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韓寒作品及相關評論選
字體    

那些漫無目的的人生
那些漫無目的的人生
槽邊往事     阅读简体中文版

《再不逼婚就老了》一文發布之后,有人說看得進去這篇文章的人自然不會逼婚,該逼婚的依舊逼婚。這話有些道理,不過我寫文章的目的并不是為了改變別人的觀念,只是想了解一下逼婚究竟是媒體制造出來的一個偽概念,還是人們地的確確在遭受的苦難。從傳播和回復的數量級上看,逼婚的確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社會存在。


那么,我的出發點已經得到滿足:我是寫給正在被逼婚的人看,好讓他們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他們父母親戚的想法一致,多少能因此喘口氣。


還有人說把你和菜頭的話放在這里,看10年后你怎么打自己的臉。類似這樣的話我從18年前剛上網的時候就在聽,18年后那些說這些話的人早已經被生活洗得不見蹤影,而我還在這里。沒意義的廢話。


真正讓我思考的反駁只有一個類型,他們說:現在的年輕人活得漫無目的,逃避自己的責任,沉迷在幻想之中。逼婚只是讓他們回到生活的正軌上來,面對現實,勇敢承担起自己的社會責任來。


當然,這個反駁不值一哂。拿婚姻作為工具去激發一個人的社會責任感,形同用兩個人的人生去做賭博。婚姻當真有這樣的效用,又怎么解釋有那么多不受婚姻約束的浪蕩子弟?


我真正感興趣的是:活得漫無目的有沒有問題?


從小我們受到的教育都在說:有規劃好過沒規劃,有計劃好過沒計劃,有目標好過沒目標。所以學習有計劃,職場有規劃,人生有目標。從這個角度來看,沒有規劃,沒有目標的人生簡直就是犯罪。一個井井有條、按部就班的人生是每個人的所需,所謂到什么年紀做什么樣的事情。


可是,按照我的淺薄人生經驗,觀察我朋友中所有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人士,他們中沒有一個是有所謂人生規劃的。即便是其中最成功的人,也絕對不好意思腆著臉說今天的一切歸功于自己的早期規劃。他們都在塵世間漫無目的的浪游了許久,而在這個過程里偶然接觸到的一些東西,卻成為他們后來成功的緣由。


如果覺得我的朋友們不夠成功,我還可以拿喬布斯舉例。他的極簡美學來自于早期嬉皮士時代對佛教傾慕的結果,他對Apple圖形化界面的美學追求來自大學旁聽字體課的思考,但他最終沒有成為偉大的堪布,或者偉大的英文字體設計師,而是興建了蘋果公司。去印度尋找佛教大能,或者是退學了跑去旁聽字體課程,都是毫無疑議的閑游浪蕩,但是其結果卻是驚人的。


我覺得人生中總得有那么一個階段要漫無目的的閑游浪蕩。在我17歲之前,我的人生夢想就是四個字:考上大學。這個人生目的可謂是實在到了極點,也可謂是輕浮到了極點。因為到了17歲我真正進了大學,陡然發現人生完全失去了重心。苦讀12年是為了上大學,一切努力的意義都是為了上大學,等進了大學就很自然地回答不了下一個問題:然后呢?


然后就是工作、買房、結婚、生子、退休、養老?如果不能為這些行為賦予某種意義,那么它們就毫無任何價值。想不出這個意義,人就必須漫無目的的閑游浪蕩。因為在游蕩的過程里,我可以廢掉16年經由書本和考試與世界建立起來的聯系,這個聯系太動物了,就像實驗里的小白鼠踩踏板,踩下踏板就有食物落下作為獎勵,學習就是踏板,分數就是獎勵。


經由游蕩,我和這個世界建立起一種新的聯系。這種聯系源自于我對真實生活的觀察和了解,看一件事情如何做成,看一群人為欲望驅使會做出怎樣的抉擇,看一切有意義沒意義的事情,做一切有意義沒意義的事情,最終一個人可以多多少少了解到真實驅動這個世界運轉的成因。因為理解這個世界,建立了對社會生活的真實圖景,我才能知道自己的位置,也才談得上選擇,才能了解事物之間微妙的聯系,明白多大程度上自己可以利用這些聯系做成點什么。


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多多少少才可以談一點點責任。


我知道,的確存在許多人,把自己的人生弄成一張行事歷,在每一個格子里填寫要做什么,最后也做到了,偉大的職業經理人都這樣,偉大的運動員也這樣,偉大的行政官員還是這樣。我可以承認,這些人都一早就想得特別明白,動手早,下手準,動手穩。問題是,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的幸運,做不到對自己的人生有如此洞見,總得困惑一段時間。


我也知道,漫無目的的人生并不相同,有積極觀察做積累的漫無目的,也有純粹無心無腦的漫無目的。兩者并不能同日而語,且結果也大相徑庭。但是我們都是肉眼凡胎之人,又有什么樣特別的德行或者特別的智慧,可以讓我們得以分辨兩種漫無目的之間的區別呢?或者說,我們無非是以結果為導向,用成功與否判斷當初的漫無目的究竟是哪一類?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么要把漫無目的的人生作為一種疾病一樣對待呢?我們又憑什么覺得可以用婚姻來治愈這種所謂的疾病呢?畢竟,我們不是上帝,也不是超級智慧,更看不透神秘莫測的命運。


我們可以這么想象:在久遠的時間長河之前,有一只猿人脫離了狩獵隊伍,躲開了漿果采集任務,手里提著根棍子漫山遍野漫無目的的游蕩。他看到雷擊引發山火,好奇地靠近森林中的余燼,用棍子撥拉那些燃燒的木炭。當晚,他把火帶回了巖洞。


我覺得人類很可能就是這么第一次學會用火的。


題圖:John Wilhelm



槽邊往事和菜頭 出品

【微信號】Bitsea

請你相信我: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

都是錯的

                    禪定時刻


圖片作者:© S Ø L V E • S U N D S B Ø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