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十萬加油站致癌物質地下擴散中
十萬加油站致癌物質地下擴散中
南方周末     阅读简体中文版

遍布全國的加油站,其地下儲油罐存在滲泄漏危機,這可能已到了隱患爆發期。 (勾犇/圖)

目前全國加油站地下儲油罐滲泄漏問題,已很嚴重。在河南禹州市東十里村,村民梁玉晨抽上來的井水呈黃褐色,并有濃烈的汽油味。“這水不能喝,連澆花澆草都不行。”


1
看得見的事故看不見的滲漏

“這水不能喝,連澆花澆草都不行。”2014年12月5日,在河南禹州市東十里村,村民梁玉晨抽上來的井水呈黃褐色,并有濃烈的汽油味。


和梁家相距不足50米的地方,是民營的宏達加油站(現已為中石油旗下加油站)。根據當地環境監測站的檢測結果,地下水的污染被確定是來自加油站方向。


最近這起污染事件被媒體披露,但幾乎沒有引起足夠的關注。


僅2013年,類似的加油站地下藏污報道至少有11起,遍布湖北、福建、浙江、山東、湖南等多個省份。


這或許僅是冰山一角,不少專家向南方周末記者指出,目前全國加油站地下儲油罐滲泄漏問題,已很嚴重


“建站高峰期帶來的一些隱患,已經到了爆發的時間點。”北京市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宋光武說。


在9年前,就有關于加油站滲泄漏的報道,而最近一次是在2014年11月6日,貴州銅仁大興高新區,一家中石化加油站地下儲油罐漏出18噸汽油。


然而,引起公眾注意的泄漏事故僅是少數,更多的是不為人知的滲漏。“一點一點地漏,沒有成為事故,大家也不知道,現在往往這種情況最多。”廣東省安監局危險化學品處處長何勝莊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目前,對于全國范圍內加油站滲泄漏的情況,尚沒有權威的調查發布。”《雙層罐滲漏檢測系統》標準起草人冷成冰說,他亦是一家生產雙層罐的企業負責人。


但已陸續有區域性的調查面世。2010年,為了編制《加油站滲泄漏污染防控標準》,中國科學院對天津市部分加油站做了調查。結果顯示,地下水樣品中,總石油烴檢出率為85%,強致癌物多環芳烴為79%,部分樣品中檢出揮發性有機物苯、甲苯、二甲苯,這些均為有毒有害物質。


據冷成冰等業內人士介紹,我國汽油中含有一種名為MTBE的添加劑,其對動物的致癌性已得到證實,并被列為對人類可能的致癌物。此類物質一旦進入地下水和土壤,將很難得到降解。


而早在2007年,中國地質科學院一名研究員的調查已提出預警。在蘇南地區的29個加油站調查樣本中,超過七成存在滲漏。


根據北京市環科院的數據,截至2010年7月,全國共有加油站95740座。其中,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加油站數量占半壁江山。


近十萬家加油站,沒人能講清地下藏污的嚴重情況。但可供對照的是,據南方周末記者查閱美國書籍《Cleaning Up the Nation's Waste Sites(清理國家的廢棄場地)》發現,1989到1990年間,美國約有200萬個地下儲油罐,其中被證實發生滲漏的有9萬個。到了2001年美國有超過44萬個地下儲油罐被確認發生滲泄。


中國正走在美國的彎路上。

2
二十年野蠻生長

“按照中國石油的規定,儲油罐的使用年限為50年。”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科學研究院教授王寧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國內儲油罐所用的鋼材,每年腐蝕0.05-0.5毫米都算合格。如果按一年腐蝕0.5毫米計算,6毫米的罐,12年就透了。”冷成冰說。


冷成冰的估算出自中國工程院2001年編制的《中國腐蝕調查報告》,該報告顯示,儲罐漏油事故多發生在運行7年以后,而10-15年的,孔蝕次數會不斷增加,平均穿孔率達14%。


然而,地下儲油罐很少得到更換。“如果不包括事故有關和管線的更換,目前的更換比例很低,不超過20%。”王寧表示。同時他也提及,中國的儲油罐制作有詳細的行業標準和國家標準,如《立式圓筒形鋼制焊接油罐設計規范》等,在鋼材質量、厚度等標準都有詳細的規定。


1990年代起,隨著私家車數量劇增,大量的加油站也隨之涌現。同時,低成本、制作簡陋的儲油罐也用在了加油站里。


“一些民營加油站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儲罐應該有什么標準,自己隨便弄一個,有的甚至是拿煙筒修改來的。”宋光武回憶道。


“這二十年使用了大量的單層儲油罐,再加上腐蝕的因素,目前儲油罐到壽命了。”宋認為,目前已到了加油站地下儲油罐隱患的集中爆發期。


20年前,也正是美國受加油站滲泄漏污染嚴重的時候。當時美國政府通過更換雙層罐、增加檢測設備,將泄漏的風險降低下來。


與之相比,不少專家指出,我國大部分加油站地下儲油罐使用的是單層罐,缺乏監測預警設備。雙層儲油罐則是由內罐和將內罐完全密封的外罐構成,這樣即使內罐滲漏,但由于外罐完好,地下水和土壤均不會受到污染。


“人家漏了第一時間能做出響應,而我們現在可能漏了很大的油量以后才會發現。”宋光武說。


發生在東十里村的滲漏便是如此,附近的加油站此前并沒有發生過嚴重的安全事故。禹州市環保局環境執法大隊潁川中隊負責人李浩勇認為,事故是由于日積月累的滲漏造成。


而廣州一家加油站的工作人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說,該加油站進油量和出油量總是對不上,起初老板認為是員工偷油。經過仔細檢查后發現,原因來自于儲油罐的滲漏。


“滲漏的檢測其實有各種各樣的方法。如果是雙層儲油罐,在內罐和外罐之間的間隙空間可以安裝泄漏檢測系統,全程監控并在泄漏時發出警報。”宋光武解釋道,“即使是單層罐,也有相應的檢測方法。例如修建防滲罐池,在罐池做一個前角設計,并放置檢測設備。”


冷成冰等人起草的《雙層罐滲漏檢測系統》對此作了詳細規定。這一標準已于2014年9月1日正式開始實施,然而,這只是一個推薦標準,并不具有強制力。


南方周末記者聯系中石油詢問相關情況,截至發稿前仍未得到回復。“對加油站的管理,從最初的僅憑經驗進行管理,到后來根據經驗教訓,制訂罐區管理、管線管理規章制度;從引用國外標準,到制訂中國國家標準和石油行業標準。”王寧介紹了中石油的經驗,“通過落實各項標準的實施細則,達到標準化管理的要求,并走向系統化管理。”

3
被擱置的國標

何勝莊對2006年2月發生在廣州的一起石油泄漏事故記憶猶新。


險情被發現在繁華路段的一處人行隧道內,很多行人聞到很重的汽油味。警方將隧道封鎖調查發現,事出附近加油站泄漏。


“幸好當時沒有人在人行隧道內打電話或是抽煙,否則將會是一起非常大的安全事故。”何勝莊說。


冷成冰是國內關注此領域的先行者之一,而肇起則是2003年的一次調研。當時,冷成冰和深圳安監局官員去見一位當地加油站的新加坡老板。該老板明確表示,在中國不會使用雙層罐。而在新加坡,當時已普遍使用。


“中國法律沒有規定要用雙層罐,企業只要符合政府要求就行了。要是污染了你們的土壤和地下水,也不是我們有意的,而是你們政府允許。”冷成冰回憶當時新加坡老板的話。


在冷成冰參與編制《雙層罐滲漏檢測系統》時,各方博弈并非一帆風順。據他回憶,有一次開各方協調會議,石油公司的領導搶先表態:標準沒有意義,并不存在泄漏的情況。而此時,環保部一位與會官員起身說道,據我們了解,泄漏的問題還是挺嚴重的。“你要是不相信,會后有時間來環保部一趟,我把情況給你介紹一下。”


加油站滲泄漏的防控問題也提到了環保部日程。2010年,由環保部牽頭,草擬了一份專門針對加油站滲泄漏的國家強制標準。


南方周末記者看到,這份名為《加油站滲泄漏污染控制標準(征求意見稿)》的國標中,對滲泄漏污染控制及檢測預警的各種措施都進行了嚴格要求。“沒有這個標準,其他的一系列檢測規范也就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了。”一位要求匿名的參與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然而時隔4年,這個標準卻不見進一步動作。


“標準一直在那里懸著。”上述人士說,“現在一直沒有接到發布的通知,就截止到征求意見這一步。”

4
補救進行時

盡管統領性的強制標準一直沒有發布,但也并不意味著防控加油站滲泄漏的問題“無法可依”。


《加油站設計與施工規范》經歷了2002年開始的數次修改,終于將“加油站應按國家有關環境保護標準或政府有關環境保護法規、法令的要求,采取防止油品滲漏的措施”寫進其中。


另外,由環保部制定的《全國地下水污染防治規劃(2011-2020年)》也明確提到:“從2012年起,新建、改建和擴建地下油罐應為雙層油罐。”


隨后,廣東省、北京市等地也出臺了配套的地方性規定,要求采用雙層油罐或設置防滲罐池。


然而,生產企業并不都遵循這些規定。一些地下儲油罐的生產商依然只生產單層罐。一家企業的工作人員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他們不知道也不管單層罐是否會造成滲泄漏。只要有客戶訂購,他們就按照客戶的要求去生產。


該工作人員表示,單層罐只供應給一些小型的民營加油站企業。


而另一家東莞的儲油罐生產商,則給出了一個中等容積的單層罐2.2萬元、雙層罐4.8萬元的報價,并“保證可以通過環評”。


如果嚴格按照規范,一個優質儲油罐的成本要遠高于這個價錢。


“一個加油站的建設成本,如果不算土地的話,大概400萬到500萬,優質的雙層油罐30萬到50萬一個。”何勝莊說道。


“對于加油站的地下儲油罐,在使用年限、如何保養和更換等方面,國家目前沒有統一的硬性規定。”王寧表示。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家安全生產北京危險品儲罐檢測檢驗中心高級工程師趙彥修的疑慮則反映了目前的現實情況:“更換油罐的這筆成本誰來負担呢?光靠企業自覺,可能也不太現實。”


冷成冰對此也這樣認為:“單層罐價格低廉,在沒有強制規定使用雙層罐的情況下,商人會趨利選擇價廉的油罐。”


而即使有錢,又有多少能夠真正用于設備更新和檢測?


宏達加油站旁,住在最靠近加油站的一排數戶居民拿到了每戶一萬元的補償費,另外水泵也被拆走了。宏達加油站也悄然換了新主人。新的“中國石油”標志被貼在了加油站頂棚上。


“差不多就行了。”拿到補償費的居民向南方周末記者忠實傳遞了“村里的意思”。


而受污染的水,仍舊在地下流淌,擴散。


在這里讀懂中國
南方周末
微信號:
nanfangzhoumo

2015-08-23 08: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