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周斌:可惜韓寒不讀書
周斌:可惜韓寒不讀書
周斌     阅读简体中文版

    因為一條批評韓寒的圍脖陷入口水戰,到最后很多反對我的朋友讓我寫篇文章,與韓寒辯論,供大家裁定,這是始料未及的。
其實應該有不少人看出他《談革命》這篇文章的問題,但是沒有太多批評,除了不愿意陷身口水外,很多其實是担心別人攻擊他是借著罵韓寒上位。
我本來也是有這顧慮的,但是有朋友看到那么多罵娘的帖子,看不下去了,勸我說:不能太慣著這些孩子,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的偶像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容不得別人點評。無論一個青年人多么地出色,有多少粉絲,至少要讓他們明白,連人民日報都可以容忍異質思維了,時尚青年領袖韓寒的擁躉們,卻只懂黨同伐異,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韓寒的謬誤我認為有三點,分別是對革命、自由以及民主的誤讀。

1、 關于革命:

“沒有領袖的革命一定是失敗的,白蓮教起義就是很好的例子,而有了領袖的革命,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太平天國又是很好的例子。中國式的領袖,絕對不會是你現在坐在電腦前能想象的那些溫厚仁慈者。這樣的一個領袖,八成獨斷專橫自私狂妄狠毒又有煽動力,是的,聽著有點耳熟。但中國人就吃這一套,也只有這一套才能往上爬,這個社會習慣了惡人當道,好人挨刀。文藝青年們看好的領袖一個禮拜估計就全給踢出局了。”
首先韓寒簡單地把革命簡單定義為白蓮教或者太平天國的農民起義。事實上,在現代熱核社會,類似的革命成功的幾率已經不是很大,但是我們還知道剛剛逝去的哈維爾所發動的天鵝絨革命吧?這是一場幾乎沒有流血的革命,把一個國家帶入了現代文明。那么,憑什么韓寒認定:現階段,中國的革命只能是太平天國而不是天鵝絨呢?這種以偏概全,然后一概否定的做法,也算是給革命戴上一頂邪惡的帽子,然后打倒它,算不算誅心之論?這得感謝寧財神的啟發,你老說我是“誅心”之論。

2、 關于自由

“其實對于國人,民主帶來的結果往往是不自由。因為大部分國人眼中的自由,與出版,新聞,文藝,言論,選舉,政治都沒有關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說沒有什么社會關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嘩,自由的過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點社會關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違章,自由的鉆各種法律法規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帶來社會進步,更加法制,這勢必讓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們覺得有些不自由,就像很多中國人去了歐美發達國家覺得渾身不自在一樣。所以,民主和自由未必要聯系在一起說,我認為中國人對自由有著自己獨特的定義,而自由在中國最沒有感染力。”
韓寒認為,中國人并不是真的熱愛自由,而是“因為大部分國人眼中的自由,與出版,新聞,文藝,言論,選舉,政治都沒有關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沒有什么社會關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嘩,自由的過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點社會關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違章,自由的鉆各種法律法規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為”。也就是說,中國人更喜歡鉆空子,而不是遵守規則。
如果他的說法是對的,那么他如何解釋,香港人到了大陸,也會不排隊、隨地吐痰……,但是在香港卻很講公德?是環境和制度改變個體的行為呢,還是個體的行為改變了環境?
我的看法是:幾千年來,中國人基本很少享受過公共秩序下的自由,比如免于恐懼的自由、保持異質思維的自由、質疑政府權力的自由。
而所謂社會公德的敗壞,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主流價值觀心口不一導致的,比如說很多官員,一邊喊著反腐倡廉,一邊大肆貪污腐化。很大程度上,掌握最多資源的政府,其行為是整個社會行為的表率,在這樣心口不一的示范作用下,很難有良好的社會公德秩序。
在盜賊遍地的環境下,弱肉強食、劣幣驅逐良幣的環境下,你要求人民都是好人,然后才配享有自由?
如何改變這個環境?需要加強對政府的監督、加大個人的自由。然而,韓寒卻本末倒置,認為是個人不遵守公德,所以導致他們不熱愛真正的自由。
世上沒有天生的賤民或者貴族,多是后天環境和馴化的結果。所謂的自由,是需要環境和訓練的,人是可以被教化的,這是為何在香港,大家遵守規矩,在大陸,香港人也不守規矩。你想讓一個國家的國民都享受自由,至少要給他們教育和教化,給他們自由的空間。自由這玩意,如同游泳比賽一樣,你得先讓他們下水,熟悉了水性,然后才會懂得規則參加比賽。現在的問題是,你把人家關在岸上的屋子里,然后抨擊說:你們連水性都不懂,下水不淹死才怪呢,你只配在臉盆里面潛水。這種邏輯未免太扯淡。
而且,換句話說,即使在西方自由社會里(我去過法國意大利以及美國),也仍然有不少人會隨地吐痰,欺負少數族裔——比如中國人、也會有人亂插隊,這么說他們也不配享有自由了?難道因為中國部分人的個人修養不高,就否定全體中國人不該享有自由,或者沒有對自由的熱愛和向往?這點我實在無法茍同。

3、 關于民主的謬誤

“如果你硬要問我在中國,什么時候是個革命的好時機,我只能說,當街上的人開車交會時都能關掉遠光燈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這恐怕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點,即:民主的素質決定論。韓寒在文章中說,啥時街上的人開車交會時都能關掉遠光燈了,就能放心革命了。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人民素質太低,連會車遠光燈都不關,給他們民主,豈不是亂來嗎?
很多人誤讀了民主的含義,以為民主是純潔和神圣的處女,碰不到,容不得臟,但是只要是腦子正常的人都知道,在人類社會里,純粹的理想國,就是烏托邦,也是哈耶克所說的“通向奴役之路”,無論這個烏托邦是以民主的名義還是以其他名義。
那么真正的世俗的民主是什么呢?以我財經領域的眼光看,民主一個至關重要的特征,就是利益分配機制。
說句大白話:民主,就是大家一起談怎么分果果。專制,就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說了:蛋糕怎么分。而西方代議制的民主,在我看來,就是更多的人參與,每個群體都派出代表來討價還價,爭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所以,本質上,民主是一種利益分配機制,而不是什么偉光正,神圣不可侵犯的制度。非得把民主純潔化、處女化的,屬于思維有問題的。
既然是利益分配機制,那就跟人民素質沒球關系,反正你把這個權利給他,他愿意拿選票換錢啥的,也比你剝奪了他的權利要好。當然,整個社會的各個階層最后會發現,用選票換錢,其實是一筆最不劃算的買賣,于是民主制度就會走向禁止賄選等等。臺灣不就是這么過來的嗎?
所以,民主本質上是一種權利,一種利益,所以認為人民素質不高不配享有民主這種說法,是純屬納粹的說法,因為這種邏輯一旦成立,那你丫就完全可以因為鄰居素質低(更可能是你誣蔑)而剝奪他的房子。

總結陳詞

韓寒同學作為一個“青年領袖”,在當下發出《談革命》這篇文章,立場轉變著實出乎意料,他遭致這么多批評,和當時他以公知身份出現獲得的贊譽是對等的,盡管他說這不是他想要的,但是榮譽別人塞給他,容不得他拒絕,那么也只能接受批評了。所以韓寒不必對此耿耿于懷,多數人還是對他的錯誤觀點表示遺憾的。
當然了,韓寒的粉絲們倒是從一個側面印證了他的說法:中國太多暴民,或者是一盤散沙,容不下不同意見,更不要說民主了。盡管如此,我在上文中已經說了:人不是天生低素質的,高素質都是教育和培養出來的,但是得先提供一個高素質的環境,總不能讓狼窩里長大的孩子一天就明白人類社會的規則吧。而且,盡管他的粉絲有些有暴力言辭傾向,我仍然認為他們是配享有民主權利的,而不是韓寒那樣,認為他們不配享有,因為那是他們應有的利益,他們珍惜不珍惜那是他們的自由。
不過,我很高興看到的一點是:當我提出,韓寒的粉絲正在用他們偶像所反對的暴力方式圍攻不同意見者時,我看到很多人在改變,這不是剛好證明了一點,那就是韓寒的單一革命論是錯誤的,你想想,你的粉絲都能知錯就改,你又憑啥斷定他們就一定會像太平天國或者白蓮教徒那樣,只干混事而不會辨別是非呢?
韓寒以前有不少優秀的觀點,比如“這是一個無權收看CNN的國家,卻是一個有權抵制CNN的國家”,我當時聽到時也對此大加贊賞,但是社會在進步,時代在變化,韓寒卻堅持不讀書,沒有跟上時代的腳步,這未必令人覺得惋惜。
風險:此文僅代表本人觀點,與所在單位和職務無關,當然了,也有可能因為發表了此文承担被下崗的風險,那本人將表示強烈抗議。

2011-12-28 01:01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