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觀點】劉澎:中國人在宗教問題上極其幼稚
【觀點】劉澎:中國人在宗教問題上極其幼稚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很多人只知道“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鴉片”,除此之外一無所知。你批判它可以,但是它是什么你都沒搞清楚,我們只知道它是妖魔,是壞蛋,除了這些以外,再也不知道第二個,這個問題很嚴重,很不好。
公立教育中,如何貫徹教育和宗教相分離?


這是從資產階級革命以后就引入的一個大問題,是跟政教分離概念的同時出現的。教育和國家相分離背后的意思是什么?是對過去中世紀宗教要控制世俗教育、要控制一切的一種修正,一種反抗。


那么把宗教從公立教育中分出去,不是說要批判宗教,它這里頭的界限在哪呢?如果在公立教育中推行宗教教育,勢必回到國教時代。納稅人的錢是不是可以用來宣傳某種宗教呢?回答當然是否定的。


既然不可以,在其他的方面政教分離,不能讓任何宗教用國庫里的錢來維持它自己存在,那么在教育中也應該是如此。


但是我們在理解這些問題的時候,沒有理解這個問題的本質,我們是從字眼上理解,就把宗教這兩個字看成我們應該回避的。這樣導致中國人從小學讀到大學,讀到博士,滿腹經綸,什么都知道,在宗教問題上卻極其幼稚,甚至一無所知。



很多受過高等教育,拿到博士學位的人,對宗教的基本知識不知道,我們只知道一句,“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鴉片”,除了這些別的不知道。前幾年在中國宗教協會開年會的時候我講,應該考慮一個問題,讓宗教進入通識教育。


讓宗教進入通識教育和我剛才講的兩個問題不是一回事,什么意思?我們不管對宗教持什么態度,我們必須得承認宗教是一個客觀存在,我們不能因為不喜歡宗教,不相信宗教,就以為宗教不存在。宗教哪都存在,是我們不承認宗教,不相信宗教,這完全是教育的缺失。


那么宗教進入通識教育以后,應該讓學生知道,世界上一是有宗教,二是宗教都有哪些表現形式,是什么樣的宗教,基本大概知道。說句老實話,絕大多數的中國人,對什么是基督教,什么是天主教都分不清。我可以這樣說。因為很多人不知道,我經常想,這個問題都不知道,出去要跟人打交道,要出大問題。


所以我們在立法的時候,應該考慮到一點,不要讓中國的學生變成營養不良,世界上的事情萬萬千,有一個學科,因為意識形態的原因,我們否認它,批判它。你批判它可以,但是它是什么都沒搞清楚,我們只知道它是妖魔,它是壞蛋,除了這些以外,再也不知道第二個,這個很嚴重,很不好。


所以宗教立法中,要解決的一個問題,就是要不要讓宗教作為一種學科,或者作為一個知識進入通識教育。


而目前社會上有一種說法,有些左派提出來,要把宗教教育或者說宗教研究機構、研究宗教的學者,從高等院校趕出去,甚至有人說,中國的宗教這么多,就是因為有人搞宗教教育,在科學研究機構,在高等院校中說宗教。



這些人完全是無視事實,中國宗教的發展,是因為中國社會結構發生變化,中國老百姓的需要,而不是有些學者在那研究宗教搞成的,這些人都不是傳教的,但是他們這些說法,嚇唬了某些決策人,領導人一看,我們高等院校中出現了宗教,這個東西是不是應該改變一下?


如果真要是改變的話,那中國宗教問題將會更嚴重,因為生命之樹常青,事實上的宗教信仰者,只會越來越多,不會越來越少。


很奇怪,搞高等教育的人,學科設置的人在教育的整體思考中,門類安排中,居然可以假裝忽略宗教,讓宗教退出通識教育,或者根本不存在,完全是無視教育本身的規律,不反映實際。


因而,我覺得在政教分離,宗教和國家相分離的前提下,并不應該排斥、封鎖對宗教作為一門學科,作為一個知識的介紹。


在美國有介紹進化論,也有介紹神創論的,并不會因為有介紹神創論,大家都變成信徒。不會的,就是一種主張,一種學說。這跟站在神學立場上講“我信仰神是真神”不一樣,跟這個完全不是一個意思。我們講的是宗教,不是神學。


我本身是學宗教的,我這個宗教是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學的,您不能說中國社會科學院是神學機構吧?


怎么看待宗教在社會中的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對這個有明確的表述,胡錦濤前總書記也有明確的表述,并且以黨的決議的形式說的,就是要發揮宗教在社會主義建設中的積極作用。這個已經列為十七大報告,十八大報告兩次重申了這個。既然如此,我們還懷疑什么呢?


現在的問題是,怎么能夠落實這句話,讓它發揮積極作用,而不是說它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應發揮還是不應該發揮。這個問題我想是清楚的。


具體到立法中,我們應該考慮,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的邊界,應該在什么地方,它是不是可以作為我們傳統意義上負面的社會因素。如果對這個問題不做一個徹底梳理的話,我們就會頭腦里頭充滿對宗教的恐懼,對宗教的妖魔化就不能得到糾正,這個東西不能得到糾正,就會進一步影響到信仰宗教公民的權利的保證,宗教自由就無法完全落實。


最后對于宗教立法,我的看法是,一是信仰自由,二是政教分離,三是宗教法治,我們把規則定清楚。什么是宗教?這個宗教學家自己去研究,去辯論,信仰宗教的人,自有它的解釋。



從國家來說,不拿國家財政的錢補貼宗教,不使宗教具有特別的政治上超越的地位,嚴格在國家政權中實行政教分離,在教育中不受任何宗教的支配,這就可以了。


但是如果你要是把這些東西反過來,再往前走,因為我要搞政教分離,所以我要從一切領域里,把宗教驅除出去。但是你要知道,用無神論,或者說一元化的一種意識形態,格式化全部人的信仰,這做不到,世界上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做到這一點。我們現在也不須要再去做這樣的實驗了。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