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名家地理—探索傳統中國韻味
字體    

夜雨梅花     阅读简体中文版

剎那緣起【白落梅】



文/白落梅              

     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匆匆過客,有些人與之邂逅,轉身忘記;有些人與之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緣分,當你愛上了某個背影,貪戀某個眼神,意味著你已心系一段情緣。只是緣深緣淺,任誰都無從把握,聚散無由,我們都要以平常心相待。



    都說世相迷離,我們常常在如煙世海中丟失了自己,而凡塵繚繞的煙火又總是嗆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過盡,回首當年,那份純凈的夢想早已漸行漸遠,如今歲月留下的,只是滿目荒涼。當你孤獨地行走在紅塵陌上,是否會覺得,肩上的背囊被人間故事填滿,而內心卻更加地空落。此時,我們則需要依靠一些回憶來喂養寂寥,典當一些日子來滋潤情懷。


     
眾生紛繁,有人過得迷糊,有人活得清醒,但也只是一種存活于世間的姿態。無論你是帝王將相,還是販夫走卒;是金枝玉葉,還是胭脂俗粉。無論我們被世俗煙火熏染多久,被渾濁的世態浸泡多深,心靈深處始終有一處最潔凈的角落,永遠如初時美好。

    曾幾何時,我們做了那最柔情的人,為一朵花低眉,為一片云駐足,為一滴雨感動。所以,我們會不由自主愛上林徽因的《你是人間的四月天》,愛上了鶯歌燕舞的人間,愛上了姹紫嫣紅的春天,也愛上山溫水軟的江南。許多人對這個女子生了情,并認定她是夢中期待的白蓮。無論歲月如何轉變,她永遠活在人間四月,有著不會老去的容顏。

    世間許多女子都有過這份安靜素然的優雅,也曾令人心動,讓人有一種不敢輕觸的美好。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們慢慢地學會了揮霍光陰,浸泡在紅塵的染缸里,誰還能做到純粹如一?都說只有百味皆嘗,方不負這僅有的一次人生。我們應該把所有繁復的過程,都當做是簡單回歸,把一切凡塵的榮辱,當做是云煙過眼。

    無論林徽因這一生愛過多少人,犯過多少錯,又經歷過多少起落沉浮,嘗過幾多人情世味,她永遠都是一杯淡雅清茶,那素凈的芬芳在每個人心中久久地縈繞,無法散去。這世上,不是只有烈酒才能醉人,不是只有熱戀才會刻骨。有時候,一份清淡,更能歷久彌香;一種無意,更讓人魂牽夢縈;一段簡約,更可以維系一生。

    林徽因是溫和的,她的性情不曾有太多的放縱,所以也不存在多少破碎。她沒有張愛玲的凌厲,也沒有陸小曼的決絕,亦沒有三毛的放逐。她活得樂觀而執著,堅定又清脆,所以她的生命不驚心亦不招搖,她不曾給別人帶來粗礪的傷害,也不曾被他人所傷。她是那樣的柔婉又堅忍,詩意又真實。紛擾紅塵中,多少人企盼有這樣一位紅顏知己,不需要濃烈相守,只求淡淡相依。



    我們總是會被突如其來的緣分砸傷,把這些當做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主題。有些緣分只是南柯一夢,瞬間的消逝便成了萍蹤過往。有些緣分卻落地生根,扎進了你的生命中,從此糾纏不清。一個開始不信宿命的人,日子過得久了,被春去秋來、花開花謝的因果所感染,變得從此相信命定之說。人到了一定年歲,追求的只是平和與淡定,待到華麗轉身,從前的時光已是回不去的浪漫。

    我佩服那些敢于承担過去、心明如鏡的純良女子,仿佛山河變遷都與之毫無瓜葛。亂世凡塵,有誰可以在刀刃上行走而毫發無傷?誰可以深陷泥淖中做無暇美玉?每一天都會有不可預測的意外發生,想要風輕云淡地度過一生,真的太難。許多人都做了歲月的奴,匆匆地跟在時光背后,忘記自己當初想要追求的是什么,如今得到的又是什么。

    究竟要以何種姿態行走于世間,才可以做到不被人忘記?一個男子愛一個女子,愛的是她青春的朝氣,是她美麗的容顏,是她獨有的聰慧。多少人會愛上歲月留在她臉上的印記?愛上她那顆被生活宰割得累累傷痕的心?林徽因似乎做到了,她讓徐志摩懷想了一生,讓梁思成寵愛了一生,讓金岳霖默默地記掛了一生,更讓世間形色男子仰慕了一生。

    想起林徽因,總是在人間四月,春水煮茗,桃柳抽芽,有一種輕靈和鮮妍的美麗。也許每個人的初衷都只有一份簡約的追求,或期待一場溫潤的春雨,或盼望一株茉莉花開,或等候一個遠行的歸人。我們在屬于自己的那座城里筑夢,不求聞達于世,但終究還是希望可以留下些什么,僅僅只為了被某個人偶然地記起。

    有人說,林徽因被季節封存在四月天,窗外的柳絮做了萍客,梁間的燕子做了鄰伴,夢中的白蓮做了知己。也有人說,純凈的她其實比任何女子都懂得調配煙火,所以她不會輕易被往事所傷。許多尋找她的人都杳無音訊,不知道是承受不起生命的重,還是承担不起生命的輕。又或許我們本就不夠清淡,想在春天的書頁里留下一筆墨綠,卻被清風錯翻了頁碼。


     
此時,院墻和柵欄的綠意還太淺,就像林徽因沒有滋生皺紋的額頭,明澈光潔。人的一生就如同草木,經歷榮與枯、生與滅,看似稍縱即逝,實則無比艱難。總以為日子在打盹中度過,卻不知多少人想方設法地讓自己挨過這一世。有時候,過程于我們只不過是修飾,在結局面前形同虛設。無論是真實的戲謔,還是虛幻的樸素,我們都無法自如地把握。

    現實生活未必同想象中一樣,在不盡人意的時候只需記住,人生從來就沒有絕對的完美。銳利的歲月可以將一個骨肉豐盈的人,削減到無比瘦脊。曾經沐浴陽光的我們,從何時開始愛上了煙雨的迷蒙?曾經習慣了漂浮的你我,又從何時開始,向往一種平實的安定?那些遺失了快樂的人,是否在花開的時候可以重見歡顏。那些弄丟了青春的人,是否在老去的那一天還能重尋記憶。假如你和我一樣,被浮華的世態澆漓,害怕人情涼意。莫如沿著一首詩的韻腳,尋找一個叫林徽因的女子,隨著她流淌的筆墨,走進人間四月天。

    詩意江南有著黛瓦白墻,微風細雨。你無需涉水而行,只踱步在輕煙長巷,就可以邂逅一份純凈的美好。只是覓尋之前,請折一枝綠柳,插在老舊的白瓷瓶里。因為我相信,一個小小的瓷瓶可以裝載整個春天,那個素凈的女子可以許諾給我們一段永遠青翠的回憶。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