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當年明月的作品及評論
字體    

2015年的任天堂:改變與堅持
2015年的任天堂:改變與堅持
GameRes游資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3DS今后第一方將以復刻經典游戲為主?

  2015年,是游戲業界承上啟下的一年。PS4、Xbox One、Wii U三大主機和3DS、PSVita兩大掌機都迎來了壯年期,先后擺脫了首發期缺少游戲作品的尷尬時光,開始迎來大作的收割季節。在這個歷史時期,無論哪一家都不會很快迎來下一代主機,因此在這種各大廠商都在穩步前進的時代,誰都希望能保持住自己的步伐,順利度過這一世代。

  而任天堂似乎是一貫不按套路出牌,這或許也是自家兩款主要硬件產品的不同境況造成的——3DS在掌機市場具有著絕對優勢,而家用機Wii U腹背受敵,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


  從數據圖可以看出,即使是在掌機界處于絕對優勢的3DS,也遠遠不如它的前輩們。

  電子游戲行業在手機游戲、網絡游戲等的沖擊下,市場正在逐步縮小,無論是任天堂還是索尼、微軟,都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如果說Wii和NDS天翻地覆的成功有著很多偶然性,那3DS的表面繁榮也只是努力地及格,Wii U的慘狀則或許正在為Wii的過度成功而買單。

(任天堂多管齊下,成功脫離赤字)


  然而任天堂在如此不利的市場環境下,依靠多點齊發的游戲陣容,成功把赤字扭轉成了黑字,在2014年重新開始盈利。到底是哪些舉措讓任天堂擺脫了多年的赤字陰云,任天堂在重振輝煌的路途中又新陳代謝了什么呢?在這個本應該大獲豐收、努力維持現狀的求穩時期,任天堂卻逐漸對一些堅持很多年的“固執”開始松口。有人覺得任天堂變了,開始迎合世俗,也有人覺得任天堂沒有變味,依然故我。任天堂是否在不思進取吃老本呢?是否在放棄自己的堅持呢?

  本文將對任天堂近年來做出的改變和堅持做一個盤點,并為大家帶來2015年任天堂即將發售和可能會發售的游戲的展望。

  3DS今后第一方將以復刻經典游戲為主?挺好的!

  這個說法源于巖田聰的一次訪談。

  “炒冷飯”如今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一款經典游戲經過高清化,適配新機種的操作,以合集或高清版的形式登陸次時代早就不再新鮮。但對于任天堂來說,這并不是常見的現象。

(目前3DS第一方已公布的幾款重制游戲)


  任天堂始終給人一種印象,就是不喜歡搞重制版,因此任天堂的復刻少而精也是業界有名。這一點是從90年代剛開始有重制版游戲萌芽時期就有的堅持,只不過在今后的3DS平臺,重制游戲的頻率會更快一些,但依然會保證每一款“重制版”都是真的重制。

(1993年出版的SFC游戲《超級馬里奧全明星》)


  1993年任天堂在SFC平臺發售的合集游戲《超級馬里奧全明星》,是典型的任天堂式“冷飯”。任天堂將FC的四款超級馬里奧游戲(初代、日版2代、美版2代、3代)全部按照SFC機能重新制作,修補BUG,擴充關卡,堪稱今后重制版游戲的榜樣。

(原版與重制版的畫質對比)


  除了GBA時代移植了比較多的SFC游戲以外,其他任系機種的復刻游戲并不多,特別是第一方,從某種角度說甚至不太愿意把舊游戲搬上新平臺。因為,任天堂堅持如果要復刻,就不能是單純搬運的原則,要徹底地按照當前要求重新制作。舉幾個例子:


  以上列舉了幾款任天堂重制版游戲。重制游戲大概可以分為三類——進化重制、平行移植、縮水移植。

  1、進化重制:比較經典的例子,就是之前提到的SFC《超級馬里奧全明星》以及表格中的GBA版《銀河戰士零點任務》,3DS的兩款塞爾達傳說、星際火狐,Wii U的風之杖。

  這類重制版游戲,是最受玩家歡迎的一種。因為被重制的原作通常都是公認的名作,但由于畫質問題和操作問題,許多新玩家難以接受。將這些由于畫質等問題而逐漸變得難以接近的游戲按照當下的引擎進行完全重制,并修正原作中的不合理之處,是玩家非常喜聞樂見的。

(N64與3DS版塞爾達傳說同一場景對比圖,左N64右3DS)


  3DS上重制的N64兩款塞爾達傳說,均是認真制作的產物,讓經典游戲煥發出更大的魔力。

  2、平行移植:老的家用機游戲向新的同級別機能的掌機移植的游戲。比較典型的是那些非常海量的SFC到GBA的移植游戲,以及NDS的《超級馬里奧64》。

  這類移植很容易出現炒冷飯的現象,包括任天堂自家游戲很多都并不幸免,GBA平臺上就有很多SFC游戲的直接移植。這個現象在GBA之后出現的不多了。本世代許多第三方跨平臺游戲,某種意義上講也可算入平行移植,彼此間只在畫質上有細微差別。

(超級馬里奧64的N64版與NDS版對比圖,左N64右NDS)


  以《超級馬里奧64DS》為例,畫質上的進化明顯不如上邊的3DS版兩款《塞爾達傳說》的差距。由于NDS的分辨率不如N64,因此在建模和貼圖都有小幅度提升的條件下,反而鋸齒變得更多。

  但總的來說,是畫面方面進化不明顯的移植。這類重制版,如果沒有“新料”,恐怕許多老玩家就不會買賬了。因此這類游戲在任天堂的處事原則下,會有非常多的新增內容,以保證它作為一款新作而給人以足夠的興趣。最終,NDS版的重制版賣出了和N64原版不相上下的銷售成績,也創下了重制版與原版雙雙達到1000萬銷量的奇跡(N64版銷量約1189萬,NDS版銷量約1024萬)。這對于許多重制版游戲來說是不可思議的成績,這一方面也是由于游戲本身素質過硬,更兼新增大量新要素讓游戲如虎添翼。

  如今很多復刻版游戲都沒能給予足夠的新要素,只是單純移植,而這正是任天堂一直以來極力避免的情況。

  3、縮水移植:即畫質縮水后移植給較低機能的機種。這類移植在以往非常少見,比較有名的是GBC平臺移植SFC的《大金剛國度》,但市場業績并不好,所以只出了一代而沒有繼續移植下去。

(GBC移植版與SFC原版畫質對比,左GBC右SFC)


  多年后,3DS依然以《大金剛國度》系列為起點,開始了縮水移植的工程。Wii的輸出分辨率(480p)是遠高于3DS(240p)的,因此即使3DS的機能可以勝任Wii的游戲,那也勢必造成畫質的損失。

(3DS移植版與Wii原版畫質對比,左3DS右Wii)


  《大金剛國度回歸3D》這款游戲的誕生,標志著3DS的機能可以勝任大部分Wii游戲的移植。雖然畫質有所縮水,但杰出的3D效果也會給游戲找回不少分數。為了彌補畫質上的損失帶來的負面印象,本作還新增了9個全新關卡,并增添簡單模式,至于這些新要素玩家是否買賬,就見仁見智了。

  下一款Wii游戲縮水移植到3DS平臺的游戲是《異度之刃》,很出人意料。當然這款明顯榨干Wii機能的后期RPG名作,3DS是無法勝任的,因此任天堂選擇這款游戲作為3DS的進化改良機——new 3DS系列的獨占游戲。由于new 3DS分辨率并沒有提升,因此游戲的畫質有所縮水也是必然的結果。

(new 3DS移植版與Wii原版對比圖,左new 3DS右Wii)


  由于分辨率的差距,移植版游戲除了要保證優異的3D效果外,還必須新增很多內容才能彌補畫質縮水造成的減分。目前《異度之刃3D》已經公布了諸如下屏幕地圖與狀態顯示、音樂模型鑒賞收集、amiibo和擦肩機能的運用等新要素。

  這三種移植方式,雖然會造成畫質方面提升、持平、下降的不同變化,但畫質只是游戲素質的環節之一。這些重制版游戲本身均獲得了不同程度的進化,盡管有的進化巨大,有的進化有限,但任天堂的重制版“冷飯”絕大多數都能做到增補大量新內容和改善原作問題,讓重制版不僅僅是畫質的提升,更多是作為對原版的改良版而存在。這也是為什么任天堂的玩家比其他廠商愛好者對重制游戲有更高呼聲的根源,因為他們知道,任天堂會堅持重制游戲的質量,不會糊弄大家。這也造成了在過去幾年內,任天堂始終不太愿意全面展開重制游戲,平均一年只有一兩款,不愿意給人留下炒冷飯的印象。

  但隨著其他機種炒冷飯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而任天堂相當多經典游戲無法在次時代機種體驗,海外玩家連篇累牘的請愿希望能復刻這樣或那樣的游戲。此時此刻,適逢任天堂高清主機游戲開發進程遲緩,掌機開發部門大量人才去輔助家用機游戲創作,挽救Wii U敗局。在這樣的條件下,任天堂第一方在3DS平臺今后開始以重制游戲為主的政策就不難理解了。

  從慎言重制,到今后3DS將迎來大量重制游戲,這項轉變是今年任天堂的一個大風向標。但是,這項改變并非翻天地覆,而是在堅持品質,堅持復刻游戲要全面重制的理念基礎上,保證3DS游戲陣容的良策。任天堂在重制質量上的品質保證,這一點是堅持的。


  任天堂在過去的主機上創造的劃時代游戲太多太多,留給游戲界的財富是巨大的。重制一款游戲花費的成本要遠低于開發一款新作,很多都是外包其他公司的,而這些重制版藉由其原作的名聲和高素質,銷量通常并不會差,甚至有的重制版銷量不遜原作。這也是任天堂恢復盈利的法寶之一,將經典游戲重制完善后發售,賺足大量研發資金,用于全新大作的創作,可謂一舉多得。雖然今天的這項改變可以說是逼出來的,但終歸玩家是受益的,特別是剛接觸任天堂年數不多的新玩家,可能很難接受一些老游戲的畫面和手感。重制經典游戲能大大緩解現在游戲開發進度慢的狀況,還能鍛煉各個創作團隊,在重制中學習經典,從而創造出更好的游戲。畢竟任天堂的未來是年輕人的,宮本茂遲早要退休的。

(原創新作Splatoon引起游戲界廣泛關注)


  Wii U即將發售的原創新作《Splatoon》就是由任天堂新一代青年制作人創作的游戲。他們很多都是手冢卓志(早期超級馬里奧、耀西島系列的關卡設計師)的門徒,起初只是負責經典游戲的3DS掌機新作的創作。

  由于名牌游戲條框太多,更兼前作起點太高,導致他們制作的《新超級馬里奧兄弟2》和《耀西新島》都或多或少引起了游戲品質的爭議。但一旦沒有了這些經典品牌帶來的壓力和限制,他們作為社內的新鮮血液研發的《Splatoon》充斥街頭文化,使任天堂的游戲也有了“潮”的一面,讓人眼前一亮。

  而《塞爾達傳說:眾神的三角力量2》的制作團隊中,也有許多是從重制《塞爾達傳說:時之笛3D》的團隊中走出來的年輕一代。他們在重制經典游戲的過程中,學習宮本茂15年前的創意和精髓,并逐漸應用在未來的新作中,這種傳-幫-帶也的確非常符合任天堂作為日式企業的師傅帶徒弟的工作方式。因此,大量重制經典游戲也勢必會有助于培養出任天堂的新生力量,讓老一輩能放心把游戲交給新生代手中,有助于未來任天堂游戲的順利發展。

  所以說,任天堂今后在3DS平臺將以重制游戲為主,雖然是客觀形勢造成的被逼無奈,但對于經典游戲的普及和順應玩家期盼,甚至對任天堂未來的人才培養都是非常有利的事。

  至于3DS今后可能迎來哪些經典游戲的重制呢?本文第五節將會詳細預測盤點。

  任天堂不再執著于游戲業?別害怕!

  早在去年1月,任天堂就公布了QOL(即Quality of Life,生活質量)計劃,因此也有了“任天堂健康機”的說法。但這個說法目前還沒有任何進一步情報,連它是否是一臺機器都不得而知。許多人在質疑,任天堂是否在不務正業?游戲機行業的事情走入低谷,就想從別的事業東山再起了嗎?
事實上,任天堂作為百年老店,從來就不是單純的游戲廠商。

(早期任天堂牌匾)


  任天堂在1889年成立,當時還叫“山內任天堂”,以經營花札紙牌起家。

(涉足電子游戲前的任天堂產品掠影)


  從1889年成立開始,到1977年剛開始涉足電子游戲,這將近100年間任天堂嘗試了各種各樣的經營業務。從花札紙牌及各種撲克牌到兒童玩具,從山寨樂高積木到嬰兒車,從方便面到愛情旅館。電子游戲業只是任天堂多門產業中的一環,只不過后來越做越大,遠遠超過了老本行。

  但許多人認為,80年代以后任天堂就開始全力經營電子游戲,其他行業已經變成黑歷史了。其實不然,直到現在日本任天堂依然在設計和生產棋牌類產品,其中分為套用任天堂經典游戲形象的創意棋牌和非常傳統的棋牌。

(任天堂依然正在經營的棋牌類產品)


  目前任天堂在研發的非游戲類產品有:撲克牌、麻雀、花札•株札、百人一首、將棋、囲碁。每種產品都像游戲產品一樣還有詳細的玩法說明和銷售渠道,所以說任天堂從來就不是純粹的游戲廠商。但這些產業只是任天堂對起家產業的一種傳承,其市場影響力微乎其微,和這些相比,任天堂近兩年最引人注目的新企劃,無疑是amiibo和QOL。

(任天堂今后的新“四位一體”)


  經常瀏覽任天堂官網的朋友肯定注意到了,官網在去年改版以前,總類目是WiiU、Wii、3DS、NDS四個主標簽,后來NDS和Wii先后被撤掉。在2014年12月官網改版后,amiibo赫然被列為與Wii U、3DS并列的主目錄。

(改版后的任天堂主頁將amiibo與Wii U、3DS并列)


  amiibo是游戲嗎?說是,也不是。他的本質是NFC(近場通信)與手辦的結合,可以讓實體模型與游戲產生互動。NFC技術并不新鮮,已經于公交卡等領域廣泛應用。但任天堂充分發揮“枯竭技術的平行思考”的創作方式(橫井軍平語,意為在已充分利用的過時技術上思考新的創意),利用了自家角色極高的人氣和辨識度,以《任天堂明星大亂斗》為踏板推出了幾十款amiibo模型,發售數月間也全球出貨570萬套,部分角色的錯版和缺貨成為市場話題,而擁有幾個amiibo也成為了許多任飯的標配,并開始逐步將其滲透入到任天堂的游戲、甚至部分第三方游戲之中。

(任天堂近日宣布,amiibo已出貨570萬)


(在任天堂粉絲最多的北美地區amiibo銷量尤其好)


  這些充滿魔力的小手辦,無疑是任天堂從赤字中擺脫的一項有利強心劑。但是如果amiibo僅僅是一些手辦,那么很快玩家就會厭倦,只剩下少數愛好者還在不停的花錢買,還是應當發揮它作為NFC配件應有的職責——拓展游戲體驗。但目前來說,amiibo對于游戲體驗的提升并不明顯,除了《大亂斗》,其他游戲更多只是將amiibo作為一個解鎖工具,很難讓玩家真的體會到amiibo與游戲的結合,僅僅當做一個不太精美的廉價手辦去收藏,或與amiibo的初衷偏離。

  在最新的說明會之中,任天堂公布了amiibo產業的一些新動向:例如今后會發售卡片類amiibo,發售更多的款式和限量版,以及研發一次性刷amiibo后可試玩免費游戲、經典游戲之類的探索。到底是真的在努力成為新的產業鏈,還是在更快的圈錢呢?或許每個玩家都有不同的看法。

  至于QOL,官方沒有透露過任何QOL更多的情報,但流露出的諸多跡象的確說明,任天堂將QOL作為與游戲業同等重要的一項產業來研制的。可想而知,未來QOL也會在任天堂官網上與Wii U、3DS、amiibo并列。

(QOL到底是什么?)


  任天堂斥巨資打造的QOL至今仍在秘密企劃中,但也流露出了一些已知的情報。

  其一,QOL是一個“五不需”設備,即不需穿戴、不需接觸、不需操作、不需等待、不需安裝。你把QOL放在那里,它就能工作。

  其二,QOL是一款睡眠分析類設備,能通過發射電波來監控使用者的夜間動態,分析睡眠狀態和疲勞狀態,并解決人們的睡眠障礙。

  其三,QOL這是一項云服務,使用者的睡眠信息會與任天堂的云服務器交換數據,而任天堂的家用機、掌機也可以接入這個云平臺。

  可以說神乎其神,乍一看我們似乎只能得到這樣的結論——我連續玩了4個小時3DS,然后QOL告訴我:你該睡覺去了。如果真是這樣QOL是不可能成為任天堂非常有自信的拳頭產品的,那任天堂一定在研究一項遠遠超乎我們想象的產品。

  事實上,有許多關于QOL的蛛絲馬跡都在流出。任天堂本身是并沒有研制睡眠分析類產品的能力的,他有一個業界合作伙伴,叫Resmed。


  Resmed是生產睡眠科學產品和呼吸機的公司,難想象他和任天堂能擦出怎樣的火花。Resmed當前主營產品是各種類型的呼吸機。

(部分Resmed呼吸機產品掠影)


  巖田聰在接受朝日新聞的采訪時,又透露了一些QOL的相關情報,他說:任天堂的主機、游戲和健康產業是任天堂的三個并列的基礎產業,任天堂也沒有必要執著于單一的游戲產業。QOL的確是針對睡眠分析的系統,使用者會得到關于鍛煉和正確飲食的建議。這項產業勢必會擁有很可觀的客戶群,并且任天堂還有進軍教育界的想法。

(轉不動的齒輪?)


  朝日新聞在登載這篇文章時的配圖,被網友廣泛吐槽為“轉不動的齒輪”。到底任天堂的QOL到底能否和游戲主機、游戲軟件并列成為任天堂的支柱產業呢?任天堂不再專一執著于游戲界,到底是因為游戲界做不下去了呢?還是因為要拓展更多的領域呢?業界眾說紛紜。

  無獨有偶,另一個蛛絲馬跡依然爆發了令人震驚的真相——任天堂正在考慮使用夏普生產的自由形態顯示屏。

(本圖只是夏普自由顯示屏的樣圖,并非一定如此)


  日本《共同社》報道,任天堂正在與夏普合作,考慮采用夏普研發的“自由形態顯示屏”。目前還完全無法算定這個屏幕是用于下一代掌機還是QOL,但至少事實證明3DS的改良機new 3DS并沒有使用這項科技技術。這種屏幕采用了液晶“IGZO”技術,原理是將通常裝在面板周圍的集成電路裝入液晶內,使框架變薄,從而可實現彎曲。夏普將于2016年實現對這種顯示屏的量產。還有一些消息人士透露,任天堂在考慮在顯示屏中心部位挖孔,推出類似“甜甜圈”一樣的造型奇特的顯示屏。

  不管這些傳言是真是假,任天堂在與夏普合作利用這種可變性的屏幕是已經確認的。無論是用于下一代掌機,還是用于QOL,都將是一場讓人瞠目結舌的科技壯舉。

  任天堂這樣的“壯舉”還少嗎?早在1995年任天堂就研制出過于超前的產品——介于家用機和掌機之間的裸眼3D游戲機——Virtual Boy,第二年就停產了。

(任天堂Virtual Boy的奇特玩法)


  Virtual Boy的失敗不是偶然的。它并不是因為游戲陣容的問題而失敗,而是純粹因為人們無法接受這樣的游戲機。這種只能顯示紅黑兩色的裸眼3D游戲機,使用起來還需要支架和手柄,非常不便,而游戲畫質也讓人頭暈目眩,玩半小時就不得不休息眼睛,引發了社會爭議和醫學界的討伐,最終匆匆走下歷史舞臺。

  無論是監控睡眠質量的QOL,還是不知會用在何處的變形顯示屏,都很可能會被任天堂制造成令人目瞪口呆的產品。但最終會是什么樣的產品呢?官方還未公開,我們不得而知。

  在過去的30年間,任天堂的主營業務只有兩個——家用機和掌機。而如今,新添的兩條業務線在任天堂看來志在必得,因為在最近的一次訪談中,巖田聰非常自信的宣稱,2017財年我們的目標是回到“經典的任天堂巔峰時期”(指的是NDS和Wii的大規模盈利時代)。

  為什么是2017呢?我們不妨算一筆時間賬:


  我們無法判斷3DS和Wii U的下一代游戲主機將在哪年發售,但根據主機換代規律來說,3DS和Wii U都于情于理得在2017年會有消息,即便不發售也至少公開了情報。這樣說來家用機和掌機的下一代,外加amiibo和QOL以及暫時不明用途的變形屏幕,都將會在2017年左右展開深度業務,而任天堂對于這個場面是非常非常的自信。

(任天堂在說明會中對QOL的歷史意義非常自信)


  1983年,任天堂用一臺FC拯救了“雅達利震蕩”,一舉改變電子游戲的歷史,挽救了游戲界。而任天堂認為,QOL將會再一次掀起革命,擴大健康人口。


  那么QOL這個項目,未來真的會成為如同FC一樣的經典,還是又一場黑歷史呢?今后的歷史會見證這一切,我們都是歷史的見證者。在這場變革之中,任天堂改變了一直以來給人們的專注于游戲界的形象,但這項變革,也恰恰堅持了任天堂作為百年老店一貫堅持的永不停止的創新精神。

  來自日本的孤傲任天堂在努力擁抱世界?好的開始!

  許多任天堂粉絲都有這樣的感覺:任天堂游戲做的真好,但市場營銷方面總是差點勁,顯得孤傲了一些。特別是有幾個問題,始終是任天堂宣傳工作中的短板,簡單舉兩個例子:

  1、與時代脫節,忽視手機應用,缺乏賬號機制,主機異質化給廠家和玩家帶來理解和使用上的不便,宣傳力度不大,輿論處于劣勢。

  這是許多任天堂玩家最常體會到的問題。


  在其他主機、掌機平臺上司空見慣的事情,例如數字版游戲的賬號管理、手機支付游戲、實體版游戲的安裝、存檔和游戲記錄的儲存轉換等等,在任天堂這邊都要“與眾不同”一些。NNID與硬件捆綁,主機一旦損壞丟失就會導致數字版游戲蒸發,手柄繁多不通用……我想這是每個玩任天堂主機的玩家心中都經歷過的忐忑和不解。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許多友機的賬號系統非常完善。有時候,對于一些Wii U第三方大作來說,玩家真心會覺得購買正版游戲太過于復雜, 花著最貴的錢卻玩著最不方便、畫質最差、沒有中文的移植版,這也間接助長了任天堂主機“三墳”(指第三方游戲銷量不佳導致缺乏第三方廠商支持)。中國如此,國外市場更是如此,連FIFA和GTA都玩不了,許多歐美玩家直接選擇了無視Wii U。任天堂全憑優秀的第一方陣容和獨占第三方陣容,才讓玩家擱置不便,留守任天堂。

  而所謂“三墳”現象的另一項原因則想必是任天堂主機的異質化路線。雖然與眾不同能制造很多創意游戲,但也反過來給其他廠商制造了困難。由于第三方跨平臺游戲銷量不佳,更兼系統架構特殊、機能不足而造成移植成本高,互相滲透的惡性循環造成了第三方跨平臺游戲很難兼顧任天堂主機,使得這個現象愈演愈烈,難以挽回。

  宣傳方面任天堂也處于劣勢地位。許多其他平臺被媒體評為不及格的作品,也會獲得相當有力的宣傳,拉足廣告,鼓足人氣,先混個臉熟。而許多任天堂游戲甚至需要玩家口耳相傳,官方只是鄰近發售做幾個僅在網上默默公開的視頻就算宣傳了。許多很有名的游戲和周邊,官方看不到玩家的熱情,很快就進入了缺貨狀態,賣家坐地起價造成一卡難求,引發各地玩家不滿。特別是近期的amiibo缺貨事件,讓許多玩家始料未及,有的品種剛發售就斷貨,被炒到了十倍價格卻沒有補貨。

  無論國內外媒體都在用PS4和Xbox One針鋒相對,任天堂被擺到邊緣位置。而任天堂本身宣傳力度的缺失,就給不熟悉任天堂的玩家帶來了很不好的印象,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游戲的普及,直到現在許多玩家依然認為Wii U是一臺掌機,或者是Wii的一款外設。許多游戲明星雖然一直在推陳出新,但也很容易給其他人留下吃老本的印象,最終導致輿論劣勢,許多很優秀的游戲銷量不佳,市場業績還比不上某些成本很低的俗濫游戲,打擊了游戲創作者的積極性。

  2、各國搞差異化,不重視海外市場,分三六九等,讓自家粉絲之間還劃分陣營。


  任天堂對于新興市場如中國市場等的政策,大家心知肚明,本文尚且不論。就算是作為傳統游戲業的三大市場圈——日本、北美、歐洲地區,其待遇也全然不同。

  有的游戲,日版比美版早幾個月甚至幾年,而有的游戲又反過來美版先出幾個月;歐洲任天堂每個游戲都有特典禮品贈送,但日本只送個眼鏡布,美版可能只有數字版;new 3DS在日本發售數個月才在歐美發售,錯過了圣誕購物季,美版干脆只發售XL款;有許多游戲甚至完全不考慮發售歐美版,盡管歐美粉絲請愿喊破喉嚨……

  鎖區并不會帶來特別惡劣的影響,但前提是每個區域的游戲陣容和待遇是彼此相似的。價格上的不同是可以理解的,但游戲發售彼此間隔不一,甚至許多游戲都不在某個地區發售,會給玩家帶來非常大的不便。《前進!奇諾比奧隊長》在歐洲于今年1月初才發售,而日版、美版均在去年底先后發售,并在圣誕季大賣,歐版游戲同樣早已制作、鋪貨完成,就是遲遲不出,導致歐洲玩家非常不滿。《觸摸卡比超級彩虹》日美版已經發售,而歐版要等到今年下半年,到時候誰還玩呢?但是,Wii版《零:真紅之蝶》卻只有日版和歐版,沒有美版——三版發售情況可以說毫無規律可言,玩家無法預測自己版本的主機今后能玩到什么,玩不到什么。這樣類似的案例數不勝數。

(上世紀的游戲,各國發售時間差異更大)


  在鎖區的前提下各區待遇不均,如果發生在上世紀也沒人會說什么,因為玩家只會去關注當地的雜志和廣告去瀏覽游戲信息,不知道其他國家的玩家能玩到什么,所以也沒什么怨言。然而現如今互聯網已經發達到了一瞬間資訊就可以傳送到全地球,玩家有了對比之后就會感覺到不平衡,進而引發矛盾。

  傳統游戲市場的區域尚且如此發展不均衡,新興的如中國市場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就可想而知了。

  所有這些以往的不好印象,很大程度上都源于任天堂作為日式企業的作風,因此在與許多國際化大公司的做法對比起來會顯得孤傲了許多。但近年來任天堂在各個層面都表現出的努力,也讓人看到了改革的曙光。這也是任天堂始終堅持的在不利條件下也不放棄努力的傳統,任天堂不會因為某個主機銷量不佳而過早放棄,也不會因為改革難以推動而放置不管,總要尋求改變的。

(路易吉死亡凝視)


  宣傳方面,任天堂也開始廣泛利用新媒體進行話題式宣傳。“路易吉死亡凝視”就是其中之一。在去年發售的Wii U游戲《馬里奧賽車8》中,任天堂抓住了路易吉的一個眼神,在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平臺廣泛征集“死亡凝視”截圖,一時間成為話題,提升了游戲知名度。

(然而沼躍魚早就看穿了一切)


  年末的《口袋妖怪:終極紅寶石\始源藍寶石》中,沼躍魚的新形象引發玩家熱議。官方并沒有阻止玩家的惡搞,而是隨即公布了沼躍魚高清渲染圖用以解釋,反而助長了二次創作熱潮,讓沼躍魚成為網絡惡搞炙手可熱的素材。

  此外,為了宣傳《任天堂明星大亂斗》,制作人櫻井政博在Twitter和Miiverse每日更新截圖,持續一年多,這種堅持不懈的宣傳讓玩家始終有話題,并最終帶來游戲的大賣。由于此舉的成功,任天堂新作如《Splatoon》、《異度之刃X》等也開始了Twitter情報更新,維持了游戲情報熱度。這種利用社交平臺進行灌輸性宣傳堪稱任天堂在宣傳手段方面的一大進步。

(任天堂開始支持二次創作)


  在玩家原創方面任天堂也有了一些微妙的改變。在過去,任天堂對玩家二次創作的作品大多持不置可否的放任態度,官方與民間創作劃清界限。但隨著游戲直播、同人作品等形式的廣泛流行,任天堂也在近日邁出了支持同人創作的一大步。任天堂開始鼓勵玩家對任天堂游戲和角色、文化的傳播和二次創作,并且會給同人創作者支付報酬。這也是一舉兩得的創舉,給予了同人創作者的動力,也幫助了游戲文化的傳播,為任天堂的輿論不利地位提供了扭轉的機會。

(異度之刃由于出貨問題,發售多年后日版無崩值,美版更是抬價)


  在出貨方面任天堂也逐步放開了限制出貨的步伐。以往任天堂經常會主觀判斷一款游戲是否受歡迎而操縱出貨,最終造成許多初期銷售不佳但口碑很好的游戲面臨缺貨,而許多不成功作品出貨過多導致嚴重崩值。例如Wii后期話題游戲《異度之刃》,由于日版首發銷量不佳因而造成出貨消極化,但由于游戲發售后口碑回升,外加海外版“請愿”事件升溫,游戲知名度在發售很久后不降反升。歐美方面,玩家反復請愿后終獲發售,但仍被判定為不會大賣的游戲,因而出貨量遠小于需求量,導致如今全新游戲已賣到100美元天價。

  如今任天堂吸取教訓,因此締造了很多長賣奇跡。對于歐美市場來說,3DS版《朋友聚會新生活》是一款全新游戲(DS版沒有發售海外版),游戲在歐美首發后遇冷,首周銷量只有幾萬。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款游戲在海外市場,特別是歐洲市場,被玩家口耳相傳,引發社會現象,成為熱門游戲,最終每周維持數萬銷量,僅在歐洲市場就突破百萬,實現了長賣神話,與傳統長賣型游戲《動物之森》系列并駕齊驅。

  (任天堂官方公布歐洲這兩款游戲銷售曲線)


  即便任天堂本社也對這個現象非常感興趣,巖田聰也在說明會中提到了這個案例,希望市場部門能從這個事件中吸取經驗。如果像往常一樣首發不利就被判定為游戲不受歡迎從而限制出貨,那這個長賣奇跡可能就被扼殺在搖籃里了。

  (任天堂公開高評分作品列表,并與其他平臺對比)


  此外任天堂也逐漸開始羅列媒體評分、銷量數據等。一直以來任天堂很不喜歡這種“吹牛”方式,但無奈友廠很喜歡這樣宣傳,將任天堂許多游戲陷入知名度不高的泥潭。在去年底美國任天堂Facebook張貼了一張媒體、玩家雙評分高于85分作品榜,并點名說出比PS4、PSVita、Xbox One同評分作品加起來還多兩倍。巖田聰也在日本的說明會中引用了這個圖,可以說是日本方面首次用羅列評分的方式來宣傳游戲,以求在競爭中挽救輿論不利地位,糾正許多玩家心目中任天堂主機陣容少、缺乏第三方支持等固有印象。這對于任天堂來說是走出了一大步。

  (越來越多的游戲變成日、美、歐基本同期發售)


  在全球陣容方面,任天堂也開始逐步努力各區域同步發售。近年來多款第一方、第二方大作,如《馬里奧賽車8》、《塞爾達傳說:姆吉拉的假面3D》都逐步實現全球同步發售,前后間隔不超過半個月。這和往年經常相差數個月來說也算進步了許多,但是依然有許多游戲發售間隔過長的問題。但總的來說,趨勢還是盡量全球同步發售,與其他全球化大廠看齊。

  由于各種原因,中國等新興市場依然還沒有太大動靜,特供機也最早才在今年公開,想像索尼、微軟一樣中文游戲陣容強大、發售時間基本同步還需要很多努力,目前做的還很不夠。

  至于賬號系統、手機應用等的改革,官方也做出了許多承諾。雖然目前還沒有看到實質性改革,但許多跡象都標明這些新舉措、新政策都在與世界化大廠看齊。


  這些原本是任天堂的“堅持”,由于時代的變遷很多都已經演變成了“固執”。許多不合乎常理的老例,也在逐漸的被一一破除。但任天堂作為日式企業,改革有重重困難,在許多危機的影響下邁出改革步伐,做出了許多對于任天堂來說不可思議的改變,也是讓人非常感動的。雖然和其他廠商“一切為了玩家”尚有一定距離,但做出的這些破除陳規陋習的舉動也讓玩家切實看到了任天堂并沒有傳說中的那么固執己見,頑冥不化,許多時候還是很愿意做出改變的,只是步伐慢了一點。

  任天堂在2015年堅持著自己的堅持,改變著自己的改變,但作為玩家來說,有游戲玩才是硬道理。下面我們就來盤點一下2015年任天堂即將發售和可能發售的游戲吧!

  2015年我們能玩到什么?

  巖田聰在最近的說明會中列舉了三個圖,也就是2015年任天堂已經確認發售的游戲列表。我們不妨先看一下任天堂都公開了什么:

  (任天堂2015年3DS第一方陣容)


  3DS的第一方陣容包括:

  1、塞爾達傳說:姆吉拉的假面3D(2月13日~14日全球發售)

  2、樂高都市(歐美早已發售,日版3月5日)

  3、馬里奧vs大金剛:大家的迷你樂園(雙平臺解密游戲,美版3月5日,日歐版3月19日)

  4、異度之刃3D(日歐版4月2日,美版4月10日,new3DS限定)

  5、女生風格3(日版4月,歐美尚未公開)

  6、代號STEAM:林肯大戰外星人(美版3月13日、日歐版5月14日)

  7、節奏天國最新作(日版2015年內,歐美尚未公開)

  8、火焰紋章:if(日版2015年內,歐美版已公開,發售時間未知)

  9、役滿鳳凰 (僅日版,已發售,免費游戲)

  10、口袋妖怪消消樂(全球已發售,免費游戲)

  這個3DS名單列舉了10款2015年已公布的游戲,但這十款也是有水分的。其中《樂高都市》是兩年前已發售的美版游戲的日文化,《役滿鳳凰》和《口袋妖怪消消樂》都是免費+課金的小游戲,其他游戲如《馬里奧vs大金剛:大家的迷你樂園》也是下載版為主的解密小作,《塞爾達傳說:姆吉拉的假面3D》和《異度之刃3D》雖都是超大作,但其本質皆是舊作重制版。

  總的來說,任天堂第一方的3DS陣容強有力的新作并不多,重制版大作占了很大的重頭戲,這也是本文開篇提到的3DS重制熱潮的一部分,相信任天堂還會公布數款眾望所歸的大作發售3DS重制版,以豐富今年的3DS陣容。

  (任天堂2015年3DS第三方陣容)


  1、惡魔幸存者2重制版(日版1月29日,美版5月5日)

  2、世界樹不可思議迷宮(日版3月5日,美版4月7日)

  3、勇者斗惡龍節奏劇場(日版3月26日,歐美尚未公開)

  4、羅羅娜工作室(日版3月26日,歐美尚未公開)

  5、勇氣原點2(日版4月23日,歐美尚未公開)

  6、智龍迷城超級馬里奧版(日版4月29日,歐美5月)

  7、初音未來歌姬計劃DX(日版5月28日,歐美年內確認發售)

  8、波波羅牧場物語(日版6月18日,歐美尚未公開)

  9、大逆轉裁判(日版2015年內,歐美尚未公開)

  第三方的3DS游戲列表顯得非常的百花齊放,但繁華過后冷靜一看,很多都是僅在日本發售的游戲,全球化遙遙無期或需等待很久。和第一方游戲基本保證全球盡量同步相比,日式第三方只滿足于日本市場的現象依舊是任天堂全球推廣的大阻礙,3DS日版游戲興旺而海外版游戲陣容不足的現象將會長期存在。

  (2015年Wii U平臺游戲陣容)


  作為游戲陣容不多的Wii U平臺,任天堂選擇了第一方、第三方一起列舉。

  1、觸摸卡比超級彩虹(日版1月22日,美版2月20日,歐版2015下半年)

  2、馬里奧派對10(日版3月12日,美版3月20日)

  3、異度之刃X(日版4月29日,歐美2015年內)

  4、Splatoon(全球5月)

  5、馬里奧制造(全球2015年上半年)

  6、毛線耀西(全球2015年上半年)

  7、巨大機器人計劃(全球2015年內)

  8、星際火狐新作(全球2015年內)

  9、塞爾達傳說(全球2015年內)

  10、天空機師羅迪亞(日版4月2日,歐美2015年末)

  11、勇者斗惡龍10-第三版(日版4月30日,歐美不發售)

  12、樂高蝙蝠俠3(全球2015年內)

  Wii U平臺2015年大作頻出,包括塞爾達傳說、星際火狐、異度之刃在內的諸多新作是許多玩家購買Wii U的動力。相信許多玩家都等這些游戲好幾年了吧!

  2015年我們可以期待什么3DS重制游戲?

  上一節都是公開過的游戲,但玩家們似乎都對還沒公開的游戲興趣更大,畢竟“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嘛!不妨回到本文的第一個話題:3DS將迎來大量經典游戲重制,那什么游戲可能會加入豪華重制陣容呢?玩家最期待哪些,任天堂又最有可能帶來哪些呢?本站為玩家們做出一個前瞻性盤點,品鑒一下大家期待的3DS可能迎來的重制作品吧!

  《馬里奧銀河1+2》,原平臺: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大金剛國度回歸》和《異度之刃》能分別移植到3DS和new 3DS,向業界證明了new 3DS的機能可以運行幾乎所有Wii平臺的游戲,舊版3DS也能運行大部分Wii游戲。那么Wii平臺任天堂公認的最優秀的游戲《馬里奧銀河》就自然成為了重制的熱門話題。

  《馬里奧銀河》1代發售于2007年,2代發售于2010年,后者剛剛在Wii U的eShop中發售了廉價下載版,可見任天堂還是對馬里奧銀河系列的影響力非常信賴的。而馬里奧銀河系列也確實受到了玩家的廣泛贊譽,其集大成的關卡設計、震撼的畫面、豪邁大氣的音樂、極高的挑戰度和耐玩度讓《馬里奧銀河》成為公認的全球評分第一名的游戲。


  那么為何這款游戲登陸3DS難度很大呢?撇開任天堂運營方面的因素不談,這款游戲本身的玩法想要移植到3DS就有很大的困難。

  玩過這款游戲的玩家都知道,Wii版需要用Wii Remote體感操作去收集星屑。即使其他體感操作如轉身攻擊等可以變為按鍵操作(《大金剛國度回歸》就是這樣,3DS版將原作的體感操作映射為按鍵),但指向屏幕的體感遙控用3DS很難實現。如果想達到Wii版的效果,恐怕要將星屑收集變成下屏幕的觸摸操作,而這樣又會干擾到其他動作,讓玩家手忙腳亂。可以說馬里奧銀河移植3DS萬事俱備,惟獨在操作上很難移植,若真想移植3DS,想必要重新設計星屑收集的操作,那樣可能整個游戲的架構都會變化,也會失去很多原作的韻味。因此,本作想登陸3DS,任天堂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不是簡單放進去就可以的了。

  拳無虛發 Punch-out!!,原平臺: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在《任天堂明星大亂斗》中,小麥克參戰那一刻起,玩家就意識到Punch-out會有大動作了。這款游戲知名度并沒有很高,但確實是任天堂的老牌游戲,Wii版作為80年代街機版的高清再創作版在歐美市場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日本市場反響平平。


  然而游戲主角——拳擊手小麥克如今已入選全明星陣容,游戲知名度大大提升,全新作很可能也在策劃中。如果新作是Wii U平臺的話,那作為新作預熱給3DS發售一款Wii版的3DS移植版也就變得非常可能了。這款游戲為越肩視角格斗游戲,擁有裸眼3D效果會讓游戲更有代入感,只是Wii版的體感操作若移植3DS很可能會不再存在。

  火焰紋章:蒼炎之軌跡+曉之女神 原平臺:NGC\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火焰紋章系列如今受到了任天堂空前的重視。由于3DS《火焰紋章:覺醒》在全球范圍內的熱賣,特別是原本銷售業績不佳的歐美地區也爆發了火焰紋章風潮,《任天堂明星大亂斗》更是給火紋系列留了四個明星席位,讓這個冷落許久的系列重新煥發生機。但是本作更多的粉絲都集中在掌機平臺,這使得NGC、Wii上的《蒼炎之軌跡》《曉之女神》耗資巨大卻知名度、影響力不如掌機平臺的游戲,特別是《蒼炎之軌跡》由于在NGC平臺發售時間過晚,導致知名度和銷量均未能達到與游戲素質相匹配的水準。


  2014年底,IS社宣布《蒼炎之軌跡》《曉之女神》兩款游戲的原聲大碟豪華版即將發售。作為兩款看上去早已入土的舊作,官方卻突然宣布原聲音樂即將發售,似乎爆發了一個信號。而這兩款游戲本身毫無疑問3DS有能力運行,而且由于3DS的觸摸屏特性,會讓這兩款原本是家用機平臺的游戲操作起來更加簡便,雙屏幕的設定對于策略性戰棋游戲也有著得天獨厚的便捷性,這使得這兩款游戲移植3DS的呼聲非常之高,如果真的能實現3DS版再次發售,想必會引起一陣業界旋風。

  塞爾達傳說:黃昏公主 原平臺:NGC\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無數塞爾達玩家心目中等同于時之笛地位的神作,塞爾達傳說系列少有的真人比例的史詩冒險,也將本作的3DS重制版推向了熱炒行列,也有多個“舅舅黨”泄露了這款游戲的new 3DS重制情報。但是這款游戲事實上3DS重制的可能性并不太高。


  首先,本作已經登錄過兩個平臺了,原本是為NGC平臺創作,之后為了配合Wii首發加入了簡單的體感操作后改為了NGC\Wii雙版本。已經登陸過兩個平臺,再移植一次顯得有點過于炒冷飯。

  其次,3DS平臺已經有三個塞爾達游戲了(大多數任氏主機、掌機只有兩款塞爾達),超額完成任務。再來一個重制,那讓人怎么看待3DS呢?塞爾達冷飯集結嗎?

  最后,這款游戲本身就畫風黑暗、黑斑過多,移植給3DS想必會畫質縮水,馬賽克更大,影響游戲體驗,真不如等到下一代掌機來個高清重制,而不是給3DS縮水移植。

  如此一來,您還覺得3DS會出《黃昏公主3D》嗎?

  皮克敏1+2,原平臺:NGC\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皮克敏系列是宮本茂大師的原創游戲,《皮克敏3》登陸Wii U,3DS平臺卻遲遲無法迎來皮克敏新作。宮本茂在去年末大力宣傳皮克敏,還制作了3D動畫片,皮克敏游戲必有大動作。然而Wii U已經有了新作了,那么3DS皮克敏游戲就迫在眉睫了。但3DS會上新作還是重制呢?其實新作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如果上了1+2的移植版,也并不奇怪。


  皮克敏1、2代均是原發售于NGC平臺,后又雙雙移植給Wii平臺并增添體感操作。而3代在Wii U發售后新增觸摸操作,許多玩家都認為搖桿+觸摸似乎是比體感更適合皮克敏的操作方式,這也為3DS版皮克敏的制作迎來了非常好的輿論支持。眾所周知,作為策略性游戲,如果能有一個“鼠標”(即觸摸屏)來點觸操作,那勢必會更有助于游戲流程。3DS的機能也是足夠能駕馭皮克敏的1、2代的,新增一些任務后配合裸眼3D效果,可以想象會是一款非常受歡迎的游戲,就看任天堂愿不愿意這樣做了。當然,如果有新作那就更好了。

  霸天開拓史1+2,原平臺:NGC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霸天開拓史》是《異度之刃》的同門兄弟,由Monolith開發,先后與2003年、2006年在NGC發售,是NGC平臺具有非常高知名度的RPG作品。但由于NGC硬件銷量不高,外加RPG游戲的沒落以及許多其他的原因,這兩款游戲加起來不足40萬的銷量也遠遠不及游戲應有的素質,造成了曲高和寡、叫好不叫座的尷尬局面。在Monolith全面被任天堂收購后,這兩款游戲的再發售也是系列粉絲一直以來的呼喚,最新的《任天堂明星大亂斗》中甚至收錄了本作的戰斗曲目Remix版,更是讓人浮想聯翩。


  許多粉絲將重制的希望押在了被雪藏多年的《霸天開拓史》系列上。這款游戲優美的風景和出色的系統也讓粉絲們不甘于銷量上的失敗,希望能通過裝機量足夠高的3DS平臺來讓更多玩家有機會玩到這款游戲。但本作也有一個很大移植困難,那就是本作的1代并非任天堂發行,因為那時候Monolith還是Namco旗下公司,1代是由Namco發售的,在版權交接上有很多問題。

  但是NDS平臺也發售過《異度傳說1+2》,版權問題可能也好商量,就看任天堂是否愿意拿出這個幾乎被歷史遺忘的游戲了。

  MOTHER 3,原平臺:GBA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還記得去年E3開場時候,雷吉和粉絲的對白嗎?“嘿!雷吉,快給我們MOTHER 3啊!” "你還是吃一記火焰花吧!”。

  《MOTHER 3》原是N64平臺的RPG大作,后因開發困難,在延期數次后宣布取消企劃,其難產程度不亞于《最終幻想15》。原作流產后于2006年經2D化后改為在GBA發售,引起轟動。本作人氣極高,擁有大量粉絲,也是任天堂在《異度之刃》系列風生水起前最重要的本社RPG游戲系列。但由于本作沒有發售歐美版,在海外粉絲連篇累牘的請愿下也沒能得來官方英文版的發售,成為了非常大的遺憾,這也是E3上雷吉吐槽自己的短視的自嘲,由于美國任天堂的策略問題,讓這款優秀的游戲只在日本發售。


  然而E3上雷吉用這樣的黑歷史去吐槽自己顯得有點欲蓋彌彰。由于MOTHER 3原本也是3D游戲,只是由于當時技術問題沒能制作完成而退而求其次地在GBA制作了2D版。如果這款游戲能在3DS按照當初N64版的模式高清重制,并全球范圍內發售,方能平息歐美粉絲長達十年的怒火。可惜的是,這個系列任天堂已放棄很久,如果真的能重制也算玩家幸事,但沒有也是意料之中。

  零:真紅之蝶+月蝕之假面,原平臺: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事實上,3DS平臺的零外傳《心靈相機》在歐美的市場表現非常好,但Wii U平臺的《零:濡鴉的巫女》卻將長時間內只有日版,海外版遙遙無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Wii時代制作組投奔任天堂后的兩款《零》游戲,包括移植版《零:真紅之蝶》和新作《零:月蝕之假面》,除了真紅之蝶還發售了歐洲版,其余都毫無海外版發售痕跡,也讓歐美的零系列粉絲從沒有停止吶喊,但最終仍是讓歐美玩家失望的結局。


  適逢Wii U版新作的發售,將兩款Wii平臺舊作移植給3DS也是有可行之處的。更重要的是這款游戲與3DS有很好的機能相性:3DS可以用陀螺儀進行體感操作,與游戲原作的照相機非常契合,而雙屏幕的設定也可以將諸多道具菜單地圖移至下屏幕,減少了游戲的暫停頻率,更有代入感地進行游戲。裸眼3D效果更是能讓恐怖冒險游戲如虎添翼,能對本系列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并讓玩家更有意愿去購買Wii U的新作,可謂一箭雙雕。

  但是零系列歷來移植次數很少,3DS的機能雖可駕馭,但較低的分辨率不一定能維持游戲體驗。除此之外,海外版的發售也是大問題,如果依然沒有歐美版也就又增加了海外粉絲討伐美國任天堂的一項有力武器。當然,如果能全球發售就再好不過了,不過作為一款買斷型第三方游戲,要不要出重制版還要權衡多方利益。不是那么輕而易舉的事。

  生化危機0,原平臺:NGC\Wii


  期待指數:☆☆☆☆

  可能指數:☆☆☆

  《生化危機0》是生化危機系列屈指可數的尚未“劈腿”的游戲。雖然也有消息泄露成本作也會同《生化危機重制版》一樣會HD化在全平臺發售,但目前還沒有官方的聲明。本作自從2002年在NGC發售以來,被任天堂獨占至今,于2008年Wii平臺移植一次后就杳無音訊。有傳聞稱本作有任天堂參與制作,因此不會發售其他平臺的版本,但傳言終究是傳言。


  本作擁有很高的口碑基礎,而且許多人都將本作等同于任天堂第一方游戲看待,或許正是因為作為卡普空的游戲卻從未“劈腿”。作為一款NGC游戲,3DS的機能是足夠勝任這款游戲的,而原作出色的設定,以及作為擁有射擊要素的冒險游戲,3DS的觸摸屏操作會比傳統操作更適合這類游戲。將道具和地圖移至下屏幕,主畫面擁有裸眼3D效果,足以讓這款游戲成為3DS上的眾人矚目的重量級游戲。當然作為一款第三方游戲,是否會移植3DS也不能任天堂來決定,希望卡普空不要讓廣大粉絲失望,畢竟《生化危機啟示錄》等多款游戲的劈腿讓許多任天堂平臺玩家有點傷心。

  除了以上列舉的這些游戲,還有相當多經典舊作有機會加入3DS重制豪華午餐。例如NGC的《星際火狐大冒險》、《馬里奧陽光》、《永恒黑暗》、《銀河戰士Prime》,Wii的《最后的故事》、《潘多拉之塔》、《罪與罚:宇宙的后繼者》,N64的《罪與罚:地球繼承者》,甚至更古老平臺的《超級銀河戰士》、《火焰紋章:圣戰之系譜\多拉基亞776》、《謎之村雨城》、《鐘為蛙鳴》等諸多經典游戲,無論哪一款被任天堂重制,都將是廣大玩家的寶貴財富。這些游戲在當時的時代都是游戲界的佼佼者,但由于平臺原因和畫質原因很難被現在的玩家所熟悉,如果任天堂能好好利用3DS巨大的裝機量優勢將這些經典游戲重煥生機,也是對未來新作的推廣是有巨大作用的。當然,這些預測也只是預測而已,無論小編是猜中了還是猜反了,都以任天堂未來實際公布為準。

  2015年會是任天堂承上啟下的一年,許多舊例陳規都在潛移默化地修改,許多新血液也在不斷地注入,對游戲品質的堅持讓任天堂能在逆境中獨樹一幟,對自身問題的檢討也有助于新陳代謝。

  巖田聰允諾的2017財年任天堂回歸輝煌,到底會不會成真呢?amiibo和QOL等新產品玩家會買賬嗎?今年Wii U的諸多大作和3DS可能迎來的各路經典重制,能否讓玩家不虛度這一年呢?


  我們,都是見證者。有堅持,有改變,2015年的任天堂,在路上……


via:太平洋游戲網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