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楊恒均:美國更需要司馬南這樣的公知
楊恒均:美國更需要司馬南這樣的公知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天有幾十個網友跑來問我如何看司馬南變成了美國人。他們說司馬南在美國開公司做生意,還在美國華人電視臺開節目,大罵中國貪官,辛辣有如魯迅。司馬南在節目中直言“中國政治是純粹權力政治,純屬利益政治”,讓左右兩派都跌掉眼鏡。

我沒辦法證實這消息。我只是告訴網友,在美國做生意上電視,也不一定是“美國人”,也許只是拿了美國綠卡甚至工作簽證,這樣他們依然擁有中國國籍。當然,即便司馬南真是“美國人”了,也不是個問題,更不必要大驚小怪。任何人都有權力為自己和老婆孩子選擇更適合他們居住、方便他們發展的地方。不過,我能理解一些網友的氣憤,例如有兩個小左派對我說,既然他司馬南給自己選擇了更好的地方,就不應該來忽悠我們嘛——

為此,我是這樣幫司馬南辯解的:司馬先生只不過是一民間人士,他有權在不違法的情況下寫作,甚至胡說八道,你要選擇被他忽悠,那只能是你傻。我的讀者咋沒被他忽悠呢?再說,我寫那么多東西,你為啥不看呢?活該!哦,對了,后面這句是我心里想的,沒有說出來哦。

來問我的網友不論左右,大多感到極度吃驚,因為在他們看來,“司馬南”同“美國”是兩個水火不容的概念,如今卻渾然天成、如魚得水,他們看不懂了。其實,這是犯了幼稚病。你知不知道,真正對美國民主制度出言最狠,也最有學理依據的都是生活在西方的左派?但他們從來不會為了政治主張而移民朝鮮或者中國。我還不妨明確地告訴你,中國真正對美國過分崇拜且逮到機會就要送孩子出去的,在表面上大多是“反美”的。

我告訴你另外一件事,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中某部門出于國家安全的需要而做了一個統計名單,赫然發現,那些偏左的黨國領導人的子女被大范圍的送到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留學、定居,而那些偏右的呢,大多子女竟然還在大陸發展,頂多去了香港。后來的情況如何我也不清楚,因為我看不到類似的統計了。

就中國人在美國和西方國家來說,左派比右派要吃香,我多次寫過文章論證這個論點。一些連話都說不明白的左派學者,卻比右派那些大佬級的學者要更受到西方學界與政府的青睞,當然其中原因之一是這些所謂的左派大多代表了官方,美國官方很想從他們那里了解中國政府的施政與意圖。但這不是唯一的原因,甚至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西方更愿意傾聽中國左派的聲音,認為他們說的對美國“更有建設性”。這是什么原因呢?從美國性質說起太復雜,還是從我個人的經歷說吧。

我曾經寫過一篇“我為什么批評中國”,寫了我當初什么都不懂,就陰錯陽差地去了美國頂尖的軍事智庫當研究員。那時我這個超級憤青常常面對美國將軍不知天高地厚,開始辯論國際與軍事問題,可謂舌戰群將。現在回想起來,我因為專業知識不夠,幾乎都是帶情緒化的批評甚至攻擊。可是,我卻挺受重視,他們總是想方設法讓我說出對美國的不滿。

不過住久了,我發現自己雖然不滿美國的霸權(尤其是對中國),但這個國家對自己民眾還是相當不錯的,于是我試圖同他們討論美國在這方面的優點而不是在另外一些方面的缺點,結果呢,哇塞,人家不樂意了,不愿意花費太多時間同我討論,甚至其中一些人很快就沒興趣了。到后來,等到我的觀念有了更大的轉變,開始接受普世價值后,我在他們眼中的學術“地位”就更低了。

雖然我也感覺到原因,但多年后我才從原來的美國同事哪里了解到真相,他說,我們為什么請你這么年輕的中國研究人員來啊,不就是為了讓你批評美國?讓你說出我們也許忽視了的美國缺陷?至于美國的好處,我們都是美國人,還能不知道?再說,這些好處本來就應該有的,用得著你一個外國人來“歌功頌德”?

這讓我恍然大悟,也讓我“改弦易轍”。后來我決定不再用不停批評美國讓他改進來效勞他,既然我有一雙敏銳的能夠看到缺陷的眼睛,我為什么不去效勞我更愛的那個國家——中國呢?這就是我至今還堅持的一個信念:批評一個國家而促使其改正與改進,就是最好的愛國。

我個人的經歷讓我很容易理解為什么西方學界更重視中國左派,因為中國左派幾乎都是以批評西方式的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為己任的。而美國雖然對自己堅持并推廣的信念感到驕傲,但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在不停的批評甚至斗爭中誕生、發展和完善的,如果有中國來的左派,能對美國制度賴以維系的價值理念進行無情的批評與揭露,別說美國學界,就是美國民眾也是雙手歡迎的啊。一個不容爭辯的事實是,西方國家絕大多數最著名的公知都是中國語境上政治立場偏左的,也就是以批評西方普世價值為主,批評西方政府為主的。他們比極少數整天叫囂美國民主好的“五毛”地位要高很多。

美國更需要中國的左派,中國左派到了美國,就是名副其實的“公知”。客觀上來說,被國內網友標榜為“仇視美國”的中國極左“公知”們每時每刻都在促進美國進步。例如,美國每年也給自己搞人權報告,可是全世界幾乎都不轉播不評論,為啥?因為你人權狀況已經是比較好的,用得著其他國家指手畫腳?可中國的左派就長期堅持不懈地批評分析美國的惡劣人權,說真話,你要是美國人,是不是也應該感謝中國的左派?

反正,如果有人批評澳大利亞的人權狀況,挑出澳洲福利制度的缺陷,,攻擊澳洲政府貪污腐敗,我是雙手雙腳都舉起來歡呼的,要知道,我兒子生活在那里啊!你的每一句批評,都會成為改進他們未來處境的金玉良言啊。

至于中國右派,在西方的“人權”就有些惡劣了。他們口口聲聲要民主、自由、法治,而且有些還大張旗鼓地點名要美國式的,要搞西方那一套,你讓西方人美國人怎么重視你?人家本來就生活在你想要的那些東西中,而且為了子孫后代,還在“雞蛋里挑骨頭”,不停地改進,可你為了追求這些東西,為了把這些東西推銷給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中國人,幾乎都是說好話,唱贊歌……

這種做法拿到西方文化尤其是美國,是很令人反感的,你看到除了美國總統就職典禮和國情咨文上大談美國制度優越性之外,美國的媒體雜志,什么時候為自己的制度和普世價值點過贊?我在美國做一些演講,如果開口的第一段就說“哦,美國的制度不錯……”,好家伙,那些與會的美國佬立馬失去興趣和集中力。可如果我開口就說“各位,中國模式的優點是……”,乖乖的,保準全場都聚精會神。人家想知道你的優點,想知道自己的缺點,這樣才能取長補短。

就這么簡單,這就是美國,也是實行了民主制度國家的“通病”:極端厭惡宣傳和歌頌,處處充斥著批評與自我反省。說到這里,大家都應該看出來,其實美國要比中國更需要司馬南這種“公知”。中國左派批評的那些西方的玩意,從來也沒有在中國扎根過,甚至不久前中國都禁止這些字眼出現在官方媒體上,你使勁攻擊中國人從來沒有得到也沒有享受過的東西,不覺得無聊嗎?

所以,我覺得司馬南同志如果真的離開中國移民美國了,大家也不要太介意,更不要傷心,要知道,他在美國,會給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民主國家做出更大的貢獻,而他如果留在中國,估計只會添亂。

最后,我要安慰一下還沒有移民,情緒可能比較低的中國“右派”們,你們雖然不能像司馬南那樣為美國和整個西方世界的進步做出貢獻,但你們可以為推動中國的進步做出努力!向你們致敬哦!

楊恒均 2015年1月20日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