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傳統人文山水書畫作品精選
字體    

老樹畫畫:心在天上游蕩的人
老樹畫畫:心在天上游蕩的人
慢書房     阅读简体中文版

微信ID:mansuzhou

『繁華靜處遇知音,閱讀點亮心生活』


在微博上,每天上傳一幅畫,沒加V的“老樹畫畫”,短短幾個月中迅速成了熱門ID。他的畫,總是寥寥數筆,傳統的古典山水背景,一個或幾個民國時期的長衫先生,偶爾也能看到飛機或牛仔褲等一些現代元素。傳統與現代,在此隨意“混搭”與“穿越”。更絕的還有與畫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調侃的打油詩。有網友贊:“畫這畫的人,心在天上游蕩呢!”


“老樹畫畫”究竟何許人也?通過打探,記者終于得知他的真實身份,是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教授劉樹勇先生,1983年南開大學中文系畢業。剛教書時,學生送其外號“老樹”,這一叫,就是20多年,也成了他的微博昵稱。究竟是什么樣的經歷,讓老樹可以畫得如此古意盎然,又深深吸引著現代人? 晨報記者日前對他進行了專訪。

過去我太把繪畫當回事兒

記者:你的畫在微博上成為熱議話題。生活中的你是什么樣的,像不像古人?

老樹:生活中我和所有人一樣,像驢一樣地干活。也許我的某些感受和古人有同感。不過我不喜歡古代某種迂腐的東西,我比較喜歡的是上世紀20、30年代,既有大家爛熟于心的傳統文化,又有留學生從歐美帶來的西方文化。那種氣象很平安、溫和,是我喜歡的。

記者:你感覺到大家對你的關注了嗎?為什么你的作品能大受歡迎?

老樹:我感覺到了。我自己不是太在意,這不是矯情。我做博客很早,但后來不做了,因為不喜歡湊這個熱鬧。我對博客的定義是,光著屁股滿大街跑。去年,有朋友建議我做微博,我就用“老樹畫畫”這個名字開了微博。說到作品受歡迎,可能現代人都活得太累,所以才有很多共鳴。

記者:有人夸你的畫是“穿越版”畫作——“在古典山水人物中放進當代人的思考。 ”你的畫出來后,聽到了哪些反響?

老樹:公眾對我的畫如此感興趣,遠遠超出我的想象。當然我也聽到不少專業畫家的反應。他們說,你怎么可以畫得那么放松,我們都很焦慮,表達不可能那么酣暢淋漓。其實過去我與他們一樣,很緊張,看重這個形式,那個規范。后來我想明白了,畫畫不就是自我表達么?最好的表達,就是人間的話用人話說清楚。過去,我太把繪畫當回事兒。放膽說,放膽畫,就行。人到了一定的年齡,全想明白了。我干過多年攝影,做過十多年的出版。我的經驗告訴我,有些東西別看得太重,年輕時只有很少的東西,覺得特珍貴。當你擁有很多時,就無所謂了。

閱歷讓我的筆下找到自己

記者:那如何才能做到你說的放下呢?

老樹:我有20年沒畫畫,就是覺得自己畫不下去了。畫出來的這筆像齊白石,那筆像徐悲鴻,就是不像自己。這讓我很沮喪。我沒法回答自己一個問題,你是誰?如何通過你的繪畫語言,證實你的存在?我在課堂上講六朝歷史、講竹林七賢,明白了一個道理,誰是嵇康?我就是嵇康。你理解、閱讀他都不夠,關鍵得體驗他。你要和他心意相通,你就是他。這就是打通古今,打通中外,無古無今。有人說我是從現代穿越到古代,其實一切都是個人經驗,哪有穿越?我們都把時間和空間看得太重,誰說今年就是2012年?誰說我就叫劉樹勇?這一切本來就是人定的。明白了這個,才會獲得無比的自由。

記者:你是在哪一年突然就找到了自己?

老樹:2005年,我父親來北京看病。當時我郁悶煩躁,晚上睡不著覺,那就畫畫吧。其實我已經有20多年沒畫了。畫了幾張,直到天亮,突然覺得有點意思了,之前那種焦慮沒了。我的生活閱歷讓我筆下有了自己的面目。面對一盞孤燈,手握一支破筆,我終于找到了自己。什么中鋒側鋒、干濕濃淡,所有的規矩,統統沒了。我發現,只要這樣就行了,管別人說怎樣,畫畫就是這么簡單。

寫詩畫畫都只為痛快表達

記者:哪些畫畫的規矩被你打破了?

老樹:其實,傳統技巧在繪畫過程中還是會慢慢回來,但它不是來束縛你,而是來滋養你。墨法原來還是有道理的。我現在畫畫已經不像過去那樣恐慌了。管它呢,我畫畫不求什么,只為個人表達。

記者:除了畫畫,寫打油詩也是你的強項嗎?

老樹:我主業是中文,寫詩算本行。我寫詩,都是邊寫邊想,寫了這句,不知道下句是什么。雖然老寫在地里種菜收菜,但實際上我沒有自己的田園,那是我的向往。不過,我的作品出來后,也曾有讀者很憤怒,說怎么可以寫成那樣,太不合韻律了。我不愿多爭論,自由才是根本。我對繪畫的理解是,不要有限制,讀者看明白了就好,寫詩也一樣。不合韻律?好玩不就行了。

記者:你是為自己畫,還是為讀者畫?

老樹:首先為自己表達得痛快。其次,才會有別人看得痛快。在微博上傳播后,至少有10家出版社找我要求出版。上海攝影家爾冬強,也邀我在今年春暖花開時,在田子坊爾冬強藝術中心舉辦展覽。說實話,我做了10多年出版,對出書興趣不是很大。我常說,書就是把干凈的紙給弄臟了。

記者:你的畫一定要配上那些打油詩才好玩,是否畫本身有局限性?

老樹:有的畫家說我所有的東西都在畫里,看不懂是你的事,其實這很無知。繪畫確實有表達不了的東西,而文字可以補充這個缺陷,以詩配圖,一個是視覺傳達,一個是觀念傳達,相得益彰。現在有個偏見,認為畫不夠,字來湊。其實這是繪畫語言的局限性,中國繪畫本來就是詩書畫一體的。

只要直指人心的就是好畫

記者:你的畫讓很多人看后舒緩了焦慮,生活中你自己有焦慮么?

老樹:我也有焦慮,大家的問題都一樣,誰能解決?焦慮的時候,可以幽自己一默。畫畫也是一種宣泄。畫完后真的有一種放松的愉悅。蓋上印章時,先是自己哈哈一樂。然后發上微博,讓讀者一樂,很開心。

記者:很多網友都很期待你的畫。走紅后是什么感覺?

老樹:我沒覺得自己紅,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要說出名,我在攝影領域比這個紅多了。生活中,我是一個悲觀的完美主義者。我追求完美,但我很悲觀,過去那么多偉大理想都沒有實現,這讓我很沮喪。我只好安慰自己讓自己快樂,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記者:很多人說,你的畫跟豐子愷的畫很像,你有沒有刻意模仿?

老樹:其實沒有關系。我喜歡豐子愷先生的精神,他畫中有民國的氣息和溫度感,我喜歡那種味道和安詳,所謂“歲月靜好”的感覺,如果說從畫的氣息和味道而言,豐子愷對我有影響,但如果說筆墨、造型方面,應該沒有影響。

老樹:我曾為此作過一幅畫。“造句畫畫自摸,無幻無虛無真。哪有古今中外?造境無非由心。別跟我談雅俗,天下本來無分。打通一切活著,自由才是根本。”畫畫就是自由表達。只要直指人心,就是好畫。

春天里的花,夏日里的花,秋風里的花,開不過心中的花。

我坐在這里。有風吹過。有花開過。有人經過。有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從心頭飄過。

我總是忍不住,在黃葉飄零的季節,想起花開的樣子。我總是忍不住,在街頭獨坐的時候,想起你走過的樣子。

溪水一旁,住兩間房,擁幾冊書,有些余糧。青山在遠,秋風欲狂。世間破事,去他個娘。

不屑與世相爭,平然淡泊此生。心存一個閑夢,其它隨了秋風。

我看到秋風吹起來,我看到花兒都落了,我看到月光覆流水,我知道已經錯過了。

花開總有意,夢醒卻無痕。此身非我有,戀戀在風塵。

心懷虛無之念,萬丈紅塵潛行。平生安穩即好,不必妄自多情。


本文整理自網絡,老樹畫畫微博及楓林晚書店微信平臺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