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愛情狀態下的大腦是什么樣的?
愛情狀態下的大腦是什么樣的?
愛思想的青年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是人類學家海倫·費舍爾在2008年2月發表的演講,現在看依然覺得有趣。她認為,當今讓人上癮的東西,如尼古丁、毒品、性、賭博等,它們截住了大腦進化了數百萬年的古老信號通路,這種通路也產生了浪漫的愛情。

文/Helen Fisher

譯/davidjzhang


我和阿爾特·阿倫、露西·布朗還有其他同事對37位處在戀愛不同階段的人的大腦進行了核磁共振測試,其中17位正享受愛情帶來的幸福,而15位則剛剛被甩。我們剛剛開始第三項實驗:研究那些在10到25年后仍然處在愛戀中的人們。接下來是關于這項研究的一些介紹。


Jasaw Chan K'awiil

在危地馬拉的叢林深處的提卡爾,矗立著一座神廟。它由史上最顯貴的太陽王建造,位于最壯麗的城邦,代表著美洲最偉大的古文明——瑪雅。這位君王,名曰Jasaw Chan K'awiil。他體型魁梧,并活到了八十余歲,在公元720年葬于提卡爾神廟。按照瑪雅碑文的說法,他深愛著他的妻子。他為妻子修建了一座神廟,正對著提卡爾神廟。每到春分或秋分,太陽在提卡爾神廟后升起,他妻子的神廟便浸浴在拖長的影子中。到了下午落日之時,他妻子的神廟的影子也會完全遮罩在提卡爾神廟上。直到1300年后的今天,這對戀人的陵墓依舊互相擁抱、親吻。世界各地的人都有不同的愛情。人們為愛情歌唱,人們因愛情起舞,人們通過詩賦和故事來抒發愛情。人們講述關于愛情的神話和傳說。人們渴望愛情,盼望愛情。人們為愛著迷,甚至為愛而死。


沃爾特·惠特曼曾說過:“我愿意為你賭上我的一切!”人類學家在170個社會中發現了愛情存在的證據。愛情普遍地存在于每一個人類社會。但愛情并不總是愉快的經歷。在一項針對大學生的調查中,他們提出了很多關于愛情的問題,其中的兩個特別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你曾經被你真心愛著的人拒絕過嗎?”,而另一個則是“你曾經拒絕過真心愛著你的人嗎?”對于這兩個問題,有95%的人作出了肯定的答復。要活著走出愛情幾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在開始講述關于大腦的事情前,我要讀一段在我看來最富深情的情詩。當然,很多情詩都很不錯,但我認為它們都無法超越這首。一位不知名的夸扣特爾印第安人把它講述給了一名傳教士,那是在1896年的南阿拉斯加。這是我第一次當眾讀它。“愛你之痛如熊熊烈焰穿透我的身體;對你如火一般的熱戀讓疼痛貫穿我的身體。痛楚如沸水,飽含我對你的愛,愛的火焰將其蒸發殆盡。我仍記得你對我說的話,我想著你對我的愛,它將我的軀體撕裂。疼痛,更多的疼痛,你要把我的愛帶至何處?你對我說,你將從這里出發;你對我說,你將在這兒把我遺棄。我因此悲痛,因此失去知覺。帶上我的只言片語,我的愛人!再見,吾愛,再見!”


艾米莉·狄金森曾寫道,“人因離別而品嘗地獄”。在人類百萬余年的進化過程中,有多少人曾遭受這樣的痛苦?而此時此刻,世界各地又有多少人在因愛情而翩翩起舞?愛情是世上最有力的感情。所以多年之前,我決定研究大腦中的這種狂熱的情感。我們第一項對處在幸福愛戀中的人們的研究得到了很好地宣傳,因此我只簡短地介紹一下。



艾米莉·狄金森:“人因離別而品嘗地獄。”


我們發現在大腦底部附近有一塊活躍的微小的區域——腹側背蓋區。其中活躍的細胞稱為ApEn細胞。實際上,這種細胞制造了多巴胺——一種天然的興奮劑,并將它散發到大腦的眾多區域。準確地說來,這里腹側背蓋區是大腦獎勵系統的一部分。它運作在潛意識中,也不受情緒控制。腹側背蓋區也是被我們稱作爬蟲類腦核的部分,它關系到欲求、動機、專注和渴望。事實上,這一片區域在可卡因癮發作時也會活躍起來。但比起可卡因,愛情讓它更加活躍——至少你還能從可卡因中回過神來。愛情縈繞于心,占據著你。你失去自我意識,不能自主地去想他——他一直盤踞在你腦中。就像八世紀的一位日本詩人說的那樣,“我的渴求永不停止。”




作為大腦獎勵系統一部分的腹側背蓋區(VTA)


愛情是狂熱的。當你被拋棄之后,牽掛會更深。我和項目組中的神經系統學家露西·布朗當下正在研究被拋棄的人們的核磁共振測試數據。但說服他們進行測驗實在是困難,因為他們心情實在是太糟了。(笑)總之,我們在大腦中發現了三個與之有關的區域。


我們在那塊大腦區域,也就是腹側背蓋區,找到了與熱戀相關的大腦活動。這是多么壞的事情啊!當你被甩之后,你會想著要忘掉他,并繼續你的正常生活,但事與愿違,你更愛他了。就像羅馬詩人特倫斯曾說過的:“我的祈求越少,我的愛情便越熾烈。”時至今日,我們知道這是為什么了。2000年后的今天,我們能夠解釋大腦中的這一過程。大腦中的獎賞系統與欲望、動機、渴望和專注有關,它在你不能得到你所要的時,反而變得更加活躍。倘若如此,生命中最大的獎賞即是:一個適當的約會對象。


我們發現大腦中計算得失的區域也與愛情有關。測試者躺在核磁共振儀中,看著昔日愛人的照片,然后開始回想到底是什么出錯了。我失去了什么?事實上,露西和我對此開過一些玩笑。在大衛·梅米特的一部劇中有兩個行騙高手,其中女士在勾引男士,于是他看著那位女士說:“你真調皮,我是不會犯錯的。”當你在計算得失時,大腦中的這部分——伏隔核的核心變得活躍起來。當你要因得到或失去而去冒巨大的風險時,它也會變得活躍。最后,我們還在一塊區域中發現了與深度依戀有關的大腦活動。



當你在計算得失時,大腦中的這部分——伏隔核的核心變得活躍起來。


難怪世界各地的人們都遭受著痛苦,難怪我們有這么多與愛情有關的犯罪。當你被愛拋棄時,你不僅被對愛情的渴望吞沒,而且感到對他深深的依戀。此外,大腦的獎賞回路開始工作,這使得你感到強烈的精力,強烈的專注,強烈的干勁,和想要不顧一切地贏得生命中最高獎賞的愿望。


那么,關于這次實驗,我又有什么樣的體會要分享給全世界呢?最重要的一點,我的結論是愛情是人類最基本的尋求配對的沖動。這不是性沖動——性沖動讓你尋找能夠成為性伴侶的人。而愛情讓你同時只對一個人產生配對的沖動,并節制地使用它,開始同他戀愛。我腦海中浮現出讀過的所有關于愛情的詩篇,其中最適合概括這一點的是2000多年前的詩人柏拉圖的一首詩,“愛神棲于愛欲之國。愛是欲求,是沖動,是恒久的失衡。如饑似渴,不能熄滅。”



柏拉圖:“愛神棲于愛欲之國。愛是欲求,是沖動,是恒久的失衡。如饑似渴,不能熄滅。”


我同樣也相信愛情讓人成癮:愛若甜蜜,人們沉溺其中;愛若苦澀,人們深陷其中,難以自拔。確然,愛情擁有成癮的所有特征,你專注于他,執念于他,渴望得到他,并扭曲現實,愿不顧一切以贏得他的愛。成癮的三個主要特征也在愛情上得以體現:首先是耐受性——你總是想要得到更多以維持最初的感覺,而后耐受性消退,最后又復發。我的一位女朋友剛從一段痛苦的戀情中恢復過來,經過了八個月,她終于好多了。這之后的一天,她正開著車,收音機里的一首歌讓她又想起了那個男人。于是,瞬時的渴望充滿全身,她控制不住情緒,把車停在路邊,大哭了一場。因此,我希望醫學界、法學界和高教界都關注到這一點:愛情確實是世界上最讓人成癮的東西。


我還想分享一下關于動物愛情的故事。世界上任何一種動物都不會饑不擇食地尋找活物進行交配。太老的、太年輕的、太臟的或是太蠢笨的,它們都不會選擇。除非你把它們關在實驗室的籠子里——當然,如果你在籠子里度過一生,也不會那么挑食了。在調查了一百個物種后,我發現野外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只動物都有各自的心之歸屬。事實上,生態學家知道這些。用四個詞可以概括動物各自的偏愛:選擇性感知,配偶選擇,雌性選擇,性選擇。這兒有三篇學術文章涉及到了這種吸引力。雖然這種吸引力也許只維持一秒,但它確實是存在的,而且牽涉到大腦中到與腹側背蓋區和獎賞系統(更確切的說是獎賞系統中的相關化學物質)。事實上,我相信動物間的吸引力是可以即刻產生的——我們能看到,大象有時會突然被另一頭大象吸引。我相信這就是我們所說的“一見鐘情”的源頭。





人們常問我是不是因為研究愛情太多而沒了愛的興致。這基本是不可能的。就如同在了解一塊巧克力蛋糕中的所有成份后,我仍然能夠品味吃蛋糕的樂趣。我也同樣會犯大家都會犯的錯,但這些經歷加深了我的對愛情的理解,并讓我對所有人都更有愛心。比如,我在紐約時,常看著嬰兒車里的小孩,并感到一絲同情。有時,當想到大腦是多么富有感情,我會對餐桌上的雞抱有歉意。


我們最近的實驗由我的同事阿爾特·阿倫操作進行,內容是對長期相處后仍能夠保持相戀的情侶們進行核磁共振測試。至此,我們一共測試了五對這樣的情侶,并發現了他們共同的特點。在他們相戀25年后,他們大腦中與熱戀相關的區域仍然保持活躍。


關于愛情還有很多未解開的迷。現在我簡短地說一下我正研究問題:為什么你會愛上他,而不是別人?原本我并沒有想要去思考這個問題,但在三年前,一個約會網站Match.com找到我,并問了我這個問題。我只能說“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是人們戀愛時,大腦中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我卻不知道為什么他就是你命中注定的愛人。所以,這三年我都在思考這個問題。心理學家告訴我們一定有很多原因使你愛上他,而不是另一個人。我們會傾向于在同等的社會經濟背景、同樣智力水平、同等的相貌以及相同的宗教信仰中找到自己的愛人。而童年的經歷也會影響人們的愛情,但如何作用卻無人知曉。就是這些,心理學家知道的只有這些。而且,他們不知道在良好的關系中,雙方的人格是如何配合的。因此,我開始思考為什么我們接近這一群人,而不是其他人,這是不是有生物上的解釋。為此,我做了一份問卷調查,以探明人們如何顯現多巴胺、血清素、雌激素和睪丸激素的性狀。


我相信這四種物質在大腦中的不同配比讓人類演化出了四種非常普遍的人格類型。所以我在Mating.com上創建了一個子站:Chemistry.com。首先網站通過一組問題來確認上述四種物質在你的大腦中是如何顯現性狀的。最后網站記錄下是誰選擇了誰。總共有370萬美國人和60萬來自其他33個國家的人做了這項測試。我正在對測試數據進行整理。一定程度上,愛情總是神秘的,但我相信我會逐步接近問題的答案——當你走進一間房間時,每一個人都是和你同樣的背景,你們處在同樣的智力水平上,你們有同等的相貌,但為什么你不會被所有這些人所吸引?我認為這一定有生物學上的解釋。我想幾年之內我們就可以理解大腦是如何讓我們找到我們唯一愛的人。那樣,我就更接近答案了。



福克納:“過去未曾消逝,它們還留在心中。”


本文轉自利維坦”(微信號liweitan2014

2015-08-23 08:4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舊一篇] 驕傲的霾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