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接受汪峰,愛你等于愛自己

歷史思潮  >>>  世界經濟政治及文化 現化商業

經常被負面新聞纏身卻又不為此所煩惱的人,他們總有一些相似的價值觀、類似的處理外在壓力的能力和自身情緒的水平,以及由此帶來的類似品位、喜好。感情經歷都像紀錄片的一對,他們相愛時愛的難道不是自己?


  常有“什么樣的男人嫁不得”、“什么樣的女人娶不得”之類的文章,常見觀點有:家暴男人嫁不得、對前任極其絕情的男人嫁不得、追求女人十分戲劇化的嫁不得……堪稱字字珠璣,然而照樣有人一嫁二嫁三嫁都嫁給家暴男,被打得體無完膚,成了強迫性重復。

  理性是浮于選擇伴侶冰山上的一角,在冰山下面我們過去的經歷(比如原生家庭與父母的關系、父母之間的關系、過去談戀愛的經驗等等)以及未被滿足的心理需要等,是真正具有左右感情傾向的基石。多次選擇家暴伴侶的女性往往成長過程中有被父母家暴的歷史,她習慣處于“施虐-被虐”的關系模式中,在沒有找到、學會新的親密關系相處模式之前,舊有的模式會伴隨她一段時間,直到她覺醒——和什么人一起生活首先不是由于遇見了誰,而在于自己是誰。

  前年底,汪峰離婚發萬字微博扯上“媽媽憂慮的眼睛”,被前妻指出“有婚后同時與多位女性保持男女關系的證據”,種種過往給汪峰貼上了這個時代最容易貼的“渣男”標簽。這是外人眼中的汪峰。國際影星章子怡并沒有眼瞎耳聾,為什么要對汪峰說“我愿意”呢?

  章子怡愛唱歌。據說章子怡在大學期間并不講究吃穿,倒是熱衷于學習唱歌、跳舞。坊間亦有傳聞章子怡想做歌手,經紀人帶了幾名音樂學院的學生和她一起唱歌玩,證明比她唱得好的多如牛毛,讓她放棄了向這方面發展的想法。章子怡似乎對唱歌這事念念不忘,2013年受邀担任《中國最強音》導師,被那英質疑“隔行如隔山”并沒有阻擋她坐上導師席的決心。

  “飛人”喬丹從籃球領域退役后,迫不及待進入美國職業棒球聯賽。如果能理解喬丹的狂野,我們就能通過章子怡的眼睛來看汪峰,這雙眼睛首先看到的必然過往經歷,而是“歌者”汪峰,并且這個歌者在她眼中是她的music king(章子怡微博語)。無論我們怎樣調侃汪峰,說別人唱《怒放》他唱《怒放的生命》,他終究是個有了名氣、有了成就的音樂人。一句話,章子怡看到的汪峰帶有她理想自我的影子,是自己想成為而又由于各種條件限制沒能成為的那種人,這個人代替她實現了理想。

  汪峰個人生活負面新聞不斷,回過頭來看章子怡,她幾乎是從負面中走過來的。柏林電影節上臺領獎,世人皆說章子怡硬蹭著張藝謀上臺,心機極重。多年后(2011年)章子怡出來澄清,聲明是主辦方預定好兩人上臺領獎,而信者幾何呢?前些年章子怡更是深陷重重大“門”中,一“門”未過完,另一“門”又起。經常被負面新聞纏身卻又不為此所煩惱,日子過得好好的人,他們總有一些相似的價值觀、類似的處理外在壓力的能力和自身情緒的水平,以及由此帶來的類似品位、喜好。感情經歷都像紀錄片的一對,他們相愛時愛的難道不是自己?談戀愛的對象換來換去,歸根結底是在和自己、自己的心理需要談。

  對前任絕情、追求女人十分戲劇化(8分鐘告白),章子怡“視”而未“見”,她的眼睛早已裝滿“我的music king”而不是汪峰這個人了。征服國際女星有成功的快感,把男人變得忠貞不貳也有征服的快感。假如我說一個人未經內省,很難改變親密關系里習慣性犯錯的行為模式,想必準汪太也聽不進去。那么,就祝章子怡幸福,至少這一次,頭條是跑不掉了。

  □翠紅(專欄作家)




新京報評論 2015-08-23 08:45:11

[新一篇] 年輕人為什么沒有能力反逼婚

[舊一篇] 大眾是“囚徒”,詩人是藥渣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