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2014手游圈維權事件:誰動了我的IP?  葡萄盤點
2014手游圈維權事件:誰動了我的IP? 葡萄盤點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曾有人云,國內的知識產權維權就像打地鼠,這一點在手游行業則更為明顯。隨著近年來,熱門IP逐漸被瓜分,國內的維權運動也就順其自然地被提上了日程。既有不少大廠聯合海內外版權方向渠道施壓下架侵權產品的,也有紛紛奔赴法院或尋求判決或尋求和解的。總之,維權之路漫漫其修遠兮。而對于被海外公司山寨了的中小CP來說,更是難于上青天。


2014已近尾聲,葡萄君與大家經歷了游戲圈的大小事。 業內熱點、產品焦點、獨特視點、海外看點,一大波盤點正在襲來。年終葡萄盤點特輯,敬請期待。


國內的版權問題一直堪憂,從服裝成品的山寨到音像制品的盜版,經過這么多年的各方面協作斗爭,才使得中國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不斷提升,但鉆空子的侵權行為依然屢禁不止。


手游行業更是如此,今年,往往是這邊廂甫一公布誰誰誰以數千萬拿下了某重量級IP授權,那邊廂就輪到誰誰誰揮舞著授權書將一批侵權產品告上了“衙門”。曾有位小CP告訴葡萄君,“買IP其實就是為了買個安心,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以前是大家都沒有IP,版權方往往也只能被迫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從今年起,越來越多的廠商拿到了正版的IP授權。于是,一場全國范圍內的IP維權運動就此展開。


法院,明天見。 法院啊,天天見!


不得不說,今年是手游行業維權爆發的一個節點。有趣的是,出現在人們視野里的并不是”秋菊打官司“式的弱勢群體維權之旅,而是各個大廠拉開了此次維權運動的帷幕。由于近幾年IP的價值不斷上升,想要獲得授權廠商往往得付出巨大的人力財力。因此,不少人戲稱如今的IP市場堪稱一場“權力的游戲”,因為市面上現有的值錢IP往往都被大廠商們收入囊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不少人更戲稱如今的維權運動是大廠商的“圈地運動”,就好比大富翁一樣,將能買的地都買下,施工期間但凡有人非法停駐,就可以收租金了。因此,自去年開始延續至今的IP瓜分漸至收官,一大波維權消息也理所當然地接踵而至。首先是由暢游和完美掀起的“金庸維權戰役”。今年4月,搜狐暢游和完美世界兩家公司正式向《暴走武俠》研發商顆豆互動和發行商夢想手游發出律師函。


然而,這并非是他們第一次維權,早在去年,暢游完美就向《大掌門》提出了訴訟,雖然最后是以四方(暢游、完美、金庸及玩蟹)和解而結束。玩蟹科技曾經多次嘗試聯系金庸及暢游方試圖尋求庭外和解。在處理《大掌門》的同時,暢游和完美兩家公司對照安卓與蘋果商店中涉嫌侵權的百余款游戲,逐一發布律師函。兩家企業各自審查游戲中自己所獲授權部分的被侵權問題。侵權游戲要么關停,要么接受修改意見,改完之后,要經過暢游和完美審查確認。


暢游直接和蘋果App Store、Google Play、百度、360等具有影響力的渠道取得聯系并達成默契,當發現有侵權嫌疑的游戲后,暢游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渠道將其下架。就在上周,暢游再次要求渠道正式將游戲侵權的手游《大俠別囂張》下架;而其發行商飛流也表示,將積極配合暢游的正當訴求,除了當樂和豌豆莢之外,還將在其他渠道盡快下架侵權產品。


目前,新浪游戲旗下侵權的產品《大武俠物語》和樂逗游戲旗下侵權游戲《三劍豪》都處于被訴訟狀態。而除了金庸小說版權之外,暢游還獲得了大宇《軒轅劍》系列在大陸地區的改編權。因此,在觸控科技發布了“大宇攜手觸控:將《天之劫》再續仙俠經典”的新聞稿并提及大宇授權相關信息之后,《軒轅劍》系列版權方大宇隨即聯合暢游發布了有關聲明 ,暢游方面更表示對觸控此舉表示強烈譴責,并聲明已經對所有涉嫌侵權的內容進行了證據保存,將通過法律手段開展進一步維權行動。


早在今年八月,中手游曾宣布將聯合日本版權方,對侵犯《航海王:One Piece》、《聰明的一休》、《火影忍者》等11部作品版權的手游開展維權。中手游作為版權方的委托人,已經對市場上《航海王:One Piece》、《火影忍者》同題材侵權盜版游戲進行監控取證,并將在近期聯合國家相關部門啟動追究侵權主體的法律責任工作。自2014年9月起,擁有《拳皇97》正版授權的中手游51PK陸續向各渠道運營商發出律師函,要求立即停止侵權行為,下架《拳皇97》相關的盜版游戲產品,并將保留追訴侵權行為。


除此之外,盛大也在今年對《傳奇》IP進行了一系列的維權,此次重點針對市場上的仿傳奇手游。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一次性發出約200份維權公函,涉及蘋果、百度、UC九游、豌豆莢、同步推等約20家被告公司。隨著今年手游行業的發展,盛大的維權重點也由去年的頁游轉向了手游產品。


據悉,此次 盛大游戲起訴了5款規模較大的仿傳奇手游,包括《怒斬軒轅》、《熱血問戰》、《天尊》、《烈火遮天》、《一刀流》等5款手游產品,并涉及到蘋果、百度、UC九游、豌豆莢、同步推等約20家被告公司。無獨有偶,《夢幻西游》的版權方網易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出侵權訴訟,將《口袋夢幻》的發行商光宇、研發商世紀鶴圖、安卓代理商掌聚、iOS代理商飛流等數家公司告上法庭。


“嘿,你的IP!”“不,這是你的IP。”


除了滅不絕的盜版之外,正如王老吉和加多寶永遠打不完的官司一樣,很多關于版權的糾紛一方面也是源于混亂不清的授權和相關漏洞。早些年,在IP還沒被手游炒得這么火的時候,已經有些中介機構開始以低價大量囤積IP,做起了倒賣生意。因此,在價值最大化的指導思想之下,發現一個IP多家主也并不奇怪,有的CP甚至直接被騙,花的是真金白銀,換來的卻是一紙假的授權合同。


除此之外,不少版權方在授權CP制作游戲時,由于并未預想到在合同有效期內手游就會發展地如此迅速,而當時在簽合同時又未對其開發范圍進行明確的規定和限制,被鉆了空子的情況也不在少數。


還有比如一些網絡文學的IP,網絡平臺如起點文學等擁有一些版權,而有的又在作者自己手里,有的作者甚至干脆自己去做手游,這樣一來,原本就剪不清理還亂的版權歸屬和授權便更加混亂了。最近,網絡小說《盜墓筆記》的作者“南派三叔”(徐磊)將北京千橡網景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即人人網所屬公司)訴至法院。


近日,北京朝陽法院認定“千橡網景公司改編及提供《盜墓筆記》的移動端游戲已超出授權范圍,判令該公司即時停止提供,并賠償徐磊12.4萬余元。”之所以并未達成和解,大體是因為三叔“親力親為”的授權手游臨近上線,需要為其清除障礙罷。


早在去年,駿夢拿下玄機的《秦時明月》頁游改編權時,玄機因為并未料到國內手游會發展如此迅速,因此在授權合同方面未加嚴格限制。隨后,駿夢研發了《秦時明月》2D卡牌手游,玄機則由于頁游方面的合作并未追究。


直到今年4月,搜狐暢游同玄機簽下了《秦時明月》的端游手游等改編權,駿夢的《秦時明月》正式上線并成為觸控今年代理游戲中的黑馬,三方的這個歷史遺留問題才最終爆發出來。最終,玄機許可了已經上線的由駿夢研發的《秦時明月》手游,但對其進行了限制,并表明改編權僅限這一款產品。而暢游則于今年推出了第一款《秦時明月》IP手游——《秦時明月2》,并計劃今后推出多款授權手游。


粉絲的困惑:到底是誰的《秦時明月》?


被侵權作品連起來可繞地球兩圈


盡管國內的維權運動越演越烈,但不少CP還抱有著幻想,認為要是自己“取材”自遙遠的海外,或許對方鞭長莫及,便可逃過一劫。但他們卻未料到,隨著國內土豪們買光了國內買國外,不少海外版權方也能夠正式開展“跨境”維權了。


在日本動漫IP還未成為國內熱捧對象時,不少頁游、手游就靠著“火影”和“海賊王”等一眾人氣極高的漫畫IP而吸取了大量的用戶,這種空手套白狼的行徑讓這些CP們嘗到了不少甜頭。但隨著“圈地運動”發展到了最近的島國之后,他們的好日子也到頭了。譬如,日本東映動畫于今年4月宣布,將會開始聯手DeNA和完美,就《海賊王》《圣斗士星矢》等多部知名動漫作品開始維權。而中手游也將聯合日本版權方,對侵犯《航海王:One Piece》、《聰明的一休》、《火影忍者》等11部作品版權的作品開展打擊。


除了島國之外,國內被“借鑒”得最多的當屬是暴雪旗下的“魔獸”系列和Valve旗下的“DOTA”了。打開應用商店,看著撲面而來的“XX魔獸”“刀塔XX”,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暴雪和Valve光是靠國內這些手游的授權金收益就可以衣食無憂了。早在今年五月,完美世界CEO蕭泓曾表示,針對國內眾多“刀塔”手游但并無授權的現狀,將會聯合Valve采取維權運動,但可惜,之后就杳無音訊了。


而與此相反的是,今年暴雪公司聯合網易,起訴國內另一個游戲企業侵犯其游戲著作權(《爐石傳說:魔獸英雄傳》)及構成不正當競爭,并索賠165萬美元(約合1000萬元人民幣)。11月6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就暴雪娛樂及網易公司訴上海游易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游易)著作權侵權糾紛一案作出判決,要求上海游易在判決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對原告著作權的侵害,移除或修改侵權游戲《臥龍傳說-三國名將傳》。同時,上海游易應當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的經濟損失。


盡管這只是國內眾多侵權游戲中的一款,盡管國內披著“魔獸”皮的手游還有很多也將會有很多,但這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盡管侵權手游滿足了玩家想要第一時間玩到相關題材手游的愿望,盡管山寨游戲有時更符合中國玩家的口味,但如果中國玩家不尊重版權,那么最后也會被這些國際游戲廠商所輕視。


從長遠來看,肅清盜版侵權手游給玩家所帶來的陣痛遠小于給未來良好市場環境的震動。有些中小CP說,我們只是開始時借一下,等到我們能夠盈利了就會還,或者說我們是真的熱愛這款游戲,我們做出來的游戲雖然沒有IP,但是絕對不會給原作丟臉。但這樣的行徑不就是不問自取嗎?難道僅僅因為開發人員是國外原作的資深玩家,“竊書就不算偷”了嗎?


最近又開始“拋頭露面”的熊貓人


我們的目標是——不會被告!


當然,不僅只有國內廠商被告的份,隨著這些年F2P手游的發展,尤其是國內F2P手游的成績斐然,使得不少海外開發商也動了心思。就在《刀塔傳奇》在國內節節攀升之時,遠在大洋彼岸已經有了其的山寨版本。此前葡萄君曾報道過,一款名為《Heroes Charge》的游戲在今年八月于海外多個國家與地區App Store悄悄上架,而這款游戲除了在美術風格上針對當地玩家的口味進行了一些本地化調整之外,整個游戲的的新手引導、UI、系統、數值、道具和《刀塔傳奇》均完全一致。


而論“搬運技術”哪家強?自然還得說到靠發布山寨自《Threes!》的《2048》的公司Ketchapp了,這家公司專注于搬運國內外火爆的小游戲,并且令人費解的是,盡管是山寨作品,這家公司的很多游戲卻往往被蘋果美區推薦,并登上免費榜單前列。


葡萄君此前也曾報道過,這家公司可謂一十足的“換皮工廠”,而其最擅長的便是將國內的火爆的游戲“出口海外”。今年3月,KetchApp在將網頁版的《Threes!》同人作品《2048》移植到iOS平臺后,獲得成功,其受歡迎度甚至超過了原作《Threes!》。隨后,其又發布了《Totem Smash》(翻版《Timberman》)、《Circle The Dot》(翻版《圍住神經貓》)等換皮產品。而其更是以國內的安卓游戲《一個都不能死》為原型出了三款小游戲,分別為《Make Them Fall》《Make Them Fight》和《Make Them Jump》。


Ketchapp山寨的國內游戲并非一款


正如國外版權方來國內維權面臨的困難一樣,向海外維權也讓不少國內CP黯然神傷。即使是暴雪網易這種有法律團隊支持的大公司,在國內維權近一年,才有一款游戲伏法,遑論這些國內的這些中小團隊?或許真的得等到國內的游戲質量高到全球發行的那一天,又或者得有國外的大公司愿意出錢出力代理時,才能夠讓他們去維護自己在海外的權利。如若不然,又有誰會來替他們打官司維權?

2015-08-23 08: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奇人物傳記 風華絕代 物華天寶
此間選取古往今來傳奇人物的傳記與軼事,事不分大小,趣味為先,立意新穎,足以激越古今。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