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劉翔熙:也說說藍天白云和工業發展
劉翔熙:也說說藍天白云和工業發展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這兩天朋友圈上為了柴記者的片子吵成一團,我也很是參加了幾場辯論。這里總結一下,作為個人觀點的總結陳述吧,不求他人同意。

既然柴記者從個人經驗說起,我也說個人經驗。 先扯個個人背景,我生在唐山,長在石家莊,家里是煤炭系統出身。 也娶了山東煤炭系統的LP。 雖然我和領導都不再是煤炭系統的人,但是自己從打有記憶開始就和能源及工業有著緣分。

我的記憶是從小時候的石家莊開始的,那時候我家附近(人民公園附近)的路中央隔離帶上還是長著野草和樹,人行道靠建筑那側還有很長的類似花壇的東西,不過都是灌木和野草。而大院中央也是一個類似小廣場的土院,被小儲物房包圍著。院子邊上是爺爺奶奶們種的葡萄,院子里有一棵香椿樹,還有一棵不知名的老樹。

我的童年是在星星下捉蛐蛐,斗蛐蛐,在隔離帶上摸螞蚱中度過的。現在還依稀記得院子里也遇到過大蜈蚣(最后打死了),有一次還遇到了蛇。 讓大人拿到外面去放生了。。。現在看來,石家莊雖然在8,90年代已經是個不小的二線城市,但是整體自然情況比起現在來還是好很多的,至少,土沒那么大。要知道,那時候石家莊市區內有棉一到棉七等紡織廠,附近還有煙廠等企業。 雖然后來倒閉的倒閉,動遷的動遷。 但是我童年記憶中沒有霧霾,也沒有今天那么大的土(至少是直觀感受)。一天不擦桌子上就一層。

但是我也清晰記得,小時候每周石家莊都會有拉閘限電的時候,家里蠟燭曾是必備物品。而那時我家的電器只有幾個管燈,一個不大的電視機,一個錄音機,一臺小冰箱和一個風扇,當時曾很奇怪的問大人,為什么會停電,大人解釋是,電不夠,所以大家得有優先照顧的廠子,剩下的輪流停電。為了省電,當時大院里冬天還會集體去農村買白菜,然后囤在儲物間里凍著。 一樓的劉奶奶還會打煤球放樓道里,然后在一個額外搭出的小廚房做飯(因為經常去蹭飯 )而大家還會去招待所后門打開水,因為它有自己的鍋爐房。剛學會騎自行車的我還因為和一個拿開水的姐姐撞了導致腿被二度燙傷。

說這些是因為后來我看數據才知道,在我的童年,中國的總發電量大概只是美國的1/7到1/5弱(1990年中國發電量是美國的19.5%)那么在享受著藍天白云的時候,石家莊作為省會城市,也在享受著限電的痛苦。即使每個中國家庭的電器耗電量只是美國家庭的零頭。

這一切在我小學到初中的時候發生了改變,逐步的,水泥板覆蓋了旁邊的“花壇”路中央的隔離帶被拆除,拓寬。 院子里的樹被砍掉,葡萄架被拆掉,也覆蓋上了水泥。 而鍋爐房也被封停,拆除。 因為要搞“集中供熱”隨之而來的,是自己和鄰居家里的電器開始變多:電視大了,燈多了,冰箱換更大的了。有電腦了,裝空調了,洗衣機也換更大更智能的了。。。

同時,停電從固定時間變成偶爾出現,到最后完全銷聲匿跡了。 同樣是看數據,我才知道,中國的發電量對比從1990年美國的19.50%到了2000年的時候的30.90%絕對數量從621.20十億千瓦時增加到了1355.60十億千瓦時絕對數量增加218%.

從那時起,石家莊的氣候變得越來越熱,土也越來越多。 最熱的時候,柏油路都是軟的。 當時上初中時候看著頂上的吊扇經常想,啥時候能都裝空調就好了。 但是我沒想過的是,這個的代價是什么。

00年我離開了中國到了美國,當時第一反應是,這里樹真多,人真少,因為Easthampton, MA只有一萬多的人口,面積卻是石家莊幾個區的總和。 那時候如果問我美國的空氣比中國好么,我最多說是,嗯,月亮看的更清楚點吧,星星也多,不過和后來見識的暗無天日比,還是沒覺得有根本性的差距。但是我在旁邊康河(Connecticut River)想釣魚的時候得到了警告,河里的魚不能吃。因為這個河上游曾經是小造紙,小印染及軍火產業的重鎮,河底污泥中鉛和汞含量都是超標爆表的—這是治理了近50年的結果。 而如果等自然逐步沖刷入海,大概還得300年。。。

7年后的某天我又回到了中國,那時的我在此之前剛去伊拉克公費旅游了15個月。 當然是坐著黑鷹或者開著悍馬去,沒事還被AK47的禮花歡迎一下那種。你猜對了,偶是美軍士兵。 我在伊拉克見到的“沙塵暴”著實不少,當時我還笑話說北京總說沙塵暴,看看伊拉克的就都閉嘴了。

這是為了應付沙塵暴時我們穿的樣子。。。腦袋上的有熱成像功能。 受沙塵影響較低。

我07的中國之行讓我眼界大開,好友開著吉普切諾基來北京機場接的我,去西站的路上放眼望去滿地奔馳寶馬,還大排量,這都是走時覺得做個出租都挺新鮮的我覺得,尼瑪中國發展真快。回石家莊后第一反應是不認識了,老媽開玩笑說石家莊是“新加坡”滿地都是施工和新建高樓。而叔叔阿姨們開的車之新之好,也是像我住Amherst MA哪里見不到的。

但是我很快意識到,這一切是有代價的。到家以后雖然窗子是封著的,家里也靠空調換氣,老媽每天都要擦桌子,否則都一層浮土。 雖然我在離開石家莊前就有類似情況,但是我記憶里從來沒這么嚴重過。而且我從到國內就有點小感冒,剛開始覺得是長期不回國水土不服,但很快就證明我是錯的。 在伊拉克除了誤吃一次放了三天雞肉中毒以外體壯如牛的偶,竟然被國內的空氣放倒了。。。一天醒來老媽突然發現我眼睛紅的和兔子一樣,一測體溫,39.8 C 等到了醫院已經40.6C 并且在未來一天內打破人生發燒最高紀錄,41.7C,尼瑪人都燒糊涂了。 在輸液無效后強行打了退燒針回的美國。 然后養了近3周才緩過來。醫生判斷,急性腸胃炎加急性上呼吸道感染。。。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原來中國環境比伊拉克恐怖多了。。。

剩下的信息就是從新聞和一些統計資料里了解到的了,2007年,中國發電量達到美國的75%。

2011年,中國發電量超過美國,成為了歷史上自1879年電力商業化運行后132年美國第一次失去了世界產電第一大國稱號。 同年,中國工業生產總值達到是美國的120%——2011年中國工業生產總值達2。9萬億美元,美國為2。4萬億美元。這也是美國一個世紀以來第一次失去了世界工業第一國的地位。

2013年12月中國中東部發生嚴重霧霾事件,幾乎涉及中東部所有地區。天津、河北、山東、江蘇、安徽、河南、浙江、上海等多地空氣質量指數達到六級嚴重污染級別,使得京津冀與長三角霧霾連成片。首要污染物PM2.5濃度日度平均值超過150微克/立方米,部分地區達到300至500微克/立方米,其中上海市在12月6日污染達到600微克/立方米以上,局部至700微克/立方米以上。此次重霾污染最為嚴重的區域位于江蘇中南部,南京市空氣質量連續5天嚴重污染、持續9天重度污染,12月3日11時的PM2.5瞬時濃度達到943微克/立方米。同年,我岳父因為長期吸煙和煤礦井下工作,患肺癌去世。 而中國當年發電量是美國的126% 。。。

2015年2月底,柴記者關于霧霾的視頻引起了大家討論。。。

上面扯的所有這些都無非說明一個問題,隨著中國工業的高速發展,中國的氣候也在逐步惡劣起來。 那么是時候來治理污染了么?

那么就要回答一個問題,中國是不是到了應該向西方學習,開始治理環境的時候了? 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回答另一個問題,中國人是否要放緩發展腳步,用生活的成本提高換青山綠水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柴記者的記錄片是有助于這個問題的討論的。 但是同樣,她紀錄片里也回避了最關鍵的問題,如何解決?

正如吳靖的評論所說的:“要呼吁公民責任有很多種,卻只挑最輕巧的最高姿態的打電話報警投訴超標,輕輕說句少開點兒車,對于最實際但也是最困難最不討好公共政策選擇,比如提高入城費,提高限行天數甚至單雙號限行,控制大排量汽車(O補充,尤其是視頻里柴記者開的車是不是4.0排量的SUV?早些時候潘石屹呼吁處理霧霾的時候是不是開的5.0L SUV? 開著這種大車對開1.3L排量的說少開點是不是有點諷刺?)繼續嚴格的搖號政策卻不置一詞,看來對霧霾的恨還是沒超過對成為中產知性女神的愛。”

要知道,現階段中國人追求的不再是吃飽穿暖,而是像和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看齊的生活水平,要車要房,要空調要電腦,還不能漲電費,漲汽油費,否則就不是“藏富于民”就是“與民爭利”

但是成本呢? 中國就是發電量已經接近美國的1.5倍。 今天中國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大電網規模,全球最大裝機規模,全球最高輸電電壓等級,全球最大發電量(拿2011年為例,當年中國發電量為4.72萬億千瓦時,相當于日本、俄羅斯、印度、加拿大、德國等五個國家2010年發電量總和)全球最多百萬千瓦火電機組,全球最長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全球最早運行百萬千瓦級超超臨界空冷機組,全球最大水電裝機,全球最大水電站(三峽)等無數世界第一外。人均下來,就慘不忍睹了:

2015年2月,中國人均發電裝機才歷史性突破1千瓦。 而同期西方發達國家人均裝機容量在2千瓦左右,美國更是超過3千瓦。人均用電量方面,2012年美國是12941千瓦時,是中國人的3.5倍。日本、法國等國家人均用電量均在7000千瓦時以上,是中國2倍。

而且中國的產電量主要仍依賴污染最重的煤炭,2011年中國火電為82.54%,僅次于印度(同期印度發電量只是中國零頭);水電占比14.03%,低于俄羅斯、略高于印度,遠低于巴西、加拿大。核電更是不到2% 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好吧,問題還是那個: 西方的環境,還是西方的生活水平? 你要那個?如果要前者,就要忍受生活水平和西方的差距,而后者,就要忍受發展的代價。

要知道,美國的霧霾早在1903年就發生了。 那個時間也恰恰是美國超越英國成為世界第一工業大國的前后,而直到1970年美國聯邦政府才出臺了《清潔空氣法》開始監管和治理環境,而那時候的美國的富裕程度是?

一個男人工作可以養活一個全職太太,倆孩子上大學,供一個房子和兩輛車。

請問,現在的中國人有這水平了么?

作為原來的日不落帝國,英國的霧霾出的更早,倫敦更是霧都。 其真正治理卻也是在1968年以后,英國一系列空氣污染防控法案,這些法案針對各種廢氣排放進行了嚴格約束,并制定了明確的處罚措施,有效減少了煙塵和顆粒物。到了1975年,倫敦的霧日已由每年幾十天減少到了15天,1980年則進一步降到5天。而80年代后,交通污染取代工業污染成為倫敦空氣質量的首要威脅。為此,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措施,來抑制交通污染。包括優先發展公共交通網絡、抑制私車發展,以及減少汽車尾氣排放、整治交通擁堵等等。

請問,如果政府加大私家車收稅力度,遏制私家車,提高燃油稅,是不是一些人又要高喊與民爭利了呢?

有些人鼓吹“清潔新能源” 問題是,這些能源真的能大規模使用了么?還只是在噱頭狀態。噢,的確有一個環保能源可以用了,水能—三峽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受到的公知罵聲還少了么? 我們一群人閑的無聊做一個夏爾謝夫力和張拾邁的釣魚文都能廣為傳播,三峽引起地震,氣候變化這種話只能呵呵。。。至于搞核電,誰愿意家門口放一個切爾諾貝利,三里島,或者福島?為一個低毒的PX都敢去游行的民眾,對核電會舉手歡迎?

所以說如果一群人告訴你火電污染環境,水電破壞生態,核電制造輻射,風電破壞氣候,還自稱自己是負責任的公民。 我們應該怎么評價他們? 我個人建議是他們自己組成一個社會,去享受青山綠水的農業社會,只是忘記提醒他們,那時候,預期壽命只有35年。 和成為發展的犧牲品相比,當落后的犧牲品可能性更大。要知道,中國從2001年開始每年公路事故死亡人數是以10萬計數的,而07年鐵路提速開始后,每年公路死亡人數以1-2萬人每年下降?到2009年只有6.8萬人?這里就不要說把人當人看是工業化社會才有的事,當藥品可以用化學合成,醫療成為教育體系,普通人從懷孕到節生都看醫生,嬰兒才能被看做人。否則,請回去翻翻朱德寫的 我的母親,去看看他家溺死了多少個孩子。

從根本來看,即使把全世界資源加一起,然后共產均分一下,全世界的筒子們能否達到今天西方社會的“中產水平”?肯定不能。那么這就注定了這個世界上可供調動和配置的資源和人才是有限的.如果一個國家能更多的調動他們,她的力量就會更強大,利益就會更多,更有保障.但同時其他國家可調配的資源和人才就會減少,力量就會被削弱.鑒于地球資源無法支撐所有人都享受發達國家的"中產"生活,那么發展中的斗爭就是不可避免的. 由于中國的13億人要成為發達人口是世界工業史上從未有過的事情。 那么注定了中國要當發達國家那么現在所有發達國家的生活水平就要下降. 而這個過程鐵定不是大家笑笑商量一下就完事的.要用人命工業金融各種拼.最后能搶多少看實力,這才是普世真理。 也不是青山綠水的愿望能搞定的。

所以雖然宣傳環保是對的,用環保的大棒迫使產業升級,提高工業的技術含量是條比較靠譜的路,但是如果看不到三十年來西方的藍天白云是建立在將產業轉移到中國這樣的勞動力密集地區的,是以中國的“霧霾”為代價的,那我只能說她的愿望是“胡不食肉糜”

環顧今天的世界,如果讓十幾億中國人過上西方生活同時享受藍天白云,也許只有找到足夠的外星人之后才能將產業轉移出去。

當然在一些公知們的的眼里還有條路就是以犧牲經濟增長為代價,犧牲吸著霧霾的千萬人的飯碗為代價。舉著環保的大旗來反對一切文明進步的東西。這在已經步入小康的朋友圈很多的贊譽,認為她為環保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她的演講也富有感染力。問題是,這個手法和西方文化左派操弄民粹主義的套路類似,以煽情和情懷為手段去搞環保的同時卻無視背后的實際矛盾和問題。有任何意義么? 有趣的事,不少在美國痛罵liberal環保人士的保守派華人筒子,到柴記者這里就是高喊“公民萬歲”了。 這是不是太精分了一點?

我個人觀點是柴靜只看到問題的一面,沒有看到這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付出的必要代價。而且在目前人類無法有效解決新能源問題以前,霧霾無解,越來越多人需要好的生活品質就必然帶來更多的資源轉換造成的各類排放,中國的現代化也必須依靠工業化生產做支撐,人民生活消費增長更緊隨資源消耗的遞增,這必須正視。柴靜女士的作為只能使社會更無奈和尷尬,并非進步意義,也不是真正的社會正義感,更可能給人帶來困惑和憤怒的負能量。這也反映了很多傳媒工作者普遍缺乏對人類社會宏觀思考,僅僅以一己私利和狹隘的認知就當作是世界唯一的正確,所謂新聞視角更多是無知視角。

也許人們是安逸的太久了,對于這真正致命的威脅毫無察覺。殊不知現代文明之所以到發展到今天正是因為大量的廉價工業品,化石農業的支撐,沒有了這些廉價的東西,社會中的大部分人將陷入缺吃少穿,無醫無藥,黑暗冰冷的原始社會。中國人拿著把自己變成化學元素周期表的代價剛剛將自己的平均壽命延續到70歲上下,難道又要回到人均壽命不到40的前工業社會么?

至于柴記者最后提出的開放能源市場,讓私人資本介入,我只想說一句,1.小煤窯還沒死夠人? 2. BP在墨西哥灣的作為換中國誰來負責?

因此說,對于很多人來講環保是個悖論,一方面享受著冷氣空調,一方面指責霧霾;一方面開著大奔亂跑,一方面指責交通不暢,一方面担心電磁輻射,一方面指責無線信號不好影響了他上網扯淡… 我管這個叫做“無論發生什么,老子就是不能吃虧主義”。

對于此只能感嘆一句德先生未至,賽先生已遠去。中國知識分子百年夢想化作一場鬧劇。崔永元,柴靜之流的作為便是如此,堂堂的資深媒體人只能用如此拙劣的論據來證明其荒謬的論點,我想問一句初中語文你們都是校門口賣臭豆腐的張大爺教的么?

所以借用馬甲的評論做結尾吧:柴記者是有水平的,在巧妙的時間點給了社會一個共同的主題,花幾百萬拍個環保片子,還能這么播出,全國也沒幾個人能做到。既因為高水平的營銷團隊,也因為符合一大部分人的利益訴求。

問題是現在的關鍵是能不能把現象引入問題,從問題找到矛盾,再從矛盾找到合理公平的辦法。因為這里面涉及到很多利益調整問題,比如成本怎么分攤,目標如何實現的問題。承德說我不發展工業保護水資源,你北京拿錢幫我提高社會公共服務水平,好不好。

接下來看兩會對環保如何討論。輿情起來了,但停在現象和問題來回反復,那就很沒意義。韓國人拍個中國牛逼的片子,看了很震撼;柴靜拍個反應問題的片子,看了又很震撼。So what? 我對柴靜沒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柴靜的粉絲,那該怎么喜歡柴靜繼續怎么喜歡。我只是不需要她來震撼我,我已經準備好付代價和成本的自覺了。那些震撼的,推崇備至的,自覺性怎么樣,何年,何月,何日開始愿意付出什么代價?還是等著下一部震撼的片子來接著刺激你的荷爾蒙?

也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革命先行者民國之父
孫中山(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本名孫文,字載之,號日新、逸仙,廣東香山(今中山)人,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