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樣的分手在把我們等待 詩歌

時代作品  >>>  讀書—連接古今充實信仰

細江英公·薔薇刑作品32,1961。選自《寫真物語I》


憂傷


我學會了離別的學問,

在不戴睡帽的夜的怨訴中。

犍牛在咀嚼,等待在延續,——

城市的警覺之最后一刻鐘,

我崇敬那胸雞之夜的典禮,

當哭泣的眼睛望向遠方,

舉起道路之憂傷的重負,

女人的哭泣混淆于繆斯的歌唱。


誰能理解“離別”這個字眼,

什么樣的分手在把我們等待?

當火光在衛城上燃燒,

胸雞的驚嘆向我們預示怎樣的未來?

當犍牛沐浴新生活的霞光,

正在棚里慵懶地咀嚼,

胸雞,這新生活的代言人,

為何在城墻上拍打翅膀?


我喜歡紡線的平凡,

梭兒往來,紡錘在鳴響。

看,猶如一枝天鵝的羽毛,

赤腳的杰利婭迎面向你飛翔!

哦,我們生活的基礎多么貧乏,

生活中歡樂的語言多么蒼白無奇!

一切自古就有,一切又將重復,

只有相認的瞬間才讓我們感到甜蜜。


但愿如此:一個透明的身影

在純凈的陶盤上臥躺,

像一張攤平的灰鼠皮,

一位姑娘俯身在把蠟燭打量。

不是我們能猜透希臘的混沌,

蠟對于女人,和銅對于男人一樣。

命運已把我們投向戰斗,

而她們占著卜將目睹死亡。


劉文飛 譯


奧西普·埃米爾耶維奇·曼德爾施塔姆(1891年1月15日—1938年12月27日),俄羅斯白銀時代最卓越的天才詩人。著有詩集《石頭》、《悲傷》和散文集《時代的喧囂》、《亞美尼亞旅行記》、《第四散文》等。另有大量寫于流放地沃羅涅什的詩歌在他死后多年出版。1933年他因寫詩諷刺斯大林,次年即遭逮捕和流放。最后悲慘地死在遠東的轉運營。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44:03

[新一篇] 新刊 周有光:再談中國文化即將統治21世紀是可笑的

[舊一篇] 事已至此,你該了解的《查理周刊》事件背后的文化沖突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