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出租車“份子錢”是個偽命題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摘要
這些份子錢的構成中,像事故損失、車輛保險費、財產保險費和租賃費等支出是屬于剛性支出。而從強生公司來看,其主營業務的利潤率也就是6.99%,也沒有多大空間。


如果你是一家便利店的收銀員,盡管每天經手數萬的營業額,但月薪估計就是3000元左右。這是不是意味著公司就是在盤剝收銀員?絕大多數的收銀員和社會公眾,都認為這種事情天經地義,因為公司還需要承担其他成本。


   但是有一個行業卻是例外,雇員會認為他們的收入絕大部分被公司拿走了,因此認為這是極不公平。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似乎都認為他們的收入過低而公司收入過高,也會時不時會吐槽下這個行業畸形的收入分配制度。
   
   對,我說的就是出租車行業,似乎絕大多數司機和公眾都認為司機的收入過低,而導致司機收入過低的因素,毫無疑問,就是那個如“神一般存在”的份子錢。似乎只要降低了份子錢,那么困擾出租車行業多年的頑疾就會破除,而出租車司機的收入就會馬上得到提高。
   
   但是事實真的如此嗎?恐怕不是。盡管份子錢飽受非議,但是我們真的可以廢除份子錢嗎?恐怕這是一個需要認真討論的問題。


  份子錢由哪幾部分構成 


   就在幾天前,上海市運管處公布了出租車的相關運營數據。據報道,2013年上海出租車單車日均營收988元。對司機來說,這988元的去向由三部分構成:給公司的份子錢,燃油費用還有自己的收入。按照出租車行業協會提供的數據,單日營收的988元中,駕駛員收入占38%,燃油消耗費用占32%,剩余的30%為企業所得,約296.4元。
   
   但出租車公司獲得的這296.4元是其利潤嗎?顯然不是。因為出租車公司還要支付其他費用。據上海市價格監測與成本調查隊對8家出租汽車企業(大眾、強生、海博、錦江等大企業)的成本監審,2013年,上海出租車企業的平均營業收入是每車每月8025元,而平均營業成本,則為每車每月6845元。扣除營業外收支和稅收后,平均凈利潤每車每月671元。
   
   我們再來看一下以出租汽車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強生控股的2013年年報。該公司的成本支出顯示,在出租汽車營運這一項,人工費用成本占總成本的55.60%,折舊費用為23.34%,財產保險占9.52%,租賃費為0.92%,事故損失為1.33%,車輛保修費為3.59%,能源材料為0.98%,調度票務為0.92%,其他為3.12%。出租車主營業務收入1,298,916,609.81元,但是支出為907,745,642.39,主營業務的利潤率也就是6.99%。
   
   事實上,各地的情況都差不多。據媒體報道,據濟南某出租車公司的說法,份子錢由管理費、公司抽成利潤、折舊費、保險、貸款利息、規費、稅費、其他等方面組成。一輛出租車的成本為車運營產生的費用和公司運營產生的費用之和,共計3835元。再算上出租車公司上交3%的稅和保留7%的利潤,約383.5元,全部承包費——也就是份子錢為物價局核定的承包費4218.5元。
   
   在這些份子錢的構成中,像事故損失、車輛保險費、財產保險費和租賃費等支出是屬于剛性支出。而從強生公司來看,其主營業務的利潤率也就是6.99%,也沒有多大空間。當然,有司機會質疑這些數據的可靠性,但強生控股是上市公司,它的財務數據經過了會計師事務所的審計。


  份子錢升或降,要看供需比 
   
 
   這部分錢變多還是變少,恐怕還要看供需比。市場上出租車駕駛員多了,份子錢就會水漲船高;愿意開出租車的人少了,那么份子錢就會減少,駕駛員的收入就會提升。
   
   1月9日舉行的上海出租汽車運價結構調整聽證會上,上海運管處提供的數據顯示,上海市出租車駕駛員資格考試報考人數從2009年的10050名,下降到2013年的3538名。人數下降背后則顯示的是出租車收入的增加:2013年出租車駕駛員人均月收入6555元,而該年度上海城市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為每月3654.25元。你還會覺得出租車駕駛員的收入低嗎?
   
   在我看來,出租車司機之所以覺得自己受盤剝,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只看到要交很多錢給公司,卻沒搞清楚這里面的賬該怎么算。出租車份子錢里的賬該怎么算,可能是一個比份子錢如何廢除更為重要的話題。
   
  傅蔚岡(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


新京報評論 2015-08-23 08:44:05

[新一篇] “直男癌”是種什么病

[舊一篇] 反腐槍口瞄準了“文藝圈”?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