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字體    

丁玲:延安的女同志只能嫁給“黃克功”們?
丁玲:延安的女同志只能嫁給“黃克功”們?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被稱為“首個國家憲法日獻禮片”的電影《黃克功案件》,自日前公映起引起普遍關注。“黃克功案”是一段真實的故事,源自77年前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刑字第二號案件。193710月全面抗戰之際,抗日軍政大學紅軍將領黃克功因逼婚未遂,將女學生劉茜殺害。如何處置這位戰功卓著的紅軍將領黃克功,是赦還是殺,成為整個故事的焦點。

黃克功案件的一大背景在于,延安“男多女少”導致女性缺口巨大,軍隊干部對于婚姻的需求與“戀愛自由”觀發生了矛盾。在現實中,這一矛盾的解決以由組織包辦收場,以此保證較高級干部的優先配偶權。現代中國婚姻制度中的計劃色彩,亦由此延續多年。

丁玲在這篇《三八節有感》中寫到了當時所謂被解放的婦女的“不解放”的生活。首長有挑選妻子的自由,而婦女則為革命無條件服從……這篇文章在整風運動前夕的延安黨內知識分子中影響較大,于整風運動中遭到批判。


被黃克功槍殺的女學生劉茜



三八節有感


“婦女”這兩個字,將在什么時代才不被重視,不需要特別的被提出呢?


年年都有這一天。每年在這一天的時候,幾乎是全世界的地方都開著會,檢閱著她們的隊伍。延安雖說這兩年不如前年熱鬧,但似乎總有幾個人在那里忙著。而且一定有大會,有演說的,有通電,有文章發表。


延安的婦女是比中國其它地方的婦女幸福的。甚至有很多人都在嫉羨的說:“為什么小米把女同志吃得那么紅胖?”女同志在醫院,在休養所,在門診部都占著很大的比例,卻似乎并沒有使人驚奇,然而延安的女同志卻仍不能免除那種幸運:不管在什么場合都最能作為有興趣的問題被談起。而且各種各樣的女同志都可以得到她應得的誹議。這些責難似乎都是嚴重而確當的。


女同志的結婚永遠使人注意,而不會使人滿意的。她們不能同一個男同志比較接近,更不能同幾個都接近。她們被畫家們諷刺:“一個科長也嫁了么?”詩人們也說:“延安只有騎馬的首長,沒有藝術家的首長,藝術家在延安是找不到漂亮的情人的。”然而她們也在某種場合聆聽著這樣的訓詞:“他媽的,瞧不起我們老干部,說是土包子,要不是我們土包子,你想來延安吃小米!”但女人總是要結婚的。(不結婚更有罪惡,她將更多的被作為制造謠言的對象,永遠被污蔑。)


不是騎馬的就是穿草鞋的,不是藝術家就是總務科長。她們都得生小孩。小孩也有各自的命運:有的被細羊毛線和花絨布包著,抱在保姆的懷里,有的被沒有洗凈的布片包著,扔在床頭啼哭,而媽媽和爸爸都在大嚼著孩子的津貼,(每月25元,價值二斤半豬肉)要是沒有這筆津貼,也許他們根本就嘗不到肉味。然而女同志究竟應該嫁誰呢,事實是這樣,被逼著帶孩子的一定可以得到公開的譏諷:“回到家庭了的娜拉。”而有著保姆的女同志,每一個星期可以有一天最衛生的交際舞。雖說在背地里也會有難比的誹語悄聲的傳播著,然而只要她走到那里,那里就會熱鬧,不管騎馬的,穿草鞋的,總務科長,藝術家們的眼睛都會望著她。這同一切的理論都無關,同一切主義思想也無關,同一切開會演說也無關。然而這都是人人知道,人人不說,而且在做著的現實。


離婚的問題也是一樣。大抵在結婚的時候,有三個條件是必須注意到的。一、政治上純潔不純潔,二、年齡相貌差不多,三、彼此有無幫助。雖說這三十條件幾乎是人人具備(公開的漢奸這里是沒有的。而所謂幫助也可以說到鞋襪的縫補,甚至女性的安慰),但卻一定堂皇的考慮到。而離婚的口實,一定是女同志的落后。我是最以為一個女人自己不進步而還要拖住她的丈夫為可恥的,可是讓我們看一看她們是如何落后的。她們在沒有結婚前都抱著有凌云的志向,和刻苦的斗爭生活,她們在生理的要求和“彼此幫助”的蜜語之下結婚了,于是她們被逼著做了操勞的回到家庭的娜拉。她們也唯恐有“落后”的危險,她們四方奔走,厚顏的要求托兒所收留她們的孩子,要求刮子宮,寧肯受一切處分而不得不冒著生命的危險悄悄的去吃著墜胎的藥。而她們聽著這樣的回答:“帶孩子不是工作嗎?你們只貪圖舒服,好高騖遠,你們到底做過一些什么了不起的政治工作?既然這樣怕生孩子,生了又不肯負責,誰叫你們結婚呢?”于是她們不能免除“落后”的命運。一個有了工作能力的女人,而還能犧牲自己的事業去作為一個賢妻良母的時候,未始不被人所歌頌,但在十多年之后,她必然也逃不出“落后”的悲劇。即使在今天以我一個女人去看,這些“落后”分子,也實在不是一個可愛的女人。她們的皮膚在開始有折縐,頭發在稀少,生活的疲憊奪取她們最后的一點愛嬌。她們處于這樣的悲運,似乎是很自然的,但在舊的社會里,她們或許會被稱為可憐,薄命,然而在今天,卻是自作孽、活該。不是聽說法律上還在爭論著離婚只須一方提出,或者必須雙方同意的問題么?離婚大約多半都是男子提出的,假如是女人,那一定有更不道德的事,那完全該女人受詛咒。


我自己是女人,我會比別人更懂得女人的缺點,但我卻更懂得女人的痛苦。她們不會是超時代的,不會是理想的,她們不是鐵打的。她們抵抗不了社會一切的誘惑,和無聲的壓迫,她們每人都有一部血淚史,都有過崇高的感情,(不管是升起的或沉落的,不管有幸與不幸,不管仍在孤苦奮斗或卷入庸俗,)這在對于來到延安的女同志說來更不冤枉,所以我是拿著很大的寬容來看一切被淪為女犯的人的。而且我更希望男子們尤其是有地位的男子,和女人本身都把這些女人的過錯看得與社會有聯系些。少發空議論,多談實際的問題,使理論與實際不脫節,在每個共產黨員的修身上都對自己負責些就好了。


然而我們也不能不對女同志們,尤其是在延安的女同志有些小小的企望。而且勉勵著自己。勉勵著友好。


世界上從沒有無能的人,有資格去獲取一切的。所以女人要取得平等,得首先強己。我不必說大家都懂的。而且,一定在今天會有人演說的:“首先取得我們的政權”的大話,我只說作為一個陣線中的一員(無產階級也好,抗戰也好,婦女也好),每天所必須注意的事項。


第一、不要讓自己生病。無節制的生活,有時會覺得浪漫,有詩意,可愛,然而對今天環境不適宜。沒有一個人能比你自己還會愛你的生命些。沒有什么東西比今天失去健康更不幸些。只有它同你最親近,好好注意它,愛護它。


第二、使自己愉快。只有愉快里面才有青春,才有活力,才覺得生命飽滿,才覺得能担受一切磨難,才有前途,才有享受。這種愉快不是生活的滿足,而是生活的戰斗和進取。所以必須每天都做點有意義的工作,都必須讀點書,都能有東西給別人,游惰只使人感到生命的空白,疲軟,枯萎。


第三、用腦子。最好養好成一種習慣。改正不作思索,隨波逐流的毛病。每說一句話,每做一件事,最好想想這話是否正確?這事是否處理的得當,不違背自己作人的原則,是否自己可以負責。只有這樣才不會有后悔。這就是叫通過理性,這,才不會上當,被一切甜蜜所蒙蔽,被小利所誘,才不會浪費熱情,浪費生命,而免除煩惱。


第四、下吃苦的決心,堅持到底。生為現代的有覺悟的女人,就要有認定犧牲一切薔薇色的溫柔的夢幻。幸福是暴風雨中的搏斗,而不是在月下彈琴,花前吟詩。假如沒有最大的決心,一定會在中途停歇下來。不悲苦,即墮落。而這種支持下去的力量卻必須在“有恒”中來養成。沒有大的抱負的人是難于有這種不貪便宜,不圖舒服的堅忍的。而這種抱負只有真正為人類,而非為己的人才會有。


后記:文章已經寫完了,自己再重看一次,覺得關于企望的地方,還有很多意見,但為發稿時間有限,也不能整理了。不過又有這樣的感覺,覺得有些話假如是一個首長在大會中說來,或許有人認為痛快。然而卻寫在一個女人的筆底下,是很可以取消的。但既然寫了就仍舊給那些有同感的人看看吧。


原載194239日延安《解放日報》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