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回般的詩意

時代作品  >>>  傳統人文山水書畫作品精選


格利高里·考伯特(Gregory Colbert),是一位加拿大攝影家。他屬于那種現在非常少見的藝術家,沒有和任何畫廊簽約,過去十年里也沒有開過一次作品展,不曾接受任何的采訪。他就好象處在“地下”狀態,不被人們注意,只有那么幾個富有的收藏家在支持他,為他提供資助。

他所關注的是人與動物之間那種神秘的聯系。從1992年起,他已經作了27次長途旅行,到達了世界上的各個角落。他甚至還連著幾個月租下遠洋輪。總之,他的那些簡潔的攝影作品拍起來是既費錢又費事。42歲那年,考伯特終于將他這些年來的成果公開展出了。

對他來說,這些作品不僅記錄了他本人的觀察,同時也揭示了一個永恒的王國,人類在其中與各種動物,比如大象、鯨魚、海牛、獵鷹、朱鷺和仙鶴,共同生活,互相交流。

祈禱、聆聽、憂傷、安撫,無論是文明世界的人類還是土著,也無論是鯨魚、猩猩、飛鳥、大貓還是猛禽,都閃耀出非凡的特質。目光觸及,是早已超越了人獸的溫暖。

在拍攝過程中,格雷戈里時常被眼前的景物所震撼。比如我們看到了大象和孩子們在一起,你不用去担心大象會傷害孩子。“斯里蘭卡每年有幾百人為大象所殺,因為他們離大象的遷徙路線太近了。這種成人與大象的沖突已有近百年歷史。而斯里蘭卡只有一起兒童因大象而死的事件,那是他跑時掉進了井里,大象不傷害兒童, 他們之間沒有沖突。”或許這是生物世界的潛規則,抑或許這是原本存在于自然的和諧。

在他看來,大自然有著一種輪回般的詩意,正如他在遠征過程中拍攝的紀錄片中,由美國著名演員勞倫斯-菲什伯恩吟誦的詩句一般——羽變火,火變血,血變骨,骨變髓,髓變塵,塵變雪。

Gregory Colbert出生于加拿大多倫多,曾修習比較文學和電影卻沒能畢業。后去巴黎開始了他紀錄片攝影師生涯。1992年的一個獨立展上,首次展出攝影作品,遇到贊助人。受贊助人委托周游世界,進行動物的拍攝,其中包括鯨和大象。 Colbert 的系列作品“灰燼與雪” 主題于2002年威尼斯雙年展上首展。

考伯特去過埃及、印度、斯里蘭卡、緬甸、納米比亞、南非、索馬里、埃塞俄比亞,其中埃及和印度去過不止一次。他還花了30個月的時間,追蹤在湯加、多米尼加和亞速爾群島海域出沒的鯨群。他讓打擊樂手和舞蹈家在大象面前表演,看他們一起在湖中跳舞。他還將大象帶入緬甸的寺廟里拍照片。

在歷程中,當然也有讓格雷戈里最為難忘的故事。在太平洋,他和他的“良師益友”——55噸重的抹香鯨結伴遨游,完全脫離氧氣瓶的束縛。當已存在5千萬年的生命向他游來時,潛水已經不重要了,天地間惟有奇特的舞步存在。當鯨無意中要吞沒他的時候,格雷戈里并沒有恐懼,因為他知道為自己所熱愛的事業丟了性命,其實是一種恩賜。

格雷戈里的理想是把《塵與雪》帶到全世界。紐約站的展出結束后,流動博物館就會被拆卸,運送到洛山磯,之后還會巡回南美,歐洲和亞洲。而在他44歲這年,格雷戈里·考伯爾又將拿起相機,再次上路。

“在作品的第一部分, 我想要和60種動物合作,于是我花了13年,拍了29種。我希望自己能長壽,在接下來的15年,把60種全都拍完。”《雪和灰》是對大自然最真切的禮贊,激發人們的希望,積極的。  

有些人懷疑格雷戈里作品的真實性,可一旦了解了他不凡的經歷之后,這種的想法就會立即煙消云散。“你不需要對大自然做任何美化,這世界已存在了幾十億年,而人類只是初來乍到。”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43:17

[新一篇] 30年來《紐約客》是怎樣慶祝圣誕的

[舊一篇] 文藝青年優雅翻身秘籍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