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元稹:春朝好光景,卻是美夢易醒
元稹:春朝好光景,卻是美夢易醒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元稹的夢(節選)

張暉


元稹是一個常常做夢的人,而且喜歡談論自己的夢。元和九年(814年)他夢見與友人白居易等一起在長安曲江邊上游玩,為此,他寫了《梁州夢》一詩和《感夢記》一文。晚唐的孟棨通過元稹的夢看到了友誼的珍貴:“千里神交,合若符契,友朋之道,不期至歟!”從此元稹的這個夢廣為人知。


除白居易之外,元稹還夢見過李紳,這讓他整夜心情愉悅。他也曾夢見過剛剛去世的宰相裴垍,感念他對自己的提攜之恩。但讓元稹頻繁入夢并訴諸于詩的是他妻子韋叢的離世。


韋叢是當時朝廷顯貴韋夏卿的小女兒,下嫁元稹的時候剛剛二十歲。元稹費盡心思,才獲得這門婚姻,所以十分珍惜。不過元稹只是一名小官,家里比較貧困韋叢和他結婚后,吃了不少苦。難能可貴的是,出身豪門的韋叢:非常賢惠,面對貧苦的生活坦然處之,對于元稹也從無半分怨言。元稹對她十分感激,兩個人的感情非常和睦。


貧窮的生活和多次生育,極大地影響了韋叢的身體健康。在元稹三十一歲的時候,年僅二十七歲的韋叢去世了。悲慟之下,元稹開始有白頭發。他邀請大文人韓愈為妻子撰寫了墓志銘,自己則寫下了感人至極的詩歌《遣悲懷》三首,最出名的是其中的第二首詩里面說:“昔日戲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來。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尚想舊情憐婢仆,也曾因夢送錢財。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曾經共同經歷貧賤與困難的夫妻,他們互相之間的相知與依賴必然較深,所以一旦永訣,便特別地悲傷。“貧賤夫妻百事哀”遂成為中國文學中對家庭生活最有概括力的名言之一。


連同《遭悲懷》在內,元稹的悼亡詩共有二十八題,其中直接描述夢境的詩就有四題六首。下面這首《夢井》詩在這批悼亡詩中并不出名,也未曾得到批評家的重視,卻是內容和藝術均佳的好詩。


夢上高高原,原上有深井。

登高意枯渴,愿見深泉冷。

徘徊繞井顧,自照泉中影。

沉浮落井瓶,井上無懸綆。

念此瓶欲沉,荒忙為求請。

遍入原上村,村空犬仍猛。

還來繞井哭,哭聲通復哽。

哽咽夢忽驚,覺來房舍靜。

燈焰碧朧朧,淚光凝炯炯。

鐘聲夜方半,坐臥心難整。

忽憶咸陽原,荒田萬馀頻。

土厚壙亦深,埋魂在深埂。

埂深安可越?魂通有時逞。

今宵泉下人,化作瓶相警。

感此涕汍瀾,汍瀾涕沾領。

所傷覺夢間,便隔死生境。

豈無同穴期,生期諒綿永。

又恐前后魂,安能兩知省?

尋環意無極,坐見天將昞。

吟此《夢井》詩,春朝好光景。


全詩大體分為兩個部分。從開頭至“坐臥心難整”為第一部分,寫夢中的情形;第二部分從“忽憶咸陽原”到詩末為止,寫作者夢醒之后的無限感慨。


“夢上高高原,原上有深井”二句,開篇點題,徑直說明此詩為何名喚《夢井》,并奠定了全詩的一個意象基礎:它寫的是“高高原”,而不僅僅是“高原”;寫的是“深井”,而非一般的井。既高且深,給人一種幽邃的感覺。接著作者便說自己登上這“高高原”,覺得枯渴。枯渴也不是一般的口渴,而是一種緣于心靈的極度干渴。“徘徊繞井顧,自照泉中影。沉浮落井瓶,井上無懸綆。”寫自己徘徊于井旁,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瓶用來汲水卻一不小心將之掉入井中,瓶在井中上下沉浮,而井旁的轆轤上卻沒有井繩將瓶撈起。詩人急了“念此瓶欲沉,荒忙為求請。”可是高原上四顧茫茫,又能求助于誰呢?“遍太原上村,村空犬仍猛。還來繞井哭,哭聲通復哽。”夢到這里,已進入高潮。詩人欲求無人,而身邊還有惡狗向他狂吠,束手無策,百般無奈之馀,只能回到井邊流淚。詩人因夢中之哽咽而驚醒,醒來四周闃然,孤冷凄清,唯有床前“燈焰碧朧朧”,照見自己“淚光凝炯炯”。聽著三更的鐘聲,詩人心亂思繁,坐臥不寧。


“今宵泉下人,化作瓶相警。”呼應上文,亦是點睛之筆。正是這一句,我們才明白了此詩的奧妙。上文所說“枯渴”是緣于心靈的極度干渴,亦由此句而來,詩人自己透露,“瓶”是她妻子的化身。他要用瓶來級水解渴;而妻子雖不能解除他的口渴,卻能慰藉他心中的思念,澆溉他干枯的心田,“感此涕汍瀾,汍瀾涕沾領。所傷覺夢間,便覺死生境。”汍瀾是眼淚縱橫的樣子,作者想到亡妻“化作瓶相警”,百感交集,禁不住傷泣。


他痛心于僅僅在這一夢一醒之間,便已感受到了生死的區別,妻子已經亡故的事實向他重重逼來,作者忍不住長嘆一聲:“豈無同穴期,生期涼綿永。又恐前后魂,安能兩知省。”我們夫妻當然有同穴的日子,可就算有朝一日棲身一處,我們的心靈還能溝通嗎?這種痛苦,較之《遣悲懷三首》(其三)中所云:“同穴有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更深一層。“尋環意無極,坐見天將昞。”作者萬般思緒,只能坐看天亮。“吟此《夢井》詩,春朝好光景。”呼應詩題,又一筆蕩開,用窗外無邊春色收尾,更反襯心緒之黯淡寥落。


我國的悼亡詩,從《詩·邶風·綠衣》“綠兮絲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無憂兮”開始,大多都是睹物思人型的,結構、意象比較簡單,如潘岳《悼亡詩》、沈約《悼亡詩》、陰鏗《和樊晉陵傷姜詩》、薛德音《悼亡詩》等。這種情況在元稹自己的悼亡詩中也大量存在著。睹舊物而思故人,實在是一種最普遍的情感。然而《夢井》詩卻跳出了這個窠臼,不寫具體生活細節,純用象征來表達感情。這種寫法在當時應該是比較新穎別致的。


在精神分析學特別發達的今日,詩中提到的“登高”、“深井”、“銀瓶”、“干渴”諸多意象恰恰暗合了弗洛伊德對夢的解析,但如此解讀不知是否會破壞中國詩的美與感傷呢?


節選自《無聲無光集》/張暉/浙江大學出版社/2013-2


附:


綠衣

綠兮衣兮,綠衣黃里。心之憂矣,曷維其已!

綠兮衣兮,綠衣黃裳。心之憂矣,曷維其亡!

綠兮絲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無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風。我思古人,實獲我心。

遣悲懷三首

其一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

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

其二

昔日戲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來。

衣裳已施行看盡,針線猶存未忍開。

尚想舊情憐婢仆,也曾因夢送錢財。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其三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

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教育專家大學思想啟蒙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鶴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並曾化名蔡振、周子餘,浙江紹興山陰縣(今紹興縣)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中....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