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民初歷史變遷觀察
字體    

羞答答的姜文你見過嗎
羞答答的姜文你見過嗎
Vista看天下     阅读简体中文版

記者們等了半個小時,姜文才大踏步走進房間。黑色短袖T恤加牛仔褲,身材高大的他環顧四周,第一句話是:“怎么都是女孩?”然后伸出粗壯的手臂,依次詢問名字、握手。


坐到長沙發后,他先是一把拉過宣傳總監閻云飛,“坐著一塊聊”,然后又問,“老馬呢?”


老馬是跟他合作了八年的制片人馬珂,也是他的不亦樂乎公司合伙人。不管是群訪還是專訪,馬珂幾乎都在現場,始終笑瞇瞇坐在房間角落里,也不接話。


很少見到姜文單獨面對采訪。即便接受視頻網站采訪,他身邊也總是一群人,要么是編劇,要么是攝影,在戛納時還把哥倫比亞代表拉在身邊。有一次上《小崔說事》,姜文在臺上坐著,底下長沙發里是馬珂、閻云飛還有《讓子彈飛》的一眾男編劇。


看上去姜文就是《讓子彈飛》里霸氣外露張麻子,走到哪兒都是兄弟前呼后擁。


其實,他是羞澀。



用硬漢假象保護自己



好友洪晃應該對此印象深刻。


2005年時,洪晃在旅游衛視主持一個半夜三更的談話節目,為了提高收視率想請姜文來撐場,做一回嘉賓。“我給他發了兩個短信,他都不理我,最后只好打電話追。他支支吾吾地說:‘姐,這事情對你是特別、特別重要嗎?’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么牛的演員居然怵一個談話節目。‘真的,’他說,‘演戲的時候不是我,是我的角色沖著鏡頭,這我行。我沖著鏡頭就一點都不行。’”


他是真的不行。兩年后,拍完《太陽照常升起》,姜文被洪晃拉著上《鏘鏘三人行》。錄制前姜文突然要求在節目上喝點香檳,并自我解嘲道:“咳,酒壯慫人膽。”洪晃回憶說,在化妝間姜文還有說有笑,一進錄影棚就開始緊張。好玩的段子給編導、化妝師都講了,就是忘在棚里再說一遍。“在錄制節目的21分鐘里,他至少花了五分鐘時間說他怎么羨慕張藝謀,因為張藝謀有個張偉平,張偉平又特別能干,特別會做宣傳。我心說,你要是真有個張偉平,他絕對不允許你用這寶貴時間說別人家的事。”


在觀眾眼里,這個身高1米83、體重九十多公斤,渾身上下散發著過剩荷爾蒙的男人,是一個毫無疑問的硬漢。但這并不是朋友們認識的姜文,在好友眼里,姜文是個特別內向,特別怵和陌生人接觸的人。


認識他快30年的歌手兼演員蘇小明組了個“吃喝委員會”,成員有姜文、王朔、洪晃、阿城、田壯壯。大家經常聚會,姜文就“給大家添酒倒茶,特別懂事,會照顧人”。蘇小明說,姜文并不是其中主角,反而是經常坐在一邊聽別人聊天。


“姜文的確是我見過的導演中,或者說創作者中最為羞澀的一個。”與不少導演都有過接觸的廖一梅如是評價這一次的合作者。


《一步之遙》是姜文導演生涯中第一次有女編劇參與創作的長片,廖一梅是三個女編劇之一。


廖一梅劇本臺詞的特點是感情四溢,比如《戀愛的犀牛》里男主角馬路那種瘋狂的表白:“黃昏是我一天中視力最差的時候,一眼望去滿街都是美女,高樓和街道也變幻了通常的形狀,像在電影里……你就站在樓梯的拐腳,帶著某種清香的味道,有點濕乎乎的,奇怪的氣息。擦身而過的時候,才知道你在哭。事情就在那時候發生了。你是不同的,唯一的,柔軟的,干凈的,天空一樣的。”


這次合作前,姜文曾多次對廖一梅表示過很喜歡她的話劇和臺詞,但真正遇到廖一梅為自己寫的臺詞時,他卻張不開嘴了。


“他很不好意思念出那些臺詞,要他開口時,總是在最后一刻把它們減之又減,淡之又淡。”廖一梅發現寫劇本的難度增加了很多,“這是我以前編劇沒有遇到過的情況,我得首先想他能不能演,如果別的演員演我只需要跟導演溝通,但讓他演,同時要面對兩個人,導演和演員,他有時候會說這個我演不了。這種情況發生過幾次。”


另一名編劇于彥琳第一次見姜文,像一名普通影迷一樣緊張。“結果發現老姜跟我一樣緊張。”于彥琳說,姜文“其實不是跟誰都放得開特容易熟悉那種人。不過他會盡力讓你放松,有問必答,并且希望我能趕緊融入到公司工作中,比我想象的和氣多了。然后又很紳士,幫我開門,坐電梯會讓女士先進先出,細節方面特別周到”。


有一次,于彥琳和另外一女編劇正在聊事,姜文試完戲裝敲門進來,穿的是戴領結的禮服,英姿勃發。兩個姑娘連夸,“帥呀!帥呀!”倒是姜文有點兒不好意思,邊說“啊?真的帥嗎?”邊退了出?去。


這個糙老爺們兒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比女性還細膩的心。廖一梅說:“如果非問他有什么缺點——他太敏感了,跟女人的敏感不同,但更甚,看不喜歡的電影能看吐了,對不喜歡的人也差不多.。你可以理解為藝術家都敏感,姜文尤甚。區別在于,姜文不慣著自己。他對真正內心的感動一定是閉口不談的。能告訴人的,都不打緊。”


和姜文工作過的人,都知道他有完美強迫癥。他的臺詞都要在幾個老編劇寫了幾輪的基礎上,再讓跟組編劇每天打磨,等他半夜演完收工回來“驗貨”。有時他晚上收工編劇們都睡了,聽到微信響,爬起來穿衣服見面。編劇開玩笑說,這已經跟夫妻生活差不多了,早晨晚上都在一起。姜文把這個過程叫“榨干”,也叫“提純”。他常說臺詞一定要“香”,就是演員說著順,觀眾聽著順,話像是從嘴里流出來的,而不是背出來。


因為對自己和別人要求都高,他也會經常犯急。拍攝時有一場戲是他跟完顏在家里聊天,衣服怎么穿都不舒服,他就有點急了,開會說了大家一通,然后不拍了。第二天早餐他就特別婉轉地提起這事兒,說一些活躍氣氛的話讓大家開心。


他緩解情緒的辦法就是運動和吃美食,他的健身教練也跟在組里,甚至還扮演了一個把他摔出去的保鏢。李少紅在巴黎的時候,姜文天天帶著她們把巴黎的飯店吃了個遍,飯店老板都認識他?了。



御姐控



他一個好友說,姜文不管是他揶揄記者也好,拒絕回答也好,都是真實不敷衍的答案。至于那個霸氣外露的硬漢假象,“你不覺得這正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嗎?”


這種羞于自我表達跟他作品里的男主人公有些相像。《陽光燦爛的日子》里馬小軍在大雨里再怎么努力,最后對米蘭說的也只能是“我自行車掉溝里了”。《讓子彈飛》里張麻子其實很喜歡花姐,但也不好意思跟弟兄們爭取。對于花姐的主動請辭,他只能拿槍沖著自己和對方比劃,意味深長地說,“姑娘,你還是這樣拿槍好看。”


影評人和菜頭曾經用漫畫,給當代國內四大導演風格分了類,“張藝謀和陳凱歌蘿莉控,永遠在影片里不乏嫩妞;馮小剛是御宅男,所以電影里永遠有長腿大眼美女,滿足宅男的性幻想;而姜文就是御姐控。”


毫無疑問的是,姜文作品里的女性形象都是成熟又有風韻的,比如《陽光燦爛的日子》里的米蘭,《太陽照常升起》中的林大夫和唐嫂,《讓子彈飛》中的縣長夫人和花姐。


廖一梅將此類形象歸結為:“這些明亮動人,即使發瘋也充滿美感的女人。”在廖一梅看來,這“其實是男人心目中的女人,而非真實的女人。套用奧斯卡·王爾德的話來說,對姜文而言,女人是用來欣賞的,而不是用來了解的。捕捉和展現女人的美是姜文作為導演的卓越才能,實際上他對女人是基本不了解的”。


《太陽照常升起》翻拍自女作家葉彌的短篇小說《天鵝絨》,但姜文一開始看中的是她另一篇小說。姜文的助手告訴葉彌,當時是買下來準備拍另外一部小說的,但是因為姜文對小說里的某一個細節理解不了,無法弄清那個女人的心理,最后不了了之。


《一步之遙》是迄今姜文感情戲最多的一部作品,第一次開始直面探討男女關系,也是姜文一次探究女人內心的嘗試。他甚至跟廖一梅表示,可以把片中兩個女主人公當成所有的女人來寫,“盡可能展現女人在不同場景里變化莫測的各種瞬間”。


在生活里,姜文欣賞的是那種有力量的獨立女性。他愛打網球,也特別喜歡李娜。


姜文的人生伴侶周韻,也是這樣一個有主見、世俗意義上強勢的女人,他經常笑稱自己的太太是演員副導演,房祖名、文章、舒淇、劉嘉玲等等都是她推薦的。這次在《一步之遙》里,周韻飾演的帥府名媛武六,也是個追求思想解放,為愛不顧一切的民國奇女子。周韻評價自己的角色是,“戲里人們見面都挺酷的,也不談情感的任何關系,我的性格就是有事兒也不會跟你說,可以幫你扛事兒,但不會去表達我自己。我覺得甜言蜜語這東西當然好,女孩子都愿意聽,但沒有這些話,也行。”


這又讓人想起了姜文的另一部電影。在《太陽照常升起》里,那個扛著獵槍、穿著軍裝,渾身男子氣概的老唐,跟唐嫂的戀愛過程放到今天來看就是Man到不能再Man。他也不玩什么甜言蜜語,為了向唐嫂表決心,翻身就能跳橋,給唐嫂寫情書,把那事粗魯地稱為“打槍”,甚至連求婚都是拍一張言簡意賅的電報,“來跟我結婚,9月10日,我等你。”



生活第一,電影第七



正是在《太陽照常升起》里,洪晃覺得自己窺視到了導演非常私密的內心世界,甚至會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導演是有意還是無意,將里面的男人變成了女人的獵物,這很容易就聯想到姜文演員的身份。在他眼里,演員是一份職業,在我們大家眼里,他是明星、是影帝、是SEXSYMBOL(性感符號)。從影片里面可以看出,黃秋生扮演的男人在莫名其妙地受到眾多女人的追求下,頗為無可奈?何。”


另一段讓洪晃印象深刻的情節是,老唐帶著一幫山里的孩子去打獵,成年人和孩子之間的關系非常舒服、自然:“姜文心目中的男子漢是一個和孩子無比親密的男人,跟他的女人倒是有些疏遠。”


姜文喜歡小孩是出了名的,廖一梅的兒子第一次見到姜文,還不熟,上來就問,我能用你的手機嗎?然后就拿著這位國際名導的手機去一邊玩游戲了。“小孩子是很真摯的,因為不會帶社會屬性去看一個人,所以姜文跟孩子在一起也是最放松舒服的。如果大家不以那些身份去跟他打交道,會發現他非常好相處。”


采訪時,姜文會頻頻主動提及自己的孩子,一副寵溺的表情,不只對孩子沒脾氣,廖一梅說他“在片場從來不會大聲說話,沒訓斥過某個人,跟合作者都極端客氣,甚至有時顧及別人感受,到了有點賠小心的地步”。接受本刊記者采訪,聊到一半時姜文忽然低頭用起了手機,不一會兒又趕緊聲明,“我是給剛才提到的資料找圖片,不是不聽提問啊。”


所以,呆過《一步之遙》劇組的明星和工作人員,都表示是開party一般度過這四個半月的,尤其是導演最重視的編劇組。


于彥琳形容他們的吃住行都特別方便,簡直是享受。廖一梅則描述編劇的生活是,“有專門送飯的,還可以用導演的廚子,隨便吃導演的東西,喝導演的酒,制片人還隔三差五地請吃飯。編劇組的會議室正對導演的私人廚房,寫不出來的時候就吃得更多,以至于離開劇組的時候所有人都胖得不像樣子。”


跟姜文認識二十多年的洪晃也清楚,“公眾印象里,大家往往會認為姜文是一個非常強勢的人,實際在生活當中,他是一個非常溫順的人。他不會特別強烈地要求任何事,而且比較會考慮朋友需要什么。比如像這次我為什么一下飛機就趕到劇組來了,就是特別抱歉。本來想六月份拍,后來改到七月份,又安排了休假,但是他永遠跟我說:晃姐,生活第一,拍電影第七,該干什么干什么,我們都可以協調。”


2015-08-23 08:42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