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爭鳴】中國實體經濟絕境之人民幣匯率(中)
【爭鳴】中國實體經濟絕境之人民幣匯率(中)
王尚一     阅读简体中文版

(接前文)

1994年,隨著人民幣貶值到位中國正式確立出口導向政策。從出口導向開始,中國經濟進一步大力打壓國內經濟,強化對國際經濟的依賴。

中國的出口導向是依據國際分工的比較優勢理論。比較優勢理論意思是,比如英國羊毛的成本高而澳洲羊毛的成本低,英國生產高檔毛呢的成本低而澳洲的生產成本高(缺乏生產技術能力)。根據比較優勢,澳洲應該主要生產羊毛獲得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英國應該主要生產毛呢獲得利益最大化。

1980年代中后期開始,中國大學的經濟和國際貿易理論開始強調比較優勢理論。在比較優勢中,中國具有地大物博人口眾多也就是具有廉價資源優勢,同時西方具有技術優勢和產品優勢(當時國際上對于品牌還缺乏認識),所以中國的出口導向核心就是充分利用“廉價”:使用廉價的人力和資源生產出廉價商品出口,換別國高端的工業產品。

需要說明的是,中國的出口導向和日本韓國的出口導向政策有著根本的不同。日本的出口導向是政府習慣性地投資教育(從明治維新開始就首先傾全國之力發展兒童普及教育),另外日本大力支持高科技領域,讓企業在高科技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獲取高利潤,然后日元大幅升值,日本人拿著昂貴的日元在世界范圍內低價收購農田礦山等資源。中國則是通過人民幣持續貶值,讓中國的人力資源和產品更為廉價去國際市場尋求生存空間。

人民幣匯率貶值的背后是政策對中國農業的打擊對工業的摧毀。為了獲得外匯,中國從1980年代就積極招商引資。1980年代中期,人民幣匯率達到2.5-3的水平,此時中國的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缺乏競爭力,既無法吸引外資也無法實現出口導向。隨后經過1985、1987-1989年通脹和1992-1994年大通脹,人民幣匯率貶值到8.6,西方公司到中國投資成本變得極為低廉。

越來越多外資企業到中國設廠,從兩方面為體制創造外匯:第一,投資到中國并開拓中國市場。美元留給外管局成為外儲,體制可以使用這些外儲消費;外資企業在中國市場賺的是人民幣,體制可以印鈔支付不再担心進口替代對外匯的消耗;第二,外資企業在中國設廠,中國的出口獲得迅速發展,可以賺取更多外匯,同時體制解散國企強迫國企職工下崗,中國的工業力量被徹底摧毀。

摧毀工業力量的好處是沒人再與體制爭外匯,更沒人再批判或者反對體制的經濟決策。體制把很多經營狀況良好的企業賣給外資使外資獨享市場,體制對農村征收農業稅和計劃生育罚款,摧毀農業迫使大量農民外出打工。體制摧毀工業和農業的偉大成果就是大量工程師、技術工人和農民不得不外出到外企和出口加工企業集中的沿海地區做廉價勞工,體制對國內經濟的摧毀力度越強,就越能夠為出口導向提供源源不斷的勞動力。

只有人民幣貶值到極為低廉才能吸引外資到中國投資,只有摧毀國企摧毀農業人們才會背井離鄉去做廉價勞工,參與到出口導向的人越多,其增長潛力也就越大。但是,國內經濟基礎被摧毀后就完全依賴國際經濟循環,中國經濟變得非常脆弱。

在貿易方面,由于中國政治和社會等問題,美國面對越來越大的貿易逆差開始頻繁威脅中國。美國多次準備動用貿易制裁條款讓中國讓步減少貿易逆差,每年中美討論貿易問題的時候中國體制都非常緊張,因為在實施出口導向政策的早期,中國的出口雖然成長迅速但是出口總額并不太大,大多數國際市場的出口組裝加工業務仍然在亞洲四小龍和四小虎手中,中國還在追趕階段,同時內地的工業和農業經濟已經垮掉產生大量流民,這時候如果美國真正實施制裁將引發出口大幅受挫,沉重打擊沿海經濟,一旦沿海經濟受挫,大量人口失業,體制的統治基礎將面臨崩塌危機。

為了能夠保障體制的生存,當時的決策者在推動農業稅和工人下崗后還推動教育產業化、醫療產業化、住房產業化(定為經濟支柱)和西部大開發(通過毀滅西部環境而獲取更廉價的資源)以減少體制的支出促進出口實施。與此同時,決策者還積極開展對外貿易談判,做出巨大讓步,讓中國能夠加入關貿總協定也就是后來的WTO(世貿組織)。

綜上所述,出口導向就是體制以比較優勢理論為基礎,將眼光轉向更加廣闊的世界市場,開始踏上國際化擴張道路。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標志著中國取代四小虎成為出口加工組裝的主要地區,外資加速進入中國,外管局獲得更多的外匯。與此同時隨著出口導向的貫徹,中國的實體經濟格局實現重組。至此中國經濟形成三大部分:

第一,體制經濟,包括壟斷央企/鐵公基行業,體制支持壟斷央企的形成,保障壟斷央企的利益。壟斷央企/鐵公基看上去在執行實體經濟的功能,實際上不是真正的實體。從功能上,央企/鐵公基對外成為體制的支柱,以實體的面貌出現,實際上成為市場吸金器,幫助體制吸血,對內則實施體制化統治,喪失企業管理功能。

第二,外資企業。中國工業體系被體制摧毀后,外資企業成為中國工業-實體經濟-的主干,這些企業替代原來的生產型國企成為主要支柱,支持中國經濟運轉,也讓體制能夠輕松獲得各種享受。這些外企除了直接使用外資品牌,還低調控股不少中國名稱的企業。外資企業和品牌比較注重質量,產品不論在中國市場還是國際市場都屬于優質。

第三,民營企業(私企),主要包括沿海地區的鄉鎮企業和私人企業,進行出口組裝和加工或者生產供內銷的產品,也有企業做大成為上市公司,不過不論是出口企業還是上市公司,一般都按照作坊模式操作,賺的是血汗錢。

出口導向的后果是打斷了中國工業的脊梁,工業文化在中國消失。1990年代出口導向確立后,倒掉的主要是中國成系統的生產型企業,取而代之的是外企對中國經濟的主導和控制。例如,在一個蘇聯援建的化工廠里,基本上沒有技術創新和市場營銷,只有原材料采購、生產和維修。隨著時間的推移,設備逐漸折舊老化,工人們也隨之技術的過時而遭到淘汰。但是,即使是這樣的工廠中,都有完整的工廠運作系統,也就是人、財、物的系統。這個系統的本質是人,包括管理隊伍、工程師隊伍、科研所(主要進行原材料和產品的檢測和局部試驗)、技術工人隊伍、配套車間和相應的工程師和工人隊伍。整個工廠內部的管理、技術、生產和維修都按照完整的系統進行運作,相互之間進行配合協調。在這樣的工廠中當廠長,尤其在設備日益老化的時期,讓工廠安全運營、不出重大安全事故,而且能夠將產品賣出去,必須具有很強的工廠管理能力和超前的市場意識。這樣的廠長必須懂生產,而且會識人留人用人。

必須指出的是,這只是蘇式工廠的要求,還不是在國際市場競爭的要求,要想在國際市場上競爭和發展需要領導具有更長遠的眼光,持續創新的能力和開拓市場的能力,這種工業系統的組織意識和系統能力可以歸結為工業文化。

1990年代,朱镕基大規模解散國企,打散整個工業文化模式,以外資投資和控股進行替代。外資企業進入中國后,領導者和核心部門人員都是由本土派出或者雇傭歐美港澳臺工作的華人,整個管理系統能力完全掌握在外國人手中,外資在中國生產的主要是邊緣部件,核心零部件都在本土生產,一旦中國經濟衰退外資無利可圖,將管理人員撤走并停止供應核心零部件,在中國的生產設備將成為廢棄物。

從中國經濟分布的角度,內地的一些地區已經形成較強的工業基礎具備相應的工業文化,當沿海地區的外企取代內地的國企,內地經濟失去發展的基礎。

從出口導向開始,中國本土實體進入小散亂時代。中國東南沿海地區,除了上海等少數大城市,基本上沒有經歷過工業文化,在出口導向的政策下發展起來的都是低價劣質的作坊式工廠。這些工廠依靠廉價的人民幣、廉價的資源和人力大規模生產劣質產品并將產品廉價傾銷到全世界,尤其在中國加入WTO之后中國出口更加迅猛,占據世界低端易耗品市場的主要份額。

在消費模式上,歐美品牌的商品除了在發達國家便宜外,在世界其他地區很昂貴,這些產品主要針對世界不到10億人的市場。中國商品則以外觀類似、價格低廉的方式迅速占領世界各地的市場,即使在歐美市場,大量低技術商品也由中國占據。在沃爾瑪,各種非品牌的低端日用品大都是中國制造,在家居裝飾市場,各種低端燈泡、低端電子電器和簡單工具也是主打中國產品。

中國生產成本的低廉吸引西方國家把生產線搬到中國。1990年代中國主要承接亞洲的低端產品生產,21世紀西方企業逐漸將電子電器產品生產轉移到中國。最初中國成為PC臺式機的主要生產地,隨后中國加工組裝筆記本電腦、iphone、ipad等,中國的山寨作坊也跟隨國際品牌大量生產手機和平板電腦然后外銷。

隨著西方對中國產品的大量進口和將越來越多的生產加工線轉到中國,同時對中國的出口減少,這引發美國和歐洲(德國除外)對中國越來越大的貿易赤字,中國則獲得大量外匯。

另一方面,雖然作坊式企業的大量繁殖實現了大量出口,但是中國的經濟文化大倒退。在現代社會中,經濟文化可以由低到高大致分為三類:小農文化、工業文化和服務業文化,其中工業文化是現代文明的脊梁,也是更高級的服務業文化的基礎。

任何一個服務業發達的國家都必然具有非常深厚的工業文化基礎。例如,瑞士是世界上高端服務業的典型代表,其(廣義)旅游業和金融業在世界具有顯著影響力,如果沒有瑞士高端制造業的基礎也不可能形成瑞士的高端服務業。

1990年代,中國工業被摧垮后退到小農文化狀態。小農文化的關鍵問題是無法理解工業文化的復雜性。對于作坊主來說,組裝一些低技術產品就是做工業產品,在文化思維上這些人是典型的小農思維。

小農文化缺乏社會批判意識,憧憬未來很美好,包括所謂的感恩。工業文化的關鍵則是批判,通過批判認識問題再解決問題。

1980年代,整個社會對歐美日充滿積極學習的態度,對中國充滿批判,希望中國能夠按照歐美日等國的方式發展。很多國企積極學習質量管理,引入質量管理系統提升企業管理水平,同時對體制也進行批判,促使體制改變,使中國工業能夠獲得大的發展。(待續)

(供稿單位: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


2015-08-23 08:43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