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深度觀察清末民初精神脈絡
字體    

張靈甫尸骨疑在羊圈羊圈主人成風暴眼丨關注
張靈甫尸骨疑在羊圈羊圈主人成風暴眼丨關注
新京報     阅读简体中文版



1月下旬,張靈甫遺骨被埋羊圈、農民索要20萬鑒定費的消息在網上炸開了鍋。一些人驚訝,張的尸骨入殮得如此寒酸;也有人感嘆,羊圈主人挾尸要價。羊圈就在劉存林家院子里,他成了風暴眼。

1月30日,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董家莊村,村民劉存林家的小院內,羊圈和圍墻間的這片空地下,很可能埋著張靈甫的遺骨。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吳江


昨天,張道宇從上海趕到了山東臨沂。


這位68歲的老人,想為自己的父親遷墳。他的父親,是抗日戰爭中著名的國軍將領張靈甫。


今年,是抗戰勝利70周年,選在這個日子,把父親的遺骨遷回老家,具有紀念意義。


8年前,張道宇知道父親被葬在臨沂市沂南縣董家莊村,遺骨的上方,是一家村民的羊圈。


羊圈的主人——村民劉存林,向他索要20萬元的遺骨鑒定費。


張道宇不能接受,談判陷入僵局。


原本以為遷墳是家事,也就沒聯系當地官方。昨天,張道宇向沂南縣委統戰部、對臺辦提出了訴求。


兩點:希望鑒定劉存林院內所埋遺骨;如果遺骨為父親張靈甫,希望遷回陜西省西安市長安縣老家。


昨天,沂南縣對臺辦主任及縣委統戰部表示愿意配合。


沂南縣對臺辦主任王明德表示,盡快與村民劉存林就鑒定產生的屋院損毀成本來做溝通,“達成一致后,會第一時間通知張道宇先生,開始遺骨鑒定。”


71歲的劉存林把兩手揣進袖子里,左轉轉,右轉轉,一言不發。


“你家羊圈下到底埋的啥人?”旁人問。


“我知不道(不知道)。”劉存林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連日來,持續的來訪和打探讓他有些吃不消。


1月下旬,張靈甫遺骨被埋羊圈、農民索要20萬鑒定費的消息在網上炸開了鍋。一些人驚訝,張的尸骨入殮得如此寒酸;也有人感嘆,羊圈主人挾尸要價。


羊圈就在劉存林家院子里,他成了風暴眼。


僵持


劉存林家位于臨沂市沂南縣馬牧池鄉董家莊村。連日來,到劉家的人絡繹不絕。


茅草頂的棚子里養著8只羊,隔開了院墻與劉存林的房子,傳說中張靈甫的遺骨,就埋在羊圈與院墻間的縫隙下面。


多年以來,常有對張靈甫感興趣的人到劉存林家,交一百元就能拍照片。劉存林不承認,說他從沒讓人拍過。


1日一大早,幾個陌生人來到劉存林家,說是市里的,遞給老兩口一張毛主席畫像,讓他貼墻上,劉存林沒答應,“還嫌不夠亂?”然后躲進地里不見人。


他說煩,名聲就這么毀了,自己連來談判的人是誰都不知道,“20萬”就那么一說。


他說從沒見過張道宇。老伴李水蘭不確定,幾年前有個高個子來給張靈甫上墳,磕頭、燒香、燒紙錢,從頭到尾沒說自己是誰。


聽說張道宇不接受20萬的價格,李水蘭有點緊張,“那他能接受多少?”


劉存林算計著,遷墳就得刨院子,說不定還要拆房子,整個院子是當初花6萬塊錢買下的,補償怎么都要給,“當初花了6千元,在現在相當于多少?”


“6千還是6萬?”旁人問。


劉存林不言語了。


每次來人問到“20萬”,劉存林都說,那么多人來院子里商量刨土,從下午糾纏到晚上,要20萬就是想把他們嚇走。被問得多了,劉存林不再解釋,“要不給60萬,我搬走,整個房子院子都歸他。”


村民們說,劉存林的院子是1980年前后,花三四百塊錢買下的,家里兩畝地,老兩口一年的收入只有兩千多。“現在后人找來了,換誰愿意錯過?”


張道宇明白,但不接受,他本計劃趕在抗戰勝利70周年,把父親的遺骨遷回陜西老家,現在還沒確定是不是(父親的墳),就要20萬,換誰也接受不了。


“還沒確定是張靈甫?”


“得鑒定。”


張道宇不愿再去劉存林家。


“我怕他再漲價。”張道宇說,幾年前自己曾去董家莊村找劉存林商量,因為拒絕村民讓他出資建紀念塔的要求,談判不了了之;去年底,張道宇再次去村里商量給父親遷墳,又被索要20萬鑒定費。


將軍的墓牌


張靈甫畢業于黃埔四期,八年抗戰,一身戰傷,1939年高安戰役中,日軍子彈打中張靈甫右膝,膝蓋嚴重骨折,后來被人稱作“跛腿將軍”。


1947年,時任國民黨軍整編第74師中將師長的張靈甫死于孟良崮。


張靈甫被葬在董家莊村的說法,流傳了很多年。


按照孟良崮景區管委會的資料記載,1947年5月16日,孟良崮戰役結束后,華東野戰軍第六縱隊特務團負責運送張的遺體,在孟良崮以北直線距離30公里的董家莊村,安葬了張靈甫。


今年60歲的村民劉方奇說,孟良崮戰役時父親是村里的會計,看到解放軍在村民張繼于家買了一口楸木棺材,給張靈甫換上解放軍的衣服,葬在了地瓜窖里,“當時那兒還是荒地”。


73歲的劉勝吉說,小時候見過張靈甫的墳,就在劉存林家院子的方位。墳前的墓牌上寫著“國軍第74師中將師長張靈甫之墓”,墓牌有1米多高,因為沒人看護,墳頭的土被沖走,木牌子也不見了。


記不清是哪一年,劉勝吉和幾個兄弟給生產隊蓋豆腐房,刨土和泥時挖到了棺材,“地方就是現在的劉存林家,刨出的木頭也是楸木。”


村民們說,劉存林是與劉勝吉的哥哥一同買下的這塊地,因為棺材位于劉存林的院子里,還比劉勝吉的哥哥少交了一些錢。


村里有忌諱,劉存林當初蓋房子,也特意避開了棺材的正上方,就連羊圈也向西挪了挪。


迷蹤


但在沂南縣官方看來,埋在劉存林家院子里的遺骨,未必是張靈甫。


沂南縣官方的理由是,董家莊村健在的村民,沒人看見過張靈甫下葬;更重要的是,沂南縣保存的資料記載里,也沒有類似的記錄。


1月31日,沂南縣委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張靈甫的遺骨并不確定在董家莊村。他說,目前所掌握的信息,戰役結束后,張靈甫的遺骨被葬在了孟良崮以北的野竹旺北嶺,華東野戰軍撤出戰場時,還曾電告國民黨收尸。


“目前張靈甫是被埋在董家莊,還是野竹旺北嶺,還是被國民黨拉走了,我們都不清楚。”這名工作人員說。


馬牧池鄉一名工作人員也證實,多年來,鄉里也曾組織調查張靈甫遺骨,但沒有定論。


“他們說謊。”臨沂市政協原文史委主任崔維志說。


崔維志說,1994年,張靈甫最后一任妻子王玉玲,曾請求地方調查張靈甫安葬地點,時任臨沂市政協文史處副科長的崔維志就是調查組成員。


調查組走訪了董家莊村,并對當年健在的目擊者做了錄像、錄音資料,確定張靈甫埋在劉存林的院子里后,甚至還調動警力封鎖了村子,“當時這件事很轟動,新華社都發了消息。”崔維志說,事后調查組出具了文字材料,并報給了臨沂市政協主席高廣田和山東省政協,但多年以后,這些材料都不知所蹤。


沂南縣原黨史委主任肖維德回憶,沂南縣也調查過張的安葬地,結論與崔維志的調查相同,并留存了調查材料。


算不算抗日名將?


“太敏感。”


沂南縣的這名工作人員承認,張靈甫遷墳的消息傳出后,沂南始終沒有和張道宇聯系,采取這種態度的原因,就是張靈甫是國民黨的將軍。


連日來,沂南縣已經接待了數不清的媒體,“我們就盼著這波關注能快點過去,讓事情早點平息下來。”


在董家莊村,不止一位村民透露,遷墳的消息傳開后,有人讓村民少說話,但這一說法沒有得到沂南縣的證實。


“因為是張靈甫,所以這些事很難辦。”董家莊村村主任劉樹祥說,“對于張靈甫,縣里不敢管。”


沂南縣工作人員證實,因為上級始終沒有表態,所以縣里也沒法介入,“如果上面有個態度,或者張道宇找到我們,我們一定會配合。”


在馬牧池,多年來張靈甫一直被當做負面人物來評價,“這主要與孟良崮戰役有關系。”馬牧池鄉工作人員說。


被問到自己怎么看待張靈甫,他說,國民黨的將領,打過內戰。


“內戰以前呢?”


他考慮了半天,“不了解。”


根據公開出版的史料記載,抗戰期間,張靈甫曾參與過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長沙會戰等重要戰役。


血戰南京時,張靈甫組織敢死隊反擊,被日軍打成重傷,在撤出戰斗與友軍會合前,他率領的部隊一度成為中華門的屏障。


1938年7月的萬家嶺戰役,時任第74軍51師153旅旅長(一說為副旅長)的張靈甫,組織敢死隊,“每個人身上綁滿手榴彈”,從絕壁攀登奇襲日軍,幾近全殲,史稱“德安大捷”。


對于父親的聲名,張道宇說,“至于對國家貢獻,是否必然與階級職務有關?抗戰初期首先擊落日本軍機之空軍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率領孤軍一營力守四行倉庫之先父同期同學謝晉元,與艦同殉之海軍中山軍艦艦長薩師俊等,皆未指揮過任何會戰,但其赤忱忠藎,當已與日月不朽,民族同壽。”


評價的轉變


山東省蒙陰縣孟良崮景區“張靈甫指揮所”,張道宇認為,這個“指揮所”是假的。


孟良崮景區,每個售賣紀念品的攤位上都可以見到關于張靈甫的書籍。


沂南與蒙陰的縣界穿過孟良崮,多年來,兩縣分別經營著各自的景區,蒙陰縣的景區一直被視為真正的戰場。


景區里立著張道宇和母親王玉玲2007年在景區的合影,用來吸引游客,旁邊的石壁上,刻著“擊斃張靈甫之地”七個字,石壁下面是不到1米高的縫隙。


“這個景區是假的。”張道宇說,孟良崮戰役中身為師長的張靈甫有隨身的警衛營,“這么窄的縫隙,怎么可能容下這么多人?”


張道宇認為沂南縣的景區才是真的。他的理由是,景區里標注張靈甫指揮所的山洞有100多米深,能容納更多人,和戰役史實更吻合。在他看來,蒙陰的景區得到承認,是對紅色旅游市場的一種迎合。


對于張靈甫是飲彈自盡還是被擊斃,至今仍無定論。“擊斃”兩個字成了王玉玲多年的心病。


在景區管委會原主任類延成寫的《抗日名將張靈甫》一書中,對于張靈甫的死未下定論。這些年來,類延成幾乎每年都要帶著煎餅、水果去上海探望王玉玲。王玉玲從來沒有忘記向他抗議,要他把石壁上的字改掉。


就在當地還在遲疑的時候,國家層面對于國軍將領的評價有了轉變。


國家旅游局規劃發展司原司長魏小安在一篇名為《紅色旅游:傳統文化,現代解讀——以孟良崮為例》的文章中提出:“……對國民黨這一塊,現在看應該中性展示。當時的政治環境是這樣,現在來看,也不能貶得過分……比如擊斃張靈甫之地,別叫‘擊斃之地’,叫‘陣亡地’,就是一個中性詞。”


2005年,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王玉齡受邀來北京人民大會堂,參加“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受到胡錦濤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并獲得一枚紀念章。


多年來,張道宇一直期待看到父親棺槨的那天。


“如果鑒定是我父親,對于自己和很多人來說都是希望看到的結果,如果不是,我也沒辦法。”


父親去世68年了,正好和他的年紀一樣大。


如今,遺骨距故鄉遠隔千里,他想讓父親葉落歸根。


新京報記者 賈鵬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