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歷史的迷雾
字體    

金庸《袁崇煥評傳》之十
金庸《袁崇煥評傳》之十
金庸     阅读简体中文版

袁崇煥還沒有到任,寧遠已發生了兵變。

兵變是因欠餉四個月而起,起事的是四川兵與湖南、湖北的湖廣兵。兵卒把巡撫畢自肅、總兵官朱梅等縛在譙樓上。兵備副使把官衙庫房中所有的二萬兩銀子都拿出來發餉,相差還是很多,又向寧遠商民借了五萬兩,兵士才不吵了。畢自肅自覺治軍不嚴有罪,上吊自殺。兵士的糧餉本就很少,拖欠四個月,叫他們如何過日子?這根本是中央政府財政部的事。連寧遠這樣的國防第一要地,欠餉都達四個月之久,可見當時政治的腐敗。畢自肅在二次寧遠大戰時是兵備副使,守城有功,因兵變而自殺,實在是死得很冤枉的。

袁崇煥于八月初到達,懲罚了幾名軍官,其中之一是后來大大有名的左良玉,當時是都司;又殺了知道兵變預謀而不報的中軍,將兵變平定了。

但京里的餉銀仍是不發來,錦州與薊鎮的兵士又嘩變。如果這時清軍來攻,寧遠與錦州怎么守得住?局勢實在危險之至。袁崇煥有甚么法子?只有不斷的上奏章,向北京請餉。崇禎的性格之中,也有他祖父神宗的遺傳。他一方面接受財政部長的提議,增加賦稅,另一方面對于伸手來要錢之人大大的不高興。

袁崇煥屢次上疏請餉,崇禎對諸臣說:袁崇煥在朕前,以五年復遼、及清慎為己任,這缺餉事,須講求長策。又說:關兵動輒鼓噪,吝邊效尤,如何得了?

禮部右侍郎周延儒奏道:軍士要挾,不單單是為了少餉,一定另有隱情。古人雖羅雀掘鼠,而軍心不變。現在各處兵卒為甚么動輒鼓噪,其中必有原故。崇禎道:正如此說。古人尚有羅雀掘鼠的。今雖缺餉,哪里又會到這地步呢?”“羅雀掘鼠這四字崇禎聽得十分入耳。周延儒由于這四個字,向著首輔的位子邁進了一步。周延儒是江蘇宜興人,相貌十分漂亮,二十歲連中會元狀元,這個江南才子小白臉,真是小說與戲劇中的標準小生,可惜人品太差,在《明史》中被列入《奸臣傳》。本來這人也不算真的十分奸惡,他后來做首輔,也做了些好事的,只不過他事事迎合崇禎的心意。周延儒之奸,主要是崇禎性格的反映。但逢主之惡當然也就是奸。這個人和袁崇煥恰是兩個極端。袁崇煥考進士考了許多次才取,相貌相當不漂亮①,性格則是十分的鯁直剛強。羅雀掘鼠是唐張巡的典故。張巡在睢陽被安祿山圍困,苦守日久,軍中無食,只得張網捉雀、掘穴捕鼠來充饑,但仍是死守不屈。羅雀掘鼠是不得已時的苦法子,受到敵人包圍,只得苦挨,但怎能期望兵士在平時都有這種精神?

周延儒乘機中傷,崇禎在這時已開始對袁崇煥信心動搖。他提到袁崇煥以清慎為己任,似乎對他的也有了懷疑。崇禎心中似乎這樣想:他自稱是清官,為甚么卻不斷的向我要錢?

袁崇煥又到錦州去安撫兵變,連疏請餉。十月初二,崇禎在文華殿集群臣商議,說道:崇煥先前說道安撫錦州,兵變可彌,現在卻說軍欲鼓噪,求發內帑,為甚么與前疏這樣矛盾?卿等奏來。

內帑是皇帝私家庫房的錢。因為戶部答復袁崇煥說,國庫里實在沒有錢,所以袁崇煥請皇帝掏私人腰包來發欠餉。再加上說兵士鼓噪而提出要求,似乎隱含威脅,崇禎自然更加生氣。

哪知百官眾口一辭,都請皇上發內帑。新任的戶部尚書極言戶部無錢,只有陸續籌措發給。崇禎說:將兵者果能待部屬如家人父子,兵卒自不敢叛,不忍叛;不敢叛者畏其威,不忍叛者懷其德,如何有鼓噪之事?

羅雀掘鼠家人父子這兩句話,充分表現了崇禎完全不顧旁人死活的自私性格。兵士有四個月領不到糧餉,吵了起來。崇禎不怪自己不發餉,卻怪帶兵的將帥對待士兵的態度不如家人父子。他似乎認為,主帥若能待士兵如家人父子,沒有糧餉,士兵餓死也是不會吵的。俗語都說:皇帝不差餓兵。崇禎卻認為餓兵可以自己捉老鼠吃。

周延儒揣摩到了崇禎心意,又乘機中傷,說道:臣不敢阻止皇上發內帑。現在安危在呼吸之間,急則治標,只好發給他。然而決非長策,還請皇上與廷臣定一經久的方策。崇禎大為贊成:此說良是。若是動不動就來請發內帑,各處邊防軍都學樣,這內帑豈有不干涸的?崇禎越說越怒,又是憂形于色,所有大臣個個嚇得戰戰兢兢,誰也不敢說話②。袁崇煥請發內帑,其實正是他不愛惜自己、不怕開罪皇帝、而待士兵如家人父子。本來,他只須申請發餉,至于錢從何處來,根本不是他的責任。國庫無錢,自有別的大臣會提出請發內帑,崇禎憎恨的對象就會是那個請發內帑之人。以袁崇煥的才智,決不會不明白其中的關鍵,但他愛惜兵士,得罪皇帝也不管了。說不定朝中大臣人人不敢得罪皇帝,餉銀就始終發不下來,那么就由我開口好了。

當袁崇煥罷官家居之時,皇太極見勁敵既去,立刻肆無忌憚,不再稱汗而改稱皇帝。

袁崇煥回任之后,寧遠、錦州、薊州都因欠餉而發生兵變,當時自然不能與清兵開仗,于是與皇太極又開始了和談,用以拖延時間。皇太極對和談向來極有興趣,立即作出有利的反應。袁崇煥提出的先決條件,是要他先除去帝號,恢復稱。皇太極居然答允,但要求明朝皇帝賜一顆印給他,表示正式承認他的地位。這是自居為明朝藩邦,原是對明朝極有利的。但明朝朝廷不估計形勢,不研究雙方力量的對比,堅持非消滅滿清不可,當即拒絕了這個要求③。皇太極一直到死,始終千方百計的在求和,不但自己不停的寫信給明朝邊界上的官員,又托朝鮮居間斡旋,要蒙古王公上書明朝提出勸告。每一個戰役的基本目標,都是以戰求和④。他清楚的認識到,滿清決計不是明朝的敵手,明朝的政治只要稍上軌道,滿清就非亡國滅種不可。滿族的經濟力量很是薄弱,不會紡織,主要的收入是靠搶劫⑤。皇太極寫給崇禎的信,可說謙卑到了極點⑥。

然而崇禎的狂妄自大比他哥哥天啟更厲害得多,對滿清始終堅持不承認政策,不承認它有獨立自主的資格,決不與它打任何交道⑦。

為了與滿清作戰,萬歷末年已加重了對民間的搜括,天啟時再加,到崇禎手里更大加而特加,到末年時加派遼餉九百萬兩,練餉七百三十余萬兩,一年之中單是軍費就達到二千萬兩(萬歷初年全國歲出不過四百萬兩左右),國家財政和全國經濟在這壓力下都已瀕于崩潰。明末民變四起,主要原因便在百姓負担不起這沉重的軍費開支⑧。

敵人提出和平建議,是不是可以接受,不能一概而論。我以為應當根據這樣的原則來加以考慮:敵人的和議不過是一種陰謀手段,目的在整個滅亡我們?還是敵人因經濟、政治、軍事、或社會的原因而確有和平誠意?

必須假定締結和約只是暫時休戰,雙方隨時可以破壞和平而重啟戰端。目前一直打下去對我方比較有利?還是休戰一段時期再打比較有利?

締結和約或進行和平談判,會削弱本國的士氣民心、造成社會混亂、損害作戰努力、破壞聯盟關系、影響政府聲譽?還是并無重大不良后果?

和約條款是片面對敵人有利?還是雙方平等,或利害參半,甚至對我方有利?

如果是前者,當然應當斷然拒絕;若是后者,就可考慮接受,必要時甚至還須努力爭取。在當時的局勢下,成立和議顯然于明朝有重大利益。不論從政略、戰略、經濟、人民生活哪一方面來考慮,都應與滿清議和。

拒絕和滿清議和,是崇禎一生最大的愚蠢。他初即位時清除魏忠賢逆黨,處理得十分精明,于是臣下大捧他為英主。他從此就飄飄然了,真的以英主自居,認為英主決不能和叛逆的建州衛妥協。在明朝君臣的觀念中,建州衛始終是中國皇帝屬下一個小官的領地,皇帝決不能跟小官談和。至于使得全國億萬人民活不下去,那是另一回事,皇帝的尊嚴不能有絲毫損害。

他可以和察哈爾蒙古人談和,付給金銀以換取和平。因為明朝的江山是從蒙古人手里奪來的,明朝承認蒙古是敵國。堅持政治原則,本來不錯。然而政治原則是要以正確的策略來貫徹的。完全忽視實際情形,把國家與人民的生死存亡置之不顧,和英主兩字可相差十萬八千里了。

袁崇煥和皇太極一番交涉,使得皇太極自動除去了帝號,本來是外交上的重大勝利。但崇禎卻認為是和叛徒私自議和,有辱國體,心中極不滿意,當時對袁崇煥倚賴很重,隱忍不發,后來卻終于成為殺他的主要罪狀。

①《明史·錢龍錫傳》:龍錫奏辯,言:崇煥陛見時,臣見其貌寢,退謂同官:此人恐不勝任。’”錢龍錫這話也是胡說八道,怎能見人家相貌難看,便說他不能担當大事?

②《烈皇小識》:時天威震迅,憂形于色。大小臣工皆戰懼不能仰對,而延儒由此荷圣眷矣。

③關于這場交涉,因皇太極稱帝之后再自動除去,又向明朝要求發印而不得,在滿清方面是受到重大屈辱,所以清方官文書中都無記載,或有記載而后來都刪去了。但清內閣檔案中還留存皇太極天聰四年頒示的一道木刊諭文,其中公開承認這件事:逮至朕躬,實欲罷兵戈,享太平,故屢屢差人講說。無奈天啟、崇禎二帝渺我益甚,逼令退地,且教削去帝(號),及禁用國寶。朕以為天與土地,何敢輕與?其帝號國寶,一一遵依,易汗請印,委曲至此,仍復不允。

④《明清史料》丙編,皇太極諭諸將士:爾諸將士臨陣,各自奮勇前往,何必爭取衣物?縱得些破壞衣物,尚不能資一年之用。爾將士如果奮勇直前,敵人力不能支,非與我國講和,必是敗于我們。那時穿吃自然長遠,早早解盔卸甲,共享太平,豈不美哉?

⑤《天聰實錄稿》,七年九月十四日,清太宗致朝鮮國王信:貴國斷市,不過以我國無衣,因欲困我。我與貴國未市之前,豈曾赤身裸體耶?即飛禽走獸,亦自各有羽毛……滿洲、蒙古固以搶掠為生,貴國固以自守為素。

⑥《天聰實錄稿》六年六月,清太宗致崇禎皇帝信:滿洲國汗謹奏大明國皇帝:小國起兵,原非自不知足,希圖大位,而起此念也。只因邊官作踐太甚,小國惱恨,又不得上達……今欲將惱恨備悉上聞,又恐以為小國不解舊怨,因而生疑,所以不敢詳陳也。小國下情,皇上若欲垂聽,差一好人來,俾小國盡為申奏。若謂業已講和,何必又提惱恨,惟任皇帝之命而已。夫小國之人,和好告成時,得些財物,打獵放鷹,便是快樂處。謹奏。最后這句話甚是質樸動人。

⑦崇禎五年,宣府巡撫沈?ず頹寰⒃薊ゲ磺址福珈醣惆馴可惺樾苊饔齦鎦安*辦,沈?は掠4撕笏輪幾乇叩墓僭保魏穩瞬壞糜肼逵釁街蛔值慕煌ā*

⑧《明史·食貨志》:自古有一年而括二千萬以輸京師,又括京師二千萬以輸邊乎?

 

2012-01-16 13:10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為元首清廉不阿至情至性
林森(1868年—1943年8月1日)字子超,號長仁。福建閩侯人。1868年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尚干鄉,1884年于臺北電信局工作。1902年到上海海關任職,其間參加反清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