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技術話題—商業文明的嶄新時代
字體    

Uber新的宏偉藍圖:UberPool
Uber新的宏偉藍圖:UberPool
36氪     阅读简体中文版



Uber現在每天處理的打車已經超過100萬次,未來Uber又有哪些打算呢?近日,Benchmark合伙人,著名VC Bill Gurley撰文,談到了2015年Uber描繪的宏偉藍圖(BHAG,宏偉、艱難和大膽的目標)。文章首先回顧了Uber近年的歷程,然后以沃爾瑪和Amazon的經驗為例說明,以更低價格讓乘客更快打到車必成為Uber的永恒追求,而UberPool就是實現這一目標的基礎。


Uber 的創業口號是“人人的私人司機”。而它的公司使命則是“人人隨處可用像自來水一樣可靠的交通”。在這里,人人是關鍵,因為這意味著 Uber 必須想方設法不斷尋找降低價格的辦法才能普及到每個人。而把可能的最高價值帶給客戶就成為了 UberPool 的關鍵催化劑。



通過更低價格帶給客戶更多價值


以低價取勝的公司 Uber 不是第一家,沃爾瑪和 Amazon 也都是采取這種策略。


沃爾瑪創始人山姆•沃頓:


……不過這就是打折的精髓:降價可提升銷量使得以更便宜的零售價賣出所賺遠比更高價賣出的多。也即薄利多銷。


Amazon 創始人貝佐斯:


我們已經完成價格彈性研究,答案永遠都是我們得提價。我們不會那么做—因為我們必須把這個當作信條:即把價格壓得非常非常低可以在今后贏得客戶的信任,而這個實際上會在長期實現現金流的最大化。


貝佐斯后來的解釋更加直白:“世界上只存在兩類公司,一類是拼命想收更多錢的,一類是努力想收少一點的。我們會是后者。”跟沃爾瑪和 Amazon 一樣,這也是 Uber 的哲學。



向UberX的降價學習


UberPool 實際上是 Uber 試圖降低價格的第二次行動。公司 2012 年推出低成本的 UberX 時就迅速意識到,消費者對交通服務的需求是高度彈性的。降價會給消費者帶來更好的價值定位,也會為 Uber 顯著增加需求。


有了這一認識之后,Uber 開始研究如何進一步壓低價格。其秘密武器是 “數學部門”—這是創始人 Travis Kalanick 給研究 Uber 后端路由算法的科學家及數學家團隊的一個尊稱。一般人以為 Uber 只是一款手機打車軟件,但其實 Uber 在后端做了大量的工作,需求預測、擁塞預測、供應匹配、智能調度、動態定價等都是由后端來處理的。


“數學部門”和管理層意識到,如果能夠提高司機的利用率(司機每小時的出車次數)就有可能降低最終用戶的價格同時保持司機的收入水平。提高效率、提高出車量,再加上更好的算法,就可以帶來更低的價格和更好的現金流。而價格的下降又會帶動更多的需求甚至更多的流動性以及更高的利用率,從而導致新一輪的價格下降。很快 UberX 就超越了 UberBlack 成為 Uber 平臺規模最大的業務。



捷足先登


這種模式 Uber 在不同城市屢試不爽,有些地方 2 年之內就經歷了 6 次降價,甚至降到了出租費用的 40-50%。今年 1 月,Uber 又宣布在 48 座城市采取類似的降價行動,并且還為司機提供收入保證。Uber 如何能做到這些呢?


主要是得益于 Uber 龐大的不同價格點供求關系曲線歷史數據庫,有了這個數據庫,Uber 很容易就可以預測市場走向。從而使得該公司可以前瞻性地投資幫助這些市場更快地實現更低的消費者價格。你可以稱之為“把賭注壓在數學部門上”。



UberPool是什么?


于是 UberPool 就來了。實際上 UberPool 的概念很直觀。參見下圖,司機一次搭乘的不是一位乘客,而是同一方向的兩位乘客。在中途可能會有一位乘客下車,也可能在此前還會再搭乘第三位乘客。這種情況下乘客就是名符其實的“共享搭車”。如果司機搭乘的平均乘客數超過 1 個的話,就可以實現更高的效率并為消費者帶來更低的價格。這就是 UberX 以及 UberX 價格優化之后的自然進化。




目前這一計劃已經在舊金山、紐約和巴黎執行,而且 Uber 發現許多搭乘者日常的確用 UberPool 行走在同一路線上。


不過,盡管 UberPool 的想法看起來很簡單,但實現起來卻很困難。如果你對組合最優化有所研究的話,相信不會對“旅行商問題(TSP)”感到陌生。TSP 需要計算密集型整數線性規劃技術方能找出解決方案。由于問題存在太多的排列可能,需要開發出復雜的啟發式逼近法才能精確解決。而為 UberPool 開發算法要比簡單的 TSP 問題還要復雜一點,因為 1)“旅行商不止一位”,2)目的地是動態的,3)不斷有新的“旅行商”進入和離開系統,4)車的載客量有限,5)不斷有新的打車需求流入。這不僅與動態多 TSP 問題接近,可歸入令人生畏的非確定性多項式困難問題,以及更廣泛更可怕的車輛路徑問題(VRP)。數學部門有很多事情要干。


那么是什么使得 UberPool 成為 Uber 的戰略舉措呢?


1、 它放大了對城市的積極影響。UberPool 可令 Uber 大幅降低打車價格,擴大業已對城市產生的影響。Uber 可減少酒駕、降低對停車的需求,減少城市擁堵。而 UberPool 可以進一步擴大這些影響,甚至減少污染,令更大的群體考慮買車的替代方式。要知道大部分的車的閑置率達 95%。買車真的有什么經濟或環境意義嗎?


2、 UberPool 具有技術難度。實現 UberPool 是一項既艱難又大膽的目標(BHAG),需要 Uber 工程團隊最高水平的執行和創新。實際上 Travis Kalanick“永遠在路上”的愿景還要更宏偉大膽—想想看,司機永遠都有一位乘客在車上!


3、 UberPool 利用了 Uber 的領導地位。這一點非常關鍵。要想實現 UberPool 這樣的概念,需要非常龐大的流動資產—大量的車和司機的支撐。否則的話就無法有足夠的人同時往同一方向跑。而 Uber 作為業界領導者是具備這一條件的—已經有數百萬用戶下載了它的應用,加上最近又獲得了數十億美元的融資。公司已經指出,所得融資很大一部分將用于確保 UberPool 成功上。而隨著 UberX 的降價,公司利用其物資資本資源繼續投資到 UberPool 上,提高成功的可能性。


4、 UberPool 是面向未來的平臺。許多人都在猜測 Uber 會不會最后做起物流來。UberPool 背后的技術和算法可以為解決物流問題打下基礎,給 Uber 的未來增加可選性。因此 UberPool 除了可以降低打車價格和提高效率以外,也將成為 Uber 基礎的使能技術。


以更低的價錢更快打到車,這樣的事情沒有乘客不喜歡。UberPool 就是 Uber 這一旅程的自然演進,正如 Amazon 的貝佐斯所過那樣:


經常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未來 10 年會發生什么改變?”這是個有趣的問題。非常常見。但我幾乎沒被問過這個問題:“未來 10 年什么是不變的?”我可以告訴你,實際上第二個問題更重要—因為你可以圍繞著穩定的東西制定商業戰略……在零售業,我們知道客戶希望低價,我知道從現在起未來 10 這一點是不會變的。他們希望送貨更快,他們希望有很多選擇。10 年后如果客戶跑過來跟你說:“Jeff 我喜歡 Amazon,可是你們的價格能不能高一點,”或者“我愛 Amazon,可是你們送貨能不能慢一點?”不可能的,這樣的未來是無法想象的。所以我們知道,今天我們替客戶在這些方面的努力、改進會在 10 年后收到回報的。一旦你知道做某件事情是對的,哪怕從長遠來看也是如此的話,你就可以在這上面投入大量精力了。


[本文編譯自:abovethecrowd.com]


--------


2015-08-23 08:44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