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網絡名家選輯
字體    

革命,還是改良?這不是一個問題!
革命,還是改良?這不是一個問題!
楊恒均     阅读简体中文版

關于民主素質論,民主與自由之關系等,僅過去兩年我就寫了幾十萬字,已經講透徹了。我今天主要想集中在一個問題上:如何實現民主?是通過革命,還是改良?是要暴力,還是溫和?雖然我已就這個問題論述過多次,也給人主張溫和改良的印象,但如果大家注意一下我的用詞與表述,就應該清楚,我從來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有些網友看出來了,不以為然,認為我在和稀泥,殊不知,這正是我這些年研究民主、傳播與追求民主最有收獲的部分。
毫無疑問,我的最高理想是通過溫和的改良,波瀾不驚,和平過渡到民主自由的政體。我甚至描述了一個讓人熱淚盈眶的前景:某一天,一位普通的中國人——可能就是你——起床后看新聞才發現,執政黨在知識分子、中產階級與低層民眾的壓力下,宣布實行民主制度。聽到這個消息,你稍微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挎上背包,像往常一樣出門,等候公共汽車,上班去。就在你等車時,一位街道辦事處的同志過來通知你:別忘了下個星期要選舉市長哦(也許是總統,你沒有全聽懂)。你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哦”,繼續去上班,下班,做飯,做愛……但慢慢地,你發現,一切都在變化,貪污腐敗因為選舉而大幅度減少,市長不再能夠為所欲為,總統得經常出來向你解釋他為什么要征稅,他的老婆與孩子干什么工作……你繼續上班、做飯、做愛,有時間,還依然會逛逛老楊頭的博客,但你已經生活在一個民主的國家。就他媽的這么簡單!
這個前景并不是夢,是我來往世界各地感受到的中國和世界的唯一區別。這些年我們幾乎在各方面都接受了全球化,唯獨在民主一事上,能拖就拖!簡單的統計顯示,過去50年地球上實行了民主的國家,其中有絕大多數的民眾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不知不覺地進入到民主的時代。我希望這樣的場景在中國重演,但我卻依然不會也不能對革命與改良來一個涇渭分明的選擇,不是因為我沒有立場,更不是因為我墻頭草、沒有理想,當然也不是因為我搞不清這兩者的概念與關系,而是民主政治300年的歷史告訴我一個鐵的事實:任何一個國家民主的到來,都不是靠單一的革命或者改良能夠實現的!
世界上最早的三個民主國家——英、美、法,幾乎都伴隨著血腥的屠殺與戰爭,這是不爭的事實。常常有中國學者拿英國的民主化來貶低法國大革命,認為溫和比激烈好,但他們忘記了英國革命把國王都殺掉了,前后死的人并不少,而且,現在的英國民主就一定比法國的強?這可能是連英國人都不敢承認的吧?
除了這三個原生民主國家之外,后來民主的到來,不是伴隨戰爭,就是依靠政變與顛覆,都少不了某種意義上的“革命”。這些都不是秘密,大家翻看一本大學歷史課本,就都清楚了。1949年后,中國政府主導的宣傳過分宣揚革命,傷了很多知識分子的心與身體,但我們不能因此就抹殺革命在世界民主化中的作用啊。
但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尤其是最近20多年來的民主化,血腥味越來越少,革命開始褪色,這也是一個事實。造成這一事實的主要原因是民主理念在世界范圍內取得了優勢,民主價值變成普世價值,世界大潮,浩浩蕩蕩,勢不可擋,自然很多人就不愿意去阻擋歷史潮流,成為歷史罪人。而且,民眾也覺醒了,這個尤其重要。
我曾經和網友有一個很有趣的對話,網友問,你為什么反對暴力?我說,民主是每個人為自己作主,如果他們不愿意為自己作主,我為什么要去搞暴力,為他們爭取民主?另外一個網友緊接著問,那英國革命、美國革命與法國革命呢,孫中山領導的辛亥革命呢?我說,我不但堅決支持,而且,如果我活在那個年代的話,我也會走上革命暴力之路,去爭取民主。結果,網友一起問:為什么?我說,很簡單,那時候,地球上沒有幾個民主國家,民眾幾乎都不知道民主的好處,你等他們覺醒,等到猴年馬月?革命吧。建立一個民主制度(也可能像兩千年一樣,建立另外一個獨裁的制度),讓他們掌握、運作與喜歡,從而推廣到世界各地!
這就是為什么,越早實現民主的國家,暴力革命的色彩越重,而后來的,包括蘇聯、東歐的瓦解,尤其是中國臺灣的變革,幾乎都成了改良的典范。可是,即便是改良的典范,就真的告別革命了嗎?就拿世界上最和平、最溫和的中國臺灣來說,我們現在推崇蔣經國先生放松權力、從善如流,可如果沒有美國人的壓力,沒有從雷震時代的自由知識分子們的冒死奉獻,到黨外人士、民進黨的前仆后繼,你真認為國民黨會甘心放棄權力,建立一個光輝的改良的典范?如果你看看當時國民黨關押了多少人,驅趕了多少人,讓多少人妻離子散,甚至暗殺了多少人,你能說臺灣的民主力量、黨外人士與民進黨當時進行的不是一場爭取民主的“革命”?
還有前蘇聯的例子,更是革命與改良的完美結合。蘇聯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帝國,也是我們認為無論靠革命,還是改良都無法畢其功于一役的專制帝國——這也恰恰是當時沒有一位美國專家能夠預測蘇聯會垮臺的原因,因為每一位專家都認為革命無法摧毀一個靠革命建立并在繼續革命的政權,而這個政權更不會改良,他們卻忘記了:革命與改良一起進行的話,哪怕都不徹底,卻可以達到單獨靠革命或者改良都無法企及的目標。
正是在蘇聯這個大帝國里,我們看到改良派戈爾巴喬夫在以改革維護黨的統治,而民主派卻在關鍵的時刻發動群眾沖上街頭,進行了革命和政變——雖然最關鍵時刻只有大約一千多人占領紅場。但你能設想如果沒有這一千多人,共產黨的書記葉利欽有膽量站到坦克上,從改良派一步登上革命派?蘇聯會解體嗎?——看看戈爾巴喬夫這幾個月的講話,他從來沒有想過實行真正現代意義上的民主。
如果你問我這個問題:是革命還是改良?我會告訴你,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你是否真正希望實現民主?你的目標是不是實現民主?如果是,所謂革命還是改良,只不過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手段。可現在的問題是,對實現一個目標手段的爭論,遠遠掩蓋了對這個目標的討論與認識。而且,讓很多根本不贊同這個目標的人跳出來渾水摸魚,鬧得不亦樂乎。
有一件讓我郁悶的事就是,如果我們都有一個大目標——實現民主,我們為什么還要為如何實現來爭論得反目成仇?甚至影響到對目標的認識與追求?我個人認為,有了大目標,大家各人按照自己方式方法走過去、跑過去,或者把它拉過來就行了。你可以開車不用打遠光燈,并關心社會、嫉惡如仇;烏坎的民眾顯然一部分還沒有錢買車,另外一部分即便把車燈全部關掉,土地照樣拿不回來,于是他們只好采取另外的方式爭取個人權利、呼吁民主。而我呢,依然每天在這里寫寫畫畫,以“提高自己和讀者的民主素質”為己任……
別以為我這樣選擇是一種無奈,你睜眼看看當今的地球,有幾個國家民主的到來,是以任何一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有人可能會舉例說曼德拉如何和平與偉大,你知道曼德拉時代的抗爭,犧牲了多少黑人嗎?再說,有哪一個人成功預測了第二波民主化何時開始,第三波民主何時到來嗎?有哪一個民主是一幫人討論用什么手段并得出結論后才爭取到的?
當然我不反對大家表達自己的觀點,我只是反感有些要爭個輸贏的做派。現在讓我們假設爭論革命還是改良的人終于分出了勝負,結果會如何呢?讓我們先假設革命派贏了,那么,你準備什么時候革命?在當今世界與現實中,你連自己的家門都出不了,你真有勝算?你想發動誰,又想讓誰打頭陣去為你爭取的偉大事業犧牲?你的那些主張而不是行動只不過給當權派以鎮壓的借口。
其次,讓我們假設改良派大獲全勝,革命派都被抓起來,或者被趕走了,兄弟,你看到地球上一百多個民主國家,有哪一個是在沒有一點“革命威脅”情況下自動走上民主道路的?你丫的就別天真了,好不好?
革命與改良,在中國一直是爭論不休的問題,可我到了西方才發現,這個問題早就不再是一個問題,你可以說他們已經不用再選擇手段,因為目的已經達到,可這不過是一部分原因而已,他們尊重事實與實際情況,所以,有的等到你自己垮臺,有的則會出兵,可謂暴力與改良兼及。在中國,這個卻成了問題,非此即彼的問題。
這可能是我們民族在追求民主上犯下的最大錯誤。當我檢討辛亥革命的時候,我發現改良派沒有跑過革命派,于是革命贏了。但革命贏了后,為什么不能把改良派吸收進來,融合革命與改良的力量與智慧,重建國家?歷史不能重寫,但未來總可以幻想吧,為什么還是非此即彼?
受到非此即彼傷害最大的恰恰是我們共同追求的目標,因為在這種大有你死我活的爭論中,我們消耗掉的是自己。更可悲的是,一些主張革命與暴力的“民主派”,我并沒有看到他們對當權者使用了什么“革命”手段,倒是看到他們對改良派不停地使用暴力的語言,招招致命(我個人就曾經是最大的受害者);而有些改良派也好不到哪里去,沒有看到他們對當權者是如何改良的,倒看到他們總是不遺余力地試圖按照當權者的意愿來“改良”那些革命者。
各位,我常常懷疑這些人是否真的相信民主,以及追求的是真民主還是假民主。否則,他們為什么老把自己的主張與力量使錯了地方與方向?難怪,最后有人得出了不言而喻的結論:哈,你們看看這幫談論民主的家伙,看起來,還是維持現狀比較好嘛。至少維持現狀的話,你們就不會為革命還是改良而爭得死去活來、勢不兩立了!
好在還有人搞得清楚,至少楊恒均搞得清楚,他的讀者也應該搞清楚:我們義無反顧的追求一個公正、法治與民主的中國,我們理性溫和,希望上下協力,共同讓民主到來,讓中國崛起,但如果總有一小撮利益集團誓死捍衛反人類與反中華民族利益的不民主制度,試圖阻擋歷史的潮流,我們一定會讓他滅亡!
我的發言完了,如果還有不明白,求你看一下我過去一年多寫的幾十萬字有關民主的論述,好不好?
新年快樂!

楊恒均 2011-12-26 悉尼

2011-12-30 00: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