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魯迅x梁實秋:過年須要在家鄉里才有味道   鳳凰副刊
魯迅x梁實秋:過年須要在家鄉里才有味道 鳳凰副刊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過年

魯迅


今年上海的過舊年,比去年熱鬧。


文字上和口頭上的稱呼,往往有些不同:或者謂之“廢歷”〔2〕,輕之也;或者謂之“古歷”,愛之也。但對于這“歷”的待遇是一樣的:結賬,祀神,祭祖,放鞭炮,打馬將,拜年,“恭喜發財”!


雖過年而不停刊的報章上,也已經有了感慨;〔3〕但是,感慨而已,到底勝不過事實。有些英雄的作家,也曾經叫人終年奮發,悲憤,紀念。但是,叫而已矣,到底也勝不過事實。中國的可哀的紀念太多了,這照例至少應該沉默;可喜的紀念也不算少,然而又怕有“反動分子乘機搗亂”〔4〕,所以大家的高興也不能發揚。幾經防遏,幾經淘汰,什么佳節都被絞死,于是就覺得只有這僅存殘喘的“廢歷”或“古歷”還是自家的東西,更加可愛了。那就格外的慶賀——這是不能以“封建的余意”一句話,輕輕了事的。


叫人整年的悲憤,勞作的英雄們,一定是自己毫不知道悲憤,勞作的人物。在實際上,悲憤者和勞作者,是時時需要休息和高興的。古埃及的奴隸們,有時也會冷然一笑。這是蔑視一切的笑。不懂得這笑的意義者,只有主子和自安于奴才生活,而勞作較少,并且失了悲憤的奴才。我不過舊歷年已經二十三年了,這回卻連放了三夜的花爆〔5〕,使隔壁的外國人也“噓”了起來:這卻和花爆都成了我一年中僅有的高興。


二月十五日。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三四年二月十七日《申報•自由談》。

〔2〕“廢歷”指陰歷(或稱夏歷)。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一月二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通令各省廢除陰歷,改用陽歷。后來,國民黨政府又再三下過這樣的通令。

〔3〕一九三四年二月十三日(夏歷除夕),《申報號外•本埠增刊》臨時增加的副刊《不自由談》上有署名非人的《開場白》說:“編輯先生們辛苦了一年,在這幾天寒假里頭,本想可以還我自由自在的身,寫寫意意,享幾天難得享到的幸福。不料突然地接到一道命令:說不但要出號外,并且要屁股兩排,沒有辦法,只得再來放幾個屁。”

〔4〕“反動分子乘機搗亂”參看《偽自由書•“多難之月”》及其注〔4〕。

〔5〕花爆即花炮、爆竹。



北平年景

梁實秋


過年須要在家鄉里才有味道,羈旅凄涼,到了年下只有長吁短嘆的份兒,還能有半點歡樂的心情?而所謂家,至少要有老小二代,若是上無雙親,下無兒女,只剩下伉儷一對,大眼瞪小眼,相敬如賓,還能制造什么過年的氣氛?北平遠在天邊,徒縈夢想,童時過年風景,尚可回憶一二。


祭灶過后,年關在邇。家家忙著把錫香爐,錫蠟簽,錫果盤,錫茶托,從蛛網塵封的箱子里取出來,作一年一度的大擦洗。宮燈,紗燈,牛角燈,一齊出籠。年貨也是要及早備辦的,這包括廚房里用的干貨,拜神祭祖用的蘋果干果等等,屋里供養的牡丹水仙,孩子們吃的粗細雜拌兒。蜜供是早就在白云觀訂制好了的,到時候用紙糊的大筐簍一碗一碗的裝著送上門來。家中大小,出出進進,如中風魔。主婦當然更有額外負担,要給大家制備新衣新鞋新襪,盡管是布鞋布襪布大衫,總要上下一新。


祭祖先是過年的高潮之一。祖先的影像懸掛在廳堂之上,都是七老八十的,有的撇嘴微笑,有的金剛怒目,在香煙繚繞之中,享用蒸,這時節孝子賢孫叩頭如搗蒜,其實亦不知所為何來,慎終追遠的意思不能說沒有,不過大家忙的是上供,拈香,點燭,磕頭,緊接著是撤供,圍著吃年夜飯,來不及慎終追遠。


吃是過年的主要節目。年菜是標準化了的,家家一律。人口旺的人家要進全豬,連下水帶豬頭,分別處理下咽。一鍋燉肉,加上蘑菇是一碗,加上粉絲又是一碗,加上山藥又是一碗,大盆的芥末墩兒,魚凍兒,肉皮辣醬,成缸的大腌白菜,芥菜疙瘩——管夠,初一不動刀,初五以前不開市,年菜非囤集不可,結果是年菜等于剩菜,吃倒了胃口而后已。


“好吃不過餃子,舒服不過倒著”,這是鄉下人說的話,北平人稱餃子為“煮餑餑”。城里人也把煮餑餑當做好東西,除了除夕宵夜不可少的一頓之外,從初一至少到初三,頓頓煮餑餑,直把人吃得頭昏腦漲。這種疲勞填充的方法頗有道理,可以使你長期的不敢再對煮餑餑妄動食指,直等到你淡忘之后明年再說。除夕宵夜的那一頓,還有考究,其中一只要放進一塊銀幣,誰吃到那一只主交好運。家里有老祖母的,年年是她老人家幸運的一口咬到。誰都知道其中作了手腳,誰都心里有數。


孩子們須要循規蹈矩,否則便成了野孩子,唯有到了過年時節可以沐恩解禁,任意的作孩子狀。除夕之夜,院里灑滿了芝麻秸兒,孩子們踐踏得咯吱咯吱響,是為“踩歲”。鬧得精疲力竭,睡前給大人請安,是為“辭歲”。大人摸出點什么作為賞赍,是為“壓歲”。


新正是一年復始,不準說喪氣話,見面要道一聲“新禧”。房梁上有“對我生財”的橫披,柱子上有“一入新春萬事如意”的直條,天棚上有“紫氣東來”的斗方,大門上有“國恩家慶人壽年豐”的對聯。墻上本來不大干凈的,還可以貼上幾張年畫,什么“招財進寶”,“肥豬拱門”,都可以收補壁之效。自己心中想要獲得的,寫出來畫出來貼在墻上,俯仰之間仿佛如意算盤業已實現了!


好好的人家沒有賭博的。打麻將應該到八大胡同去,在那里有上好的骨牌,硬木的牌桌,還有佳麗環列。但是過年則幾乎家家開賭,推牌九、狀元紅、呼么喝六,老少咸宜。賭禁的開放可以延長到元宵,這是唯一的家庭娛樂。孩子們玩花炮是沒有膩的。九隆齋的大花盒,七層的九層的,花樣翻新,直把孩子看得瞪眼咋舌。沖天炮、二踢腳、太平花、飛天七響、炮打襄陽,還有我們自以為值得驕傲的可與火箭媲美的“旗火”,從除夕到天亮徹夜不絕。


街上除了油鹽店門上留個小窟窿外,商店都上板,里面常是鑼鼓齊鳴,狂擂亂敲,無板無眼,據說是伙計們在那里發泄積攢一年的怨氣。大姑娘小媳婦擦脂抹粉的全出動了,三河縣的老媽兒都在頭上插一朵顫巍巍的紅絨花。凡是有大姑娘小媳婦出動的地方就有更多的毛頭小伙子亂鉆亂擠。于是廠甸擠得水泄不通,海王村里除了幾個露天茶座坐著幾個直流鼻涕的小孩之外并沒有什么可看,但是入門處能擠死人!火神廟里的古玩玉器攤,土地祠里的書攤畫棚,看熱鬧的多,買東西的少。趕著天晴雪霽,滿街泥濘,涼風一吹,又滴水成冰,人們在冰雪中打滾,甘之如飴。“喝豆汁兒,就咸菜兒琉璃喇叭大沙雁兒”,對于大家還是有足夠的誘惑。此外如財神廟、白云觀、雍和宮,都是人擠人,人看人的局面,去一趟把鼻子耳朵凍得通紅。


新年狂歡拖到十五,但是我記得有一年提前結束了幾天,那便是“民國元年”,陰歷的正月十二日,在普天同慶聲中,袁世凱嗾使北軍第三鎮曹錕駐祿米倉部隊嘩變掠劫平津商民兩天。這開國后第一個驚人的年景使我到如今不能忘懷。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