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美國精神自由思想—精彩影視選
字體    

最強解秘《十冷》始末,一場電影徹底互聯網化的代際實驗
最強解秘《十冷》始末,一場電影徹底互聯網化的代際實驗
鈦媒體     阅读简体中文版

鈦媒體 TMTpost.com

TMT|創業|創新



鈦媒體注:截止發稿前,電影《十萬個冷笑話》(以下被粉絲簡稱《十冷》)票房已經達到1.17億元,這個制作費極低極低,宣發費僅287萬元的小成本電影,在公映第一天的半天時間里,就已經收回全部成本;上映4天半,累計票房達到8300萬元;10天票房破億。這樣的結果,著實讓業界、甚至這部電影的制作方和投資方,都感到意外。


《十冷》票房過億,意味著它所建立的顛覆性的電影內容、商業機制,以及運作模式,最終獲得了成功。這部影片的爆紅也引發了極為兩極的評價和口水大戰,大量二次元元素被二次元族津津樂道,有些人被從頭笑到尾,有的人則直嘆“不能直視”。


作為一次極具“代價”更替效應的社會學意義實驗,《十冷》同樣展示了其驚人的爆發力。《商業價值》記者一個月遍訪電影相關各方,完整解密電影行業正在經歷怎樣的暗流涌動與天翻地覆,全文即將出版于BT傳媒.《商業價值》封面報道,記者美圻。以下是部分內容,經鈦媒體編輯,網絡首發鈦媒體:


【上篇】 從互聯網來,到互聯網去


它是成人眼中的“渣畫”



陳洪偉,萬達影視傳媒項目開發中心副總,曾以“不二”的筆名發表過電影產業評論文章,頗受網友推崇。陳洪偉在接受《商業價值》采訪時的第一個感慨就是:


“怎么也想不到轉型制片人的第一部作品,竟然是《十冷》這么一個‘奇葩’電影。”


但細想想,其中又有一定的必然性,因為當陳洪偉看完這部作品的原作,便對它有所想象和期待了,而那種對一個新類型的電影特別興奮的感覺,已經很久都沒有過了。


2013年,因為工作原因,做電影營銷的陳洪偉,和在當時負責蘇寧易購廣告植入的余順常見面。有一次,余順說起最近蘇寧植入的一個網絡“泡面番”,他拿出手機放給陳洪偉看,是有妖氣網站上《十冷》“福祿娃”那一集,里面的煉丹爐換成了蘇泊爾電飯鍋。這一看,電影產業從業多年的陳洪偉,心里蕩起了漣漪。通過余順,陳洪偉很快見到有妖氣的COO董志凌。 從名字上看,陳洪偉覺得有妖氣已經很“妖”了,因為外人完全猜不到這個品牌是做什么的。


有妖氣是周靖淇等人創建的一個動漫網站,與其它漫畫網站不同的是,有妖氣更接近原創漫畫的發布平臺,隨手涂鴉、或精心杰作,都可以發布在這里,供網友們觀看、吐槽。在發布作品的過程里,有妖氣積累了一些優秀作品的IP,并且協助作者改編成出版物,或者在有妖氣網站上改編成動畫。


在眾多的作品和作者當中,《十冷》的鵲起,最令人吃驚,因為從傳統漫畫的審美標準來看,《十冷》潦草的畫面只能被稱為“渣畫”。從《十冷》爆冷的現象中,有妖氣分析得出,虜獲網友的本質不是畫面,而是內容。 “渣畫風”的內涵,是觀眾可以感受到的作者的情緒,而《十冷》調侃《葫蘆娃》等經典作品的幽默段子,也是得到80、90后網友喜愛的原因。


從一部漫畫、到動畫、到電影、這個過程促使《十冷》的導演盧恒宇,不斷調整自己。《十冷》電影和常規電影的編劇方式截然不同,編劇先寫一段很正常的劇本大綱,之后再往里加入破壞性的笑話。創作過程中,盧恒宇更重視“喜劇”元素,對于畫面,他堅持隨性和輕松的二次元風格。 陳洪偉看完《十冷》得出一個結論:這將是一部具有顛覆意義的電影。


以往在中國上映的動畫電影,如《喜羊羊》、《熊出沒》、《魁拔》、《秦時明月》等,都是具象畫面,大多是炫酷的3D效果,即使是2D畫面,也非常唯美逼真,幾年來的中國動畫電影一直試圖做到迪斯尼那樣的“以假亂真”。


《十冷》的“渣畫風”顛覆了這種經典的動畫表達方式,在主創看來,畫面只是傳達內容的工具而已,對于這樣的風格,陳洪偉在看了大量日和動畫后終于有所感悟,原來這也是可以襯托故事和內容的一種風格。

互聯網眾籌第一桶金,萬達加棒


2013年7月,“有妖氣”自己做了一個“眾籌大電影”的項目,這期間陳洪偉沒有介入,只是在旁觀望,但他會在每個月給有妖氣刷刷“存在感”。“我知道他們也在接觸別的公司,但是我不急,我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作品,所以我比別人更有誠意。”


當年12月,陳洪偉專心做《北愛》的宣發,一天1個億的票房成績讓大家看到了萬達影視的實力,也看到陳洪偉運作電影營銷宣傳上的能力。 有妖氣最終籌到了100多萬,但是距離電影制作成本相去甚遠,想做大電影,就必須找到專業的電影投資方、宣發方的合作。這時,運籌帷幄已久的陳洪偉開始和有妖氣探討合作模式等細節。有妖氣和導演盧恒宇在幾個合作對象中沒有太多猶豫,最終落錘萬達,事后他們分享其中的關鍵因素,就是因為萬達的實力和陳洪偉的誠意。


電影進入到制作階段,陳洪偉經常跑去上海和導演做交流。他對盧恒宇的第一印象是:“導演是個很粗獷的漢子啊!他是我見過的最奇葩導演了,也是目前中國電影心態最年輕的導演。盧恒宇是活在純粹二次元世界里的人。”盧恒宇從小受日漫文化影響,也推崇漫威商業類型片。盧恒宇工作室每天開工前還要拜祖師爺。陳洪偉笑著說:


“我一看,原來祖師爺是‘沃爾特·迪士尼’!”


盧恒宇和李姝潔帶著同事們給祖師爺上煙,謝祖師爺賞飯……從這些細節陳洪偉看出這個創作團隊心態很放松,不矯情,但在創作時他們又非常嚴謹,做史無前例的電影,也只有這樣的團隊可以實現。

二次元成人向動畫電影如何做宣發?


宣發是陳洪偉的優勢,他的實戰經驗豐富,但由于各方面對這部史無前例的商業實驗電影持謹慎保守的態度,所以宣發預算控制得很嚴格,這就意味著陳洪偉和團隊必須付出更多精力,體力,智力。“老實講,對于《十冷》我心里也是沒底的,這是中國電影史上第一部二次元成人向的動畫電影,什么都是第一次,我們要摸著石頭過河,自己揣摩、自己去建構一個東西。”


當年8月,《十冷》做了第一次媒體發布會,單單這一次發布會就用掉了1/6的宣傳預算。但陳洪偉說,“這個錢花的值!”。發布會選在高大上的柏悅酒店,門外排了兩支隊,一邊是記者隊伍,一邊是眾籌投資人隊伍,聲勢浩大。


新媒體當即發新聞:“從未有電影發布會邀請300多投資人同時參加”,小米聯合創始人黎萬強也出席了這次發布會,眾多互聯網大佬齊聚一堂,不清楚狀況的還以為這個發布會是互聯網峰會。第一次發布會引爆了大量話題,報道量堪比明星大電影。


這一次,陳洪偉刻意并沒有露出《十冷》的電影內容,所有人都不知道《十冷》究竟這是個什么類型。海報畫面甚至回避了動畫片屬性:夕陽下舉著星球奔跑的哪吒,乍看上去更像是科幻電影,或者災難戰爭片。“對,我打的就是心理戰。大家覺得你是黑馬,你才有機會贏。”媒體參加發布會之后,有的記者甚至不知道《十冷》是動畫電影。

徹底“互聯網化”的史上最強聯合出品


通常,國產商業片在進行操作時會有一定的模式,比如一家影視公司選擇投拍某個作品時,會拿著作品先找一兩個投資方,同時建立制作團隊,資金落實后,再談若干植入廣告,同時啟動電影拍攝,電影上映后,票房和投資方分賬即可。由華誼兄弟出品的《非誠勿擾》電影就是商業運作上的成功典范,因為在電影中植入:洋酒、汽車、郵輪、信用卡、手機、網站、筆記本電腦、杭州景區、房地產等廣告,為投資方賺得盆滿缽滿。


深諳電影運作的陳洪偉,卻沒有遵循傳統的電影操作模式,去接觸消費品牌、汽車、銀行等等企業,而是鎖定了互聯網。他帶著《十冷》到小米、新浪、蘇寧易購、藍港互動、格瓦拉等公司時,大家表現出的態度和他當初看到這部作品時一樣的興奮,因為這是一部真正從互聯網里生發出來的電影,它讓互聯網人有一種親切感,而這些品牌在電影中的植入也顯得很自然。 看到互聯網的熱情,陳洪偉想,


“不如做得更HIGH一點?既然我打著互聯網基因的大旗,干脆把他們都邀請進來,聯合出品!”


這是前所未有的操作方法:小米、蘇寧易購、藍港互動、格瓦拉等互聯網品牌,為《十冷》組建了一個中國電影史上最多的聯合出品陣容。陳洪偉相信,這些品牌可以幫助電影造勢,而“做勢”在電影營銷上很重要,它讓市場有個心氣兒和期待,讓大家覺得這個作品是有希望的,不會因為成本少而忽視它。


聯手造勢的同時,每個品牌在自己的平臺上盡力推廣,因為只有付出的多,才能賺的多,最終分賬分的多。


“這是在運作過程中,摸索出來的一個新的模式,要知道,這些資源放在一起的總量,算起來超過了2億元的價值,其實并不亞于任何一部主流大片,但是它卻為這樣一個小成本電影服務,這正是《十冷》在商業上以小博大的關鍵因素。”

像互聯網一樣做“內測”,找90后


傳統電影模式中,都是導演拍什么,觀眾就看什么,之間不會有太多交流余地,電影出品方比消費者的地位優越很多。《十冷》的實驗屬性,使它降生后就存在很多未知,為了穩妥,陳洪偉在前期和后期,選擇用調研的方式探市場。“對于這個電影,我一直是用保守的心態,積極地去做事。不能盲目樂觀是因為之前沒有先例。”就像第一次吃螃蟹的人,究竟是死?還是美味?誰都不知道。很謹慎地去做,不是因為投資方不想花錢,而是必須自己摸索出一套獨特玩法,這也是這部電影的價值所在。


早在電影籌備期,陳洪偉曾不斷找來90后大學生一起聊他們的生活、愛好,分析他們的興趣點。陳洪偉還看了大量二次元文化的資料,必須對90后的喜好有個感性認識,了解他們的文化和需求后,才能用這個人群的語言和思維,去制作這部電影。早期調研幫助陳洪偉確定了在宣傳渠道上,萬達必須和90后最喜歡的社交平臺“新浪微博”進行合作。


片子制作到八成時,陳洪偉又請來專業的電影調研機構“凡影”做了一次內測場。這個調研相當于產品的試用裝,或游戲的內測。中國電影人目前還沒有這個概念,而內測也是一件讓導演不太舒服的事情。內測的觀眾是正常受眾匹配的樣本,很有代表性。結果一出來,數據和指標并不理想,笑點和觀眾現場的反應,與之前主創的想象有出入。也有好消息,就是觀眾對廣告植入是認可的,是可以接受的。


“還有就是,和我們預期的一樣,觀眾認為時光雞是男一,此后,宣傳重點都鎖定了時光雞。”大家連夜開會,分析調研結果,導演熬夜重新剪輯,還犧牲了一些自己喜歡的橋段。拿著修改版,陳洪偉又在自己的母校北師大做了一場“點映”,仍然是抱著試水的心態,結果,這一次北師大95分鐘的正片內容,觀眾笑了87次,鼓掌7次。“我當時就知道,片子成了。”


對于如此周密、謹慎的市場調查,大制作和大導演們一定不以為意。但是看看賀歲檔“觸礁”的幾部大片:《一步之遙》和《太平輪》連成本都沒有收回的票房成績,前者專注在自我表達里,完全不在乎觀眾的情緒與觀影體驗;后者沒有足夠的市場認知,以舊觀念盲目操作舊題材,還把電影拉伸成冗長的上下部,這說明導演首先要分析觀眾需求。


所以,能把觀眾當“老爺”的盧恒宇才會把姿態放的很低,才會最終讓電影做到市場認可。

不是動畫電影,而是喜劇類的路人電影


2000年,周星馳的《大話西游》甫一放映,很多人質疑這部電影的專業程度,就像今天有人對《十冷》的不理解一樣。任何一個新事物出現,勢必存在極大的爭議,顛覆前者意味著后者必須有占據未來的可能性。從質疑到接受,周星馳的“無厘頭”文化孕育出《食神》、《月光寶盒》、《少林足球》、《功夫》等電影,也曾因為其全新的模式引發媒體討論和分析。


如今,無厘頭的接班人們,如徐崢的《泰》、鄧超的《分手大師》等,都借鑒了周星馳開創的喜劇范本。前不久,“知乎”上有一篇文章,評價《十冷》是無厘頭文化的電影,陳洪偉看完并不認同,“《十冷》是互聯網審美的產物,是完全有異于無厘頭的。”《大話西游》時期,周星馳做的無厘頭文化核心是審丑的,即使是趙薇、莫文蔚這樣大美女,也要畫得很丑才符合周星馳的喜劇模式。而移動互聯時代,互聯網開始發酵出“萌賤”審美,比如“萬萬沒想到”里的“叫獸易小星”和“絲男士”的主角等,主人公都是“萌萌噠~賤賤噠~”的風格,而這就是互聯網造就出的新審美特性。


電影《十冷》的出現,徹底將觀眾帶入到當下,甚至未來的文化環境當中。 其實,早在《十冷》的視頻版階段,它已經獲得很大的成功了,這部動畫還形成了一個粉絲群體,并在百度建了貼吧。“有妖氣”做的是粉絲經濟,但《十冷》電影絕對不是粉絲電影,陳洪偉總結《十冷》是路人電影:


“都是路過的,欣賞一下,觀眾的心態都是路人心態。我們只要把趣味性做出來,大家看完開心就夠了。”


《十冷》也不是動畫電影,而是喜劇電影。


因為一說到動畫電影,人們總是先想到動畫,想到小朋友,而《十冷》的團隊首先想到的是最主流的青年觀眾群。“因為不管是什么表現形式,它本質還是電影。《十冷》這個電影只是因為動畫的形式產生了效果而已。慶幸的是,我和導演的觀念是暗合的。”陳洪偉和盧恒宇都傾向好萊塢式的敘事邏輯,都是好萊塢商業電影模式的遵從者。從創作開始,他們就按這個規格在做。


畢業自北師大藝術傳媒學院的陳洪偉,堅持自己是電影原教旨主義者,他說電影人首先要具備“服務精神”。 “目前為止,我聽到最好的贊美,是說我們做的《十冷》‘品性很純良’。”坐在狹小辦公室里的陳洪偉,手邊就是時光雞玩偶,他當時的微信頭像也是時光雞。在談話中可以感受到,他對《十冷》付出了很多心力、精力,那種付出和喜愛是由衷的。


整合線上線下資源,再進行調度,將氣勢做大,引發社會關注,導演盧恒宇、制片方萬達、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合作方有妖氣、幾個合作伙伴在電影模式上的創新,為中國動畫電影摸索出一條新出路。看到《十冷》的成功,手握二次元動漫IP的騰訊視頻也開始運作改編大電影,而《十冷》在聯合出品、植入、調研、宣發上的一系列手段,也會被后者模仿。陳洪偉并不安于享受《十冷》帶來的贊譽,他說自己喜歡做和別人不一樣的事,不想復制別人是因為怕累,因為模仿別人就要被比較,就要老想著怎么超過別人,壓力太大,樂趣太少。 陳洪偉是電影行業里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對于電影,陳洪偉有自己的理解:“《十冷》的首映日選在了12月28日,剛好是電影誕生日那天。在我看來,歷史為什么不把盧米埃兄弟電影開拍那天作為紀念日?而是選擇了給觀眾放電影的那天作為紀念日?就是因為播放電影的時候,電影在放,觀眾在看,只有這兩件事同時存在,那才是電影。”


【下篇】電影背后的另一互聯網平臺化實驗:有妖氣


《十冷》背后的版權方,是一個由漫畫IP衍生出來動畫視頻、電影、游戲、舞臺劇、音頻等系列周邊產品的二次元IP平臺,它的名字同樣很二次元,取名“有妖氣”。


春節前,《十萬個冷笑話》(以下簡稱《十冷》)的舞臺劇在上海和北京巡演,上座率95%;《十冷》手游上線第一天便登上App Store付費榜冠軍;有妖氣的網站上可以買到《十冷》的周邊產品,如:手辦、抱枕、T恤等、鑰匙扣等。投資商們蜂擁而至,覬覦著有妖氣的下一部電影作品。


《十冷》的成功再次印證一個道理:無論是什么行業,只有贏了,才能讓市場看到和記住。正如有妖氣的COO董志凌所說,《十冷》的電影破億,是一個轉折點,因為只有“破億”了,有妖氣才能在電影分賬里賺到錢。也只有“破億”之后,大家才會相信,這樣一個來自二次元的動漫IP,是可以轉換成生產力的。


美術館后街的一條深邃巷子里,幾座鐵灰色的建筑,冰冷地站在“77文創園”內。


“有妖氣”在建筑盡頭的一層。推開門,里面的景象讓人感受到莫名的快樂:墻壁上貼滿巨大的漫畫人物;天花板被裝飾成天空,還懸掛了云朵;窗子周圍布滿綠蘿;無論是辦公桌還是角落,到處都是卡通的影子……這里,就是二次元文化“秘密基地”有妖氣。 “《十冷》并不是我們最棒的作品,只能算之一吧。”董志凌坐在閣樓的沙發里,來自上海的他,講話時有明顯的口音。他背后的窗外,是正在忙碌的小編們。對于外界持續升溫的《十冷》話題,甚至把《十冷》奉為“現象級”電影的巨大反響,這里的工作人員所表現出的冷靜,讓人有些意外。


“也不是不興奮,而是《十冷》在動畫版時就已經火爆過一次了,我們知道它成功的必然性。”從人群數量上來比較,“十冷”在動畫階段的人群數量是最大的,原版漫畫15億次網絡點擊,7300萬完整閱讀人次,動畫超17億次觀看,平均單集點擊9000萬。這些數據可以看出,《十冷》和有妖氣早就有一定的影響力,只不過是在一個特定群體,和特定范圍內引發的。


“有妖氣”成立于2009年,當時的4個創始人還都是“職場小白”,老大周靖淇、內容總監董志凌、技術總監于相華,幾個人因為漫畫走到一起,想著怎么才能把“同好”聚拢在一起?


干脆就做漫畫網站吧。投資方盛大一直以“一家獨投”的方式,資助他們創業。


有妖氣網站上,原創類漫畫,同人、耽美、少年、少女等二次元題材比比皆是。瀏覽漫畫的同時,網友還可以吐槽,享受彈幕帶來的互動樂趣。在運營網站的過程中,有妖氣逐漸形成二次元文化的形態。


商業市場普遍認為,二次元文化(ACGN次文化)就是火影忍者等,經典動漫版權及周邊產品,還有經典游戲版權及周邊產品,COSPLAY,彈幕等,其實這些只是狹隘的認識。二次元其實也包括歌曲《我的滑板鞋》、《萬萬想不到》中的叫獸易小星、一些特定語言、賣萌……這些對立于三次元(我們所在的現實世界)的文化現象。


在二次元范疇的基礎上,有妖氣積極扶植二次元“大神”——經典作品的作者,比如:《十冷》的寒舞、《女兒國》的王曼、《星STAR》千亮等等,“大神”可以與網友互動,接受粉絲的膜拜。 作為中國第一家將二次元文化做透的網站,點擊進入有妖氣后,出離現實的體驗就開始了。


這里的網友屬性非常一致,大家沉浸在平面漫畫里,有現實世界之外的,另一種自我認同。為此,有妖氣吸引了600萬用戶,而這些用戶又因為二次元文化的歸屬感產生了黏性。在滾雪球般的粉絲群體基礎上,有妖氣看到了做“粉絲經濟”的前景。生產衍生產品,供粉絲收藏;由粉絲貢獻的下載量可以變現;粉絲大多會購買自己喜愛作品所改編的游戲。


總之,在未來的經營常態中,有妖氣會將“粉絲經濟”放在首要位置,讓600萬用戶變現。


定位互聯網公司,卻以傳統IP運營商為“師”


“我們更愿意說自己是互聯網公司。”董志凌幾次強調著公司的屬性。這個被90后尊為“中國動漫核心”的網站,一直在做著無心插柳的事。


比如,最初是為動漫迷搭建一個互動平臺,結果原創作品意想不到的精彩,形成一定的IP積累。有妖氣簽下一批批優秀的作者,并且開發出視頻、音頻、游戲、及周邊產品。2014年網站做到成熟時,有妖氣又趕上了中國的IP元年,通過電影《十冷》成就了IP變現的第一大成功案例。現在的有妖氣,就像為IP變現代言的明星一樣,受市場歡迎。 “你們靠什么活?你們掙錢嗎?”這是很長一段時間里媒體給有妖氣提出的問題。幾個創始人合作之初就達成一個共識——做文化是慢功夫,我們不賺快錢。


這導致早些年的有妖氣,不愿意接受采訪。


“因為老得回答這些問題,這樣問的感覺好像是我們沒希望了,有的時候稿子寫出來發表,把我們寫成是那種沒前途的感覺。所以后來我們就下了一個決心,如果是那種什么以創業團隊采訪,艱苦創業這種主題來寫我們,就不接受采訪了。”


當時,外界還無法體會有妖氣團隊在精神世界里的充實感,和被粉絲擁護的存在感。 本著“內容才是王道”的原則,有妖氣從2009年到現在,積累了幾千位優秀作者。這些作者并不都是科班出身,有獸醫、有公司職員、空姐、會計……大家利用業余時間創作,即使畫面不夠唯美精致,只要內容有趣,仍然會被網友推崇,《十冷》正是這樣的代表作品。


作者寒舞以“吐槽”為主題,畫面卻像練手般的笨拙和粗糙,因為搞笑的內容符合很多網友的心理,剛一下載立即在網友中大受歡迎。除了《十冷》,《尸兄》等作品層出不窮地出現了,為了推出鼓勵機制,有妖氣還簽下經典作品和作者,為他們尋找出版方或其它合作方式,繼而形成一個IP儲備。


美國的漫威、迪士尼,日本的集英社,在IP的商業運作上早已輕車熟路。以漫威為例,通常漫威在創作之初就很注重樹立IP形象,運用動漫、游戲語言,樹立人物形象,為衍生產品做準備。


在作品經過漫畫、動畫階段并獲得成功后,作品進入改編電影和游戲的階段,最后是周邊產品的推出。


迪士尼2014年的動畫片《冰雪奇緣》,一旦火了就會在全世界各個角落看到故事里的人物和畫面,迪士尼也遵循一套既有模式,開發IP市場:故事-動畫片-電影-游戲-出版物-服裝、文具-版權合作等等。


這條周密的產品鏈其實在創作之初,就已經設置完成了。日本則是以集英社為代表,在簽約作品后會迅速開發同步游戲、劇場版、紀念品等,讓一個優秀的IP,得以產值最大化。


作為漫畫愛好者,有妖氣的創始人們當然知道這些前輩的經驗。他們一直在嘗試完成IP變現的模式,但前提是“只有好作品,才有變現的機會”。


因此在前幾年,有妖氣都以各種方式吸引作品,一些隱藏在網絡里的精英作者逐漸浮出水面。這些精英作品,便是有妖氣變現的資本。在《十冷》之前,有妖氣已經嘗試過改編游戲、音頻等方式進行IP變現了。


直到2014年,有妖氣通過IP變現,實現了盈虧平衡,而“盛大”的全身而退讓有妖氣又成了一家創業型公司。


《十冷》的成功,為有妖氣獲得更高的市場估值和信心,在IP虛火的時期里,有妖氣的做法勢必被人模仿。有妖氣并不担心后來者的追趕和競爭,畢竟中國動漫的產業化升級尚未達成,《十冷》也只是一個開拓性的案例,未來還有很大的空間。


說到這里,董志凌拿出手機,給《商業價值》記者展示“十冷”的游戲,在精美的背景和炫酷的打斗畫面里,居然加入了彈幕風格的吐槽內容,還有一些原作里搞笑的橋段。他邊玩邊說:“這款游戲在登陸APP Store不到24小時,就登上了付費榜第一名的位置了。” 中國電影 各種第一 其實在《十冷》之前,有妖氣已經想過將手里的IP拍成電影。


用董志凌的話說,“《十冷》并不是我們最棒的作品,只能算之一吧。”在《十冷》之前,有妖氣和一些投資人談翻拍電影的事,對方都會問:“給成人看的動畫電影?”“是,非低幼的。”“哦,那是魁拔?魁拔不是已經賠了么?”“我們不是魁拔那種。”“那是哪種?有什么成功案例么?”


……每次談話的內容如出一轍,甩不掉的“魁拔”前輩,和無法舉出的成功案例。“干脆眾籌算了。”


就這樣,2013年有妖氣和點名時間合作,從幾塊錢到幾萬塊錢,數字累計得很快,投資人大多數是《十冷》漫畫的粉絲。投了1000元錢的張先生說:“沒有考慮太多,就是喜歡,希望它成功。要是想多了,該不敢掏錢了。”最終,《十冷》大電影一共集結了結超過5000位“微投資人”,為《十冷》電影眾籌到100萬元制作費。


對于有妖氣來說,眾籌期間那種來自粉絲支持的自信,在開始做電影之后,就開始消減了。“隔行如隔山”,原來拍電影是一個很復雜的事。


這時,萬達影視的副總陳洪偉出現了,“他是一個喜歡《十冷》懂《十冷》的人,這在合作中很重要,不懂的人會很難把它的握調性的。”在幾個大牌候選人當中,有妖氣決定牽手萬達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其實是萬達在院線上的資源很強勢,有競爭力。之前《魁拔》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院線不看好,過早的將電影下線的原因。所以,即使《十冷》被一些院線拋棄,最終還有萬達支持,這就夠了。


在中國,動畫電影有它的瓶頸和天花板,有很多的條條框框,并且不被市場主流接受。此前,曾經破億的國產動畫電影只有《喜羊羊》和《熊出沒》,但它們針對的都是低幼觀眾,一旦觀眾隨著年齡增長,或是家長的原因轉移消費,票房就會受到影響。


2014年,《喜羊羊》單片票房已經不到9000萬。原本以青年群體為受眾的《魁拔》,因為制作之初不惜將內容創作轉型低幼化,結果導致低幼和青年群體,均不買賬,電影最終以2000萬慘淡收場。放眼中國動畫電影的票房,真是沒有最少,只有更少。


有妖氣看來,這是因為中間存在一個本體認識的問題。 與之前所有動畫電影不同的是,有妖氣只把《十冷》當做一部電影去做,首先解脫了“動畫”二字的束縛。在電影制作過程中,有妖氣認定“我們只不過是一部明星不夠多,資金不夠多的電影而已。”并定位在“電影喜劇動畫”上,“動畫”反而是最弱的因素了。


這樣的判斷,和那些糾結在如何將動畫做好的電影,在本質上產生了巨大的差別,今天看來,這正是《十冷》電影出其不意成功的原因。高高在上,才會被狠狠摔下來。《十冷》的創作團隊把自己的姿態放的很低,低到叫觀眾“老爺”的程度,他們設計的每個“梗”都是為了博“老爺”一笑,“老爺”笑了,票房自然也就高了。


另一方面,《十冷》做了幾件中國電影史上破冰的事:


1:第一部公映的眾籌電影。


2:在談到投入和分成的時候,有妖氣做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嘗試——IP入股。IP參股的方式,還是中國電影中鮮有的案例,這意味著有妖氣不用付出額外的資金和精力,就可以分到利潤。


3:導演盧恒宇,是目前最年輕的一位,比郭敬明還小。


4:中國第一部票房過億的非幼小動畫電影。


5:電影元素里混合了漫威、日和等外來風格,用導演自己的話,這是中國第一部“奇葩電影”。


截至發稿前,《十冷》的票房已經達到1.17億元,董志凌的臉上散發出掩飾不住的喜悅。IP變現的目標終于達成,市場也因為《十冷》認可了成人動漫的價值,未來只要經營好手里的作品,有妖氣就會實現商業抱負,最終帶著“妖氣君”們一起上市。


辦公室里,“妖氣君”們有條不紊地工作著,這時,門外進來幾個年輕人,說是來面試的。董志凌感慨著:“就像當初我上學時喜歡動漫,我希望中國動漫發展的好。后來走上社會,看著中國動漫和足球一樣每況愈下,干脆自己干吧!”


《十冷》之后,一些動漫團隊,開始把有妖氣當作一面旗幟,在復制有先進的商業模式時,他們會更有信心了,還會對別人說“我們在做有妖氣那樣的事”。而對有妖氣來說,這是他們最大的成就感,也是他們最大的壓力所在。


(全文將刊登于《商業價值》雜志2015年2月新刊,網絡首發鈦媒體)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