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韓東詩選:溫柔的時代過去了|鳳凰詩刊
韓東詩選:溫柔的時代過去了|鳳凰詩刊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韓東,1961年生于南京。8歲隨父母下放蘇北農村,1982年畢業于山東大學哲學系。1985年組織“他們文學社”,被認為是“第三代詩歌”最主要的代表。“詩到語言為止”的提法,堪稱振聾發聵。后轉型寫小說,著有長篇小說《扎根》《小城好漢之英特邁往》等。




有關大雁塔


有關大雁塔

我們又能知道些什么

有很多人從遠方趕來

為了爬上去

做一次英雄

也有的還來做第二次

或者更多

那些不得意的人們

那些發福的人們

統統爬上去

做一做英雄

然后下來

走進這條大街

轉眼不見了

也有有種的往下跳

在臺階上開一朵紅花

那就真的成了英雄

當代英雄

有關大雁塔

我們又能知道什么

我們爬上去

看看四周的風景

然后再下來



溫柔的部分

我有過寂寞的鄉村生活

它形成了我生活中溫柔的部分

每當厭倦的情緒來臨

就會有一陣風為我解脫

至少我不那么無知

我知道糧食的由來

你看我怎樣把清貧的日子過到底

并能從中體會到快樂

而早出晚歸的習慣

撿起來還會象鋤頭那樣順手


只是我再也不能收獲些什么

不能重復其中每一個細小的動作

這里永遠懷有某種真實的悲哀

就象農民痛哭自己的莊稼


美好的日子


美好的日子里,吹來了一陣風

像春風一樣和煦,它就是春天的風

還有溫暖的陽光,一起改變了我

使我柔軟、善感、迷失了堅定的方向

嚴酷的思想產生于寒冷的季節

平靜的水面凝成自我的堅冰

大街上我感到眼眶潮濕

靈魂的融化已經開始

像河蚌從它的鎧甲里探身出來

我變得這樣渺小、低等,幾近于草木

一陣春風的吹拂下我就像我的軀殼

我愛另一些軀殼——美麗的軀殼


山民


小時候,他問父親

“山那邊是什么”

父親說“是山”

“那邊的那邊呢”

“山,還是山”

他不作聲了,看著遠處

山第一次使他這樣疲倦

他想,這輩子是走不出這里的群山了

海是有的,但十分遙遠

他只能活幾十年

所以沒有等他走到那里

就已死在半路上了

死在山中


他覺得應該帶著老婆一起上路

老婆會給他生個兒子

到他死的時候

兒子就長大了

兒子也會有老婆

兒子也會有兒子

兒子的兒子也還會有兒子

他不再想了

兒子也使他很疲倦

他只是遺憾

他的祖先沒有像他一樣想過

不然,見到大海的該是他了


你見過大海


你見過大海

你想象過

大海

你想象過大海

然后見到它

就是這樣

你見過了大海

并想象過它

可你不是

一個水手

就是這樣

你想象過大海

你見過大海

也許你還喜歡大海

頂多是這樣

你見過大海

你也想象過大海

你不情愿

讓海水給淹死

就是這樣

人人都這樣


你的手


你的手搭在我的身上

安心睡去

我因此而無法入睡

輕微的重量

逐漸變成鉛

夜晚又很長

你的姿態毫不改變

這只手應該象征著愛情

也許還另有深意

我不敢推動它

或驚醒你

等到我習慣并且喜歡

你在夢中又突然把手抽回

并對一切無從知曉



黃昏的羽毛

黃昏降臨

我坐在家里

窗外一片靜謐


多么安靜

還沒點上燈

已被那巨大的翅膀拂中

黃昏的翅膀

看見它的根根羽毛

金色的羽毛漫天飛舞

不發出一點聲音


多么安靜

好像隔著一層玻璃

多么安靜多么清晰

然而它們并不和我接觸



微笑


今晚我穿過城市

在一輛出租車上看見美麗的燈光

看見黑暗的襯里附近皮膚的閃爍

每個女人都很美麗,神秘的微笑

映在我的臉上,成為我的微笑



我聽見杯子


這時,我聽見杯子

一連串美妙的聲音

單調而獨立

最清醒的時刻

強大或微弱

城市,在它光明的核心

需要這樣一些光芒

安放在桌上

需要一些投影

醫好他們的創傷

水的波動,煙的飄散

他們習慣于夜晚的姿勢

清新可愛,依然

是他們的本錢

依然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使他們度過純潔的一生

真正的黑暗在遠方吼叫

可杯子依然響起

清脆,激越

被握在手中


寫作


晴朗的日子

我的窗外

有一個人爬到電線桿上

他一邊干活

一邊向房間里張望

我用微笑回答他

然后埋下頭去繼續工作


這中間有兩次我抬起頭來

伸手去書架上摸索香煙

中午以前,他一直在那兒

像只停在空中的小鳥

已經忘記了飛翔


等我終于寫完最后一頁

這只鳥兒已不知去向

原來的位置上甚至沒有白云

一切空虛又甜美


機場的黑暗


溫柔的時代過去了,今天

我面臨機場的黑暗

繁忙的天空消失了,孤獨的大霧

在溧陽生成

我走在大地堅硬的外殼上--

幾何的荒涼,猶如

否定往事的理性

彌漫的大霧追隨我

有如遺忘

近在咫尺的親愛者或唯一的陌生人


熱情的時代過去了,毀滅

被形容成最不恰當的愚蠢

成熟的人需要安全的生活

完美的肉體升空、遠去

而卑微的靈魂匍匐在地面上

在水泥的跑道上規則地盛開

霧中的陌生人是我唯一的親愛者


爸爸在天上看我


九五年夏至那天爸爸在天上看我

老方說他在為我担心

爸爸,我無法看見你的目光

但能回想起你的預言

現在已經是九七年了,爸爸

夏至已經過去,天氣也已轉涼

你担心的災難已經來過了,起了作用

我因為愛而不能回避,爸爸,就像你

為了愛我從死亡的沉默中蘇醒,并借 助于通靈的老方

我因為愛被殺身死,變成一具行尸走 肉

再也回不到九五年的夏至了--那充滿 希望的日子

爸爸,只有你知道,我希望的不過一場 災難

這會兒我仿佛看見了你的目光,像凍 結的雨

爸爸,你在哀悼我嗎?


這些年

這些年,我過得不錯

只是愛,不再戀愛

只是睡,不再和女人睡

只是寫,不再詩歌

我經常罵人,但不翻臉

經常在南京,偶爾也去

外地走走

我仍然活著,但不想長壽

這些年,我缺錢,但不想掙錢

缺覺,但不吃安定

缺肉,但不吃雞腿

頭禿了,那就讓它禿著吧

牙蛀空了,就讓它空著吧

剩下的已經夠用

胡子白了,下面的胡子也白了

眉毛長了,鼻毛也長了

這些年,我去過一次上海

但不覺得上海的變化很大

去過一次草原,也不覺得

天人合一

我讀書,只讀一本,但讀了七遍

聽音樂,只聽一張CD,每天都聽

字和詞不再折磨我

我也不再折磨語言


這些年,一個朋友死了

但我覺得他仍然活著

一個朋友已邁入不朽

那就白白,就此別過

我仍然是韓東,但人稱老韓

老韓身體健康,每周爬山

既不極目遠眺,也不野合

就這么從半山腰下來了




本文由詩刊社授權發表(官方微信公眾號shikan1957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