂的真正生活。而以前那些喜歡撒嬌,半夜從四惠打車到三元橋,隨后跳上他的床的姑娘,屬于一種輕佻的不計后果的生活。他可沒法跟這些女人生活超過兩個月,通常都是前一個月還好好的,看上去很酷,很灑脫,像路過他的世界不經意留下來坐了坐一樣,后一個月就開始歇斯底里,琢磨常先生到底愛不愛她。


或許愛吧,可是誰能靠愛去生活呢?常先生沒那么糊涂,他聽取了過來人的建議,把那些折磨人的小妖精清了個空,一心一意等待一個可以將他的生活變得井井有條,而不是弄成一團糟的女人。


很快,不停有人給他介紹靠譜的結婚對象。大齡女青年可能真的成了某種積壓產品,每個人都聲稱自己手里有一大堆單身女人,隨便你挑。常先生不介意大齡,而且年紀大的收入一般較高。他已經想好了,要從實際出發。


那些待嫁者為婚姻做好了十足準備,只需要一個合適的男人來完成儀式。她們獨立自主作風頑強,一經檢驗合格,即可自行操辦整個婚禮,全權負責新房裝修蜜月事宜。常先生只需要送一顆足夠大的鉆戒,就可以托辭工作太忙,把整個戰場都留給那個非凡的準新娘。


他從幾個人選中,選出了一張清新的證件照,照片上的女人端莊、大氣,完全看不出年紀,但應該也不小了,眼神里絲毫沒有一點畏懼,好像馬上就要征服這個世界。像他這樣的男人,完全不會討厭女強人,精明能干沒有空閑時間使勁纏著老公,這樣不是很完美嗎?


按照相親慣例,他們約在下午四點的星巴克。常先生根本沒認出來證件照上無所畏懼的面容,看到人家招手,才發現果然是那張臉。但衣服穿得真是太差了,說不出顏色的上衣,黑色中裙,中規中矩,過眼即忘。常先生很久沒有跟這么不時髦的女人約會過,心想果然證件照都是不可信的。


女人走在他前面,去柜臺點單,他可不想失去風度,趕緊說,你想喝什么,我去買。看她這副打扮,他琢磨應該是喝茶,結果她說下午三點以后她不喝茶,那樣她會睡不著,那么就來一杯無咖啡因的咖啡吧。


他立刻發現了,她是個養生人士,恨不得去哪里都帶著個保溫瓶,里面放著顏色詭異的花茶或者白開水。早上起來準保要吃一碗五谷雜糧粥,宣稱這種粥強身健體包治百病。一星期有兩天吃素,補充的蛋白質一定是雞胸肉或者牛腱肉,肥肉則是她整個人生的罪惡淵藪。


他想不通的是,既然努力保持這樣的養生方式,為什么還要穿得這么土?常先生端著她的低因咖啡,開始寒暄:您跟大街上的女的太不一樣了,真是樸素大方。


女人直白答道:因為我不想花時間在挑選衣服上,這種浪費很沒有意義。常先生大概明白了,如果一個女人追求養生,她就沒有多少空閑去注意時髦動態,那是兩個流派,好比武當與少林,貧道不能跟禿驢一般見識。


女人侃侃而談,期間幫常先生看了舌苔,分析出外食吃得太多,必須要清淡飲食。他點的那杯當季拿鐵糖分太多,再這么喝下去,40歲身體就會完蛋。


談了一個小時后,他接起電話,對著那頭連忙說:好,我馬上回來。他宣稱公司有事,禮貌地離開了相親女子。


常先生現在收回了自己的全部想法,他不想過日子,一想到整個人生以后都要拒絕任何有害的東西,過得像60歲卻指望活上100歲的老頭一樣,就覺得沒有任何意義。他還年輕,為了證明這一點,他趕緊拿出手機,打開陌陌,點了一個方圓一公里內頭像最美麗的姑娘,發出最誠懇的信息:約嗎?



Vista看天下 2015-08-23 08:42:50

[新一篇] 羞答答的姜文你見過嗎

[舊一篇] 廖信忠專欄:“第四臺”沖擊臺灣社會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