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與母鹿的傳說 汪曾祺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鹿井丹泉


有一少年比丘,名叫歸來,住在塔院深處,平常極少見人。歸來儀容俊美,面如朗月,眼似蓮花,如同阿難。——阿難在佛弟子中俊美第一。歸來偶或出寺乞食,游春士女有見之者,無不贊嘆,說:“好一個漂亮和尚!”


歸來飲食簡單,每日兩粥一飯,佐以黃虀苦荬而已。


出塔院門,有一花壇,遍植梔子。花壇之外為一小小菜園。菜園外即為荊棘草叢,蒼茫無際,并無人煙花壇菜圃之間有一石欄方井,井欄潔白如玉,水深而極清,歸來每天汲水澆花灌園。


當歸來澆灌之時,有一母鹿,恒來飲水。久之稔熟,略無猜忌。


一日,歸來將母鹿攬取,置之杯中,抱歸塔院。鹿毛柔細溫暖,歸來不覺男根勃起,伸入母鹿腹中。歸來未曾經此況味,覺得非常美妙。母鹿亦聲喚嚶嚶,若不勝情。事畢之后,彼此相看,不知道他們做了一件什么事。


不久,母鹿胸脹流奶,產下一個女嬰。鹿女面目姣美,略似其父,而行步姍姍,猶有鹿態,則似母親。一家三口,極其親愛。


事情漸為人知,嘈嘈雜雜,紛紛議論。


當浴佛日,僧眾會集,有一屠戶,當眾大聲叱罵:


“好你個和尚!你玩了母鹿,把母鹿肚子玩大了,還生下一個鹿女!鹿女已經十六歲,你是不是也要玩她?你把鹿女借給弟兄們玩兩天行不行?你把鹿女藏到哪里去啦?”


說著以手痛摑其面,直至流血。歸來但垂首趺坐,不言不語。


正在眾人紛鬧、營營訇訇,鹿女從塔院走出,身著輕綃之衣,體披瓔珞,至眾人前,從容言說:“我即鹿女。”


鹿女拭去歸來臉上血跡,合十長跪。然后姍姍款款,走出塔院之門,走入梔子叢中,縱身躍入井內。


眾人駭然,百計打撈,不見鹿女尸體,但聞空中仙樂飄飄,花得不散。


當夜歸來汲水澡身訖,在梔子叢中累足而臥。比及眾人發現,已經圓寂。


原載1995年第七期《上海文學》

圖@Joel Robison



楚塵文化 2015-08-23 08:46:26

[新一篇] 無后、不沒、禽獸……古代罵人的7種方式

[舊一篇] 吃飯與人類”掩飾文化“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稱謂:

内容:

驗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