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見聞】三十年后中國將無“農村”
【見聞】三十年后中國將無“農村”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衰落的豈能是我們農村?中國的城市也照樣逃不了。農村的“空巢”只是中國“大空巢”的前兆,更激烈的人口危機還在后頭。


——春節回農村老家見聞及凄涼預感


時隔多年,春節回了趟河南周口農村老家。不知是不是在大城市看新樓房多了,感到村莊很破敗。新建起來的一些樓房,似乎顯示農村還有些生機,但這只是表面——用我調侃的話說,農村的家是一年一度不到一個月的“度假村”。


中國農村的衰敗趨勢已經不可逆轉


回到家里,荊棘叢生,仿佛到了荒野地里。這種情形,當然不是我家一個,我們村這樣的戶多的是。旁臨的大伯說,我們家這一片已經連片空虛,平常時候成片的房子無人居住,只是到了過年才回家一趟,有的干脆幾年不回家。


我們村緊鄰一條河,過去村河邊曾是最熱鬧的地方,那時連吃中午飯和下午飯時都端著碗到這里。我再到五年前最熱鬧的河岸邊,非常驚訝,這里也已經荊棘叢生,怎么成這樣?那時候,這里被我們的腳踩得幾乎寸草不生,十分光整,沒想到幾年后竟是這樣。


想一想,其實也不必驚訝。能干活的基本都出去打工了,孩子越來越少了,還有一些孩子干脆隨父母去別的地方了,剩下的老人活動范圍很小,誰還能讓這里熱鬧呢?走在河岸邊,這些腳印很清楚,因為土地在無人狀態下變得很松軟。這些腳印顯然是新的,也就是過年時大家回來到這里走一趟。


看著村邊的河,不知是更美了,還是更荒涼了。原先都是開墾好的河地,而現在,高的地方,幾乎栽滿了楊樹;低的地方,河草茂密,一些地方已經形成了自然的蘆葦叢。這可不是國家鼓勵退耕還林還草的結果,都是因為打工跑的外地了。但對于河上、村邊的好地都種上樹,這有點折騰——一邊抱怨耕地不足,一邊把好地栽上樹,甚至在一些地方耕地慌著(比如南方地方就比較常見)。


現在的農村,越來越空了,孩子也越來越少了。比如我旁臨的大伯,已經64歲,還出去打工,我們村的老頭還逗笑說“你這年輕人不出去干嘛”(已經是64歲的老人了)。我的一個姑父,已經68歲了,標準的老人,還到外地的建筑工地上打工。不是缺錢,而是在家里找不到人玩。他告訴我,他們村也是能出去的基本都出去打工了,平常里村里找不到一起玩的人,在家里看電視看的眼都花了,“被迫”跟同村的一塊干建筑去。


除去過年,平常的農村剩下的基本上是老頭老婆、未出去的婦女和未帶走的小孩。平常連片空的房子,人口的大幅機械負增長及正在到來的人口自然負增長,這種態勢決定中國農村,至少落后地區的農村大衰落已經不可避免。


“大國空巢”已成定勢


衰落的豈能是我們農村?中國的城市也照樣逃不了。農村的“空巢”只是中國“大空巢”的前兆,更激烈的人口危機還在后頭。


我爸爸曾想老后回到家里做生意,我勸他還是多在浙江呆吧,我們這里的農村還有做生意的希望嗎?除去過年火一陣之外,平常時都空了,做誰的生意去?年輕有消費能力的都走了,留下的老頭老婆或沒有錢或不敢花錢,依靠老頭老婆買鹽做生意嘛?我們村開小賣部的說,平常生意已經很差了。除去在農村大規模包地種經濟作物、成規模養殖及在縣城或好的鎮上開工廠外,我們這樣的農村已經沒有多大發展希望了。


旁臨大伯說,再過三十年,說不定我們村莊都沒有了。我一聽十分驚訝。但仔細想想,的確如此。城市化一直在推進,中國的生育率已經降低到1.2左右的超級危險水平,未來的城市必將加倍抽取農村年輕人口,否則難以為繼。到那時候,我們村真可能在2045年消失了。


現在農村是老的小的一起到城市干活,維持了城市的生機。比如上海,已經連續23年人口自然負增長,如果沒有外來年輕人,上海已經成為一個衰老的城市。但這好景也不長了,城市的超低生育率將依舊持續,農村生育率也將不斷降低(農村年輕人到城市多沒房、收入低、高壓力,生育率必然也不會高),到城里干活的農村人也將漸漸老去,中國城市的生機也將漸漸逝去。


現在中國1.2的總和生育率,將使未來人口或者說勞動人口每過30年左右減少45%,以農村勞動力補貼城市的方式,能維持多久呢?“大國空巢”已成定勢,整個未來的中國,就像現在的農村一樣,隨著勞動人口的大幅減少,大衰落已經不可避免,而且是難以逆轉的一路崩潰。


中國人均壽命從1949年的35歲提高到現在的75歲,僅壽命延長、死亡率降低就可以使人口從5.5億增長到12億多。可以說,近65年來中國人口增長的80%因素是壽命延長、死亡率降低。從1991年中國總和生育率低于世代更替水平,人口增長完全是因為壽命延長。


比如說“421”家庭,4生2,2生1,在人均壽命翻倍的情況下,可以從4人增長到7人。但是,隨著爺爺奶奶輩死亡,一下子就減少4個人,人口減少一多半。30年后,也就是2045年左右,中國第二次嬰兒潮人口步入死亡年齡,每年死亡人口兩千多萬,但那時候每年新生人口只有六百多萬,一年減少一千多萬,幾年減少一個億,中國人口徹底大崩潰。


30年后,或許我們的村莊真的就沒有了,一是因為城市化,二是因為超低生育率,三是因為超低生育率之下的城市將嚴重抽取農村人口。到時候,只能是清明或過年時“祭拜”我們的村莊了。


新農村莫要“瞎折騰”


在只剩下老幼病殘的情況下,還能建什么新農村的呢?我是這樣憂慮,可堂嫂子告訴我,我們這里正準備建新農村,村西頭的新房子已經不讓蓋了。


建什么新農村呢?就是把現在的房子扒了,包括新蓋的樓,然后再在鎮周圍蓋高樓,都住進高樓里,這就是我們這里準備建的新農村。這不是“趕農民上樓”嗎?原來我們這里的新農村竟是這樣折騰。


把新房子拆了,補貼農民一部分,然后讓農民到鎮上買新樓,農民多花錢,政府多花錢,而且對多數農民來說僅僅是一年回來住一次,有必要這樣折騰嗎?


把樓房建在鎮周圍和公路兩邊,必然占用新的耕地。雖然建高樓把村莊搬出去可以騰出不少耕地,但這樣的耕地質量很差,花費很大,至少是前幾年很難種。在不少農村大量耕地荒廢、半荒廢(如一年兩三季變成一季)、好耕地退耕還林還草和農業技術不斷發展(產量提高)的情況下,這種極其不劃算的倒騰有必要進行嗎?


嗨,別折騰“新農村”了,不要那么快害的我找不到自己的村莊了。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