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我記住的最后的顏色是女人  詩歌
我記住的最后的顏色是女人 詩歌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玫瑰與癢


我死的時候滿床鮮花,人們在我的身下

而不是身上鋪滿玫瑰。至于我的身體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卻無關緊要。

因為陰私處已被我的情人割走。

在這個城市,身體一旦失去性器

便可視為清白之身。


我們的故事早已家喻戶曉,婦孺皆知。

我們布滿體液斑痕、充斥交歡氣味的溫床

成為我的靈床。人們抬著床上的我游行于大街

眾所周知,鮮花在這個時代是懲罚的象征,

而玫瑰是淫惡之首。


我在世間最后的所見是她緩緩伏下來的臉龐。

她神情安詳,如同我幻想中的母親。

她的身體漸漸貼近,鮮活的肉體的溫暖,

而我那時已渾身冰涼,再無存活的力氣與欲望。


我的精液已經流盡,我的血液正在悄然凝固,

我的每一寸皮膚都松馳下來,終于結束了,

我用最后的勁兒想到。她的臉龐伏了下來,

遮擋住窗外漸明的晨曦。越來越弱的光,

女人的臉多安詳,覆蓋了我的雙眼。


我再也無法看見。我記住的最后的顏色是女人。

她幾根細長的發絲悄悄垂落。

我對這世界最后的感覺是癢。


1999.10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高文費而隱 古德潔無華
楊霽園先生是民國時期寧波的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教育、述著,著作宏豐,在國學、文學等方面成就卓著,更兼他品行方端、至誠至孝,自1940年去世后,鄉人及門生一直追思不息。但楊....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