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你真的喜歡技術嗎?
你真的喜歡技術嗎?
CocoaChina     阅读简体中文版


技術是如今的顯學,已經「顯」到了各路人馬都忙不迭地宣稱自己「重視技術」,「熱愛技術」的程度。不過有時候你真的很難判斷一個自稱熱愛技術的人究竟熱愛的是什么。


網上一直有很多關于簡體 vs. 繁體的討論。常有人諷刺那些只用拼音打繁體的人,他們認為這些人大都不會寫繁體字。要不是有拼音輸入法,他們根本沒有機會用繁體字在網上裝腔作勢,「秀優越感」。


這當然是一種有效的看法。不過我不禁要想,這些人真的喜歡技術嗎?能用拼音輸入法學繁體字恰恰是技術帶來的便利之一。今天在知乎上的一個相關問題里我寫到:


……恰恰是因為有了新技術(電腦拼音輸入法),令某些對繁體有興趣的人有了學習繁體字的契機和動力。這是技術改變世界的一個例子,雖然是極小的改變。


我自己就是這樣。我只會拼音輸入法。在有好用的繁體拼音輸入法之前,我沒有時間專門抽空學習繁體。開始用繁體打字之后,會很注意每個字的寫法。這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學習」嗎?恐怕不能算,但事實是我現在能手寫的繁體字比我用繁體拼音輸入法之前多了。


世界上要學的東西很多,時間永遠不夠。如果一種技術能夠將學習「滲入」你現有的生活節奏當中,我覺得顯然不是壞事。


這篇帖子的重點不在于簡體繁體,而在于技術是用來干什么的。或者說,技術和人,哪個大?要真去做問卷調查,我認為真心相信技術比人重要的人會是極少數。但在相信人比技術重要的技術愛好者里,有很多其實也并沒有理解技術的人文價值是什么,甚至根本就抗拒一切和「人文」有關的東西。


如今很多人都聽過 Stewart Brand 和 Kevin Kelly 的大名。我想說,這兩位如果活躍在今天的中國,鐵定會被打上「民科」的標簽。Brand 雖然當兵以前在斯坦福大學讀過生物,但退伍后去舊金山讀了設計和攝影,更重要的是他的工作完全不屬于學術和業界系統。Kelly 更是只在羅德島大學讀過一年。但 Brand 可以談控制論,Kelly 可以寫《失控》。重要的不在于《失控》寫得怎樣,或是《Whole Earth Catalog》里的內容到底「牛不牛」。重要的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去探索任何領域的知識,不會被狹隘的 professionalism 嚇住。


這也是為什么 Tweetie、Letterpress 的開發者 Loren Brichter 的訪談令我感動。他說:


要說目標的話,大概就是「創造啟蒙工具」吧。這里的「啟蒙」是類似 Carl Sagan 說的那種,我們就是宇宙,而我們想了解自己。光用大腦就能想明白事情的時代早就過去啦,所以我們要靠某種給大腦用的工具來強化它。但現有的工具實在太複雜,光是抓住它們就要耗費全部腦細胞了,根本沒精力去想怎么利用這些工具做有趣的事情。至少對我如此,還是智商不夠啊。


很多人說戀愛要講究方法,用錯誤的方式去愛一個人只會適得其反。在我看來,那些津津樂道于工具的復雜性不能自拔的人,就是不懂得應該怎樣去愛技術的人。


(來源:APPLE4US)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從國務總理到修道士
陸徵祥(1871-1949年),字子欣,一作子興,上海人。中國近代著名的天主教人士,也是著名的外交官。他出生于一個基督教家庭,父親是一位基督教新教徒,曾經在倫敦傳教會工作....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