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上的漢字就該一直這么丑嗎?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日本廠商的字體 2973 款,臺灣廠商 296 款,香港廠商 106 款,而中國大陸僅有 421 款”,字體設計師厲向晨告訴36氪,“有一家叫欣喜堂的日本字體公司,專門搜集中國善本古籍,根據字樣開發成日文計算機字體,再與中國的公司合作賣回國內。比如方正公司的龍爪字體就出自《周禮》”。


厲向晨和他的搭檔,平面設計師郭帆同時運營兩個項目——文悅字形字體公司和“千字云”。前者通過發掘古籍中優秀漢字字形來制作計算機字體。后者是一個字體解決方案云平臺,類似 Google 旗下的 Front API 和被 Adobe 收購的 TypeKit。


過去一個月時間里,郭帆和厲向晨拿著這兩個項目的商業計劃書見過十幾個機構的投資人,最后拒信拿到手軟。“創新工場、天使灣、真格基金、IDG”,郭帆的話中已經聽不出任何情緒,“都說我們做的事情挺好的,就是看不到商業前景”。



在投資人眼中,文悅字體這個項目看不到什么成長性。最小的簡體字庫 6763 個字,四個人的小組,需要一筆一劃地做小半年時間,包括繁體字在內的兩萬個詞庫需要他們忙一年。然而由于國內糟糕的版權保護情況,商業化費時費力。


厲向晨的成名作康熙字典體在臺灣和大陸都獲得廣泛的使用、盜用甚至還有濫用。最后這個字體以一輛車的價錢一次性賣給了雕爺。厲向晨同時還在錘子科技担任字體工程師,羅永浩聽說他在做這件事,第一反應是“靠譜嗎”。


而千字云的故事雖然很大——從前設計師在網頁中只能使用宋體和微軟雅黑,使用其他中文字體通常需要切圖。而使用千字云的 API,無需龐大的本地字體包,用戶在訪問網頁和 App 時就可以方便從云端調用各種為屏幕和排版優化過的字體,還有利于搜索引擎收錄。最后按照使用量計費,字體開發者獲得回報——但是沒有一家大公司敢冒然自己的網頁交給一家初創公司的云服務。


厲向晨剛剛被邀請去過知乎,因為知乎的設計師對使用千字云非常感興趣。但是創始人黃繼新不打算做這個試驗。盡管知乎上有很多人吐槽閱讀體驗,盡管在知乎上搜索“思源黑體”會看到很多這樣的問題:“如何把 iPhone 的字體替換為思源黑體”,“如何把 Mac OS 的字體替換為思源黑體”……



思源黑體是 Google 今年 7 月公布的一款開源字體,剛一發布就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畢竟大家早就對屏幕上的漢字審美疲勞了,無論是 iPhone 上的華文黑體還是 PC 上的宋體和雅黑。


“這些年設備的屏幕分辨率提高很大,原來黑體的一些設計,比如喇叭口,都是為了低分辨率屏幕做出的妥協。現在在視網膜屏幕上好的字體會帶來很好的用戶體驗”,郭帆告訴36氪,“同時版權保護也在逐漸好起來,現在很多互聯網公司不是不愿意為版權付費,而是不知道怎么付費。所以我們覺得應該有人出來做這樣的事情”。


采訪進行到這里,幾個氪星人開始了“幫千字云想商業模式”的比賽。眾籌 + 眾包?這樣會迅速找到種子用戶。面向網頁開發者?他們更愿意為好的字體付費。面向大的內容提供商,比如網易和騰訊?他們更有財力和精力推動平臺級的產品。



“但是首先要拿到錢才能繼續干后面的事情,要不然一直是一個小工作室”,厲向晨正在進行三款古體字的設計,從 08 年輟學創業開始,今年是他第三次以為中文字體的機會來了,“日本的森澤,美國的 Monotype 都是年收入過億的公司,中國也應該有一家”。



36氪 2015-08-23 08:43:13

[新一篇] 剖析“對不起,我只過1%的生活”事件之我談!

[舊一篇] 《銳科技》:網易丁磊早年發家史(2)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