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視頻特輯|當我們在談游戲時我們在談什么
視頻特輯|當我們在談游戲時我們在談什么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說起關于游戲的故事,老玩家總是會把WOW掛在嘴邊。游戲是個情感的載體,記憶、情懷這樣的字眼總是不能全面地概括它對玩家的影響。新年尾聲,葡萄君精選了一些關于游戲情結的視頻,與君共享。

不是炫耀,只是欣慰,自己能從wow開服第一天堅持玩到今天。難忘的事情很多,一件物品,一個boss,一群人,一個時代……寫著寫著自己竟也心意蕭索。


時代

那是一個單純的時代,沒有人騙卡騙金,亂ROLL裝備被叫做ninja會被罵,陌生人都很好心會帶人練級。經常會聽到老玩家會嘆息如今游戲中人心不古信任淡薄,很想回到那個最開始的時代,玩家們讓游戲的世界如此簡單和諧真誠,游戲就該是游戲,沒有半點現實社會的氣息。


副本

公會120人,和對立陣營從黑石山打到MC門口,80人在門外待命截殺敵人,40人進去推BOSS。替補們從天黑到天亮豎著耳朵聽TS,就盼著誰掉線團長讓自己進本。騎士和薩滿還都是掃地僧,全團補一輪buff要5分鐘,不但要交黑龍頭和哈卡之心,還得控制黑上小怪補87火抗。


最難的是老九管理者埃克索圖斯,我們團卡在老九4個CD。二十個日夜,每天從晚上9點滅到早上4點。滅了跑尸,滅了跑尸,最后小怪刷新,從頭清了小怪接著滅。最后過的那次,TS一片喧嘩,團長卻默不作聲,挺大個老爺們兒居然哭的哽咽了。


開門

安其拉開門是一座偉大的豐碑,魔獸故事中聯盟與部落經常聯合抗敵,而十年的游戲歷程中這是唯一一次真正的團結協作。服務器里的大公會們都聯合起來,禁止野外PK,組織人手日夜刷材料,提交材料有DKP,就好像是共產主義社會。


看著那天文數字的材料一點一點被湊齊,曠日持久的戰爭讓平凡的材料變得十分金貴。NPC們用5天時間將湊齊的材料運送到希利蘇斯,最后由一個享受至高榮耀的玩家去敲響銅鑼,瞬間大門破碎,蟲潮涌出,聯盟與部落在薩魯法爾大王的帶領下保護卡利姆多大陸。


歷時了數個月的辛苦,傾盡全服玩家的勞動成果,只為了這一刻。每個人都意識到——自己在見證歷史,更是創造歷史。盡管服務器不斷的宕機、回檔,10個小時內無數次頂著巨大的延遲跑尸、掉線、上線,這仍是讓人振奮許久津津樂道的體驗。每次和別人說起,就好像一個參加過二戰的老兵,撫摸著軍功章目光迷離地訴說當年。而這樣的故事,也不會再有了。


兄弟

我所在的服務器叫冰霜之刃,是國服第一批服務器。早期國內對于阿爾薩斯的武器并沒有特別規范的翻譯,其中一個流傳較廣的版本就是冰霜之刃,當然現在都叫霜之哀傷了。


那天和一群兄弟逃了晚自習,排了長隊后終于進入游戲,帶著玩石器、傳奇時候的習氣,傻乎乎的都取名叫“冰霜XX”。


40級了,兜里窮的只有幾個金幣,哥兒幾個湊錢給我買了匹馬。我是我們中第一個騎上馬的,一起做任務時他們都不讓我下馬打怪,說花錢買的就要物盡其用,好傻。


哥們兒學的是裁縫和附魔,我平時會攢很多裝綁的裝備給他練附魔,甚至自己有需求都不舍得穿。一天晚上,他自己鼓搗到大半夜,顛顛兒跑過來找我交易,那里放著一件藍色的裝備——蛛絲之靴,需求等級19級,還得意地對我說:哥們兒以后包你裝備。我不知穿過多少他做的裝備,后來只有一件一直保存了下來,月布長袍。


孤獨

再后來,轉學、升學,大家因為各種原因AFK。某年后的一天,我偶爾登陸上這個法師的號,兜里一次一金的傳送門符文已經變成了灰字垃圾。打開倉庫,月布長袍下那行字依然沒變:由冰霜龍翔制造。這個人物、這個名字在魔獸世界里早已消失,卻沒想到一件小小的裝備下還有著他的痕跡,原來,這個虛擬的世界并從未把任何人忘記。


我看見會長留下的公告:什么時候才能看到除我以外的另一個人上線。我在后面加了一行字:冰霜火羽集合了,+10DKP。關上游戲,人物頭頂上還有43分鐘屠龍者咆哮的BUFF,這來自60年代的BUFF,浪費一分鐘,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大家一個個AFK,按下O鍵后越來越冷清,直至再無聲音。大家走前總喜歡把賬號托福給別人,后來我手里已有十幾個古老的賬號,wow轉給網易后,我把賬號都綁到了自己的通行證下。可這些曾經日夜一起戰斗的角色們,再沒有同時在線過。兄弟們啊,你們把心血都留給了我,可我想要的還是大家能再一次組隊做做任務而已。


對于80后、90后這兩大群體來說,魔獸這樣的游戲承載了太多的記憶,讓人感懷更多的是則人們對游戲這一“玩伴”傾入的情感……


后來緊跟時代發展的腳步,游戲行業百花齊放、刀光劍影,在中國玩家看來,玻璃渣也從一個陌生的外國公司變成一個熟悉的游戲巨頭:




告別了有紅白機、小霸王伴隨的童年,對于這樣成長起來的我們,游戲不止是玩物,更是一種寄托,身為玩家我們高呼“無游戲,寧愿死”:




游戲的普及也促進了觀念的進步,身為游戲玩家的我們可能曾遭受長輩的非議,但隨著游戲的發展,原本被妖魔化的存在變成了社會生活中一種特殊的藝術載體。這也讓我們有信心向所有人宣告——游戲為我們創造了美好的生活: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