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胡鵬池:常識小故事
胡鵬池:常識小故事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來源:共識網

周有光的思想是多方面的,但我個人認為周老所提出的“回歸常識”最重要,最具現實意義,因為它是解決當今中國社會諸多病癥的一劑良方。

筆者按:

周有光先生生于1906年1月13日,再有十多天就是周老110歲華誕了。一個人如此高壽,有如此之大的學問,有如此之多的成就,八十五歲后還能青春煥發,晚年變法,轉而研究中外歷史文化學,思接千載,視通中外,將一個一個的人們“想都不敢想的真理”說出來,告訴國人聽,全都“如同常識般自然可信”。

我不知道像周老這樣的人在當今世界上還有沒有第二個,我也沒有聽說過歷史上有沒有這樣像周老這樣的人。周老創造了歷史。

在我們這一代(七十歲上下),周有光的名字并不為大眾所熟悉。我們知道沈從文,卻不知道沈從文的聯襟周有光。拜這個日新月異的互聯網時代所賜,前若干年,忽地有一天知道了周有光的名字,讀了他的許多文章與訪談,點滴在心頭的是就是兩個字,一個字叫“淺”,一個字叫“深”。大多是一些普通話與大實話,淺顯易懂,卻又準確而深刻,沒有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人生百年的豐富積累,哪能說得出來?

周老的思想是多方面的,但我個人認為周老所提出的“回歸常識”最重要,最具現實意義,因為它是解決當今中國社會諸多病癥的一劑良方。

對于某些人而言,“Minzhu啟蒙”這味藥“苦”,他們不肯接受。你再三跟他說這是“苦口良藥”也沒有用。但是“回歸常識”或稱“常識啟蒙”呢?入口卻不是很苦的,卻兼具“Minzhu啟蒙”的藥效,甚至是“Minzhu啟蒙”的基礎。

正因為認識到“回歸常識”的這一層意義,所以我也曾與朋友討論討論有關“常識”的問題,得到若干小故事。整理如下:

目錄

001:泡桐樹葉為什么出現千瘡百孔?

002: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003:一家鄰居,連續五年生了五個小孩

004:干大事的人豈能為區區幾萬美元折腰?

005:北方比南方冷,但南方的冬天比北方難過得太多啦!

006、40多年前的一個雨夜里的對話

007、這個外地民工的例子說明了啥?

008、這位鐵路老工人的“常識”比那位外地民工有過之而無不及

009、這位農村小干部對“首長”的理解自以為階級警惕性高

010、這位師長以自己的“常識”對大學生“再教育”

011、這位獄卒沒收了王廣宇的兩個“泥球”

012、這位女列車員與列車長,他們不完全是常識問題,而是缺失良知

001:泡桐樹葉為什么出現千瘡百孔?

網友某貼了一張照片說:

這是我家窗口的泡桐葉,面對這千瘡百孔的樹葉,我問過好幾個人,是何種原因造成此慘狀,回答幾乎都是一樣:蟲子咬的。

其實那是冰雹砸的,我們可別錯怪了小蟲。

這是我親眼所見,當時地下還留下許多蠶豆大小的冰豆豆,有幾個還飛進了我的窗臺。

有許多現象是小概率的事情,用常識不一定解釋得通,但它不等于武斷的“不可能”,我們可要多長個心眼哦!

胡鵬池回帖:常識是可靠的,是運用常識時出了差錯?

常識是可靠的,但運用常識解釋現象時就不可靠了。

就拿本例來說:

常識一、樹葉子沒有外因是不可能有那么多洞的。

常識二:樹葉產生洞的外力因素是多樣化的,但不外乎:

① 蟲子咬;

② 冰雹子打;

③ 調皮搗蛋的孩子們故意用竹竿子捅的。

能夠認識到有這三種原因也是關于這個問題比較完整的常識。

當排除了第②、③種,才能做出是“蟲子咬”的判斷。

如果想也沒有想到有“冰雹子打”的可能性,那是因為常識不豐富、不完整,或是在分析時粗心而忽略了。

所以不是常識不可靠,而是掌握常識的程度,運用常識進行分析判斷時出了差錯。

我主張常識是可靠的,故而對你的帖子發表一點意見。不對之處敬請指正。

網友某:

老胡分析很有道理。常識一般總是對的多,因此習慣成自然,一般老百姓也就脫口而出,不會做太多的分析。本文只是針對破葉有感而發,說明因果關系并非如直覺所感那么簡單,我們的常識有時也是有局限性的,因此多長幾個心眼,也許看問題會更全面一些。

網友另某在2014-12-8附帖中說:

泡桐葉絕大部分蟲子是不咬的,因為氣味和毒性,蟲子怕。泡桐木是做衣箱、做棺材的較好材料,就因為蟲子不咬還有重量輕。不少地方“桐木不招蟲”是常識,被訪者可能多是沒有這點“常識”的。所謂“常識”也應是有條件的。


002: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普通人的常識,不一定可靠。比如咱常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這是普通人的常識,就不一定可靠。

思維縝密的人的常識,就比較可靠。考慮了人可以吃飯,也可以吃山珍海味,甚至吊葡萄糖。人只要攝入足夠的營養物質,就不會餓得慌。

胡鵬池回帖

L兄舉的這個例子,既通俗又經典。常識就是這樣的東西,絕大多數人都能理解,絕大多數人也能應用。但每個人掌握常識的多少與程度還是有差別。

毛澤東在廬山講:飯不可以一天不吃,衣服可以三、五年不做。這就是常識,表明吃飯與穿衣對人的生命的重要性是不一樣的。

后來我們知道,飯一天不吃是不要緊的,“六二七”后蒯大富絕食了三天,后來依然成為一個大胖子。

現在我們還知道,那些高干病房里的植物人,幾年不吃飯也能活著,因為他們是靠Dang和人民“不惜一切代價”地養活著。

他們一旦死了,是Dang和人民的重大損失;他們活著,也是Dang和人民重大損失。

003:這家人家五年中連續生了五個小孩

這家鄰居,五年中連續生了五個小孩,個個肢體健全,但腦子或多或少有毛病。大兒子的外號叫屙屎茄兒,二女兒叫粘蠻蟲,還有幾個叫污膿滴、臭屁黃貓兒------我們從他們的外號也可以看出他們有點毛病。

解放前后,我們那邊的飲用水沒有被污染,土地也是盛產蔬菜瓜果及多種經濟作物的沙質土,所以根據常識判斷,問題一定出在父母身上。

①是不是近親結婚?肯定不是的,那個女人是從幾百里外逃荒討飯來的;

②是不是大齡晚婚?肯定也不是,結婚時女人才17,男人也不過25、6;

③男人有沒有問題?男人家是三代單傳,相貌堂堂,有小學文化程度,除了懶一點,其它一切看不出有什么問題;

④女人有沒有問題?女人身高馬大,兩個奶子肥肥的,屁股圓圓的,身體外形就是一個能生的。但她說話口齒不清,語言有障礙,俗話說是有點“大舌頭”,而且懶得超過想象,所以鄰里們一致認為一定是那個女人有問題。

由這樣一個常識現象,可以聯想到很深刻的道理。

你看這些社國家,幾十個,哪個不搞獨裁專制?哪個不搞個人迷信?哪個不是短缺經濟?哪個不餓死人?又有哪個不說自己是馬主義?

所以社國家的問題歸根結底出在馬主義身上。

有人說你懷疑馬主義,你對馬主義研究過多少?懂多少?

其實不需要研究,也不需要懂多少,懂常識就行了。就憑常識判斷,它一定有問題,而且是大問題。這就是“常識啟蒙”。

雖然知道它是錯的,但是它為什么是錯的?它錯在哪里?這就需要詳細分析。

就如潘恩所說:想都不敢想的真理,就如同常識一樣自然可信。

004:干大事的人那在乎區區幾萬美元?

網友某:

我一般只會就事論事,沒有指東說西的本領。------西來倒是常用常識替自己辯護的,譬如“他是堂堂市長、省長、部長,豈能會為區區幾萬美元折腰?他要干的是大事,受賄這種低級錯誤他是不可能做的。”從這一點說,西來的“常識”是絕對靠不住的。

網友另某:2013-09-02

好人有各種各樣語言習慣,壞蛋的語言習慣都差不多。

成X也說過:你們說,我能看得上那幾個錢嗎?

現在網上的人,互相都沒見過,但大家很快就能從語言習慣上判斷出哪幾位是壞蛋。


005:北方比南方冷,但南方不少地方的冬天比北方難過多了。

常識確實有局限性,當常識有局限或不完整時,判斷就要出問題。

舉例:北方人與南方人對氣候的感覺就不一樣。

“北方比南方冷”,這是一般人都具有的常識。運用這一常識進行簡單的邏輯推理:“南方的冬天比北方好過”。但是這就出問題了,因為事實上南方的許多地方比北方的冬天難過得多。

這里出了什么問題呢?常識不完整。因為南方比北方潮濕,南方的住家一般都不供暖。

附件:網友某在2014年冬天的微信

南方到底有多冷?看完你就明白了

2014-12-06

網友某發了一條微博引起了網友的廣大共鳴,大家紛紛用他們所能想到的詞匯形容那些年你不知道的南方的冷!快來烤著暖氣感受一下吧!

1、我要提醒東北的戰友們。冬天沒事兒別去南方!我求你們別去!冷死了!別以為你是個東北人就抗凍!離開暖氣你啥都不是!!我在安徽,零上5℃都凍出了眼淚!!!室內外是一樣的!一樣的!!南方人都是神啊臥槽!!怎么抵擋那種可怕的溫度的!!我在東北零下30℃一條棉褲hold住,到了南方兩條都沒用……

2、我們南方人冬天保暖基本靠抖。

3、南方人教你如何在0℃和40℃同樣穿一條褲子

4、南方人太扛了!在南昌上學的第一年,遇到了20年不遇的“大雪”,勞資(老子)在被窩里凍成傻逼了,一群南方人在外面敲鑼打鼓,室友癲狂地掀開我的被子,雞凍的(激動地)喊“別睡了!雪!你看是雪啊!”當時森森的(生生地)被顛覆了世界觀…

5、北方是干冷,是物理攻擊,多穿一點就行了;南方是濕冷,是魔法攻擊,穿再多都沒用。

6、胡說,誰tm說室內外一樣冷了?明明室內比室外還冷好么!!室外至少能蹭著點兒陽光好么!!

7、我是來自北方的狼,在南方我凍成了一條狗!

8、廣東更爽,三天帶你領略春夏秋冬

9、生在南方的我小時候也是天真,冬天凍成狗的時候自我安慰說想想人家北方零下幾十度呢更可憐!后來發現我錯了,錯的離譜!

10、哎,想當年我還是個無知而天真的東北小少女,大學前媽媽告訴我南方沒暖氣,很暖和,我就只帶了一件大衣,開心地來到了杭州,然后,第一個冬天我分分鐘學會了怎么在南方做人…

11、我的超有錢前男友是上海人,去年的時候說要把我帶回去,然后我們就分手了,我告訴他我不去,因為上海沒有暖氣……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雖然他很有錢,但我不!后!悔!

12、東北人在南方……確實受不了…而且最慘的是還要默默忍受身邊人鄙視的眼神…東北人還怕冷…鄙視你…

13、你們不會知道南方人冬天上課把手壓在屁股下面壓到扁的心酸…

14、這時感覺我國果然地大物博,看別的小點的國家的天氣預報,明天全國下雨,零下5度。完。

15、夏天熱的要爆炸,冬天抖得像條狗,北方冬天靠暖氣,南方簡直就是在靠一身正氣啊!慘哭了,只能贊個安慰自己了。

16、一個南方人和一個北方人遇到一起。南方人問北方有多冷,北方人問南方有多熱。北方人說:“撒尿時手中要拿個棍,撒出來的馬上就結成冰了,趕快敲,不然就凍到幾幾上了。”南方人說:“趕出來一頭豬,哼著不走,打幾鞭子,倒了,再打,不動了,一模,熟了。”

17、68年12月離校到東北新民縣部隊農場接受改造。那里是蹬毛坑。拉屎下去就凍結了,越長越高。要拿來【刨子】刨,不然就頂屁溝了。

006:40多年前的一個雨夜里的對話

(一)40多年前的一個雨夜里的對話

我于68年分配在西北一個縣城的小工廠,那個小縣城陸續分配來七、八十名大學生,其中清華生就有七、八名。我在周末常去鄰廠與幾名大學生通宵打橋牌。固定的搭子朱兄是清華校友,蒯派,老團。出身很不好,人物很漂亮,會講一口流利的英文,能說會道方面比我高一個數量級。

在一個夏夜子夜時分,外面忽地下了瓢潑大雨。大家停下來息一會兒,伸伸腰,跑到窗邊看看雨景,聊一回天。不知怎地就談起了馬克思主義的一條基本原理:人的認識是無限的。

我說:這條原理是錯的,人的認識只能是不斷發展的,永遠不可能是無限的。

朱兄說:請舉例說明。

我說:地球的年齡屬于中年,地球人類的誕生已經有300萬年的歷史,但迄今的地球人類并沒有真正走出地球。

而太陽系外還有許多星系,銀河系外又有無數河外星系,即使是小概率,太陽系外也一定會有一些星球具有與地球差不多的條件,能夠誕生生物,進而也能進化為人類,有的已經產生了類人類似的高級智慧生物。如果按照馬的原理,它們那里的人類也同樣具有無限的認識能力。而它們那里的人類有的也許比地球人類晚,但一定有比地球人類早,早幾十萬年,甚至早幾百萬年,那么它們的科技水平也就不知要比現在的地球人類高明十萬八千倍了,可是迄今為止,他們也沒有能夠到達地球。外星人仍然只是一個科幻。外星系的類地人類也許早就知道在遙遠的太陽系有一個地球,在地球上有人類存在,但他們的知識與技術就是達不到到達地球的水平。

朱兄應聲而答:你怎么知道他們沒有來過地球?外星人也許就在我們中間,不過他不可能是地球人這樣的形態,他能讓你感覺不到它們的存在,但他們可能存在,也許今晚就在我們的背后看我們打橋牌。

四座皆言:朱兄也說得太玄乎了吧,把我們說得毛骨悚然的。

我也頓覺語塞。

大家都覺有有點恐怖,于是無語,窗外雨聲澎湃,在雨聲中繼續我們的橋牌,直至東方既白。

(二)人類的認識不是無限的

雖然當時朱兄發了這樣一通議論,但我認為他的議論也就是說說笑笑而已。

我還是堅持人的認識只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卻不是無限發展的過程,所謂有限的積累就是無限,只不過是說笑而已。而且,我想要強調是這個“無限發展”也不是數學中“求極限”的“無限逼近”。

假如我們將自然界的總體規律說成是100的話,那么人類對它的認識并不是1、10、20、30、90、91、98、99、99.1、99.2、99.3------這樣無限迫近的過程,

人類的認識只是123456789、9.1、9.2、9.3------始終超不過10。

也許有一天,地球人能夠移民火星了,但是仍然沖不出太陽系。

也許有一天,能沖出太陽系了,但也沖不出銀河系。能沖出太陽系已經是癡人說夢,更何況沖出銀河系呢!

人類對自然界的認識在不斷發展的時候,有一天整個太陽系就毀滅了,而遠在太陽系毀滅之前,地球就早已失去了人類生存的條件,整個人類也早毀滅了,地球上的智慧生物對自然界的認識就中斷了,而且永遠不可為繼。

至于外星系的類地球上產生的智慧生物,他們的認識都必須從頭開始。

整個人類是如此,人類的個體更是如此。50歲時知識已經很豐富了,60歲更豐富了,70歲又豐富了,但總有一天他老到了喪失思維能力,他的認識就倒退了,越來越倒退,直至有一天死了,他的死使得他的認識到此為止。

(三)永遠也沒有“四海皆準”

既然人類的認識并不是無限的,而是有限的。

地球滅絕是一個漸進的過程,而早在地球滅絕之前人類就早就滅絕了。在類地星球上產生的智慧生物,不可能繼承地球文明,而是獨立的從頭開始的過程。

整個人類如此,更何況人類的個體。

人類個體的認識更是有限的,甚至渺小的。

相信一個100多年前的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成天在圖書館里的研讀所“發現”的所謂的社會發展的規律,所創造的所謂理論體系為“四海皆準”,只不過是人類自己在嘲笑、欺騙自己。

那些道貌岸然的捍衛者總喜歡用這樣來方法與語言來進行責難:你讀過他的幾本書?你鉆研過他的什么著作?你能有什么理論基礎?

雖然當年我也曾經讀過不少他們的書,而且現在仍然在斷斷續續地讀。我我相信作為一個理工科學生,我讀他們的書不算少,但我目前所持的態度與讀書無關,而是從常識得出的結論。

世界上絕無這樣的天才,更絕無這樣的理論。“頂峰論”、“個人迷信”、“四海皆準”都是荒謬的,連一個睿智的老農民都不會相信。

再重復一遍潘恩說的話:想都不敢想的真理,就如同常識一樣自然可信。

007:這個外地民工的例子說明了什么?

網友某告訴我們:

孫立平(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引述過這樣一個故事:有個外地民工夜間腹痛如絞,去急診。醫生給他開了藥,他卻問:吃了這些藥,能否馬上恢復健康?醫生告訴他,這種不明原因的腹痛,還需要做進一步檢查。不料他蠻橫地說,既然吃了藥,就必須保證治好!最后這個民工拒絕接受治療,忍著劇烈的痛楚,離開了醫院。

孫立平評述道,目睹此事的帖主感嘆道:按一般人的常識,無法理解這件事和這個人。這是一個活在社會常識以外的人,國際新聞與他無關,體制改革與他無關,時尚廣告與他無關,連最起碼的健康常識也與他無關。唯一與他有關的是,絕不容許隨隨便便浪費一分錢!當一個人落在貧困的深淵,他不得不違背普通的生活常識,甚至不得不將自我關愛降低到別人無法理解的程度。在我(孫立平)看來,這位民工的違背常識不僅表現在他降低對自己生命的關愛,同時也表現在這會扭曲他對他人對周圍世界的理解,包括他最需要的醫院和醫生。因為他們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他們有著另外一種生活的邏輯。

網友舉了這個例子說明“常識沒有標準”的道理。他說:

有人說過,“常識就沒有一個固定標準”,因為對不同年齡、教育程度、職業、等等分類的人群,其要求的常識是不同的。我把這句話擴展了,說得絕對了一點,常識沒有標準。

我對這個例子的理解:

這里的問題是將少數人、個別人的認識當成是多數人的常識了。

孫教授舉了這個例子,實際上他自己也已經解釋了這個例子:“按一般人的常識,無法理解這件事和這個人。這是一個活在社會常識以外的人------”

這個外地民工的認識只是他個人的認識,并不是社會多數人的常識,甚至也不是“外地民工”這樣一個群體的認識。

這個個別的外地民工之所以有這樣的認識原因:

①也許他此前的生活環境太閉塞了;

② 也許他的受教育程度太低了;

③也許他的生活閱歷太簡單了,至今為止沒有自己與家人就醫的經歷;

④也許他是一個有“一錢如命”的偏執性格的人。

也許是多種因素合力的結果。

我們從這個例子中能看到什么?

①提高普及社會文化教育的迫切性;

②改善民工生活醫療條件的迫切性;

③讓更多數的人接受、認同社會共同常識的迫切性。

這個例子根本不能否定常識的重要性,卻能進一步的說明常識的重要性。

但是這個例子說明常識沒有絕對標準,但有相對標準。如果連相對標準也沒有,那么帖友就不會貼,孫教授也用不著表示驚訝了。

像這樣的特殊案例在社會生活到處可見,無不可以用“常識”一一解讀。

008:這位老工人的“常識”比那位民工有過之而無不及

孫教授筆下的那位外地工人是一位不具有社會常識的人,他的認識只是他個人偏執,與“常識”不搭界。

社會上有偏執意識的人很多。

舉一則也是40多年前的例子。

1966年秋大串聯時,我先回家住了七、八天,然后孤身一人到了株州,準備第二天去朝拜圣地韶山。紅衛兵接待站的人告訴我有一位鐵路老工人專門在這里等待接待北京來的紅衛兵,于是我就被安排住在他們家。那位老工人五十開外,矮矮的,瘦瘦的,臉型有點像林彪,很有精神頭。我送給老工人一枚毛主席像章,老工人于是將他收集來的像章拿了出來擺在桌上,一共有20多枚,他一枚一枚地擺在我面前,不住地說:你看,你看,你再看這個------我正奇怪他對毛主席像章怎么是這個態度?他卻臉色嚴峻、無比鄭重地開言了:

“你是北京來的紅衛兵,我要向你揭露一個大陰謀。”

我說什么事呀?他說:“你看,這些毛主席像章全是只到脖子,這是階級敵人要砍我們偉大領袖的脖子啊!”“這些像章的設計者和造像章的人全都是反革命,背后一定有人指使的!”

我聽了這話真是哭笑不得,再三跟他解釋。但他就是聽不進,于是就拿出“毛主席語錄”來一定要與我共同學習。他翻不到最合適的語錄,于是經他的提議我們一起背誦:偉大領袖毛主席教導我們說“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我們一起背誦了三、四遍,他才罷休,繼續討論他的話題。

當晚,我們談的很不開心,他說我是書呆子,沒有階級警惕性。

第二天一早分別時,我答應他回到北京一定將他所談的重要情況向上級匯報,他才勉強為我指了路。再三叮嚀道:回到北京見到中央首長一定要替我揭露這個大陰謀啊!我說一定一定。

我們這才揮揮手告了別。上韶山的路就象去天上,青山綠水空氣新鮮,可我一路上想著這位鐵路老工人揭發的“大陰謀”,脖子直發涼。我還想到像這樣一位偏執的老工人走上“上層建筑”的舞臺將會帶來怎樣的災難。

此例中的這位老工人的看法是不是“常識”呢?當然不是的。他在這個問題上根本就沒常識。他為什么沒“常識”?因為他沒文化,因為他偏執狂,還因為那個不正常的時代激發了他的偏執。他簡直就是神經病。

009:這位農村小干部對“首長”的理解

1968年大學畢業后,我被分配在西北的一家縣辦小工廠工作了七年半,1975年夏天終于調回老家,分配在家鄉縣城的又一家小工廠工作。

1976年秋,打倒“四人幫”后的一天下午,一位初中同學來找我,他當時是生產大隊的副大隊長兼大隊會計。他告訴我他到縣城來是參加縣里召開的三級干部會,聽傳達關于“粉碎四人幫”的文件,會上縣文工團還為大會演了戲。

說著,他就迫不及待地告訴我,這個戲是有嚴重政治問題的。

我問怎么回事?

他說那是一出活報劇,主角是江青,打扮得像妖怪似的,涂口紅,穿那種說不來的花格子裙子,扎一條花格子的頭巾,在臺上扭著屁股走來走去。前后呼擁著兩、三個秘書,都是男的,穿四個口袋的中山裝,挾著公文包,畢恭畢敬,有的在前面開路,有的在后面緊跟,一口一口地叫“首長”。一出十幾分鐘的活報劇就叫了幾十聲“首長”。

我說那又怎么啦?

他說:你也真是的,說到這兒你還不明白嗎?

我說我明白什么呀?

他說:你想啊,江青在臺上時,人家叫她“首長”。可是現在的中央首長不也叫“首長”嗎?

我說我還是不明白。

他說:那就是影射攻擊現在的中央首長。

我這才有點明白了,于是給他作解釋,但最終沒能說服他。說實在話,我也不知道怎樣才能說服他。臨分別時,他嘆了一口氣說:“你們這些知識分子啊,真是沒有階級警惕性!”他還好啦,沒有說我是書呆子,也沒有說書越讀越蠢,可他的表情也是這個意思。

很多年來,我常常回憶到“鐵路老工人揭發大陰謀”與“農民兄弟的階級警惕性”這兩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心想毛澤東的“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的偉大號召曾經是多么深入人心啊!可是將這樣的老工人與農民兄弟都調動起來關心國家大事有什么好處呢?

在這兩個故事中,前一個是老工人,我不知道他的文化程度有多高?后一個是農村基層干部,初中程度。如果這樣的人果真掌了大權,尤其是遇上了毛時代的“工人階級領導一切”,有毛主席為咱工人階級撐腰,腰粗氣粗,還不定要搞出多少冤假錯案來。

其實,那個年代的許多工農干部也與他們的水平差不多。凡是文化不高的人偏愛搞“文字獄”,這大概也是個規律。


010: 這位解放軍師長以自己的“常識”對大學生們再教育

網友某又講了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

1968年10月畢業,隨即赴廣東軍墾接受解放軍的“再教育”。

到廣東江門(江門廣東話發音似“肛門”),即有一師長(正職)作報告,師長的報告有兩段話,吾終生未敢忘。

其一,師長說:“你們這些知識分子,書都讀糊涂了,滿腦子盡想的都是資產階級的那一套的東西,什么“三小”啦!就是盡想的都是:小汽車、小洋房、小老婆啦!”

當時的我們,大多連對象都沒有,想小老婆還要再進幾個檔次呢!師長是把他自己的常識加到了我們的頭上。

其二,師長說,“你們知道美國人為什么都要有車?因為他們沒有褲子穿,出門就可以鉆到汽車里,要不多寒磣哪?”

這就是師長的常識和邏輯,我們的“再教育”學校,我們的“再教育”老師啊!

我談感想:1968年那個年代,作為一個師長,因為有“全國都學解放軍”的號召,又有“三支兩軍”具體措施,解放軍是“工農兵”系列中的最高一級,而且他又是一個當中高級軍官的“兵”,紅得發紫,腦袋膨脹,以對知識分子施行“再教育”為已任,這樣的“常識”他們是有的。

可是他們為什么居然認為知識分子盡想的是“小汽車、小洋房、小老婆”呢?這從側面反映了在部隊軍、師、團這幾級干部中想“三小”問題比較普遍。至于這個師長為什么以已度人,將他自己的想法強加于正接受教育有大學生,那說明這個師長是個傻逼,沒有普遍性,一千個師長中也不見得有一個。

就像我說的那位“鐵路老工人”也是特例。“關心國家大事”的常識是有的,至于他認為那些設計、制造毛主席像章的都是反革命,真是傻逼中的傻逼,一百萬中也不見得有一個。


011、這位獄卒沒收了王廣宇的兩個“泥球”

1969年春天,曾經担任過中央文革辦公室主任的王廣宇被江青投入監獄整一年了。后來,他從功德林監獄轉移到了豐臺區南苑監獄,條件似乎好了一點,可以洗一洗頭了。

有一天,他請管理員老陶給他抓了一把堿面,打了一盆水,洗了洗頭。

他差不多一年都沒有洗頭了,一揉搓,一盆水竟成了泥漿。王廣宇用手指甲從頭上刮下來的黑色稠泥漿,竟團成了兩個比乒乓球還要大的油泥球,像大的中藥丸。這次洗頭洗了三遍,這才感到清爽了。

王廣宇將他團成團的那兩個大泥球順手放在床鋪旁,慢慢也就風干了,他時不時的自己欣賞一回自己的“手工藝品”。

這兩個油泥球靜靜地躺在他的床鋪旁,粗心的監獄管理員們很長時間也一直沒有注意到有的存在。

但突然有一天“東窗事發”了,被一個沒有文化、不識歌譜的獄卒發現了。這個獄卒立刻打開牢門,審問王廣宇:老實交待這兩個泥球是從哪里來的?又是什么東西?

王如實相告。獄卒聽明白了來由,竟勃然大怒。獄卒說王廣宇“故意誣蔑無產階級專政”。

獄卒訓斥了王一頓后,沒收了這兩個黑油泥球,揚長而去。

我的感想:

這個故事辛酸而真實,情節也精彩生動,可入“笑林廣記”。

這位獄卒不僅沒文化、沒良知、沒常識,實是那個特殊年代制造出來的人類特殊產品。這樣的人如果當了監獄長,那么這樣的監獄與“渣滓洞”、“白公館”也不會有什么差別,甚至會“有過之”。“無不及”則很難說,因為各有各的特色。據說GongChandang監獄里的刑審辦法雖然五花八門,但沒有“老虎凳”,因為“老虎凳”是國民Dang的“專利”,GongChandang有的是辦法,不需要用國民Dang用過的、且聲名狼藉的“老虎凳”。

會這樣上綱上線,能這樣沒有良知的獄卒是那個年代的普遍存在。

像筆者所說的那位鐵路老工人,也許一百萬人也不見得有一個;

像某網友所說的那位師長,千人中也許有一個;

像某網友所說的那位清華同學,千人中也許有一個

像筆者所說的那位農村干部,也許百人中就有好幾個;

像本文所說的這位獄卒,也許十人之中就有一、二個。


012:這位列車員與列車長,他們的問題可不完全是常識,而是良心大大地壞!

這是一則從網上看來的故事。不能說百分百真實,但確有相當高的真實性。

在火車上,一個很漂亮的女列車員,盯著一個民工模樣的中年人,大聲說:“查票!”中年人渾身上下一陣翻找,終於找到了,卻捏在手裡。

列車員朝他怪怪地笑了笑,說 “這是兒童票。”

中年人憋紅了臉,囁嚅著說:“兒童票不是跟殘疾人票價一樣嗎?”

列車員打量了中年人一番,問道:“你是殘疾人?”“我是殘疾人!”“那你把殘疾證給我看看。”

中年人緊張起來,說:“我沒有殘疾證,買票的時候,售票員就向我要殘疾證,我沒辦法才買的兒童票。”

列車員冷笑了一下:“沒有殘疾證,怎么能證明你是殘疾人啊?”

中年人沒有做聲,只是輕輕地將鞋子脫下,又將褲腿挽了起來 —— 他只有半個腳掌。

列車員斜眼看了看,說:“我要看的是證件!是殘聯蓋的鋼印。”

中年人一副苦瓜臉,解釋說:“我沒有當地戶口,人家不給辦理殘疾證。而且我是在私人工地幹活,出了事之後老闆就跑了,我也沒錢到醫院做評定……”

氣宇軒昂的列車長聞訊趕來,詢問情況。

中年人再一次向列車長說明,自己是一個殘疾人,買了一張和殘疾人票一樣價格的票 ……

列車長也問:“你的殘疾證呢?”

中年人說他沒有殘疾證,接著就讓列車長看他的半個腳掌。

列車長連看都沒看,他不耐煩地說:“我們只認證不認人!有殘疾證就是殘疾人,有殘疾證才能享受殘疾人票的待遇。你趕快補票吧!”

中年人一下就蔫了。 他翻遍了全身的口袋和行李,只有幾塊錢,根本不夠補票的。他帶著哭腔對列車長說:“我的腳掌被機器軋掉一半之後,就再也打不了工了,沒有錢,連老家也回不去了,這張半價票還是老鄉們湊錢給我買的呢。求您高抬貴手,放過我吧!”

列車長堅決地說:“那不行。”

那個女列車員趁機對列車長說:“讓他去車頭鏟煤吧,算做義務勞動。”

列車長想了想說:“好!”

中年人對面的一個老同志看不慣了,他站起來盯著列車長的眼睛,說:

“你是不是男人?”

列車長不解地說:“這跟我是不是男人有什么關係啊!”

“你就告訴我,你是不是男人!”

“我當然是男人。”

“你用什麼證明你是男人呢?把你的男人證拿出來給大家看看!”

周圍的人一下笑起來。

列車長愣了愣,說:“我一個大男人在這兒站著,難道還是假的不成?”

老同志搖了搖頭說:“我和你們一樣,只認證不認人,有男人證就是男人,沒男人證就不是男人。”

列車長一時想不出什麼話來應對。

那個女列車員站出來替列車長解圍,她對老同志說:“我不是男人 ,你有什麼話跟我說好了。”

老同志指著她的鼻子說:“你根本就不是人!”

列車員一下暴跳如雷,尖聲叫道:“你嘴巴乾淨點!你說,我不是人是什麼?!”

老同志一臉平靜,狡黠地笑了笑, 說:“你是人?那好,把你的人證拿出來看看…… ”

“你根本就不是人!” “不是因為你沒有人證,而是因為你沒有人心。 一個人如果丟了做人的心, 那麼也就不配做人了!”

四周的人再一次哄笑起來。只有一個人沒笑,他是那個只有半個腳掌的中年人,他定定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切,不知何時,眼裡噙滿了淚水,不知道是委屈,是感激,還是仇恨 ......

因為他們是農民,他們只靠種地養不活一大家子人,於是他們進城,你們叫他們農民工。因為他們沒有文化,找不到輕的工作,便只能去幹一些又髒又累又危險的被你們看不起的體力活,用他們一雙雙手、造起你們一幢幢的辦公樓。他們沒有你們的那些保險、他們甚至不知道出了事故要找誰去索賠,那些被你們看不起的農民工,他們才是最偉大的人,他們純樸, 沒有你們久居社會的狡詐。 當你們在辦公室裡吹著空調玩著電腦時, 或許他們正在工地樓頂頂著太陽加班, 心裡還在想著多賺點錢給孩子買幾本好的輔導質料、給妻子添幾件新衣服…… 他們的人格豈能任你們那些無知的人去踐踏!

喜歡老者那句 “你根本就不是人!” 不是因為你沒有人證,而是因為你沒有人心。一個人如果丟了做人的心, 那麼也就不配做人了!

分析這則故事

(一)如何證明殘疾人?

1、“殘疾證”是“殘疾人”的證明。在一般情況下有了這個證明也就行了。但在某些情況下,它并不是最終的證明。

在以下兩種情況下:①殘疾證是偽造的;②殘疾證雖是真的,可那是持證人偷來的,撿來的,借來的、蒙來的。此時,殘疾證成為欺騙的工具。

2、比“殘疾證”更有力的證明是殘疾人的形體與行為。就像“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車廂里的這位殘疾人已經用眾人能夠目睹的身體殘疾證明了他就是一個殘疾人,貨真價實,真沒有什么好說的。

在正常情況下,如果列車員與列車長還有點常識,有點同情心,這時候也就應該認可了。說聲“對不起”,慰勞一下,走人。

在本例中,這是唯一正確的處理方法。

3、但是,列車員與列車長堅持“認證不認人”。其實判斷旅客是否殘疾人的常識,列車員與列車長不可能不知道,之所以裝作不知道,不僅僅是常識有問題,更重要的良知缺失了。說得嚴重一點,正如那位老同志所說的他們“不是人”,良心大大地壞了壞了的。

(二)列車長對該殘疾人的懲罚措施“讓他去車頭鏟煤”,對不對?

1、首先這樣的規定從哪里來?我相信中國的鐵路運營絕無這樣的規定。我們都無數次乘過火車,對這種情況見過不止一次,一般就是補票,再一就是罚款,最多也就是到了下一站趕下去。

那個年頭,逃票現象很普遍,如果都用鏟煤的方法代替補票是不大可能的。

2、對于一個殘疾人,本身就缺乏正常的勞動能力,卻還用“體力勞動”去懲罚,這是惡規則。豈不聞“惡法非法”嗎?所以這是常識與良知雙重缺失的列車員與列車長自制的“惡法”條例,應該受到更多的譴責。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