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體驗人情冷暖,學會永不放棄
字體    

【I-Thinking原創】狗剩爹:當我征婚時,我征些什么?
【I-Thinking原創】狗剩爹:當我征婚時,我征些什么?
愛思想的青年     阅读简体中文版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那么沒出息。前天在地鐵上看到一個漂亮的姑娘,卻怎么也提不起勇氣上前搭訕,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說,她一定不愛讀書吧,否則怎會一直玩手機呢,她肯定很能花錢吧,否則怎會衣著如此靚麗。反正不適合我,要么談不來,要么養不起。每次,我都是用我一貫的阿Q戰術安慰自己,還是眼不見心不煩為妙。

   可是,即便離開真實的三維空間,回到那曾令我舒服的虛擬世界,最近的風氣也讓我頗感不適。可能是因為春天到了,連小動物都發情了,社交網絡上的大姑娘、小伙子們也開始征婚征友了。有人問,人家征婚,你不舒服什么啊?這人真是不知道,我除了有一顆脆弱的少女心,還有一顆敏感的少男心。我不舒服是因為在這“郎財女貌”炙手可熱的婚戀市場,我只是個“非賣品”。之所以是個非賣品,還不是因為賣不出去?于是只好安慰自己說,不想“物化”自己,以及自己眼中的愛情和婚姻。

   先看看這些大姑娘們的征婚啟事吧,一看我就來氣。差不多都有這樣的要求:身高1米75以上,工作穩定,最好有住房,最好有戶口,最好能讓我做三年全職媽媽……。先不說別的,就一身高,那就是我心里永遠的痛啊。不過,到我這歲數還說什么“永遠”,實在有些不害臊,只能說是“曾經永遠的痛”。甭管語病不語病的,我就這么說,愛誰誰。我17歲的時候就知道,男生長不到1米75,基本上就是個三級殘廢。反正我們高中班上的女生都這么說。

   那時我剛長到1米7,就不見有繼續攀升的勢頭了。我急,我媽媽也急,給我買這個增高鞋墊,那個增高鈣片,總之,都沒用。后來上了大學,可能是因為我經常游泳,這個子還往上攀了一兩公分。到底是1公分還是2公分,取決于是早上量還是晚上量。總之,甭管長高了幾公分,還是夠不到1米75的及格線,還是個三等殘廢。我他媽認了。話說,在25歲之后,我就真的無所謂了:反正除了找對象之外,基本也不會影響什么。想到我爸當年拿鄧小平、拿破侖的故事哄我高興,有意義嗎?還是現實的打擊讓人成熟得更快一些。

   再看第二項,說要工作穩定。這我也不符合啊。曾經我也穩定過,但后來就不穩定了,是我自己瞎折騰,怨不得國家和社會。說白了,我就是不想湊合,不想忍。凡是我覺得沒意義、沒意思、沒前途的工作我都干不長。我這人容易跳戲,干著干著就開始質問這份工作的意義。比如我原來在某某網干過,領導要求我們制造新聞,要整出事來,要弄出個聲響來,我一聽就覺得特矯情,特虛張聲勢,于是也表現不積極。就我這脾氣,領導能喜歡我嗎?換我做領導,也不喜歡這種容易跳戲,還默默質疑我權威的下屬。

   工作穩定的確是很好,我也想啊,但根據我這幾次的嘗試,還看不出有什么工作值得我穩定地投入。有了解我的朋友說,我對別人的事業沒有commitment,很對嘛,她看我看得就很準。在我看來,要工作就得好好干,就得有激情,就得全心投入,想來想去只有自己給自己干最合適,或者就得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領導。后一種情況發生的幾率太少,我算錯過了。干脆自己寫稿討生活吧,等哪天積蓄花完了,再去找一份體力工作,滿足我當藍領的夢想。這不,身在建筑公司的我妹夫便告訴我,這泥瓦工、木工都很缺人,一天掙好幾百塊不止,說得我也心動不止。本來說好要去他公司揚一天沙土試試,可惜我回京實在太早。

   再看住房和戶口。我和前任R也算合伙買過房,分手后經過財產分割,我拿了一筆錢,房子歸了她,也算合適。女孩子不容易,陪了我那么多年,葬送了青春,也該有個“家”,我只能默默祝福她。只是,當我還租住在原來的小區,每當我從曾住過的大樓下經過,心里總有些莫名的酸楚,那里正成了別人的幸福小窩。就為這個令人心痛的緣由,我也要盡快搬離這里。至于戶口,我也有搞張北京綠卡的機會,但那得去那些我不喜歡的單位,或者通過繼續搞博士后來遷戶。這兩樣我都不喜歡,打回原籍算了。反正,北京不可能是我的家,我也不“奢望”做新北京人。我安慰自己說,我要做世界公民,一線城市的戶口不該是對我的羈絆。其實,我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反正我們學哲學的別的不在行,就擅長自我安慰,簡稱“自慰”。

   二

   就我這樣一個“三無”人員(沒有3個180),看著別人在那里熱火朝天的征婚征友,心里是又羞又惱,又煩又恨。但轉念間就心靜如水,誰讓我修養高呢?如果讓我征婚,不也得這么寫嗎?先寫自己籍貫、收入、身高、體重,再寫性格特點、興趣愛好,還要交代有無住房戶口,幾年內有生孩子的打算等等。所以我說,敢于征婚的,都是勇士。之所以是勇士,第一是因為自信,知道自己的“條件”能拿得出手;第二是因為多少有點精神“暴露狂”,俗稱露陰癥,敢于向不明真相的群眾亮出自己的隱私。后一種心理多少有些虐戀的成分,通過自我暴露,虐得自己爽歪歪,同時也能滿足帶有窺陰癖的讀者。

   而像我這么一個臭不要臉的破文青,在交代完自己既可憐又可悲的“真實信息”(隱私)后,還敢對女方提出這一二三各種要求,純粹屬于壽星公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比如根據我的脾氣,我一定會寫,甭管我矮不矮,我就喜歡高挑的,非1米68以上不娶,以便彌補下一代的基因;我還會寫,甭管我窮不窮,你得有家底,否則婚房、轎車讓誰買?我還會寫,甭管我有沒有穩定工作,你最好有個像樣的工作,我可不想白白養你。除此之外,她還得是雙眼皮(因為我單),還得腰臀比例好(因為我色),還得知書達理(因為我可沒功夫哄她),還要能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因為我既懶又好面子)。這些可都是我真實的想法,說出來是不是特招人恨?有好些個人,其實跟我想法一樣,只是人家自身條件好,所以就敢獅子大開口。


   當然,由于我自身條件實在不好,所以登了征婚廣告后,一定會被人指著鼻子罵個半死。這時,我只好安慰自己說,世俗的婚姻,本來就是很功利、很現實的嘛。我等文青逼格高,斷不可讓我的美好婚姻沾染上銅臭氣。人家拼條件,我就拼靈魂。別看我這也沒有那也沒有,可我有的是靈魂。我可是真的有靈魂啊,不信你找鐘馗試試。

   我除了有靈魂,還有高尚的道德和美好的情操,還有一大堆信念、信仰和主義,以及原則。如果這些東西能夠稱斤賣的話,我光“主義”就能賣個百八十塊。比如我有“凡洗澡就不洗臉主義”、“吃蘋果不吃皮主義”、“除《我是歌手》外不看湖南臺主義”、“即使覺得不錯也要罵《甄嬛傳》主義”等等。若哪位姑娘要當我老婆,非得順著我的這些個“主義”,這都是硬性條件,不容商量。

   憑什么她們寫條件能那么硬氣,我也要徹底自戀一回。我得把我那些小毛病、小心思、小脾氣都例舉齊全,讓看客好知道我的厲害,不要輕易就想搞定我。只有通過寫征婚廣告,才能打出我的士氣,揚出我的雄威,一洗我多年來被社會藐視的雪恥。

   我想我真是吃多了撐的。

   三

   昨晚臨睡前在微信上看到L的婚紗照,真是感慨萬千、百感交集。在照片里她端端坐著,金色燈光下的白婚紗顯得格外大氣和奪目,身后站著一個穿著黑襯衫的男人,兩手將自己酒紅色的西服輕輕披在她肩上,這一刻是那么歲月靜好,是那么現世安穩。那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山東小伙子,他們那么般配,笑起來向日葵一般燦爛,仿佛都是被神祝福過的孩子。我笑著打字給她:“真是由衷為你高興,也算遇到對的人了,總比跟我這種不靠譜的男人好”。她回我說,她脾氣一直挺差的,對我也很壞很壞,但相信我能帶給我的女人幸福。聽到此話,我將ipad放在一旁,淚水已染濕了枕巾。

   至于R的消息,我卻是不聞不問的,主要是不敢。過年回家跟表弟吃飯時,他忍不住向我透露一二,我趕緊打斷。她過得好與不好,找到一個什么樣的男人,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呢?她過得好,證明她離開我的選擇是對的,我只能兀自悲涼;她過得不好,我本非鐵石心腸,自然亦會牽腸掛肚,還是不知道得好。只是偶爾在深夜還會夢到和她父親在一起侃大山,聊建國后的北京往事,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這次返鄉,我在家呆了好久好久,這是自我06年大學畢業后,在家住得最久的一次。久得都快和家人生出矛盾來了,這里的家人主要指爺爺和奶奶。當然我和父母的關系卻是前所未有的融洽、和諧,我能理解他們,也能很好地讓自己被他們理解。爸爸聽了我的話,馬上就有了起色,對待媽媽的態度明顯改觀,還很自覺地跑去打零工了。

   但爺爺奶奶就不好溝通了,一方面他們歲數的確太大了,耳朵背,聽不懂我說話,即使我用高分貝的嗓音喊話,有時也會被他們誤解;另一方面,自從他們得知我不工作了以后,急得整夜整夜睡不著覺,納悶自己的孫子咋就想不開了,總為我捏著一把汗。盡管我將自己的打算跟奶奶好說歹說,但在大年夜燒紙的時候,奶奶還是嘀咕著,叫我家先人們能“保佑她的長孫找個有前途的好工作”。

   令人欣喜的是,家里人不再逼婚了。即使來了親戚,看著我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也不好多問幾句。只我姥姥趁我不備時還問了一嘴,你啥時候結婚啊?我半真半假地逗她說,怎么也得等我35歲吧。我姥姥撅著個嘴,賭氣地說,你干脆等我死了再結,省得我為你的事煩心。我噗嗤一笑,連忙摟過姥姥,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家里堂妹、表弟、表妹該結婚生子的,都一一照辦了,新生兒那叫一個多。我這一趟回家,就壓歲錢就給得我手軟,目測早已處在“自我逼婚”的狀態,恨不得早日靠婚禮和滿月酒席把我送出去的份子錢都要回來。

   回家后不光要陪家人,也見了很多好朋友。暉子的閨女都六個月了,見到我就不自覺地癡笑起來。他老婆在一旁解釋說,我家閨女就喜歡年輕貌美的,說得我臉都快紅了。這小家伙才6個月,體重就已飆升到22斤,臉龐和五官幾乎同她媽媽一模一樣。等到下午時,這倆年輕的父母已經好久沒睡過午覺了,趁我在,讓我替他們看會孩子。

   我將小寶寶舉高又放低,抬起又放下,持續數次,她高興得哈喇子流得渾身都是,我也累得出了一身臭汗。看到我的發小家庭美滿,正享受著標準的中產階級生活,我怎會不有所觸動?我也想有個可愛的女兒,我也會視她作掌上明珠,只是這種“奢望”只能留待以后,等我自己先“長大”了再說。

   突然想起李敖的一句話:我不怕女人不愛我,女人不愛我,我就加倍愛自己。如果我以后真的要征婚,征的正是這種“加倍愛自己”的心思。

   
PS:我不征婚。不約。不要聯系我。此文是隨筆,不是征婚啟事。

轉自愛思想讀書會 微信號asxdqn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