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從醫生之友到醫生之敵
從醫生之友到醫生之敵
槽邊往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你可能沒有注意過,但我一度真的是醫生之友。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厭惡任何毆打醫護甚至是殺害醫護的醫患矛盾。我也不喜歡醫患矛盾這個字眼,暴力就是暴力,謀殺就是謀殺,矛盾一說太輕飄飄了。


這可能和我的個人經歷有關:我曾在航空供職十一年之久,處理過無數次旅客糾紛,目睹過無數次旅客辱罵毆打我的同事。在一個政府負全責的社會里,很容易觀察到民眾如同長不大的孩子,伸張權益時索求無度,同時卻不肯背負絲毫責任和義務。


所以,我經常在微博上為襲醫事件吶喊。喊得多了,每次哪里醫院出了事,許多醫生和醫學生會主動圈我。我知道他們的意思:希望我為他們說幾句話。而我也那么做了,總之,我懷抱著對醫護人員的好感,也尊重他們的職業,說我是醫生之友并不為過。


因為我自己不是醫生,和民眾溝通的時候不會采取醫生慣常的方式。我喜歡訴諸病家自身利益,反復談兩件事情:


1、如果出了事情就毆打和殺死醫護人員,那么好的醫護人員會逐步離開這個行業。道理非常簡單:好的醫護意味著他們要看護更多病人,而且是更為危重的病人,哪怕他們的成功率很高,但因為人數放在那里,病情放在那里,在他們手下無法挽救的病患也最多。救1000個病人,哪怕失敗率只有1%,也有10個不治。而救200個病人,失敗率高達5%,還是10個。而好的醫護人員離開關鍵崗位,意味著我們作為病家的利益受到損害,得了病卻沒有好的醫生可以接診。


2、病情復雜而多變,決策時機轉瞬即逝。如果作為病家的我們,對于醫護人員過于苛刻,那么他們一定會放棄主動出擊,放棄治療上的創造性,放棄承担任何可能的防線,而是普遍采取溫和保守的治療方案。最后檢查治療記錄的時候,調查委員會和法院也會覺得無懈可擊,可是,這對于我們病家治病來說,會有任何好處么?這要么會拖延的疾病的時間,要么會錯過最佳的診治機會,終歸吃虧的是我們自己。


這么談當然是很悲哀的,因為事情已經變成連“打人不對”四個字都不能說的程度了。否則,我就是在為醫生護士洗地。可是,任何人從事任何職業,不都應該免于暴力威脅和人身危害么?誰不是爹生娘養,刀子捅進去流出來的不都是紅色的血么?


下午,我寫了一篇《醫生的倨傲與愚蠢》。后臺里立即炸了鍋,許多醫生和醫學生紛紛表示了他們對我的憤怒與不屑,伴隨著無數辱罵和詛咒,數百人就這樣氣哼哼地取消關注走掉了。我的帳號此前因為丁香園(一個醫生們喜歡的微信公眾號)推薦過,所以我這里的醫生用戶應該不低于萬人。看著一個個破碎的頭像消失,如此壯觀的一幕讓我確信:我成為了醫生之敵。


原因很簡單,我在《醫生的倨傲與愚蠢》里寫了我對醫生手術室自拍的看法,這一次,我沒有站在醫生的一邊,所以激發了相當數量的反彈。我覺得這件事情挺好笑的:我還是我,我寫作的原則并沒有發生改變,但是就因為一篇文章批評了醫生,我就從醫生之友直接墮落為醫生之敵。人生的過山車,起伏還真是出乎意料呢。


我說醫生愚蠢,是因為面對傳媒和大眾,面對在專業領域之外的東西時,醫生群體采取了最愚蠢的方式應對。醫生不懂傳媒,也不懂大眾,出現負面新聞的時候,反唇相譏,試圖打擊媒體不專業,打擊大眾不感恩,這都是非常錯誤的做法。這種反擊越是兇猛,在公關上的得分也就越低。


手術室自拍當然不對,而且我要說,這種情況并不罕見。昨天醫生們在微博上輪流罵我,我當時忍了又忍,沒有做一件缺德事:把我在微博里搜索出來的各地醫生手術室自拍照都轉發出來,刷滿一屏,邀請醫生們來逐一洗地。其中一張今天已經刪除掉了,內容是一個醫生抱怨說自己剛剛度假回來就做手術,配了一張手術室的圖片,內容是一個患者裸露著肚子躺在病床上,臉上還戴著氧氣面罩。


沒有做是因為這么刷屏,固然可以證明我的觀點正確:存在相當數量的醫生并不尊重病人,以手術室甚至病家作為道具自拍。但是,在社交媒體上放出這樣的內容,當事醫生可能面對的是滅頂之災。無論有心無心,這種行為雖然粗鄙,但也沒有必要因為我的緣故,讓人失去薪水甚至職位。因為我一個人的緣故,讓一幫醫生蒙受這樣的結果,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是出于良善的目的。


所以,作為前醫生之友,現醫生之敵,我在這里通知各位醫生:麻煩去把社交媒體里你們發的手術室自拍圖都刪除一下。什么圖片合適,什么不合適,相信你們這次不會再和我爭吵了,你們自己很清楚。你們很清楚的同時,反對我批評你們西安某醫院的同事,你們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由于有了丁香園,有了杏仁醫生這樣的移動互聯網產品,松散的醫生群體聚合了起來,能夠發聲,這是好事。在資本主義社會早期,行會就是這么形成的。一群人要為自己人發聲,要為自己人維護權利,為了彼此交流互通有無,這都很好理解。但是,群體行為的一大特點就是:在行動上往往會采取最愚蠢的那個方案,這是從眾最大的劣勢。


作為醫生之敵,我再三再四說的是:維護病家的利益,最終其實是保護醫生的利益。對于洶涌的取消關注浪潮,我完全無所謂,畢竟我剛剛在新浪微博幫寧財神玩脫了一百多萬粉絲,何況是我這里小小的一個私人微信號。還沒有取關我的醫生朋友,請轉告那些已經離開的醫生:


下一次,再發生醫護被毆打殘殺的事情,我還是會站出來為醫生說話。同樣的,醫生不檢點自己的行為,我也依然會站出來批評醫生。不是因為我偏袒其中的哪一方,而是因為這么做是對的。


好了,就這樣吧。罹患重感冒的我還需要繼續臥床休息,為了這件事情一天寫了兩篇微信長文也真是夠了。


題圖:《歌劇魅影》黑白面具


槽邊往事和菜頭 出品

【微信號】Bitsea

請你相信我: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

都是錯的

                    禪定時刻



2015-08-23 08: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