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十萬個冷笑話》票房過億:其實好的娛樂從沒輸過,這次互聯網也贏了
《十萬個冷笑話》票房過億:其實好的娛樂從沒輸過,這次互聯網也贏了
36氪     阅读简体中文版


導語:從網絡劇到大電影,《十萬個冷笑話》幾年來在互聯網上積累的勢能終于爆發——前兩天票房已經過億。雖然工業水平和故事的細節表演沖突都還有欠缺,但像這樣一部脫胎于互聯網、內容上有明顯的二次元同人作品影子、面向全年齡段的動漫作品能出現在電影院里并排上好檔期,并且成為票房黑馬還是第一次。


5年前《十冷》只是作者寒舞的練手習作,但現在已是集漫畫、網劇、舞臺劇、手游和大電影等作品形態的IP。此間闌夕寫文稱這是娛樂至死的勝利,其實我想說,好的娛樂從來就沒輸過,這個類型可以有。


動漫的網絡之門打開了,是好事。趁著這個機會,36氪電話采訪了《十冷》的兩位編劇、導演盧恒宇和李姝潔。以下是采訪內容:



  • 36氪:首先恭喜下票房過億,發表一下感言吧?(怎么有種娛記的即視感...)


盧恒宇: 哈哈,不作死就不會死...



  • 36氪: 你們是怎么跟“有妖氣”結緣的?


李姝潔:之前我和盧恒宇都在《有妖氣》上發過漫畫,當時的編輯又剛好是負責《十冷》的編輯,跟他們合作是覺得彼此都有做好漫畫的初心,還不是想著先盈利,直到現在我們都是生活中很好的朋友。



  • 36氪:1 個月搞定劇本是什么概念?


盧恒宇:其時自己壓抑很久了,之自己寫過很多本子,也攢了不少梗,因此在熒幕電影的結構、節奏上把握得還不錯,下一次不會這么快了。


李姝潔:我們倆雖學的不是編導專業,但我們優勢在于閱片量大,電影的類型、結構總共也不多。



  • 36氪:《十冷》里你最喜歡的梗是?


盧恒宇:我最喜歡的啊,鳥王穿上盔甲變身的那一幕,環太平洋、鋼鐵俠、變形金剛、戰神金剛等六神合體即視感瞬間就有了。


李姝潔:我覺得最爽的是結尾的表現手法,一邊演著最后的結果是怎樣,一邊又是主角在總結一些臺詞,這本來是我們的諾蘭很喜歡用的表現手法。




  • 36氪:能不能做一個馬后炮的總結,哪些因素導致了《十冷》在人們眼中是一個現象級動漫電影?


盧恒宇:天時地利人和吧,全占了。中國以前沒有這種類型吐槽類型的動漫,固定觀眾群倒不定有這么大,但很多人都抱著熱鬧的心情來看了。從第一部網劇出來它就算是現象級的,后來各種機緣巧合周杰倫來配音就更火了,群眾基礎也在這兩年內也在互聯網上積累了起來。包括電影上映時也遇到了好檔期,同時段內剛巧沒有純喜劇類型的作品,還有一些電影表現沒達到預期。


一開始很多人對《十冷》的預期是段子的累積,但我們講的確是一個完整的故事,很簡單很傳統的好萊塢三段式敘事結構,只不過中間加入了《十冷》靈魂式的搞笑,再加上萬達排片也很給力。


李姝潔:這次我們挺幸運的,不管是遇到有妖氣還是萬達,都是卯著一股勁兒,不惜一切代價把這個事情做好,而且我們團隊也經歷了七八年的磨合了。



  • 36氪:作為一部脫胎于網劇的大電影,它身上有什么是跟傳統電影一樣的,什么是傳統電影沒有的?


盧恒宇:跟傳統電影比,就故事結構、人物動機來講《十冷》就是一部傳統電影, 我們長期在互聯網上播,現在的人也都在互聯網上,區別就在于敢不敢突破過去的局限,比如我們可以很跳脫,我們最有代表性的還是在最后,主角對著屏幕,也就是觀眾提出問題,電影本身很接近跟觀眾互動的行為,以前的電影和觀眾有一個 16:9 的天然屏障,現在我們想要打破這個屏障。


李姝潔:這也可能是吐槽、彈幕給我們的靈感,跟觀眾的距離很近。比如前方高能,琢磨最后他發什么大招呢——吐槽太多,仰天長噴直接就吐出彈幕來了,能量球拉開一看寫的全的前方高能。


我們這個電影比較實驗性在于寒武(原作)的破壞式搞笑,他能把本來挺正經挺認真的玩意兒“得兒”一下破壞成一冷笑話,打破你既有的情感。通常是盧恒宇先寫一正經故事,寒舞來各種破壞,然后盧恒宇再順回來。通過電影把整個世界觀揉起來,告訴大家為什么會有十冷的世界觀,這中間就有了時光機的想法——我們想的是正經的時光機,到寒舞那里成了“時光雞”,這也是一個突破。



  • 36氪:為什么鮮有人吐槽《十冷》的原生廣告,你們是怎么選擇廣告合作方的?


李姝潔:我們不太排斥這個東西,只要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只要你玩得起,我就一定能編個笑料把觀眾逗樂,而不是硬植入,讓觀眾覺得“又在做廣告”,很幸運這次找到十冷的都挺玩得起的比如小米、蘇寧啊和招行。


當時盧恒宇在上海,電影中期制作進入了純工業化制作階段,很大一部分工作是每天寫寫修改意見,對一個編劇和導演這過程挺無聊的,有個執行制片人把盧恒宇約出來,準備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說服他。他本以為導演(還一臉大胡子)會很排斥廣告,沒想到盧恒宇表現得饑渴難耐——終于可以開腦洞了,差不多 10 幾分鐘就幾個很搞笑的廣告方案就定下來了,制片人當時都傻了,原來是這種情況。合作方都挺有娛樂精神的。


盧恒宇:我們最想做的還是娛樂性,不過遺憾的是彈幕場沒批下來,因為這個片子就是為吐槽而生的一部電影。




  • 36氪:你們還記得跟自己吃過飯的粉絲么,對他們什么印象?


李姝潔:觀眾老爺太捧場了。我們當時就問,“你是不是就是妖氣的托兒啊”。其實當時眾籌的 100 多萬在成本里并不占多大比重,但如果沒有這些,后面“有妖氣”在跟萬達談時也不會有這么大的咖,說明是有觀眾基礎。



  • 36氪:目前國內的動漫網劇處于什么樣一種行業狀態?


盧恒宇:還處在一個初期階段吧,大家都感到一陣妖風吹起來了,以前沒片子做現在有活兒做了,不過每個人都還在找自己的方向,甚至是內容的方向,類型片還少,接下來應該開拓更多不同固定類型的故事,把觀眾分流,找到自己的觀眾群。


李姝潔:吐槽類因為搞笑逗樂比較受歡迎,市場需要在攪和得活一點,還處在拋物線往上走階段。現在有一些動畫過于看重數據,想要快速火起來,用了一些不舒服的博眼球的方式,比如賣肉。十冷一直都在抖節操,但從來不去毀三觀,我們一直在正經得講故事,雖然人物很荒誕(就是一本正經得胡說八道...)。我們片里的親情、友情、愛情大家都是可以 get 到的。



  • 36氪:你們正在改編的《尸兄》算是另一種類型么?


李姝潔:《尸兄》的狀態現在有點擰,因為畢竟是改編,我們的理念是一直是尊重原作的內核,但這部作品價值我們不是特別認可。第 1 季時我們想改編的東西還挺多的,到第 2 季給人看出來了,就被說了,但不改的話我們又覺得不是自己所相信的好故事,所以有些僵持。


盧恒宇:接的時候就考慮的是市場需要各種類型片,這種恐怖的也是需要的,《行尸走肉》什么的大家也挺喜歡的。但做影視的人特別在乎故事結構,《尸兄》這部漫畫它不埋包袱,不考慮背景,往往為追求一個效果就讓一個角色就出來了,然后過兩集死掉了,這些都導致作品邏輯性不強。



  • 36氪:《十冷 2》今年能上么?


李姝潔:比較懸,不過已經在聊了。說實話,國內動畫的工業級別整體來說確實很落后,第一部大家都報著包容心態,不會過多挑刺兒,不過畫面質量和表演的細節沖突確實趕不上,接下來要出《2》《3》壓力還挺大的,盡力先把自己做好吧。



  • 36氪:你們現在多少人,喜歡招什么樣的人?


盧、李:電影剛開始時團隊剛開始 6 個人,現在有 20 個人,想專心做動畫的,有匠心的,有愛的,能像工匠一樣琢磨畫面,表演的。



--------



氪星人出書啦——《“我”——移動互聯網創業的未來》



通過一本書,作為移動互聯網原住民的我們幫你看清創業的未來:一個人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創造的世界,一個以“我”為中心的世界。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