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余秀華:用詩展示了自己生命的姿態
余秀華:用詩展示了自己生命的姿態
新京報評論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其實,哪個人的青春血液中沒涌動過一個詩人?余秀華只是用心靈和詞語的力量,讓那個詩人活了下來。


這幾天手邊事多,只瞥了幾眼微博,還是讀到了余秀華的詩,可見她在網絡上的熱度。我喜愛余秀華的詩。這顯然是一個被詩神拍過肩膀的人,只拍了一下,那來自特殊生活境遇的煎熬與內心的激情,就彌漫在了她所有的詩句中。


她的詩,清新里透著機智,平靜里浸著苦澀,激情中顯出克制,詞語節奏與情感張力都顯得與眾不同。在詩壇滿目“行活”寫作的今天,這樣的詩確實給人帶來驚喜。


余秀華未能走出那個也叫橫店的鄉村,她對詩意的發現,源自對那個村莊一草一木的觀察與領悟。她不僅僅是呈現,還有著對世間和自身情感未知部分的探索與追問,那目光如此不同,有疼痛、有孤獨,也有堅韌、有信念。如她詩中說的“巴巴地活著”,“告訴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膽的/春天”。


所有的詩人都有同樣的目標,從尋常瑣事中發現新的意義,在毫無關聯的事物間建立聯系,用最普通的字句表述出最新奇的體驗。我們常說的詩歌才能,不過是這種隨時能把你變成孩子的心靈力量。其實,哪個人的青春血液中沒涌動過一個詩人?余秀華只是用心靈和詞語的力量,讓那個詩人活了下來。


一個封閉的鄉村,一個身有疾患的農婦,能寫出這么有感染力的詩歌,這確實是一個大眾傳媒喜歡傳播的故事。但這樣的故事,如果能喚醒青春時曾擁有過的自由創造的天性,有什么不好?


苦難和詩歌,是上天給余秀華的兩個禮物。是的,她是殘疾的、也是孤單的、可能更是憂傷的,但正因有這樣了不起的人承受苦難,人類的生命才顯出尊嚴。受苦的人是偉大的,受苦而寫詩的人,更是一個真正意義上完整的人,因為她不僅找到了自己對世界表達理解與愛的方式,也獲得對自己生命的解釋權。


編輯打電話約我寫評論時,我上網檢索了下余秀華的信息,發現她的詩竟在詩人中引起迥異的解讀。有詩人將她稱為狄金森式的“天才”,也有詩人認為她“把苦難煲成了雞湯”,如此懸殊的評價,讓網友感到困惑。這其實沒什么可奇怪的,不過再次說明了中國新詩的困境。


由于在當下的新詩領域,幾乎沒有可清晰辨識的新詩規范與共識,也沒有經過充分論證可普遍應用的理論系統,更不存在帶有權威性的研究范式或學術活動,使得詩人們對詩歌的評價,處在一種高度無序的狀態,以至于根本無法達成任何對新詩標準的共識性認知。新詩更多地體現為詩人個體生命的懸空式展示,新奇與獨創性成為很多詩人判斷詩歌好壞的標準。而越是對自己風格與美學趣味堅持的詩人,對不同風格的詩歌,越可能持完全否定的態度,這里其實并不存在任何文化和詩歌史意義上的考量。這或許是詩壇如今“詩意匱乏”的原因之一。


余秀華的很多詩,之所以打動讀者,我認為是因為它的真實。詩人想展示的是自己生命的姿態,想表達的也是自己對世界的渴望與理解,哪怕這姿態再笨拙、再苦澀、再凌亂,也會因真實而不被各種世俗力量拽得支離破碎。當然詩人可能會因這種真實,承受來自生活的孤獨與疼痛,并在詩中呈現它們。但對這個日益冷漠的世界來說,孤獨與疼痛又何嘗不是一份珍貴的體驗和奉獻?


□葉匡政(詩人,文化批評家)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