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信用卡套利像從地上撿錢?涉嫌違法!
信用卡套利像從地上撿錢?涉嫌違法!
新京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現居于珠海的蔡華通過租借大量信用卡,用POS機刷積分后兌換實物轉賣,年獲利近千萬,并與銀行玩“貓鼠游戲”。銀行近日通過數據監控異常信用卡,凍結其積分。法律人士稱,規范套取信用卡積分行為,存在法律灰色地帶。


他們是一群靠信用卡謀生的年輕人,平均年齡不超過30歲。


他們將各銀行信用卡當做“狩獵”工具,通過POS機給信用卡刷出大量積分,或替人付賬積攢積分,刷卡后兌換實物轉賣。


他們是一個“系統”,有人出租自己的信用卡賺取租金,有人聚斂多人的信用卡刷出數千萬積分賺取暴利。


他們與銀行之間玩起“貓鼠游戲”。他們對信用卡的使用規則了然于胸,鉆銀行的“漏洞”。


銀行通過內部數據監控異常信用卡,凍結其積分,停掉其POS機。


法律人士稱,對于規范套取信用卡積分的行為,目前存在法律灰色地帶。


北京安貞大廈,某銀行租的一間會議室,高葉飛、蔡華(化名)相向而坐。


從外表看,蔡華不像千萬富翁。他33歲,嘴唇干裂,頭發凌亂,穿件紅色運動棉服。理工科研究生畢業的他,現居珠海,他有項特殊愛好:研究各個信用卡刷卡積分規則的“漏洞”,并從中賺錢。他也是目前這個“行當”里的知名人物。


2014年11月底,蔡華領著親友進京上訪。他們去央行、銀監會、某銀行信用卡中心反映情況:他們的某銀行信用卡里,出現莫名欠款,從數十元到數十萬元不等。


某銀行的客戶經理高葉飛被安排處理此事。他熟悉這些卡的扣款情況。這名某銀行信用卡中心的客戶經理,曾和同事花費數月,調查這些卡的使用狀況。他們發現,蔡華等人涉嫌“虛假交易”,賺取并出售積分,獲利上千萬。


蔡華不認可某銀行直接扣款的懲罚行為,他認為要懲罚,應通過司法手段。蔡華和高葉飛在會議室對峙著。他們之間,隔著一個缺乏法律約束,且利益叢生的信息卡積分江湖。


蔡華依靠刷信用卡發家的歷史已有10多年,在過往的日子里他和他的朋友頂多會受到銀行輕微懲罚,“一陣風過去,大家還是繼續發財。”


不過這一切在近來發生了變化。


最嚴懲罚

某銀行將蔡華等人“刷”去的積分,變成信用卡賬戶欠款倒扣回去


此次,蔡華遇到最嚴處罚。某銀行將他們“刷”去的積分,從信用卡賬戶變成欠款倒扣回去,否則他們去年起碼還能多賺四五百萬。


蔡華有幾十張某銀行沃爾瑪信用卡,但都不是他的,是通過各種關系租來的。這些卡給蔡華帶來巨額財富。


這些是2012年,某銀行和沃爾瑪聯名推出的信用卡,該信用卡的積分,可在沃爾瑪超市作現金使用;或在超市兌換成購物卡:每20萬積分可兌換1927.5元的購物卡。


蔡華嗅到賺錢的機會。假如手中有5張沃爾瑪信用卡,一年能兌換約一萬元的購物卡。再將購物卡打折出售,那將賺到暴利。


蔡華發動身邊的親友,辦理某銀行沃爾瑪信用卡。只要手中的卡越多,卡內的積分越多,便能兌換更多的購物卡,也能獲利更多。


信用卡每消費1元,便有1分積分。蔡華的卡透支額度只有2萬元。但他的每張卡都刷有數千萬積分。


蔡華告訴高葉飛,他們沒有“虛假交易”。他收來信用卡后,在網上聯系各地“炒貨”商家,用自己的信用卡替人付賬。對方將資金打入他們的信用卡賬戶,由他們刷卡付賬,以此獲取積分。


蔡華說,比如某訂票網站需要大量購買航空公司預付卡,每張卡10萬元。他們通過為這家網站購買預付卡,每張卡給這家網站500元左右優惠,而蔡華能獲得大量積分。“這還不算最多的,有航空公司預付卡一張就是100萬元。”


另外他們還幫超市炒貨的“黃牛”付賬。


超市有時會做活動,某個商品價格很低,于是就有“炒貨黃牛”在超市大量購買,他們則為這些黃牛刷卡付賬,并給黃牛折扣,這個付款過程又可積累積分。


蔡華等人不會放過任何獲得積分的機會。這樣卡內很快就有幾千萬的積分。


為防止“惡意”兌換,某銀行也設定門檻:一張信用卡一年最多只能兌換20萬積分。但這并未攔住長期玩卡的蔡華。


蔡華發現,只要去某銀行掛失、補辦一張新卡,卡主名下的某銀行積分仍可繼續兌換沃爾瑪購物卡。


替人購物,刷分,兌換購物卡,掛失,再兌換,掛失,再兌換……


“理論上,可以無止境兌換下去。”蔡華說。


高葉飛調查發現,從2013年以來,蔡華他們的數十張信用卡,每張卡最少兌換一兩千萬的積分,最多的一張卡兌換了8000多萬積分,總共兌換的沃爾瑪購物卡,價值達數百萬元。


一屋子POS機

蔡華擁有數十臺POS機,信用卡變換著刷以賺取積分


今年1月20日,廣東省公安廳展示去年繳獲的盜刷專用POS機。


會議室的氣氛針鋒相對。高葉飛不信蔡華給出的“替人付賬”的解釋。數千萬積分的信用卡,意味著在一年多時間內,卡內的資金流最少達數千萬元。而蔡華他們有數十張這樣的卡。


“你能出示替人購物的發票,就能免除扣款。”高葉飛說。


會議室一片沉默。


沉默后,蔡華開始松動,他承認“有一部分積分是通過POS機‘刷’來的。”


POS機,銀聯系統內的一種支付設備,供商戶使用。刷卡消費后,錢款會轉入商戶賬戶。POS機亂象,用POS機套現,由來已久。


按規定,向銀行申請辦理POS機,必須是商戶,要提交法人身份證、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經銀行考察核實,審批通過后,才會向其出售POS機。


但是,自從POS機由第三方公司代理后,很多代理商為了促銷,對客戶資格審查不嚴,以至個人都能申請到POS機。這些第三方支付公司的POS機,售價從百元至上千元不等。用身份證提交申請后,一般三個工作日就能到貨。


蔡華申請很多POS機,有來自各銀行的,也有來自各第三方代理公司的。熟悉他的朋友透露,蔡華有“一麻袋U盾”,每個U盾對應一臺POS機,大約有上百臺。蔡華說,總共也就幾十臺。


這些POS機連著蔡華的銀行賬戶。他在這些機器上刷信用卡,錢就轉到自己的銀行賬戶里。而后他再通過網銀還款到信用卡,繼續刷卡,以此循環。此過程并未有真實交易。


蔡華的屋里擺滿這些POS機,忙碌地刷分,這樣可逃避銀行監管。每臺POS機一天刷卡消費都有額度,有的20萬,有的30萬。而一張卡若在一臺POS機上連續刷,會被銀行追蹤到,涉嫌虛假交易,從而暫停該POS機的使用。所以,蔡華的信用卡,需要在幾十臺POS機變換著刷。


蔡華說,他們要通過POS機刷積分,也需支付手續費。行業不同,費率也不同,一般餐飲娛樂類行業為1.25%,一般行業為0.78%,大型超市則為0.38%。


這筆手續費按照7:2:1的比例,7成給信用卡所屬的銀行、2成給POS機所屬單位(第三方代理公司或銀行)、1成給中國銀聯。他們要刷積分,只能通過最低手續費的POS機才能賺錢。


如果費率太高,蔡華還能讓第三方公司調碼、套碼,改為低費率機。


“錢像從地上撿來”

蔡華的第一桶金是從轉賣航空里程開始,兩個多月賺了數十萬元


蔡華感嘆財富來得太快,如今他有寶馬X6、特斯拉兩輛高級轎車,在招商銀行享有貴賓室、私人銀行等高端服務。“這樣才能讓親友相信我的經濟實力,放心將卡借我。”


周峰(化名)是蔡華的得力幫手,他人脈廣,能租借來很多信用卡,每張卡每月付1200元租金。蔡華手中的沃爾瑪某銀行信用卡,一多半是周峰借來的。


1986年出生的周峰自稱小學畢業。家里做生意的他,很早就“迷”上高額度信用卡。2012年,他與蔡華網上相識,他要將信用卡積分賣給蔡華。隨后兩人在網上不斷切磋信用卡賺錢之道,成為密友。


蔡華說他是自學成才,摸索出這條“生財之道”。


7年前,從天津大學理工科研究生畢業的蔡華,第一份工作就是推銷信用卡。從那時起,他開始了解信用卡,并成為“卡奴”。


剛畢業的蔡華很快將信用卡刷爆,逐月還款的壓力讓他想辦法賺錢。他開始研究刷信用卡的技巧。


蔡華說,當時針對“信用卡套現”,國家尚未出臺司法解釋,蔡華通過套現還款,養卡,逐漸了解信用卡的一些規則。


一次偶然的機會,蔡華發現信用卡的積分還能換錢。網上有人出售信用卡積分,10萬積分售500元,有的賣600元。于是,蔡華開始從別人那里低價收來積分,再高價賣出。


蔡華的第一桶金從轉賣航空里程開始,他用“亢奮”一詞形容當時賺錢的快感,“錢像從地上撿來一樣。”


2008年,某航空公司為吸引新會員,推出新會員注冊即送1000航空里程活動。他發現其中的“漏洞”:隨便編個名字在網上注冊,就能獲得1000里程。


他在網上又找到一個QQ群,成員都是買賣航空里程的人,里面有很多航空票務代理商,他們需要各種低價機票。


蔡華開始在上述航空公司網站,編名字,注冊會員。“當時恨不得一天有25小時,不吃不喝就坐在電腦前注冊會員。”蔡華說。


票務公司會給蔡華客戶信息,蔡華則需將航空里程兌換成機票,并轉給那些客戶。


1萬航空里程能賣600至800元不等,“當你一天賺1000元,甚至一天能賺1萬元后,根本停不下來。”


那兩個多月,蔡華幾乎日夜泡在網上。直到該航空公司發現漏洞,修改規則。而那時,蔡華已賺了數十萬元。


刷積分獲利上千萬

各航空公司和銀行均有大量活動,蔡華總能找到各種破解規則的辦法


雖然航空公司堵上了這個漏洞,但蔡華發現,要獲得航空里程并不難,用信用卡積分就能兌換,而信用卡積分又能通過POS機“刷”。他由此轉向刷積分的生財之道。


2009年12月前,信用卡套現尚未有明確法律約束,用POS機刷積分就更無人監管。


銀行也只規定信用卡積分不允許給他人使用,但積分兌換成航空里程后,則能任意轉讓。


航空公司雖然在制定各種規則,彌補“漏洞”,但蔡華都能找到破解辦法。


比如中國國際航空公司規定,常旅客會員名下的航空里程,若要給他人兌換機票,需要通過審核,60日才能生效。蔡華就與票務公司合作,將那些經常乘坐飛機的“空中飛人”,早早地添加到航空公司審核名單中。這樣給他們兌換機票時,就不用再等60天。


而南方航空公司規定,常旅客會員須有3次飛行記錄以上,才有資格轉讓航空里程。蔡華就安排信用卡主,一天在國內飛行四五次,達到航空公司的要求。


除了兌換航空里程,蔡華發現,還有更多的信用卡積分活動,可以獲得財富。


2013年,某銀行推出活動,儲蓄卡向支付寶的余額寶充值能獲得積分,一張儲蓄卡最多可積1萬分,100萬積分可兌換800元加油卡。


蔡華說,銀行設計這個活動時,可能沒想到一個人會每天申辦100張儲蓄卡。這100個儲蓄賬戶一天循環向余額寶充值,就能獲得這100萬積分。


“3個小時就能賺800元。”蔡華說,按照這種方面,幾乎沒有成本,就凈賺800元,比上班強多了。


據了解,這個儲蓄卡向余額寶充值獲積分的活動,推出2個月后即停止。


“銀行的活動是做不完的。”蔡華說,幾乎每個銀行的刷卡積分活動,他都能找到“漏洞”贏利。比如,有銀行推出信用卡積分兌換星巴克咖啡。蔡華一個月就刷出近萬杯咖啡。“這些咖啡券就能換錢。”


據蔡華估算,他近幾年僅靠信用卡刷分,就獲利上千萬元。


如今蔡華已不親自刷分,全由其徒弟完成。


“我現在收一個徒弟10萬元,保證他一年賺100萬。”蔡華說,他能交徒弟們如何利用信用卡積分去賺錢。


清零的風險

銀行對信用卡套取積分有預警系統和專人監控,如果認定為積分兌換異常,這些積分則會被凍結或清零


“我一年玩銀行10個月,也要被銀行玩兩個月。”2014年11月28日下午,蔡華道出他這幾年與銀行之間“貓鼠游戲”式的經歷。


“以前最怕的就是積分被清零。”蔡華說,他們通過POS機刷卡也好,替別人付賬刷卡也好,都有相應的手續費,去年他積累數千萬航空里程被清零,一次損失就達數百萬元。


對于蔡華、周峰等人的刷積分行為,銀行業內人士稱,這種行為并不新鮮,伴隨著信用卡套現開始,就出現這種現象。但目前最高法、最高檢僅對信用卡套現做出司法解釋,認定為違法行為。


“公安部門已經對POS機處罚過了。”蔡華說,今年上半年,POS機第三方代理大規模被處罚,因為發放套碼機、向不符合條件的個人發放POS機,造成國內POS機市場混亂。一些人通過這些POS機“養卡”、“套現”非常普遍。


蔡華說,今年3月份以來,那些發放POS機的代理公司被處罚后,他們通過POS機刷積分也越來越難。


“原來一筆十萬都能過去,現在一刷就會被封機、封卡。”周峰說,以前,他們在代理公司那里申請到最低費率的POS機,刷一筆只需成本0.38%。如今,POS機審批越來越嚴格,不僅不再向個人開放,另外低費率機也監管得很嚴。


目前,對于“套取信用卡積分”的行為,尚無明確的法律約束。


某銀行業內人士稱,對于套現或套取積分,每家銀行都有一套嚴密的預警系統,還會有專人監控。一旦有信用卡出現異常,馬上后臺就會報警,銀行也會人工監測這些信用卡的刷卡記錄。


據其透露,這些風控措施一般都是基于大數據監控,由各家銀行設定相應的指標來監測每張信用卡。一旦有信用卡出現異常現象,系統會自動報警,然后由人工重點盯防。如果被銀行認定為積分兌換異常,這些積分則會被凍結或清零。


法律完善空子難鉆

最高法、最高檢出臺司法解釋,對信用卡套現和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行為做出處罚規定


今年1月20日,廣東省公安廳展示了一批繳獲的盜刷信用卡工具。


“某銀行來真的了。”蔡華說,對于他們刷卡牟利的行為,某銀行下了狠心和死手。


據某銀行信用卡中心回應稱,自2013年1月1日來,他們監控到多張沃爾瑪信用卡用大量積分兌換購物券的情況,2014年7月15日,他們對其中的二三百張某銀行信用卡予以清算,將超兌的積分折合成款項,從信用卡賬戶中扣除。


高葉飛說,這些有大量積分的信用卡他們判斷為“虛假交易”產生,按照信用卡相關規定,他們有權扣回多兌換的積分價值。


蔡華的信用卡只是某銀行此次清算行動中的一部分。


11月28日,某銀行信用卡中心的高葉飛等人從上海飛赴北京,與他們“談判”。


高葉飛說,他們監控到積分兌換異常的信用卡后,對這些卡進行資金倒扣,扣款總金額近3000萬元,并已做好訴諸司法的準備。


2009年12月,最高法、最高檢出臺《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其中明確規定,使用POS機以虛構交易等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直接支付現金,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構成非法經營罪,數額在500萬元以上則為“情節特別嚴重”,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銀行內部人士稱,但要認定“虛假交易”取證很難,不可能去對每個POS機進行調查。


“而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數量較大的,也會觸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深圳雷鳴律師事務所律師柳森曉表示。


對銀行直接從信用卡賬戶內扣款的做法,蔡華認為,他們的行為是否違法銀行說了不算,應通過司法機關解決。


談判的結果是銀行首先讓步,他們只要求蔡華等人償還賬戶里扣款的70%。“銀行考慮到蔡華等人刷積分所付出的成本。”高葉飛說,他們也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僵。


蔡華考慮今后還要辦理使用信用卡,便達成協議。


周峰和蔡華也承認,他們套積分來賺錢,鉆了銀行和航空公司的“漏洞”。以后,隨著法律的完善,逐漸就沒有空子可鉆了,他們也正在尋找實業轉型。


新京報記者 涂重航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