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易中天、龍應臺等先生的作品及相關評論
字體    

“易中天中華史十一卷”《魏晉風度》試讀:那些女人
“易中天中華史十一卷”《魏晉風度》試讀:那些女人
易中天     阅读简体中文版


今天是“易中天中華史十一卷”《魏晉風度》上市的日子,也是易老師68歲的生日,恭祝易中天老師生日快樂~

 
 

  愛美,清談,酗酒,嗑藥,男人女性化,這是怎樣的風度?

  漂亮又丑陋,清高又貪婪,瀟灑又勢利,高雅又庸俗,真實又虛偽,這是怎樣的時代?
  江山易主,中原逐鹿,衣冠南渡,五胡入華,這是怎樣的變故?
  畸形的獨立,病態的自由,虛無的真實,脆弱的美,這是怎樣的追求?
  中華的歷史為什么注定有此一劫?魏晉在歷史上的地位究竟如何?這些難解之謎留給我們的啟迪又是什么?


那些女人

永嘉元年(公元145年),也就是沖帝去世那年,東漢朝廷收到一封多人聯名的舉報信,舉報當朝太尉李固目無君父。證據是:沖皇帝出殯時,道路兩旁的臣民無不痛哭流涕,李固卻濃妝艷抹,搔首弄姿,左顧右盼,走著貓步賣弄風情,只有自戀之意,全無悲痛之心。


啊!李固是女人嗎?


不,男人。


但看起來,比女人還女人。


不知道這是不是顧影自憐的第一例,但男人的女性化在東漢末年應該已經開始,后來的魏晉名士只不過登峰造極而已,盡管李固可能是冤枉的。


何晏他們,則確實不男不女。


這未必是什么好兆頭。因為男人的女性化只可能有兩個原因,要么是文明的精致化,要么是文明的粗鄙化。精致就追求細膩,難免英雄氣短;粗鄙又要假裝文雅,只能兒女情長。但無論哪種原因,結果恐怕都一樣。
是的,雄性激素減少,變得娘娘腔。


娘娘腔盛行于魏晉,除了文明的精致化,也與士族階級有關。魏晉士族不同于歐洲騎士、日本武士之處,在于后者尚武,前者崇文。文則雅,雅則柔,雅化的同時往往也是陰柔化。所以,隋唐新文化,就主要得靠北方漢化的胡人來開創,這正是下一卷《南朝,北朝》要說的。


不過,魏晉的男人雖然女性化,魏晉的女人卻相當出色和能干。這也許要拜禮崩樂壞所賜,或者那時的男人實在萎靡不振。總之,讀《晉書•列女傳》和《世說新語•賢媛》,你會發現那里面的女人一點都不比男人差。


比如許允之妻。


許允之妻是衛尉(首都衛戍司令)阮共的女兒,長得奇丑無比,因此許允在新婚之夜便不肯進入洞房。后來經朋友勸說勉強走入房內,又掉頭就跑。允妻知道他這一去再也不會回來,便一把拽住許允的衣襟不放。
于是許允說:婦人四德,你有幾個?


四德,就是品德、言語、容儀、女功。


允妻答:只差一個。


接著她反問:士人的美德,夫君又有幾個?


許允答:一個不少。


允妻說:好德不好色,也有嗎?


許允這才發現此女非凡,于是夫妻情好日密。


實際上許允之妻頗有大將風度。許允担任吏部郎(相當于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時,被人舉報以權謀私,提拔任命的都是自己的老鄉。魏明帝接到舉報,立即下令派禁衛軍將許允捉拿歸案,許允也只好去見皇帝。


全家人號啕大哭。


允妻卻鎮定自若。她對家人說:不要哭,老爺一會兒就會回來。又交待丈夫:見了皇上只能講理不能求情。


許允聽了妻子的話。他對魏明帝說:知人善任,是用人的原則。臣之所選,都是臣了解的人。請陛下查檢他們是否稱職。如果有不稱職的,臣甘愿領罪伏法。


查檢的結果,是許允被無罪釋放。


回家時,妻子已經煲好了小米粥在等他。


不過許允終究還是卷入了李豐、夏侯玄的案子,被司馬師逮捕,最后死在流放的路上。消息傳來時,允妻正在織布。她跟上次一樣神色不變,只是淡淡地對報信的門生說:早就知道會是這樣。她也謝絕了門生幫她藏匿兒子的好意。允妻說:孩子們不會有事的,用不著藏起來。


實際上她的兒子并非沒有危險,司馬師也果然派了鐘會前來查看。司馬師的指令很明確:如果許允之子的德才與父親相近,那就必須斬草除根。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許允之妻卻從容應對。她交代兩個兒子:既不用担驚受怕,也不用耍小聰明,老老實實有問有答就好。哭是要哭的,但不要太悲哀,還可以多少問點朝廷的事。


兒子果然平安無事。


這就是大智慧了。這種大智慧,許多女人都有。只不過在男權社會,她們沒有用武之地,只能在動亂之時幫自己的家人站穩腳跟,渡過難關。
比如辛憲英。


憲英是曹魏重臣辛毗(讀如皮)的女兒。司馬懿發動政變時,她的弟弟辛敞是大將軍曹爽的參軍。當時,司馬懿關閉了洛陽城門,曹爽和皇帝在城外。曹爽的部下決定闖關出城救援,要辛敞也一起去。


辛敞拿不定主意,去問姐姐。


憲英說:曹爽必死無疑。


辛敞說:那我就不該出城了吧?


憲英卻說:怎么能不去?職守是人之大義,悲憫是人之常情。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是大將軍的屬下,當然要去救援,這只不過是盡職盡責隨大流罷了。


于是辛敞出城,曹爽也果然被殺。事后,辛敞不無感慨地說:幸虧向姐姐請教,差點成為不義小人。


這樣的女人,哪一點輸給男人?


還有嚴憲。


嚴憲是杜有道的妻子,十八歲守寡,一手拉扯大一兒一女。后來,她把女兒嫁給了一個名叫傅玄的人。這事讓族人大惑不解,議論紛紛。因為當時曹爽氣焰正旺,司馬懿則裝病在家,而曹爽的黨羽何晏又是傅玄的死對頭。傅玄受何晏壓迫,幾乎沒人敢跟他通婚。


族人說:何晏要滅傅玄,那是排山壓卵以湯澆雪。


嚴憲卻說:你們都是知其一不知其二。何晏多行不義必自斃,司馬太傅(司馬懿)則不過“獸睡”而已。卵破雪融的,當然自有人在,但絕不會是傅玄。


結果不出所料,何晏被司馬懿殺掉,傅玄則在六十二歲那年壽終正寢。順便說一句,傅玄不比尋常。他是西晉哲學家和文學家,著有《傅子》等書,《晉書》有傳。


嚴憲的見識,豈非在眾人之上?


至少,遠遠超過曹爽之流。那幫人都認為司馬懿已經行將就木,只有她看出是猛獸裝睡。


這簡直堪稱女政治家。


不過最具政治家素質和風范的,也許當數曹操的第二任正妻卞夫人。卞夫人原本出身倡門(藝人家庭),地位很是卑賤。然而她的氣度和見識,卻遠在一般大家閨秀之上。曹操因為反董卓,只身逃出洛陽,結果在中牟縣被捕。消息傳來,家中亂作一團,屬下也準備作鳥獸散。


卞夫人挺身而出。


當時還是小妾的卞夫人對大家說:曹君情況不明,為什么要驚慌失措?現在臨陣脫逃,將來曹君回家,諸位可有臉面見他?再說大難臨頭,不正該同甘共苦嗎?


此事讓曹操大為感動,也非常敬重。因此,他跟原配丁夫人離異后,便將卞夫人立為正妻。卞夫人卻依然尊丁夫人為大房,一年四季都派人給丁夫人送東西,還趁曹操出征的時候把丁夫人迎回家來,恭恭敬敬地侍奉,盡管丁夫人當年對卞夫人母子是很不怎么樣的。


丁夫人也大為感動。


難怪曹操認為卞夫人可以母儀天下。卞夫人自己也非常低調樸實,宴請家人從來不用山珍海味。她甚至明確告誡卞家人:別指望我為你們謀取私利,也別指望犯了事我幫你們求情,如果想罪加一等倒有可能。


這又讓曹操另眼相看。


實際上卞夫人非常懂道理,也非常會做人。曹操繳獲了珠寶首飾之類的戰利品,總是拿來讓卞夫人先挑,卞夫人則每次都挑中等的。曹操問她為什么,她說:挑最好的是貪婪,挑最差的是虛偽,所以挑中等的。


這叫什么?這就叫得體。


卞夫人的最大優點也正是得體。她的兒子曹丕被冊封為太子后,身邊人都來祝賀討賞。卞夫人卻說:丕兒能夠成為儲君,不過因為年長而已。至于我自己,能夠不被批評為教子無方便已是萬幸,有什么可慶祝的?
曹操聽說后又大為贊賞。他說:憤怒而神色不變,欣喜而舉止有節,這可是最難做到的啊!


沒錯。這在魏晉風度,就叫雅量。


謝安的太太劉夫人也是一個有雅量的。盡管她對謝安的好色防范甚嚴,卻能不動聲色,四兩撥千斤。謝安想要納妾,讓小輩們去做劉夫人的工作。于是眾人大講《詩經》,說那就是圣人教導我們的不妒之德。


劉夫人是名士劉的妹妹,當然知道《詩經》是怎么回事。于是故意問:這些教導都是哪位圣人的?


眾人答:周公。


劉夫人說:難怪!要不你們也去問問周婆?


呵呵,魏晉那些女人!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