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獨身,恰恰是一種新型社交方式  鳳凰讀書
獨身,恰恰是一種新型社交方式 鳳凰讀書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上帝創造了這個世界——樂園與人間,水,光,晝與夜,以及人世間的萬物,每天的創造之后,上帝都說:“這很好。”然而,當上帝創造了亞當之后,他的語氣變了。上帝突然宣稱這是他第一件不甚完美的作品: “他不應該孤單一人。”于是,上帝創造了夏娃,從此以后亞當不再是孤單一人了。


隨著時光的流逝,對孤單的反對從一種神學的禁令延伸到了文學與哲學的領域。亞里士多德在《政治學》一書中寫道:“被孤立的人,無法從政治的聯盟中分享獲益,又或者已然自給自足而無需分享獲益,這樣的人已不再是城邦中的一部分,因而也與野獸或神無異。”古希臘詩人提奧克里圖斯也堅稱“人類永遠彼此需要”,而羅馬帝國的皇帝、斯多亞學派的馬可•奧勒留更是宣稱:“人類是社會化的動物。”



盡管獨居生活正在盛行,它卻是當代鮮少被談及,因而,也最常被誤解的問題。年輕人都渴望獨立生活,一段時間的獨居之后,即便很喜歡這樣的生活方式,他們又很担心繼續保持獨居是否合適。盡管單身人士堅稱自己的生活很愉快,而且也終會找到自己的伴侶,人們依然忍不住為單身的親友們操心担憂;我們憂心忡忡地想為喪偶后獨居的年邁父母或者祖父母提供幫助,即便老人們表示更樂意獨自生活,子女后輩們卻往往變得更為不知所措。


無論情況如何紛繁復雜,每個人和家庭都將獨居生活看作一種隱私,但實際上,越來越普遍的獨居現象應該被正視為具有重大社會意義的話題。但不幸的是,當獨居現象的興起偶爾被公眾談及時,評論家們總是將其視為一個不折不扣的社會問題,一種自戀、社會道德崩壞以及公眾生活銳減的現象。人們滿懷道德感的談論著,試圖去理解為什么許多人選擇了獨居生活,而這個問題本身,卻恰恰是被一種被誤導的產物,——介乎《父親什么都知道》的浪漫主義理想以及《欲望都市》光線亮麗的誘惑之間的假象造就了誤解。有目共睹的是,這場獨居生活的社會試驗實際上是趣味橫生的,與人們傳統保守的印象相反,獨居生活甚至并非那么孤立離群。


獨居生活的興起本身也已成為一種具有革新力量的社會現象:它改變了人們對自身,以及人類最親密的關系的理解;它影響著城市的建造和經濟的變革;它甚至改變了人們成長與成年的方式,也同樣改變了人類老去甚至去世的方式。無論今時今日我們是否與他人一起居住,獨居幾乎與每個社會群體、每個家庭都密切相關。



但過渡仍需要一些時間,因為個人主義的狂熱仍然需要滿足文化對于承諾的需求。在19世紀的大部分時間里,即便是最現代的社會,依然認為每個人都應當成婚,而當一個人沒有結婚時,社會往往給予嚴厲的批判。熊彼特也許認為單身主義者是理智的,但在1957年美國進行的一項社會調查中,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不婚的人們是“病態的”、“不道德的”,或“神經有問題的”,而只有1/3對此持中立態度。但這種社會態度并沒有一直延續下去。到了1976年,下一代的美國人中,只有1/3對不婚者持有負面的評價,而超過半數的人持中立態度,甚至還有1/7的人表示支持這一選擇。今天,當單身的成年人數遠遠超過已婚人數,民意調查者甚至不再詢問美國人是否支持不婚行為了。盡管為獨居生活樹立的恥辱柱并未完全消失,但美國社會對于單身以及家庭生活的態度,毫無疑問已經改變了。


根據當代知識,追尋成功與快樂并不依賴于將個體與他人相連,相反,這更大程度上取決于向個體完整展現尋求其他更好選擇的機會。自由、適應性、個人選擇,在現代道德準則中最受人們珍視。“個人最主要的義務在于對自身負責,而非對他的伴侶或者孩子”,這意味著當代對個體的推崇已經遠遠超越了想象。


不久以前,如果某人對自己的伴侶不滿意而尋求離婚,他必須為此作出合理的說明。而今則完全相反,——如果你對于婚姻并非全然滿意,你必須提出理由來說服自己維持這婚姻,因為當代文化更致力于讓每個人為自己謀求最好的結果。


人們對于住所的穩定性甚至更為削弱。人們經常搬來搬去,而社會學家將現代社區稱為“責任有限的社區”,鄰里社區成為人們建立聯系卻并不期望這種關系會長久維持的地方。工作場合的狀況也頗為類似,雇傭者不再為有能力的雇員提供一生的職業機會,而每個人都知道應該為自己籌謀打算、自我激勵,而公司則認為這是維持公司景氣的唯一辦法。德國社會學家烏爾利希•貝克與伊麗莎白•貝克•蓋爾茨是這么寫的:“在人類歷史上,個人第一次成為了社會再生產的基礎單位”。而所有的一切,都隨之發生了變革。



為什么?——或者更確切地問,為什么這么多人在面臨其他諸多的選擇之時,依然覺得獨居生活具有獨特的吸引力?為什么在當今世界最為富足的社會中,獨居現象變得如此普遍?是什么使獨居生活對于年輕人、中年人和老年人都極具誘惑?


人們投身獨居生活這樣一場社會試驗,因為大家相信,這是有益處的。獨居生活有助于人們追尋神圣的現代價值——個人的自由、對自身權力的掌控以及自我實現,這些都是自我們青春期起直到生命終結,具有極為重要意義的價值。獨居生活使人們可以在適宜的時間,以自己的方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獨居生活將人們從家庭以及婚姻伴侶的需求和限制中解放出來,令人們可以更將注意力集中于自身。在我們今天的時代,數字化媒體以及急速擴張的社交網絡,令獨居生活甚至給人們帶來更多的受益——保持隱私與獨立的空間與實踐。這意味著,獨居生活令人們有機會探索并認知自身生命的意義與目的。


然而自相矛盾的是,獨居也許恰恰是人們需要的新社交方式。畢竟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獨居生活不過是一種周期性的狀態,而非穩定的長久之計。盡管并非所有獨居者,但獨居者中確有許多人最終決定他們需要回歸家庭生活并尋找一個生活伴侶,愛人、家庭成員,或者是朋友。但這些人同時也清楚地知道,如今每個人的生活安排都不是一成不變的,承諾也未見得是永久的。人們開始改變傳統,卻依然不確定新的生活究竟何去何從,而在現代社會中,人們在各個階段變換生活狀態也依然變得司空見慣,單身、單親家庭、成婚、分居、穩定的愛侶,以及最終又回歸獨自一人。


這意味著每個獨居的人都將面對更多的壓力,有時也難免忽然產生自我懷疑——究竟什么才是恰當的生活方式。但這并不代表獨居者應當被冠上孤獨或者離群的帽子,事實恰恰相反,有證據表明獨居者與他人相比,在社交上更為活躍,而獨居者占比較高的城市也擁有更為蓬勃的公共文化。



獨居與孤獨并非同一個概念,但在近年來,許多記者、教授以及權威人士一直持續不斷地將兩者混為一談,將獨居現象的增加當做當代社會解體的征兆,并激化了人們對此的恐慌。第一個例證就是《孤單的美國人》一書,此書是在哈佛醫學院教授精神病治療法的夫妻學者杰奎琳•奧爾茲與理查德•施瓦茨合寫的。他們在書中警告說“不斷上升的孤獨感”與“國內不斷提升的社交孤離”正在危害人們的健康與幸福,書中提出了兩個令人震驚的調查研究結果,以支持這一論點:其一來自于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文章報道說在1985年到2004年間,宣稱自己無人可以討論或傾訴重要問題的美國人的人數翻了三倍,已接近美國人口的1/4。


那些總是在媒體上鼓吹婚姻而譴責單身主義的專家們也推波助瀾。以《婚姻的狀況》為例,在書中,作者琳達•懷特與麥琪琳•加拉格爾指出,與已婚的人群相比,那些獨居的人(包括離婚、喪偶及單身人士)更難獲得快樂、健康和財富。她們宣稱:“婚姻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有益的”,而同時,不婚的人“與身患癌癥或者身處貧窮的已婚人士相比,男性的壽命要短十年,而女性短壽更甚”。


這些警言也許確實出自好心,但與調查顯示的結果相比,確實夸大其詞了。例如,充分的證據表明,從未結婚的人們與正處于婚姻中的人們相比,幾乎一樣幸福快樂,而且甚至還要比那些喪偶或者離婚的人要來得更快樂,更不寂寞。還有證據表明,糟糕的婚姻會給雙方都帶來極大的壓力、負担和疾病;最近的一項調查還表明,“身處糟糕的婚姻關系中的人們甚至顯現出比離婚人群更高的健康風險”。更重要的是,誠如《婚姻的狀況》一書的某些批評者所指出的,將已婚人士與非婚人士放在經歷其他問題困擾的前提下進行調查比較,僅僅具有學術研究(以及統計學)上的意義,換句話說,已婚人士良好的精神、健康以及經濟狀況,也許恰恰是他們能維持持久婚姻的原因,而非持久婚姻的結果。


《單身社會》/ [] 艾里克·克里南伯格/上海文藝出版社/2015-2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