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第三帝國:迄今為止最完整的"第三帝國史"   一日一書
第三帝國:迄今為止最完整的"第三帝國史" 一日一書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第三帝國

美國時代生活 編/海南出版社/2015-1

《第三帝國》系列是美國時代生活圖書出版公司主持編輯,2015年由海南出版社出版的大型圖文性史詩作品。全系列共有 21 本,其中搜羅了第一手的私人記錄,從未發表過的照片,親歷者的回憶錄和新解密的官方檔案。它們恰如一幅徐徐展開的巨型畫卷,讓讀者仿佛置身于喧囂狂熱的柏林,遍地瓦礫的華沙,燃燒的斯大林格勒,沙塵滾滾的北非,令人不寒而栗的集中營,還有黨衛隊的秘密會議,希特勒的辦公室、書房、臥室。每本書都有一個主題,連起來構成了迄今為止最完整、最細致的“第三帝國史”。


殺人機器

波蘭人、猶太人與狗不得入內


回顧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最令人發指的莫過于種族大屠殺。歐洲一半以上的猶太人、斯拉夫人、吉普賽人在這場浩劫中喪生。這些平民的死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人類最為丑惡的一面,他們以生命為代價揭露了“殘暴”二字的真正含義。


一個猶太人聚居區的消失


1943年4月19日,海因里希•希姆萊發動了一次旨在剿滅華沙猶太人聚居區的行動。時間是精心設計的:希特勒將在第二天年滿54歲,這位黨衛隊隊長想完成徹底解決方案中的又一項目標,以作為送給元首的生日禮物。19日凌晨,一支黨衛隊縱隊在裝甲車和輕型坦克的掩護下開進猶太人聚居區,沿著沙門霍夫大街包圍了居住在那兒的6萬名猶太人。


希姆萊的“生日突襲行動”遭到了猶太人的還擊,他的黨衛隊方陣遭到一支猶太人游擊隊的伏擊,猶太人使用小型武器從門道里、小巷里、屋頂上投擲自制的手榴彈和雞尾酒酒瓶。6個小時后,德國人只好驚恐地撤退。第二天,黨衛隊又殺了回來,這次帶來了一支2000多人的部隊,但猶太人的抵抗仍然很頑強。原計劃只需要3天的圍剿行動結果花了艱難的長達一個月的時間。聚居區的戰斗人員從未接受過訓練,人數上又處于一比三的劣勢,因此他們知道自己最終會失敗的,但是他們決心要讓納粹分子為每一寸土地付出血的代價。其中的一名幸存人員亞力山大•多納特寫道,我們之所以舉行起義,“僅僅是為了死得有尊嚴,而并沒有一點點獲取最后勝利的希望。”



圖1:黨衛隊的茹爾根•斯特魯普(右起第四人)是這次華沙行動的指揮官,他正觀望著聚居區建筑物被大火焚燒。他后來作為一名戰犯被處死。



圖2:黨衛隊士兵正在對位于華沙聚居區的一家德國軍工廠的猶太工人進行搜身,檢查是否藏有武器。白色牌子表明這些猶太人是德國的雇工。


“一座巨大的燃燒爐”


由于担心很難完全控制住每一座建筑物,斯特魯普命令他的手下放火焚燒聚居區。德國工程兵井井有條地挨家逐戶行動,他們給木地板和木樓梯澆上汽油,然后站到一旁,觀看大火吞噬整個街區。


“聚居區變成了一座巨大的燃燒爐,沒有新鮮空氣,只有讓人感到窒息的熱浪和焦臭味,”一位居民很形象地這樣回憶道,“大火的嘶嘶聲和建筑物的坍塌聲淹沒了槍炮聲,偶爾,風中還會傳來人的一陣呻吟聲或來自遙遠的尖叫聲。”


一名猶太男子從一座冒著火焰的公寓樓里跳到下面的一堆尸體上。黨派領袖馬雷克•艾得爾曼寫道:“萬能的火現在完成了德國人不能完成的事。好幾千人在這場大火中喪生。”


殘垣斷壁下的德國炮兵投入了行動。黨衛隊炮兵部隊要徹底摧毀一切建筑物,以確保廢墟中沒有藏著猶太人。


4月22日,一支黨衛隊突襲隊在聚居區的街道上巡邏,伺機射殺任何試圖從燃燒的住房里逃出來的猶太人。斯特魯普解釋說,用火焚燒聚居區是“擊敗地球上這些暴民和賤人的唯一和最終方式,只有這樣,才能把他們引出地面。”


地底下的戰斗


由于住房起了火,成千上萬的猶太人為了逃避抓捕,轉移到地底下的臨時掩體、地下通道、甚至下水道里。一名敵后游擊隊員描述了他在下水道里待了兩天,水都漫到了他的嘴唇邊:“隨時都有人會失去知覺。口渴是最嚴重的問題。一些人甚至喝又稠又臟的下水道里的水。每一分鐘都好像是在度日如年。”


當斯特魯普及其手下試圖放水淹沒下水道系統時,猶太人的反擊方式是炸毀水的控制閥門。于是,德國人采用把煙霧彈和毒氣彈投進地下深淵的方式,以此來剿滅抵抗者。其他一些躲在地下的居民是被告密者和經過訓練的狗找出來的。少數幸存下來的人被立即送往集中營。



圖3:4月27日,兩名抵抗運動分子向黨衛隊投降。其他一些猶太人又堅持了3周時間,繼續抵抗納粹分子,直到耗盡最后一點氣力。


驚恐萬狀的猶太人在荷槍實彈的約瑟夫•布羅什的威逼下從地下掩體里走出來。布羅什這個家伙因其極端的暴行而被聚居區居民們稱作“惡魔”。

一名黨衛隊軍官用手槍瞄著一名從地下掩體里爬出來的猶太人。斯特魯普是一個一絲不茍的詳細情況記錄者,他把在這次戰斗期間被摧毀的631個地下掩體全部如數地記錄了下來。


失敗的起義


5月16日,斯特魯普宣布這次暴動已告結束。他得意揚揚地向他的上司們報告說,“華沙的猶太人住宅區已不復存在!”黨衛隊花了4個星期才清除掉一個街區,這個街區長不過1000碼、寬不過300碼,只占整個華沙市區的約2.4%。為了紀念這個“偉大的行動”,斯特魯普炸毀了華沙的猶太大教堂,這是矗立在猶太人聚居區外面的一座標志性的建筑物。他報告了他的傷亡情況:死16人,傷85人。他這是在公然說謊,這只是實際傷亡人數的一小部分。


大多數幸存下來的猶太人最終還是死在了集中營里。在最早的750名武裝起義者中,只有不到100人設法逃脫了德國人的魔掌。


華沙城剩下的最后一些猶太人排著隊前往火車站,等著被驅逐。成千上萬的其他猶太人,永遠消失在聚居區的城墻之內,他們因饑餓、傷寒、槍傷或吸入了有毒的氯化物氣體而死去。


在奧斯維辛集中營以外的地方


德國人嚴禁任何人對他們的死亡集中營拍照。然而,在1944年春季,不知因何緣故,黨衛隊軍士伯恩哈德•瓦爾特竟得到允許,拍下了一火車匈牙利猶太人正被送往“白樺林”毒氣室的情景,“白樺林”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殺人中心。一名猶太幸存者在戰爭剛結束時發現了這本相冊,這是唯一已知的可視性記錄資料,反映了工廠般的流水線程序如何把新到來的猶太人變成“白樺林”的最終產品,即死者的骨灰。


這里以及后面幾頁選登了一些照片,首先展示了黨衛隊士兵如何在專門修建的一個火車站迎接到來的匈牙利猶太人,然后,迅速把這些受害者轉運到“白樺林”。在一次所謂的“挑選”儀式上,一名黨衛隊士兵正在示意所有的新到來者(身體最強壯的人除外)轉向左邊,加入到如圖中上端所示的那支長隊列中。他們被告知是排隊去洗澡的;而事實上,這是通向死亡毒氣室的。那些被示意到右邊排隊的人將作為奴隸勞工,在經過很短一段時間的折磨、食物克扣和過度勞動后,最終也會死去,或被殺死。納粹分子實施這種暴行時早已變得心里麻木不仁——那些未被列入勞工名單的猶太人可能在下火車后兩小時以內就會被殺死。



圖4:男人與婦女和兒童被強行分開,他們還不知道這就是永別。



圖5:這些匈牙利猶太人在“白樺林”下車時,因前途未卜,一臉茫然和恐懼。


隊列的終結


在“白樺林”殺人中心,德國人一直在盤算著效率的問題。所以,身強力壯的囚犯們因其強壯的體力和特殊的技能可以暫時免于一死,而那些老人、小孩和母親們對納粹帝國來說卻沒有任何利用價值。對于這些人來說,在死亡之前不存在中間階段。


當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奴隸勞工因人數太多而超過了它的承受能力時(這在匈牙利猶太人被驅逐期間是經常發生的事),一個猶太人即使身體很強壯,也往往難逃馬上送死的厄運。沒有人會耐著性子去挑選的;所以,只需簡單地一揮手,整列火車的猶太人便被直接送進了毒氣室。一名猶太醫生是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幸存者,他報告說,有一天,死在毒氣室里的人特別地多,緊接之后的第二天早晨,他曾注意到焚尸爐煙囪頂端的避雷針都扭彎變形了,因為焚燒的尸體成千上萬,其產生的熱量實在是太大了。



圖6:一個懷里抱著嬰兒、旁邊跟著另外3個孩子的婦女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領著穿戴得嚴嚴實實的孩子們步履艱難地走向“白樺林”的毒氣室。


在擁擠不堪、令人窒息的火車上飽受兩天半的折磨之后,一些老人已變得十分虛弱,坐在鐵軌邊無法站起來去排隊接受挑選。一會兒之后,一輛倒垃圾的車會把他們送到毒氣室,然后像卸煤炭似的把他們倒在地上。


無情的報復


那些沒有被馬上殺死的人通常面臨著更慘的命運。首先,他們的衣服和隨身物品將被拿走,頭發將被剃掉,身上的虱子將被除掉;然后,將在他們的手臂上印上號碼。在這整個過程中,他們免不了要遭受黨衛隊士兵的責備、謾罵和鞭打。


再接下來,他們得知了“白樺林”的黑暗秘密:他們在火車站站臺上最后一眼相見的親人隨同其他無數的猶太人現在已經死去,他們的身體已化作灰燼。


幸存者們的震驚和痛苦不久便被集中營里的殘酷的生活現實麻木了。非人的勞動折磨、野蠻的拳打腳踢、饑餓以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遭到殺害,這使得囚犯們在這地獄般的現實中平均只能多活3個月,然后,輪到他們自己走進毒氣室。



圖7:被剃掉了頭發、同時也被剝奪了尊嚴的女性奴隸勞工們排著隊從虱子清除站前往她們的住地。



圖8:徑直前往虱子清除站的新勞工們傳遞著先期到來的受害者的私人物品。



圖9:在奧斯維辛集中營,被挑選出來做工的猶太男人站在那兒,一無所有,一片茫然。


對受害者的掠奪


被驅逐到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每一個家庭允許攜帶50公斤的行李前往他們的“移居地”。由此帶來的大量私人財物先被充公,然后拉到“白樺林”的一個被稱作“加拿大”的角落里——這是故事書中講到的有關財富的一種寓意象征,而與之形成對照的是,在集中營的其他地方卻普遍是匱乏和墮落。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對這些掠奪品的分揀和處理工作是十分嚴格的,無需黨衛隊人員去做,也無需非猶太囚犯去做。只允許猶太人從事這一殘酷冷漠的特殊工作,因為沒有猶太人會活著離開集中營,所以他們中也就沒有人會有任何動機去竊取貴重物品。盡管規定很嚴格,還是有衛兵和囚犯設法偷取了一部分掠奪品,包括現金、珠寶、金子、衣服、雪茄和一些好吃的東西。“加拿大”的一名女工人每天早上穿著一位同伴囚犯的破舊無用的鞋子,勞動時換上一雙新的,然后在晚上穿著這雙新鞋回到住地。另外有些囚犯工人會給自己正在挨餓的同伴帶點食物回來。



10:男性囚犯們正在猶太人曾經住過的地區搜尋殘余物。到1944年時,大量未經分揀的物品已經堆積了兩年,有些在室外的已開始腐爛。


年輕健康、穿著得體的女工們正在一堆掠奪品中搜尋有價值的東西。許多較為珍貴的東西早已被饑餓的囚犯們翻了個底朝天。


黑暗的門檻


在運來的每一趟火車中,或許有3/4的猶太人被直接送進了毒氣室和焚尸場。但是,對匈牙利猶太人的加速驅逐—其目的是為了趕在不斷挺進的蘇聯紅軍解放匈牙利之前全部清洗掉這個國家的猶太人社區—卻使整個殺人系統不堪重負。剛從火車上下來的受害者,無法把他們馬上處死。為了保持鎮靜,德國人說是讓大家沖一下淋浴,還給每人發了一點喝的東西,分配了住處,所以,大多數猶太人根本不可能認識到—甚或想到—那些從煙囪里冒出來的濃濃黑煙、空氣中刺鼻的濃濃氣味意味著什么可怕的事情。



圖11:圖中用石頭砌成的建筑物是奧斯維辛I號集中營,周圍布滿了帶電的鐵絲網,牌子上寫著:“危險:高壓!”許多逼得發瘋的囚犯撲向這些鐵絲網而自殺身亡。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憲政專家民主理論大師
宋教仁(1882年4月5日-1913年3月22日),字鈍初,號漁父,生於中國湖南省桃源縣,中國近代民主革命家,是中華民國初期第一位倡導內閣制的政治家。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