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民初精神傳統文化歷史遊戲
字體    

還記得那些虐你千百遍的通關BOSS嗎?   游戲葡萄
還記得那些虐你千百遍的通關BOSS嗎? 游戲葡萄
游戲葡萄     阅读简体中文版

本文源自某日某位葡萄君看到的一則有趣的知乎問題“游戲里有哪些讓人印象深刻的Boss?”,這個問題無意中引發了葡萄編輯部里熱烈的討論,葡萄君們紛紛回憶過往,妙語迭出,有笑也有淚。


趁著假期,我將編輯部里關于Boss的回憶收集起來,匯成這樣一篇,希望能在博各位讀者一笑的同時,也喚起你們心中關于游戲那份澄澈的情感。


拜月教主 From 《仙劍奇俠傳一》

——Edie


我玩過的游戲,說起來不多也不少,要說影響最深的,不可免俗的還是《仙劍奇俠傳》。


那時候還是小學(哎呀暴露年齡),第一次是在網吧里看見別人玩(十八線小城市網吧小學生隨意進出)《98柔情版》,瞬間就被深深吸引,第二天迫不及待地上機自己玩。那個年代網吧流行給電腦裝還原精靈,關機再啟動電腦完全刷新,游戲根本無法存檔,我和朋友憑借當時僅有的一點電腦水平絞盡腦汁也沒能找到破解的辦法,只好耐著性子一遍又一遍重頭來過。就放學到晚飯間的兩三個小時,能從開頭玩到同靈兒結婚已經是非常不錯的進度。盡管對于玩《仙劍》本身已經很滿足了,但心里總歸還沉著一份對后續劇情的好奇與渴望。


時隔十多年,我對于第一次通關《仙一》的記憶已經非常模糊了,好在這游戲我也不止通關了一次,可究竟是多少次,也不記得了,總歸是有五、六次的,只是除了最初的體驗外,后面玩的都是《新仙劍奇俠傳》了。還記得跟兩個好友在其中一人家里玩,甚至干出過將他家鞋柜的門拆下來當做墊板,從八樓高的陽臺爬到書房窗戶開窗進屋玩游戲的壯舉,事后門板裝不回去事情敗露導致他被暴揍就是后話了,這事至今仍是我引以為傲的談資(誤)。


第一次通關也是在他家,穿過無底深淵進了南紹王宮,見到拜月教主的那一刻,那種激動而又緊張的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第一次打沒經驗,似乎跪了一次又一次,還重讀前面的存檔去刷過級,后來干脆不要臉地開了修改器,不改數值只改金錢,就用乾坤一擲一通狂砸,總算是過了,沒想到拜月教主和水魔獸合體又是一輪。那時候我們都虔誠地熱愛趙靈兒,誰也沒想到打完這一場迎來的竟是女神的隕歿,簡直晴天霹靂,我是真的不信她竟這么死了,死死盯著結局處的CG,嘴里念著“肯定沒死肯定還有!”一直到詩歌消失了,制作人名單也消失了……


后來又將游戲反復玩了數遍,原本輕松打過拜月教主要60級,玩得熟練了有次似乎35級就過了,也嘗試過打開靈兒的隱藏結局,最后看到她與逍遙站在橋上共憶往昔,也算是稍微安撫了下曾經受到沖擊的玻璃心。

我是個幸運的人,寫這段話時,我身旁還坐著當年陪我一起玩游戲的那個人,我問她,“你印象最深Boss是哪個?”“哪個呢?隔那么久都忘干凈啦!”她笑著沖我搖搖頭。


“忘了沒關系,有空我們再玩一遍。”


“好。”


奧杜爾-奧爾加隆 From 《魔獸世界》

——冷冷


如果你是一名國服玩家,又恰好經歷過3.22版本,內心一定充滿遺憾。由于當時國服卡審批、換代理、版本更新出現雞肋,再加上難度高、裝備差等綜合原因,奧杜爾被貼上了“畸形”的標簽。不過由于成就龍的強力吸引,再加上很多玩家想要一睹經典副本奧杜爾的風采,仍然有不少的團隊孜孜不倦的開著荒。我有幸在版本后期(學生狗偏PVP)參加了擁有較強實力的公會活動,見識到了很多對于初期玩家來說變態至極的Boss們,今天就談談最讓我難忘的Boss——觀察者奧爾加隆。




我加的公會十分給力,down掉了烈火金剛,更能企及1燈、0燈難度的尤格薩隆,所以當時能夠穩定上線便有機會跟團活動。開團之前必不可少的熟讀了各種攻略,后來抱著大腿一路過關斬將,雖然中間小有失誤滅了幾次,不過無傷大雅,最終集齊了碎片開啟了BOSS的大門,這場戰斗的最大特色在于幾乎所有的傷害都可以被預估,因此一開始便被背景中展示的華麗宇宙星圖所迷惑的我們有些松懈。


雖然一開始團長對于戰斗時間軸已然了如執掌,然而實際戰斗中滅團點極多:坦克減傷沒有卡CD釋放,倒坦,滅;大爆炸全屏AOE減員,滅;DPS不夠沒打掉崩陷之星塌縮成黑洞造成巨大AOE傷害減員,滅;隊友電腦風扇呼呼作響頻繁掉線等于減員,滅;不小心都進了黑洞導致場上無人,Boss釋放秒殺技——升天,滅....


由于我跟的公會四團,休閑黨偏多,整個戰斗過程充斥著團長在YY的聲嘶力竭的吶喊,隊友們手忙腳亂,根本無暇顧及華麗的戰斗背景。數次滅團后隊員們紛紛自我檢討,然后又再一次在團長無奈的嘆氣聲中滅團,我已記不清缺乏戰斗經驗導致我們滅了多少次,我只知道因為時間太晚,最后我們滅到散伙....并且最初的奧爾加隆每周只有一小時的挑戰機會,假如失敗了,也只有下CD再見。


最后變成了更多的嘗試只是慢慢熟悉戰斗流程,對于磨合程度不高的公會新團來說仍然是無盡的滅滅滅,直到我因為學業等關系AFK,也沒能過掉奧爾加隆。后來轉型純PVP黨我聽說公會的牛X人士竟然拿到了變態成就“滅得你想哭”,那可是要求不減員更不能滅團的變態成就啊。


縱使奧爾加隆難度很高,但是奧爾加隆Boss戰塑造的史無前例的使命感又將玩家們緊緊的捆綁,當隊友們在通關Boss的那一刻,團隊榮譽感、拯救世界的自豪感瞬間爆棚,玩家們終于能在被Boss虐得體無完膚之后得到滿足。


即使版本迭代讓這個經典的副本轉瞬即逝,不管是“真·坦克超人”“鐵矮人,三分熟”“我來組成頭部”等的成就黨,還是為了刷裝備模型的幻化控,仍然有不少的新人慕名而去,每當閑聊至此,老玩家們便開始訴說當年自己經歷開荒時期感受到的震撼和痛苦,而新人們一邊羨慕嫉妒恨一邊諷刺老玩家們總是擺出令人討厭的”優越感“,而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老玩家,還是不斷AFK又因為放不下不斷回歸的新玩家了。


海之子:巴巴羅薩·海雷丁 From 《大航海時代4》

——大黃


年前,著名的航海游戲《大航海時代》系列新作登陸移動端,其新作的質量在此先不做過多的評論,但其卻勾起了葡萄君關于往昔《大航海時代》的一些記憶。在PC單機時代最后一代的《大航海時代4》中,有一位Boss是如此令人印象深刻,那就是海之子——海雷丁。



注重故事劇情的《大航海時代4》給玩家創造了無數的經典角色,其中反派人物也數不勝數,包括無敵艦隊提督巴魯提斯、悲情的紳士克利福德、邪惡野心的艾斯康特等等。但留給葡萄君印象最深的,莫過于阿爾及利亞海盜首領、奧斯曼帝國海軍元帥、姓名世襲的海盜之王——巴巴羅薩·海雷丁。


海雷丁在游戲中屬于半虛構人物,歷史上確有其人,統治以今阿爾及利亞、突尼斯為中心的地中海海域。作為奧斯曼帝國的附屬勢力,對當時世界海上強國均造成了極大地威脅及影響。同時,正是由于其勢力在地中海海域的強大,也迫使以葡萄牙西班牙為首的歐洲國家尋求西方的新大陸以解決地中海海域封鎖帶來的損失,從側面推動了大航海時代的到來。


而在游戲中,玩家如果使用歐洲地區主角,面對的第一個強力BOSS必然是盤踞地中海南岸的海雷丁。而海雷丁一出場就給玩家一種“這貨比別的角色厲害N個次元”的感覺。而實際上,不同于波羅的海、北海、伊比利亞半島沿岸的敵人及競爭商會,海雷丁也確實會帶給初次相遇的玩家震撼性的記憶。


初次進入地中海沿岸地區時,劇情會提示玩家注意地中海之王海雷丁。而在海域第一次遇到海雷丁時,可選擇迎戰或避讓。如果迎戰,新手玩家幾乎不可能取勝,海雷丁所具有的壓倒性實力會給玩家以極深的印象。而若選擇避讓,則會在海雷丁控制的城市只允許進行基礎的補給。無論哪種情況,對于初出茅廬的提督們而言,海雷丁帶給他們的是強烈的挫折感與恐懼。玩家將不得不選擇屈辱性的避開地中海區域而駛向新的海洋。可以說,積攢實力以報海雷丁一箭之仇是大多數航海玩家的目標和動力。




而當游戲進入到中后期,玩家積攢了足夠多的實力重回地中海時,擊敗海雷丁的成就感可謂無與倫比。而海雷丁一旦被擊敗,也會颯爽的承認玩家的實力,其豪爽磊落可見一斑。在《大航海時代4》的劇情設定中,中后期同樣也會觸發其宗主國奧斯曼帝國對其阿爾及利亞海盜的控制和壓迫的劇情,而海雷丁在面對比自己強大數倍但卻意圖剝奪自己自由的宗主國時,海雷丁給出的答案是“不”。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精神在其身上得到了很好地體現,大海還是寬廣的,也是自由的,海雷丁在“盜”的同時也一直堅守著心中的“俠”。


由于《大航海時代4》中平行世界的設定,在每個主角故事線中的海雷丁都不盡相同,亦敵亦友。但無一例外會給玩家留下極深的印象,但其強大而有原則的形象從未變更,玩家對他愛恨摻雜的情感獨一無二。而隨著近些年《加勒比海盜》《海賊王》《刺客信條:黑旗》等新興優秀航海題材影視動漫游戲作品的涌現,也出現了杰克船長、路飛、愛德華·肯威等新的經典海盜形象。但在葡萄君心中,最敬佩的海盜永遠是——強大、神秘、有原則的海雷丁。


大主教 From 《龍之谷》

——安德魯


《龍之谷》是個讓我糾結不舍的游戲,三度AFK,又三次回歸,最后還是放棄治療。


五十Level年代的大主教巢穴算是個人印象最深的一個副本了。那時候游戲熱情最高,剛剛滿級的冰靈第一次抱大腿進入這樣一個高難度多機關的巢穴。從此開始了各種姿勢單刷(被虐)的不歸路……


抱別人大腿進本時只覺得第一幕小怪毫無存在感,單刷時才發現原來自己一個脆皮法師會被這群流氓摸掉半管血。更不用提超時之后的全地圖漩渦……


殘血進入第二幕挑戰蘑菇石頭人,風騷走位破保護罩閃避毒霧、躲自爆蘑菇,又用掉無數血藥和復活石……


第三幕逗比天團四大天王讓我以多個復活石的學費了解到原來殺Boss還需要按順序……


又經歷N次躺尸復活過了第四幕的鐮刀胖子之后,終于來到奇形怪狀的大主教面前……


你猜關底Boss需要啥?需要前戲!限時打碎蓄能的柱子,不然就要眼睜睜地看著主教大人狂暴。可憐了冰法沒有幾個多hit數的技能,每次爆發只能靠開盾加搓火球的霸體硬抗。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踩著滿地毒沼把主教打趴下,這貨還會召喚坐騎石頭人喲,接下來呢?接下來玩家要對準石頭人的下半身玩命地砸技能。石頭人的受力點是一個長得像小JJ的部位……這種打Boss的體位估計我這輩子都不會忘。每打掉一管血,石頭人就會軟下來,玩家需要順著胳膊爬到石頭人的背上攻擊主教,這個部分有個奇葩的判定,很多施放目標為地面的技能都會失效,空留著大招無用武之地的挫敗感至今記憶猶新。


幾個技能過后石頭人蘇醒過來,甩開背上的訪客,繼續砸地、全屏幕吹風、放黑洞和激光。于是我一邊躲技能,一邊嗑藥,一邊繼續對準石頭人下半身扔技能,如此循環往復……


而不可思議的是,我特么竟然愛上了這種受虐的感覺,第一次通關后,去貼吧和論壇翻攻略,再回去拜訪四大天王、挑戰長相古怪的主教……大號通關換小號、從N次復活到一路到底、從嗑藥到近乎無傷……直到有一天,本不是成就黨的我莫名其妙地完成了所有成就。


嗯,這就是我和大主教相愛相殺的故事。





完顏宏烈 From 《劍俠情緣2》

——惠智大師


戀愛談了一段時間后,就該見父母了,游戲中的主人公也是如此。


在進入最后一層地牢之前,南宮飛云還在想著那位名叫“若雪”的女子。他們結識于一座山寨,那時“若雪”被一伙山賊虜為人質,而南宮飛云則剛剛告別了自己的父母張如夢和南宮彩虹——前作中的男女主角——下山闖蕩江湖。看到“若雪”的那一刻,南宮飛云恐怕恨不得對玩家說:“大哥你快些趕進度啊,再過幾個小時我倆就能退隱江湖過日子去了!”


南宮飛云深吸一口氣,握緊了手里的劍,懷著對“若雪”、對被殺伙伴、對收復故土深沉的責任感,推開了第三層地牢的大門。里面的BOSS是一位挺拔威嚴的老頭,身份是金國高官,正在啰啰嗦嗦地道出一切的真相。才16歲的飛云哪聽得懂那么家國天下的道理,一想到“若雪”腎上腺素急劇分泌,二話不說舉劍就砍……精疲力盡之后,南宮飛云心滿意足地看著老頭倒在自己的腳下,這時候“若雪”出現了。


“若雪”沒有像隔壁游戲那樣,突然現身放大招與BOSS同歸于盡,也沒有死在男主面前,激發男主放大招干掉BOSS,而是趴在奄奄一息的老頭身上,大哭:“父親……”


南宮飛云傻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我竟然……干掉了自己的老丈人?媽蛋!”但很快,飛云就冷靜了下來,轉念一想:“凡是BOSS都是要死的,這是RPG游戲的規律啊!玩家打了這么久,不就圖一個滿意的結局?我一定能和若雪比翼雙飛的!”


飛云面帶悲戚地陪在了“若雪”身邊,聽她絮絮叨叨說著身世,同時斜眼瞄向老頭,暗念:“老丈人,趕緊說出贖罪的話,然后祝福我們吧!”


老頭眼看是不行了,緩了半天,攢夠了一口氣……一掌向南宮飛云打了過去!南宮飛云被偷襲打死了!屏幕上打出全劇終了!


這個叫完顏宏烈的老頭就是我心中印象最深的BOSS了,他打死了自己未來的女婿,他的女兒叫完顏若雪。


玄霄 From 《劍仙奇俠傳4》

——隙澗翠


作為一名手殘黨中堅分子,提到電影漫畫中的BOSS我可能會滔滔不絕,但談到游戲中的BOSS尤其是通關BOSS真是屈指可數。在這一點上,不得不感謝回合制游戲給了我一線生機。


我接觸仙四的時間很晚了,因為高考的原因,一直壓抑自己好奇的心,高考結束后,才將自己關在房子里,兩個星期,幾乎不怎么睡覺,在無攻略,不作弊的情況下通關了整個游戲。在《劍仙奇俠傳4》中,有兩個我印象最深刻的BOSS(劇情就太多了,到處都是經典),一個是玄霄無疑,另一個則是狐仙,除了前期級別太低被狐三太爺虐了無數次的原因之外,再就是那段故事的原因吧——一個你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你身邊,而她也因為愛你而飽受輪回之苦,這世為樹,下世為花草,終于化為人了,卻是一個癡兒。



好了,閑扯了這么多,讓我們還是回歸到最悲情的通關BOSS玄霄身上來吧。


玄霄,他是云天青和夙玉的同門師兄。


“吾名玄霄,乃是你爹和你娘的師兄。”




他也是故人之子,云天河口中的“大哥”。


“你們不必插手,生死之事,尚要聽天由命,何況這等去留,又豈隨我意?”




玄霄,不少人拿他和慕容紫英相比,如果當年他不是被選為羲和劍宿主;如果19年前不是認識了云天青而是云天河,恐怕便不會落得如斯下場。的確,玄霄是天賦異稟,資質極佳,悟性極高的,但他和紫英不同,他骨子里便是一股狂勁。


他看淡世俗禮法,所以才會與云天河結拜兄弟;他只相信自己認為是對的,所以他執意要修仙練劍除平妖界。正是高傲如他這樣的人,才會將情誼看得比生命還重,也因此無法承受兄弟和愛人的出走而走火入魔。整整19年,他能忍得住寂寞,忍得住別人的蔑視,忍得住被當做一個怪物,他不能忍的是,自己最看重的師弟和師妹居然不認同他,并且采用了最為極端的方式去反對他。




九天玄女又如何?神又如何?妖亦何為?


十九年了,他并未放下一切,而是想要成仙,想要重新制定合理的秩序。因為,他已經無法回頭。天青和夙玉,都不在了。天青和夙玉,“生盡歡,死無憾”,卻徒留玄霄一人在這世上。


誰,在昆侖之巔

棄三尺長劍 立下誓言 畫下句點

誰,在東海之淵

笑萬里長天 看破書卷 看不破世間

誰,在華夏之邊

擬寫欺世謊言 一眼看盡 滄桑千年

誰,傲立六界之前

劍指向九天 清冷宮闕 古老的誓約

浮生遠 六界征戰連年

九天玄 人間戰火連天

他執劍 舉杯對月聽哀聲不絕


這是粉絲寫給玄霄的角色歌《天劫》,歌詞中將玄霄的狂傲孤冷刻畫得淋漓盡致。所謂“性格決定命運”便是如此吧,如果玄霄不是這樣一個人,如果他不是被寄予“除魔衛道飛升”的重任,如果他早一點遇見天河、菱紗和夢璃,或許就不會面對一次次的眾叛親離,兄弟相殘了吧。


盡管在游戲中,玄霄,以及玄霄和夙瑤兩輪BOSS戰都十分惡心,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到,玄霄還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真憑他走火入魔加上這些年的修為,又有夙瑤掌門的相助,一招秒掉主角三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事實上,雖然很痛苦,但是耗上個20分鐘磨死玄霄卻并不是一件很難的事。相比中期的一些BOSS戰,打玄霄難的并不是技術或裝備數值,而是心理上。


卷云臺上,兄弟相見,卻料竟是此番情景?


一部《仙劍奇俠傳4》,可以說是哭著打完的。從歐陽明珠到懷朔璇璣,從青鸞峰上到海邊即墨,無論是主角還是配角甚至是NPC,每段故事都是一聲嘆息。


時至今日,盡管這部游戲的回憶已經不再清晰,可一旦開頭,卻又收不住了。


T·A From 《地球OL》

——博文


那百分之一秒,我體會到的是徹底的絕望。


已記不得目標頭頂的名字,記不得華麗的服飾穿著,記不得技能的樣子,只記得他步履輕盈的經過我身邊,我清楚,那是魔鬼的步伐。只記得那輕蔑淡然的一笑,只記得沒有經過我身上的目光里,夾雜著強大至極的力量,那是一種談笑間檣櫓飛灰煙滅的自信,而這一笑,也終究成為了我永恒的夢魘,以一個又一個化身出現在我面前,輕捻指尖,揉碎了我。


最開始,我以為游戲的世界是我的,天縱奇才的我,有著超乎常人的手速和意識。無論什么樣的boss,我都能如探囊取物般輕取其首級,那時候我年輕氣盛,一度以為自己站在了游戲世界的巔峰,掌控風云,不可一世。


而那是一年冬天,我第一次聽說了“它”的名字。隨后,“它”悄悄的潛伏在我的身邊,不時露出爪牙的鋒芒,讓我如坐針氈寢室不安。可宿命是無法逃避的,終于,我與“它”迎來了第一次交鋒,帶著我不敗的戰績和巔峰的榮耀。我,敗不得。為了這次戰斗,我準備了最稀有的藥劑,最頂尖的裝備,最陰狠的殺手锏,選擇了對我有利的地形,甚至提前勘察了好久模擬戰斗。


那是一片落葉蕭瑟的銀杏山谷,晚秋的殘風裹挾著淡紅的余暉。恭候多時的我在“它”進入我的領域后,瞬息間展開了最強大的攻擊。沒來得及感受刀鋒的冰冷,我的頭顱已然滾落在旁,殘存的幾秒記憶想不起“它”是如何攻擊的。


我從神壇跌到深淵,名字逐漸被人淡忘,而“它”則聲勢日漸壯大,曾經的同伴也投奔而去。而噩夢永遠不會停止,我無論走到哪兒都躲不開“它”的追殺,因為“它”不是一個人,而是個組織,無處不在,順其者昌逆其者亡,縱使是我也再無立足之地。


回憶像溺水的動物一樣冰冷,我輕念著他們的名字,身體忍不住瑟瑟發抖,“人民幣戰士。。。。。。”


以上部分圖片來自互聯網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