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名師技術觀點及生活評論
字體    

梁文道:如果我們不看月亮,月亮是不是不存在?  開卷八分鐘
梁文道:如果我們不看月亮,月亮是不是不存在? 開卷八分鐘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梁文道:在中國任何受過基礎教育的人都知道一個非常粗淺,其實在我看來是非常粗暴的一個關于世界認知的一個二分法,唯心論、唯物論,唯心主義、唯物主義。那么所謂的唯心論到底指的是什么呢?簡單的講,比如說有些人會認為我們世界上面所知所見的一切東西都是人心造出來的,比如說那個時候中國古代我們今天講佛教“萬法唯心造”,對不對?這都是心造出來的,叫唯心論或者觀念論。


那么這樣的一種觀念在現代的科學界里面是非常被鄙夷的,幾乎沒人去管的。而且大家都覺得這只是一個哲學上已經失敗了失效的一個假說,那么現在科學家多半不理它的,像我前天介紹的像LawrenceKlaus那些科學家他們就很鄙視這個說法。那最近幾年,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聲音,這個聲音卻主張其實這種講法可能沒錯。當然請注意我說過唯心論是個很粗糙的講法,但是這個講法里面它的類似這種傾向出現一種聲音,這個聲音開始介入宇宙天文學的研究,理論天文學的研究,開始說很有可能宇宙這個東西真的是離不開人類意識的存在的。


什么意思?就我們過去幾天講的這么宏大尺度的黑洞、蟲洞這些東西它必須要依靠人類的意識或者生命的意識而存在嗎?這怎么可能呢?這是一個從非常宏觀到一個非常微觀之間的事物的具體太遙遠了,你覺得很難彌補起來的,然而有人正在做這樣的事,就是我今天給大家介紹的這本書《生物中心主義》,《Biocentrism》,這本書的作者Robert Lanza是一個非常古怪的學者。


而這本書其實坦白講,我猜很多人會覺得很異端的。異端的第一個理由就在它的作者,Robert Lanza是非常有名的科學家,只不過他研究的不是天文學,不是物理學,他是生物學家。他在國際上干干細胞研究這一行的人,我覺得連我們中國在內所有做干細胞研究的人沒有人會不知道他是誰的,大家有看TED那種演講系列嗎?TED演講系列,你到時候看他的東西,很好看,他做了一個TED的演講,關于生命跟非生命之間的區別。就他在談到底純粹的物質怎么樣轉換出生命這樣的一個過程,生命跟非生命的區別到底在哪里。


他現在這本書,我現在手上拿的這本書,首先先說這本書的翻譯,這是果殼網的同仁們去翻譯的。我很高興他們翻譯這本書,但是我必須非常坦白的說翻譯得并不是太理想。先說這個書名《Biocentrism》,我認為是不是“生命中心主義”會比“生物中心主義”要更合適呢?但是“生物中心主義”這個譯法也說明了一點,很有趣的一個角度,這個角度是什么?就是說平常我們談世界,談宇宙,我們總覺得跟生物學毫無關系,但是Rober tLanza試圖在這里面說明它其實是有關系的。


有關系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為過去幾年做認知科學,做神經生理學的研究已經使得我們對人腦跟現實之間的關系產生了非常豐富的知識,這個知識使我們發現比如說過去我們覺得是疾病的一些東西,比如說有精神幻覺的精神病人,他說他看到了一個什么什么什么,然后我們說那是假的,不存在。


但其實某個意義上講他是真的看到了,而那些東西是真的存在。我們怎么去說明他看到,比如說他看到哎喲,梁文道我看到你后頭有個女人在那邊一邊嘴巴流著血,一邊對著我笑。我怎么知道他看到這個我們說是女鬼的東西是不存在的呢?其實很難說,從腦的角度來講,也許這個女鬼是真的存在,但是存在于他的意識之中。但是正如我對他來講,也是他意識之中的存在而已,他感官里面投射給他,他總結出來的一個意識存在。他們有這么嚴重的分別嗎?這一點正正就是這本書里面很重要的一個起點。


比如說這里面它提到一棵樹在森林中倒下的時候,如果旁邊完全沒有人,那這個樹倒下是有聲音的嗎?他就說到樹在倒下的時候,它與空氣脈沖完全一樣,觀察者耳朵和大腦是體驗到聲音的絕對必要條件,外在世界和意識是有關聯的,空曠的森林中倒下的一棵樹產生的只是無聲的脈沖,唯吹的風而已。


有些人可能會想像有兩個世界,一個在外面,另一個是頭顱中的認知世界,但是這兩個世界的模式是個神話,沒有感覺,本身就什么都沒有。感覺之外什么都不存在,唯一可見的真實就是現有的、就在面前、就在當下。聽起來是不是真像那種我們今天講的所謂的唯心論哲學呢。所以這邊就提到,他這本書里面很重要的第二個原理就是我們的外在和內在的感覺是難解難分的,他們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是不能分開的。


好,那么怎么樣從這一點去介入到宇宙學,甚至說宇宙的存在本身也依賴于意識的存在呢?這就叫跨越很多很多步了。我覺得這本書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寫得并不是太嚴謹,它更像是一個嘗試方向的一個發表,多于一個很嚴謹的科學著作。但是這樣的一個東西適合用這么簡單的方法來表達嗎?我覺得非常懷疑,但是你完全可以想見他要走我剛才說的這一步,你要經過的那些關口是什么,所以提這個當然就是量子力學。我自己是學佛的人,所以我知道很學佛的人就跟任何的宗教信徒一樣,都會喜歡說你看科學又證明了我們是真的,我們說的是對的。


但從來我這些想法,坦白講是有點保留地,而且佛教徒最喜歡講量子力學,為什么?因為量子力學有時候是會告訴你說,比如說“測不準原理”,或者是這個“雙狹縫實驗”,說明人的觀察或者觀察者的存在對于物質世界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用這個來說明意識的優先性。這樣的講法,我真的是有點保留。


但是Robert Lanza 講,在這本書里面正正是要走這條路,來說明我們一個原子在受到持續觀察的情況下,就不能改變它的能量情況。然后它到最后仿佛真的是用這樣的角度去回答愛因斯坦那個問題,如果我們不看月亮,月亮是不是就不存在呢?Robert Lanza 講的意思似乎是“是的”。當你轉頭過去的時候,你背后所有這些空間它的存在跟不存在是沒有意義的,它們要是有意義,是因為圍繞著你而有意義。


2015-08-23 08: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