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嚴彬的詩  明天詩歌現場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嚴彬的詩 明天詩歌現場
鳳凰讀書     阅读简体中文版


“明天詩歌現場”之“分享一個詩人”實錄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嚴彬詩歌討論會


  總策劃:譚克修

  統 籌:劉一木

  時 間:2015319日晚830-9:30

  分享詩人:嚴彬

主持人:沈浩波

參與討論:沈浩波、施世游、彭敏、宙斯、楚雨、謝小青、以雪之名、李壯、李拜天、郎啟波、李之平、李東澤、青玉晴寶兒、宋雨、蘇省、Rian、膀胱綠子、戈多、張雪江、鄒小雅、里海、興剛、木魚-苑希磊、燕小印、海上魚、以雪之名、后詡、劉暢、Miss vampire、福建吳常青(鴻雁大使)、孫家勛、聶權、李宏偉、塵埃、胡北品、胡楊、素青、沙麗娜、還叫悟空、妮妮維、臧海英、楊龍江、嚴彬…...



嚴彬的10首詩


一個老人的人民廣場

一點鐘

女兒要他去買黃瓜

不買也可以

黃瓜旁邊是

人民廣場

他說好

他把黃瓜工工整整寫在紙上:

菜市場的黃瓜,三根

旁邊還有,人民廣場

三點鐘

老王在人民廣場碰到他

"哎,牛二

--下棋"

他正在吃黃瓜

他吃完黃瓜

繼續呆在人民廣場

想起女兒要他買黃瓜

不買也可以

六點鐘

天黑了

他吃完第二頓黃瓜

發現旁邊的

人民廣場

不見了

2013


寡居的女人

她關著門

在里面笑

一個人笑

笑聲像衣服

落了一地

多么悲傷啊

我在門外聽著

卻不愿推門

去拾起一件

順便和她說聲:

長夜來了

2014.10.15.


道德家日記

星期三

我勾引了王小紅

王小紅正在隔壁晾衣服

她說,等一等

下午我和王小紅的鄰居

李曉紅打了電話

我問她有沒有時間

晚上一起坐坐

去咖啡館

越近越好

最好有包間

李曉紅說,沒空

——

從此我們不再是朋友

后來遇到張甜

張甜已經結婚了

有三個孩子

她寫的黃色小說在網上

留言很多

我擠了進去

我給她留言

我給她點贊

對著她的一張相片

(她坐在高腳椅子上)

我在心里暗暗想:

也許有一天

毫無理由地

我會被她看上

在一列火車上

人越來越多

她發瘋似的

愛著我

2015.1.29.


經過一個熟人的墓地

春天 孩子們來捉迷藏

戀人悄悄經過

樹林如孕婦般發胖

秋天 四周金黃如稻糧

一場霜將地凍好 下午又蓬松

草叢結籽 蛇也重新入土

你離開多年

愛過你的人已經結婚

她的孩子躲在你碑后

讀你的名字 卻不認識你

這么多年來

你的視線越來越低

對世界幾近失明

也只好留一封信給你

過些日子再見

2007年原作

2014826日修改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

孤獨有孤獨的影子

孤獨是女巫而不是鬼魂

有一份工作只能做到天亮

拎著水桶擦孤獨的影子

……哦,誰又能真正懂得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

比布谷鳥更為多嘴的麻雀

挨餓卻不憂愁的麻雀

天亮了我們一起去散步

沿著河邊走走就好

和水里的魚也要打聲招呼

……如果明天仍然留在岸上

傷心時我要再種一只麻雀

這時天色已黑

鴿子籠相約爆炸

我的麻雀朋友

你也離人類太近

如果變成一只雞

我只好改種杜鵑

2014.8.22.


體檢表:心電圖

女醫生陳小白叫我躺到床上,睜開眼睛

她叫我將衣服往上拉,露出胸部

我們互相看了看胸部,她朝我笑笑

給我裝好電路板,拉上電閘

我的身體冰冷,而她的臉,含著笑

現在我多么担心她將我殺死在

這張鋪好白床單的床上

如果她也有一段失敗的愛情

每天產生幻覺

哀愁像薄荷糖

2014.6.24.


太宰治,和我

娜拉也在思考

我曾經四次想到過死

今天新年

有人送我一件和服

質地是亞麻的

大概是夏天穿的吧

那我還是活到夏天好了

娜拉也在思考

我沒有做出荒唐事

回家時看到妻子笑臉相迎

2014.3.8.


父與子

越老越丑。在院子里結伴打噴嚏

不值一提。沒有一張照片能證明過去

我的父親。越老越丑

和我一樣。和我一樣

老了。不能對自己負責

一人一個藥罐子

每天互相問問病情

2013.9.7


父與子(二)

今天晚上,這個月來我們第八次通電話

我問你的病情,有些事明知故問--

"傷口怎樣",昨天你已經告訴我

--又再問一遍

甚至忙著修復陣雨般的父子關系

你和弟弟:

我勸他掙錢、養家、生孩子

和你說其實他已經開始存錢

你說你已經可以下床走路

獨自做飯。菜是鄰居昨天送來的

今天你沒有問我關于我的近況

我也沒有說起頭疼病……

如果我先你而去

我的三封信中你總會發現一封

那樣便好。你打開七頁紙

知道我過去的生活……

2014.5.27.


死后

……

看見父親燒毀房子

聽到槍聲趕來的人們簽字然后離去

一排樹在十月凋零,回到我的童年

我在童年恐懼過死

……

看見遺書寫到一半,落在地上

描述一生的苦悶

每年收到訃告,錯過一些姑娘的葬禮

窗前的河流將我們的病情隱藏

……

看見兒子取錯骨灰盒

看見我被另一個熟人帶走

來到一個更老的熟人靈前

喘著氣。


詩人簡介


嚴彬(微信號:niaasai),男,1981年生,湖南瀏陽人,寫詩和小說,熱愛史前史與搖滾樂。少量作品見于《橄欖樹》、《青年文學》、《詩刊》、《審視》等。2008年創辦鳳凰網讀書頻道并任主編至今。2014年發起成立文學同人沙龍"十九點"


主持人推薦詞


  嚴彬詩歌的情感張力與精神活力

沈浩波


  非常高興為詩人嚴彬的這場微信討論會担任主持人。嚴彬是一位個人氣質明顯的詩人,他的詩歌有很強的辨識度。這很可貴,說明他寫的是有自我的詩,也說明他有能力創造一種自己的詩歌,而不僅僅是在摹寫經典。

  大部分詩人的寫作,都是對傳統和經典的仿寫,很難達到詩歌的原創力。有鮮明個人氣質和寫作特點的詩人并不太多,而這正是嚴彬寫作中珍貴的一面。嚴彬詩歌中的個人氣質,來自情感,來自心靈,是從內心深處往外寫的詩。他是有心靈的詩人,并因此形成了獨特氣質。

  《太宰治和我》可能揭示了嚴彬詩歌氣質的某種隱秘特點,熟悉太宰治小說的讀者對此可能都有會心之感。太宰治的小說,呈現出一種""的氣質,被很多人評論為"頹廢",但我不覺得那是一種頹廢,也不是真正的"",而是一種廢墟般的美學,他理解人性中的空虛、寂寞、無力、散漫、脆弱,他在靈魂的廢墟上寫作,并且塑造出一種奇異的美感。嚴彬顯然是意識到自己與太宰治有某種內心的親近感,才有了這首《太宰治和我》。嚴彬的詩中,確實也有這種"脆弱"之美,但又并非耽于脆弱,而是對脆弱的接受,是一種反向的對生命的熱愛。在脆弱、無力、失敗中,建構對生命的希望。太宰治的小說也好,嚴彬的詩歌也好,都是特別有心靈活力的,所以才能體會、接受并且呈現這種脆弱、無力和失敗。心靈的活力與情感的脆弱之間,構成了一種強大的張力,這種張力,就是嚴彬詩歌獨特的氣質所在。

  能把詩歌寫得與眾不同,寫出獨屬于自己的詩,這樣的詩人,就很值得期待。

  我還很欣賞嚴彬詩歌中的那種樸素感。樸素是一種天分,很難完全靠追求而獲得。如果說追求的話,我反而看到,嚴彬在詩歌中很努力得在追求寫得"",寫出"智性",寫出"技術",并且痕跡很重,證明不夠"",技術不夠嫻熟精妙,但很值得注意的是,他天賦中的樸素感,與他努力營造的巧妙、智性和技藝之間,竟然呈現出了一種很""的感覺,這種感覺與他的詩歌中那種無力的、脆弱的情緒一結合,就顯出一種特別的力量。這是嚴彬詩歌氣質的又一個來源。所以,正是因為他天賦中的樸素,情感中的脆弱,所以他往""里寫就寫對了,往智性寫就對了,露出技術的痕跡就對了,就能把情感壓進現代詩歌的美學原則,并且形成一種寫作與內心互相拉扯的張力。所以我們讀嚴彬的詩歌,能夠強烈的感受到其中的情感,但這種情感呈現的形態卻很淡、很輕,像青煙在柳葉間飄渺。能把有重量的情感處理得這么淡,這么輕,也是一種可貴的能力。

  我和嚴彬都居住在北京,但也沒有經常見面的機會。上次見面時,我曾經對他說,我覺得他身上有一種特別大的可能性。我當時指的是,他的詩歌中空間大、包容感強,是那種能把詩寫寬闊的詩人。這次集中讀他的詩,又有了更深的體會,他是那種脆弱中有活力,悲觀中有欲望,陷入狹窄的情感卻又能在詩歌中形成空間,追求巧思卻又自成拙樸,并不陷入過于熟練和油滑的那種詩人,因此他確實有巨大的可能性。我覺得他能成為一名特別好的詩人。當然前提是要保重身體,多思多寫。他本質上是很有精神活力的詩人,不必在詩歌中耽于病痛。

祝他長命百歲吧!


作者的話


  這個人,那就"祝他長命百歲吧!"

  慢慢的,也有人想要我談詩。怎么談呢?我不知道。我最早寫詩時已經很晚了。

  那時我已經21歲,按照一些最杰出的詩人的標準,我已只有寥寥數年可活。那時我已經有一種緊張感:時間不多了。

  寫的第一組詩是《死亡詩組》,來自兩部電影和一本書:《愛比死更冷》,以及《死亡詩人俱樂部》,《悲劇的誕生》。現在想起來,往后我之所有屢屢在生活面前妥協,在遭遇面前退縮,將所有不安和不幸歸結為命運,大概早就得到了啟示。我沒有習慣打人,卻懂得了教訓自己。

  自2002年寫第一組詩,已經十三年了。這真是一個好的數字,我需要脫下它的大衣,將它寫作"13",借此鋪墊往后的生活。

  十三年,也不短了。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寫詩,孤獨,從未有過一首詩讓我興奮。有時候我甚至會用一首詩為自己填一點悲哀--這種粗淺的感情,始終籠罩著我和我的家,我的母親,我的父親。我們的土地燦爛豐饒,我們的生活平靜哀傷,"窮,有一個涼涼的鼻尖",我的母親因""而死。她活著的時候,我寫給她的詩從未念給她聽,她走后,我也不敢寫了。全家人都不知道我在寫詩,甚至成為一個詩人。

  我就這樣活了下來,經過二十五歲的海子,二十六歲的濟慈,三十歲的雪萊,我已經三十四歲了,前面是三十七歲的顧城……我沒有更多時間再死了。

  后來我害怕死,害怕談論死,我担心""的出現將預示死亡。我還要追尋自由呢!我希望耗下去呢,至少活過五十啊!

  ……寫詩。

  去年有一段時間,因為身體狀況不大好,又去醫院,給判定為重度抑郁癥和焦慮癥--那時我真開心啊!好比我寫詩多年終于被授予詩人的名號。那時我開始堂堂正正地不開心了。我為我的頭疼病和沉默病找到了理由,我開始寫了幾首那樣的詩:

  《日記》

  我開始成為一個真正的病人

  像個完整的病人,輕輕走路

  歌聽到一半

  就流起淚來。處處是鏡子

  和妻子說出今天的故事

  她也開始放慢半拍

  三百六十塊錢一件的衣服

  不再和我討價還價

  開始學漫無目的的笑

  任由行為進一步遺失

  看不懂你玩的桌球游戲了

  也不要緊吧

  在病床上看到銀河煙波浩渺

  熟悉的人都在眼前

2014.1.27.

  寫完后,我真的哭了幾回。我把自己感動了--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啊!我要感謝生活,感謝每天環繞在我身邊的每一個人,包括陌生人,我曾在地鐵和公交車上將你們作為寫作對象,甚至嘲笑過你們。

  得病以后,我開始正常生活,有了新的朋友,這里面就有叢治辰、趙志明、彭敏、遠子、蔣一談、阿齊、鄭在歡,還有幾個女朋友……他們出現在我周圍,我們吃飯,我們喝酒,我寫了不少詩,甚至寫了小說。我也發表了第二首詩。彭敏曾和我說:你很快就會成為一個詩人,會有很多地方發表你的詩,他們來找你。

  會嗎?我對我的詩并非沒有信心,可我對自己沒有信心。

  我們有了自己的文學沙龍"十九點"

  某人將我拉入"讀首詩再睡覺"

  沈浩波將我拉入"詩歌是一束光"

  聶權將我拉入"明天詩歌現場"

  ……

  這一年多來我曾四次上臺讀詩。

  感謝生活。感謝你們。

  這個人,就"祝他長命百歲吧!"

  嚴彬

20153192028


整體評價與詩歌賞析



施世游Michael:一個成熟的作者,一定會寫到生、老、病、死,這十首都寫到了。小中見大,平中見奇,含而不露,鈍而不滯。


  彭敏:在詩歌中,常常存在著兩種迥然相異的姿態和話語。一種詩人傾向于用修辭和文化含量搭建起雄壯的樓宇,而將虛化后的自我藏匿在一間無人的密室。另一種詩人,則直接露骨地傳達經驗,大刀闊斧剝開自己的血肉和心魂,無論其間容留著多少晦暗、幽深之物。

  嚴彬無疑屬于后一種。他的詩,與人,可以相互印證和參看。若比之于江湖,就是人劍合一的那類。以我觀物,物皆著我之色彩。又像趙志明小說《I am Z》中的男孩,給天地萬物都打上同樣的印記。這個印記,是嚴彬用三十多年人生情懷和滋味冶煉而成的一枚夜明珠,無論凌晨五點趁妻兒酣睡時苦心釀造的詩句,還是修長旅途中在手機上隨意敲下的幾行文字,都被照耀得神光離合,耀人眼目。

  頹廢,作為現代藝術一項重要素質,在嚴彬詩中得到了率性的呈現和極致的詮釋。"你像刀鋒/一下,一下/收割我的身體""整個世界都是人的腳上皮鞋沉重的灰""由各自的愛人看守到死"……類似的句子讓讀者像僅穿薄袖輕衫在荊棘密布的林中快速奔跑,行進的途中根本沒有防備,直到停下來,才察覺身上早已傷痕密布,疼痛不堪。

  個體的頹廢和時代的頹廢雖然同構,仍需要相互充實和擴容。嚴彬筆下游蕩著眾多凡俗經驗和時代隙縫中的小人物,這使他詩歌的質地堅實而繁茂。一種高度敞開并試圖去辨析、撩撥、破壞、拆解和搗毀的詩歌作業方式,對抒情性形成了有力的擁抱和佐助。"選個好日子將它涂黑/再寫上一些人的名字,將它/涂黑"。作為一個詩人,涂黑時代輕而易舉,涂黑自我則需要審美的膽略和技藝。英勇以至嚴苛地敞開自我,使得嚴彬的詩歌獲得了異乎常人的爆破力和閱讀快感。別人的欲望潛行在黑夜,他的欲望和不潔,則在詩中舞蹈、升華。當然,這種自我是一種基于主體性的藝術建構,與詩人本真的自我雖然盤根錯節,卻不能混為一談。

  日本天才作家太宰治,十八歲開始修煉自殺的藝術,一生都被死亡的情結五花大綁。他三次吞服安眠藥,一次上吊,結果都功敗垂成。其中一次,跟一個同居了三天的咖啡館女招待相約殉情,結果他被救了回來,女招待卻真心死了。三十九歲,太宰治和另一個情人用麻繩互綁,跳河而亡。留給世界的最后一句話是,不要絕望,在此告辭。

  理解了太宰治,也就理解了嚴彬這首《太宰治,和我》。如前所述,詩和詩人的生活不能夠直接對號入座,當詩歌的敘事性已然成為傳統的一部分,無疑要將這首詩看作嚴彬對一種時代癥候的藝術處理和審美表達。它是虛構和隱喻,要解決的是時代境遇中個體與死亡和婚姻兩大命題的基本關系。詩中的""可能是你,也可能是他,是天地眾生。

""和出走的娜拉一樣對婚姻感到絕望,不擇手段地尋找活下去的理由。故而,一件到夏天才能穿的衣服都成了救命稻草。三月二十六日,是海子臥軌的日子。""沒做荒唐事,生活也用妻子的笑臉相迎給出了大方的獎勵。

  四次想到過自殺卻還沒做荒唐事,那第五次呢?太宰治就是在第五次自殺中如愿以償。生存的理由如此薄弱,僅剩一件亞麻質地的和服,卻不應輕易放棄。

  畢竟,里爾克說了,挺住就是一切。

沒挺住的,該去看看男科了。


宙斯:他詩歌文本里的負面、消極的東西太多,應該試著開心、快樂、健康起來,祝愿嚴彬!


  楚雨:嚴彬的照片看起來有點憂郁,具有天生的詩人氣質。當然,吸引我的肯定不只是照片,而是詩歌。他的詩歌沒有痕跡,很自然地流淌,具有年輕一代不受約束的氣質。這點我剛好在昨天與幾位漳州詩人聚會時談到,行進的月亮(常青)也是70后詩人,他就對自己思維深受約束而非常感慨,當然,這和我們的教育有很大的關系。而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打開思維的約束,讓想象飛翔。嚴彬的這十首詩涉及到了當下個人的生存處境,這里有對倫理道德的顛覆與對情愛的思考,對孤獨、情色、死亡與親情的思考。生活在這個時代,一切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一切又與之前完全不一樣……一切的"寫作行為"正在逐漸被認可。當然,我們必須承認這一點,任何的寫作都有可能得到一部分讀者,同時又失去另一部分讀者,而詩歌始終在尋找它的讀者。嚴彬的寫作具有鮮明的個人特質,這一點難能可貴,這樣的詩歌臉譜,很容易在眾多的臉譜中被識別并記住,同時他的寫作題材開闊,令人刮目相看。


謝小青:嚴彬的詩歌干凈、老練,對生活中的俗瑣之事信手拈來,放入詩中,感情處理克制又恰到好處,個人很喜歡!


Pirate:嚴彬的詩:一是內容沉實;二是感情沉郁;三是氣息沉著連貫。對亡者的悲憫,感情處理的很沉郁。總結一句話:沉實、沉郁、沉著


  以雪之名:恕我孤陋寡聞,嚴彬的詩歌第一次讀,甚至這個名字也是第一次聽說哈。但這絲毫不妨礙我們享受這個名字所帶來的詩歌的別樣盛宴。

  讀完后感覺這組詩歌比較講究敘事策略,對速度的把握和故事里的實與虛的轉換,還是比較得心應手的。衰老、病痛、獨居、死亡、甚至人骨子里的劣根性,都有所觸及。詩歌里他有很可貴的品質,那就是真實。

  而情感的角度,總的感覺是緩慢、壓抑、低頻、略顯青春的憂傷頹廢感,似乎,他在努力為敘事尋找一個調子,他達到了。

個人喜歡《寡居的女人》《太宰治和我》。


李壯:嚴彬的詩輕而易舉就讓人想到頹廢,這也是當代美學中的重要話題。卡林內斯庫把頹廢作為現代性的五張面孔之一,我覺得從宏大的現代性角度談嚴彬的詩作是無效的,雖然他本人是學哲學出身。嚴彬的頹廢跟現代性關系不大(雖然必然有內在無意識的關聯),倒是跟性有關。去掉現代這樣宏大的前綴,還原到古老又常新的性,這正是嚴彬的路子。這組詩給我的感覺是簡單然而走心。它們的力量感恰恰來自力量感的喪失,具體而言,也就是把"頹廢"還原為""。最近在寫70后的論文,當前很多作家處理頹廢最后都變成了兇殺題材甚至荒誕小說。嚴彬不是,弱就是弱,把弱本身色彩寫好。情感的弱,生命激情的弱,作為個體的人在時代面前的弱,深陷婚姻之癢的陽具面對無限美女和無限可能時發自內心的弱。不必把弱儀式化為頹廢或憂郁,弱本身是有力量的,因為每個人本身都弱如蘆葦。只有面對永恒的人才能察覺自己的弱,察覺弱之美的人會懂得死之美,""是嚴彬詩中另一個關鍵詞(在沒有選進來的許多作品中也是這樣)。嚴彬的獨特之處在于,他的死永遠走在路上,處在一種未完成、幻想性的狀態中,這種狀態是迷人的。


李拜天:粗略的讀了一下,嚴彬的口語詩,這種詩既好寫又不好寫,說她好寫是因為初學者誤以為很好寫,但大多都寫成了口水,其實這樣的詩寫好最難寫,而嚴彬這么年輕就寫成這個樣子確實很不容易了。剛才只是說了說第一感覺,如果一會還沒結束的話,我再看幾遍再談感受。


郎啟波:總結或自圓其說:我是去年偶然遇見的嚴彬。剛好此前幾天看了他的一些詩,正好在編《審視》,于是向其約詩,這期同樣主動約稿的還有宋啦等,對于所謂詩壇而言名字都近乎陌生人般的詩人,都是在第一次讀到他們詩歌之后,沉靜了幾天后決定約的稿。他們的詩歌里那種氣息吸引了我,盡管會有人認為這樣的寫作還有部分是"不成熟的",我為什么要遵從于那些自以為成熟的套路寫作者呢?再后來的交流讓我確信嚴彬是一個有大情懷和可能性的詩人,很高興我是第一個大批量發他詩歌的人。但也正是這期《審視》,得罪了諸如戈多之類的人,一個連約稿信都看不明白的詩人,自此后一路撕咬著,哀怨連連,抱歉了戈多,希望你真正修心不再陰陽怪調。強調一點,嚴彬也好宋啦也罷,他們的詩歌和做人一樣真誠,坦然,這或許是我們趣味相投之處。


  李之平:嚴彬的詩是第一次認真讀。可以說以前沒接觸過。讀了有些驚異之感,更多的是灰涼。他的詩歌的確是灰涼的,一種死亡的冰冷氣息撲面而來。我想這是一種有關詩人自身氣質的表現--為何迷戀死,而不厭其煩地靠近和把玩?那一定是深有觸動,去感受那份共鳴的快感還是體驗那份不得已的絕望的美?

  如果不是被這種哀傷的氣息控制,我們能發現他詩歌的各種異秉。他的語言是輕質的口語,對事物一閃而過的觸摸卻能抓到隱秘的致命的開關,能在多維的語言敘述中,引向語言快感,并將結果給予完好安放。《道德家日記》便是一個典型,性本來是我們要的根本,卻要搪塞各樣的名目,所以在這種觀念引導下表述中,作者很直接地在性欲間游走,挑逗可能生發的事件和人物。愛與被愛,性欲的主動與被動,人間的尷尬與戲謔都是最有可能的戲劇,這種表演并不意外,卻讓讀者看到意外和驚喜。因為道德家是絕大多數看戲的人。

  《經過一個熟人的墓地》這首,寫得很過癮。開首寫的很唯美,好詩意,讓人沉浸那種開放式的語義中:春天孩子們來捉迷藏/戀人悄悄經過/樹林如孕婦般發胖……可是墓地真的凸顯出來,主題赫然:死亡把人隔開,其實陰陽兩面并非遙不可及。只要路過他的墓地,他就真是地存在。關鍵是他在你心里占有的位置。最后說,過段時間再見,這個時間必定有著絕對延長值的,但一定是過些時間,如此,時間的距離就是無距離。空間的距離也因為時間的消無而減滅。

  《父與子》有兩首。也是一種悲涼的意態。父子間的關系,本來是交織著溫情和愛的,可是我們仍舊是看到死亡,疾病,疲憊和無趣的籠罩。讓人內心疼痛。年紀輕輕,似乎已經看破生死,迷戀死亡,如《太宰治和我》那首一樣,一而再地,活著就是為演繹死亡而在,那么他的出生便已經在用死亡消解和退化某種積極的意義。最后一首死亡的詩歌更是強化這種固有的意識,我想這是讓人担憂的,為一個多么有才華的詩人而担憂。

只望他能快樂,如此好的稟賦,還是努力享用著吧。


  李東澤:第一首:孤獨的老人,諾大的人民廣場是他的黃瓜,他的黃瓜也是人民廣場,孤獨迷漫開來,荒誕開始出現,而黃瓜對于女兒有沒有都可以,對于老人則必須有,由此女兒也不能體會老父內心,或者女兒讓老父去買黃瓜是為了讓老人去廣場遛彎或下棋排遣孤獨,老人孤獨由此更深一步。從具象推進幻象,詩歌止步,卻給人留下痛感,感覺老人、廣場和黃瓜融為一體,已分不清彼此。好詩!

  第二首:有句很好的比喻,笑聲像衣服落地,落地越多則落寞悲傷越重。女人在用換一件件衣服打發漫漫長夜,用笑聲掩蓋悲聲。我真想說,兄弟你拾起來,再告訴她長夜有你~~我這意思是說,苛刻地講后幾行有點俗,似乎可以再好一點。

  第三首:用好的敘述節奏寫道德家意淫,卻繞過了G點,盡管后幾行略有高潮,但是就整首詩來說,還是喜歡不起來,可能是太事兒了,瑣碎?

  第四首:后三節高潮迭起,讀到這些年你的視力越來越低,我暗自叫好,而前一節讓那個孩子出現暗示人生無常悲涼,后一節短短兩行又復歸平常,把濃濃的情感用一封薄薄的信壓住,空間感陡然加大。前兩節用細節描寫時令變遷,折射觀察細至,喻常來流連之結果。

  第五首:詩題真好,好詩題未必能成就一首好詩,但題好詩終究不會太差。這首詩似乎能體現出嚴彬這組詩的氣質,估且叫異質吧,略顯靈性的詭異、敘述舒緩、有淡淡憂傷,色調微冷。

  第六首:到產生幻覺就可戛然而止,最后一行狗尾續貂,那個比喻特沒有質量,個見。

  第七首:娜拉出走的話題,回來了,妻子笑臉相迎,生活還將繼續,唉,生活總是這樣,而死亡是永恒的。此詩在處理上,妻子笑臉一句似乎略平了些。

  第八首起涉及父子話題,盡管情感很濃,但是處理得冷靜,很有節致,這是我理解的抒情詩一一一定要冷凝,用細節感人。

總之,嚴彬這組詩都挺好,以上只是我個人看法,未必中允,雞蛋里挑骨頭啦


  青玉晴寶兒:《體檢表:心電圖》:前面輕松,后落點哀愁,最后兩句出彩,又回到嚴彬詩歌的哀傷氛圍。

《死后》:文筆流動,內在氣息迷人。選取角度避大多數詩歌寫作的活著狀態,我發現,我看見,我感受,都從一個死者的嘴里呈現,異曲同工余華《第七日》,初始的窺查者狀態不同,加之作者語言運用的嫻熟,從容的讓《死后》成為一種誘惑的狀態,對比現實,活著更喧嚷,凌亂,摧殘,遇如此《死后》心甘情愿死后。


宋雨:嚴彬詩歌使人產生玄幻,他代入讀者的思想,甚至就要成為行動。在一切發生之前,我搜索了什么是史前史:"人類在這一時期產生,并在勞動中逐漸進化成現代人。",什么是他熱愛的搖滾樂:"在現實中做不到的,就讓夢去完成。",他做著一個不可企及的夢,詩歌成全著,從陌生到認識,或許僅僅是"另一個他"也是好的,值得贊美。我相信在詩歌中解析自身的果敢人(甚至有些嚴酷),在生活中有好夢護佑,好詩相伴。祝福愛著史前史,寫著心靈史的人。



詩歌賞析、討論


  沈浩波

我很喜歡《人民廣場》這首啊


Rian

詩歌真不錯


  蘇省

人民廣場有意思啊,寫下來,最后人民廣場不見了,急死個人。"不買也可以",但是人民廣場不見了,多著急啊


  嚴彬

會有不少人不開心了,將它(人民廣場)搞沒了


  沈浩波

人民廣場不見了。這結尾特別好


  蘇省

是的,人民廣場不見了是這首詩成功的90%


  膀胱綠子

老沈的開篇擊中了我悲哀的心啊


  宙斯

"當然前提是要保重身體,多思多寫。他本質上是很有精神活力的詩人,不必在詩歌中耽于病痛。"說的對!


Pirate

《人民廣場》這首詩表達的是病態中的愜意。寫活了老人老年癡呆的狀態,人與社會,學會放下和淡化才會和諧和美妙。


  郎啟波

人民廣場。我仿佛看到一個老去患了阿爾茨海默病的鄰居,或者親人,甚至是老去的自己…在物欲橫流,人口老齡化日益嚴重和空巢老人的孤寂加劇的時代,親情甚至成為奢侈品的當下中國,只有具備真正情懷和人文關懷者才會用如此細微的個體來表達宏大的"人民廣場"


  嚴彬

負能量大王。其實,也有一顆溫和的心


  蘇省

道德判斷多么直接啊


  沈浩波

能把消極寫成這樣,就很酷!負面,消極,可以寫!


蘇省

看完道德家,我期待嚴彬寫個哲學家


  宙斯

《道德家日記》就稍露向上的東西,比如"有一天/毫無理由地/我會被她看上/在一列火車上/人越來越多/她發瘋似的/愛著我"


  沈浩波

正因為負面消極,嚴彬才有這么好的詩歌氣質。不一樣就是好!


  蘇省

《道德家日記》很好,日記就是這樣不管不顧


  楚雨

"道德家"最后一段寫得妙!


  彭敏

在詩歌中我更喜歡消極負面的東西,不喜歡詩人愛得太多


  蘇省

"日記"決定了文本的真誠


  沈浩波

道德家寫得很繞,我喜歡這種繞


  戈多

克爾愷郭爾的那本勾引者手記應該看看


  嚴彬

對的,我讀過克爾凱郭爾后,深深愛上了這家伙


  打令,我不是一個好人

"道德家"用泡妞和意淫的自嘲來呈現自信,背后一定有一個悶騷的寫詩青年。


Pirate

《寡居的女人》關注的也是道德問題,寫出了道德面前,人性的無奈。


  宙斯

可以有,太不能太多,沒人愿意接觸那么多消沉的東西,北京的霧霾夠嚴重的了。


  沈浩波

(《經過一個熟人的墓地》)熟人的墓地!媽的,不是墓地就是死亡!嚴彬啊。


  蘇省

熟人


Rian

我最喜歡《寡居的女人》,那種荒涼的痛感,寥寥幾筆,寫絕了


  沈浩波

樹林如孕婦般發胖。特別好的比喻。


  張雪江

總要有人去寫不同的詩^


  宙斯

傷感的文字可以有,但不能太多,沒人愿意接觸那么多消沉的東西,北京的霧霾夠嚴重的了。


  蘇省

結尾太消極了,"過些日子再見"。這個對現實不太好啊。"祝他長命百歲"


  鄒小雅

"過些日子再見"。喜歡那樣的消極


  里海

《道德家日記》寫出了當代人生活的另一面,是不是小白領都想換一種活法。


  沈浩波

@蘇省對。必須祝他長命百歲。用我們作為讀者的祝福抵消他自身的消極。


  蘇省

是的,文本的消極不要帶到現實


  嚴彬

@Rian 《寡居的女人》曾讓人流過淚,因為她們正像那樣活著


  蘇省

文本的消極可以是一種解構法


Pirate

消極是興奮的大麻


  嚴彬

今天我們可以順便探討下"消極""悲哀"的意義


  蘇省

現實還是要認認真真,恭恭敬敬。不要被哲學壓縮成扁平的面條


  沈浩波

80后詩人中,嚴彬是一個異類。希望他一直當異類,別成為同類!


  楚雨

《經過一個熟人的墓地》文筆輕松卻又低沉回旋,令人不敢直視,頗有羅生門的味道。


  謝小青

嚴彬的詩歌干凈、老練,對生活中的俗瑣之事信手拈來,放入詩中,感情處理克制又恰到好處,個人很喜歡!


  李之平

小青說的是。初次讀嚴彬的詩歌,很意外,很欣喜!


  沈浩波

@謝小青我倒覺得他不老練,相反,有些生澀。但生澀得有氣質,有青春感。


  打令,我不是一個好人

一個熟人的墓地;中國人習慣迎來,始終未學會送往。如此刻大家對于死亡和病痛的忌諱,連討論都忌諱,這樣的避而不談或祝福本身更多還是在刻意回避現實。這恰巧是我對于嚴彬充滿期待之處,能夠面對消極和疼痛,假若他日嚴彬真正平靜地面對送往,那將才是希望。


  里海

整體陰氣太重


  謝小青

請問下浩波老師,你說嚴彬異類?是指哪里異類了?


  楚雨

消極和悲涼另有一番味道和力量感,也要警惕陷入虛無。


  蘇省

先看詩,后討論消極和悲哀


  青玉晴寶兒

《一個老人的人民廣場》:人民廣場不見了,不買也可以,屢次出現,兩代人的社會需求,存在當下的斷層,對照,映襯,個體片段的截取是一面鏡子,鏡子的好不在鏡子本身,在鏡子里的深遠。


  宙斯

一個人的情緒會影響一個寫作者的文字情感,同樣文字也會反過來影響寫作者本身,時間長了,不好!


  嚴彬

我妻子今天還罵我,"你怎么還像個孩子那樣活著"……我不收拾書,不收拾屋子,我在堆滿雜物和書箱的新客廳里已經睡了三天


  沈浩波

@謝小青我的推薦詞里應該寫到了。不一樣的情感和寫法。


  宙斯

我能理解波波最后的祝愿!


  楚雨

@沈浩波贊同嚴彬是異類!


  謝小青

剛才在學習,木有看到,那我回頭再研究下。但是,我并不覺得@嚴彬是我們80后的異類


  劉暢 寫詩

不一樣好


  興剛

自己活和思考


  謝小青

有人不喜歡嚴彬的憂郁氣質,我覺得正是他的憂郁氣質很迷人,可以讓他他成為一個出色的詩人。


  沈浩波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種一只麻雀"。標題這句感覺好。


Pirate

看到結尾的杜鵑,很心痛


Missvampire

嚴彬用小說言語敘述的筆法,寫出自己獨特味道的詩意。這點很讚。


  沈浩波

@謝小青對。我說的異類就是指他這種氣質。難以復制。


  塵埃

@里海是的讀出一種死亡的氣息


  木魚-苑希磊

《經過一個熟人的墓地》這首詩是透明的,思路清晰。將戀人和孩子放置情景中更加深了整首詩哀婉,低徊的感覺。作為影藏在幕后的我來說,看到這一切感到惋惜。但在結尾的時候:過些日子再見。有些灰色。但道出卻也是人之常事。


  宙斯

我上大學時,一個朋友曾對我說過,"如果你因為寫詩歌而讓你憂郁,我寧愿你不會寫詩。"這是對的,詩人也要開心、快樂和幸福,他也要好好的生活,不是嗎?


Pirate

@塵埃人面對死亡的渺小、無奈之感。


  謝小青

@沈浩波其實生活中我也常懷憂郁氣質


  燕小印

憂郁不好玩


  海上魚

讀《寡居的女人》覺得還是單薄了一點,詩人對女人了解得還不夠啊。一個笑聲那么張揚的女人,她會害怕長夜嗎?


  沈浩波

@謝小青但你的寫法太正常。


  宙斯

《寡居的女人》前面敘寫的很好,最后一句是個敗筆!把整首詩歌的質感拉弱了。


  戈多

詩人多憂郁


  蘇省

憂憤是常見的


  沈浩波

@宙斯多批評才是討論


  張雪江 明天

為何只看到憂郁?


  沈浩波

我欣賞嚴彬的不嫻熟。


  燕小印

死后,那首詩,太沉了。年輕,想這個很累的


  戈多

我最喜歡阿倫茨那種表達方式


  張雪江 明天

天真和俏皮呢?


  楚雨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可以看到嚴彬的性格和美學取向。這首給我的感覺是詩意、美好。


  張雪江 明天

另一種冷峻!


  木魚-苑希磊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個人喜歡這個。開始讀時感覺有點像博爾赫斯。但所有的像最終都不會是。所以這首詩里作者就是那個女巫,就是那個孤獨的影子。最后兩句讓人意想不到。豁然開朗,變成明亮色調的孤獨。


  沈浩波

"種麻雀"。整首詩沒寫好,太刻意。但標題這句真好。


  嚴彬

@沈浩波恩,寫這首詩的時候,我也是想寫一首那種古典主義的抒情詩的。。。那天恰好也見了亢霖推的一首麻雀詩


  興剛

憂郁是一種品質


  張雪江 明天

屬于80代的看世界方式


  蘇省

嚴彬的異類在于他在這種憂郁和悲哀的氣質中一貫地反襯了美好生活的碎片。比如"買黃瓜",女兒說不買也可以。比如"熟人的墓地",孩子還是讀出了她的名字。所以我認為嚴彬還是渴望飽含美好煙火的。


  張雪江 明天

并不是每首都嫻熟,但是值得期待的方向


  沈浩波

@張雪江對。有冷峻。他還可以更冷峻些。


  張雪江 明天

在經典之外,此岸和彼岸在同一個空間。


  蘇省

所以祝他長命百歲!


  沈浩波

@張雪江說:并不是每首都嫻熟,但是值得期待的方向。正是我想說的。


  張雪江 明天

對著經典巨大身影,也可以創造另外一種經典的,


Pirate

我倒是喜歡沉郁,沉郁也是一種大境界。


  沈浩波

是的@Pirate


  張雪江 明天

這正是時代賦予年輕者的可能。


  沈浩波

太宰治來了。大家說說這首《太宰治和我》吧。很有味道。


  以雪之名

  自殺,一種另類的生命歷險。還好有人陪伴是讓人欣慰的。正如神經纖弱、多愁善感的太宰治熱衷于自殺,并在最后一次終能如愿。

"那我還是活到夏天好了",挖掘生活的樂子吧,它可以有效對抗生命的虛空狀態。有美好的事物為誘餌,我們何不活得更久。對于每一個活著的人來說,不必著急于死,死亡的雪花最終"將飄落到所有的生者和死者身上"


  寫詩的猴子壯 李壯

  嚴彬的詩屬于少數閱讀難度不大而又愿意讓人回味多次的詩。這很難得。"太宰治"這首也是這樣~

而且我覺得他的詩里虛實空間的轉換做得不錯。可能嚴彬本人就是偏幻想質的人,沒有障礙


  蘇省

這首確實是解讀嚴彬氣質的鑰匙


  張雪江 明天

也要細心品位,一個80代詩人的意圖,不僅僅是詞語間流動的氣息。


  蘇省

結尾雖然突然跳出來,但是令人欣慰


  木魚-苑希磊

《太宰治,和我》喜歡最后這句話。就像在混沌之中見到了陽光。讓整首詩的格調上升,給人以希望和美好。


  蘇省

這首我就不說啥了,浩波在開篇已經說得很到位了。


  沈浩波

@李壯說得好。你是批評家兼詩人,多說。


  里海

一個病人的無助,無助時的胡思亂想


  后詡

這種猶豫與頑皮少年的思維與敘述,讓詩歌耳目一新。記憶中,曾有餓發在2000初寫過類似的詩歌文本,那時他十八、九歲。現在他已經沒寫了。@嚴彬?這種另類的寫的狀態能保持多久?詩歌與生活往往是抽離的,我也祝現實生活中的你健康長壽。


  楚雨

《太宰治,和我》這首一樣談到死亡,談到亞麻質地的和服,談到詩人對美好東西的眷眷。最終,他又返回家門。這里我覺得嚴彬的詩歌吸引我的是他的詩歌美學,非常吸引人,有日本詩人緋句的氣息之美。


  沈浩波

@后詡餓發很好。


  青玉晴寶兒

《寡居的女人》:孤寂,悲傷,無奈,忍受,瘋狂的笑因為她是寡居的女人,門外人卻不愿推門,注意是不愿,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愿,不愿去碰觸社會的禁忌,人性的躲避膽怯繞道,畢竟這是個流言的社會,被殺死的人每天在增加。


  張雪江 明天

用他自己的語言,為存在的邊界細修輪廓。


  蘇省

這首嚴彬暴露了自己的趣味傾向,又用結尾來表達氣質與現實的撕裂感


  沈浩波

@張雪江說到了敏銳!也是一個關鍵詞。


  海上魚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

  孤獨有孤獨的影子

  孤獨是女巫而不是鬼魂

  有一份工作只能做到天亮

  拎著水桶擦孤獨的影子

  ……哦,誰又能真正懂得

  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

  比布谷鳥更為多嘴的麻雀

  挨餓卻不憂愁的麻雀

  天亮了我們一起去散步

  我的麻雀朋友

  你也離人類太近

為什么是種一只麻雀呢?麻雀雖然可以多嘴而熱鬧卻不能被人親近,不如種一只小白兔,毛發溫順,適于環擁。


  蘇省

希望嚴彬多看看妻子的笑臉相迎


  嚴彬

為什么要溫順?


  燕小印

溫順是一種品質


  寫詩的猴子壯 李壯

溫順的品質適合做暖男,不適合寫詩。詩是棱角,不管是亮出來還是藏在心底。嚴彬的詩就是棱角在心底刺痛長久淤血的產物


  海上魚

@嚴彬溫順才不會被孤立。你不是要離人類很近嗎?


  木魚-苑希磊

我感覺我自己夠憂郁的了,沒想到還有一個更憂郁的。


  劉暢

《父與子(二)》這個好像獨語


  沈浩波

兩首父與子。


  劉暢 寫詩

更喜歡第一首父與子,喜歡獨語的調子


  嚴彬

兩首父與子寫作的時間間隔有一兩年,第一首寫得早


  楚雨

《父與子》兩首寫到父子關系,這個題材很不好表現。相比之下《父與子》第一首個人必須喜歡,凝練耐品。第二首感覺有點松散,不如前面的幾首。


  蘇省

"陣雨般的父子關系",太精確了!


  沈浩波

@劉暢對。第一首非常好!


  楚雨

《父與子》兩首寫到父子關系,這個題材很不好表現。相比之下《父與子》第一首個人更喜歡,凝練耐品。第二首感覺有點松散,不如前面的幾首。


  張雪江 明天

敘事和敘述


  蘇省

第二首的結尾依然令人揪心


  里海

病人計算自己的死期,慌亂了的心想起父親


  寫詩的猴子壯 李壯

面對父親(尤其是面對詩歌里虛指的父親)猶如面對上帝,這是人類生命中少數既能夠形成有效對話又能夠真切袒露心靈的時刻。嚴彬這兩首詩很動人。很喜歡三封遺書讀到一封的感覺。只能是一封,而且一定要有三封。


  蘇省

嚴彬說越老越丑,和我一樣


  蘇省

這種骨子里的憂郁和悲哀令嚴彬認為自己也入了暮年


  張雪江 明天

把兩代人的憂傷摁進了冷郁的敘事?


  后詡

嚴彬說越老越丑。一個生活中具代表性卻不愿承認的事實,使詩歌語言更觸動人心


  楚雨

"體檢表"這個題材很有挑戰


  劉暢 寫詩

@沈浩波我也覺得身體不好不能保證寫作


  劉暢 寫詩

體檢表如果我寫最后兩句去掉


  木魚-苑希磊

"哀愁像薄荷糖",嗆人。


  楚雨

越老越丑  把日常生活上升到美學、詩性的高度。


  木魚-苑希磊

不贊同去掉。


  青玉晴寶兒

《父與子》:老了,不能對自己負責--記得一位詩人去探望另一詩人時,病床上的人躺呈大字形,探病者說這是一種任人擺布的姿態。悲傷彌漫,趁著親人還在,好好珍惜,即使已經越老越丑。


  沈浩波

@劉暢確實顯得啰嗦了,但仔細看,去掉那兩句又丟了一些重要的感覺


  劉暢 寫詩

不去掉 體檢就是幻覺 去掉 就是一次現場


Missvampire

體檢表的詩眼在結尾。不同于其的其他篇詩作。


  楚雨

越老越丑  把日常生活上升到美學、詩學的高度,非常有力量感。


  劉暢 寫詩

仔細看 不去掉有逸出的部分


  福建吳常青(鴻雁大使)

@嚴彬,晚上在公交車上一直拜讀大作,剛才不敢發言,因為沒有理解透讀懂,但是啟發我回來寫詩了


  木魚-苑希磊

詩人特意將最后一句做了一個比喻,就可以看出這句在文本中的重要性。


  孫家勛

嚴彬的孤獨是真孤獨。是一個認真的由里而外的詩人。"黃瓜""廣場""發胖的樹林",一些個人的經驗,卻寫得非常廣闊。沈浩波評得也好。


  蘇省

哀愁像薄荷糖,也是嚴彬的獨特解讀鑰匙


  張雪江 明天

薄荷糖,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冷笑!


  劉暢 寫詩

我喜歡老了的樣子中年的身體


  福建吳常青(鴻雁大使)

@嚴彬最大的感覺是您的詩讓我沉靜下來,想想身邊隱藏的東西,哪怕孤獨,憂傷


  聶權

嚴彬的詩歌有一點我是很欣賞的,他有的詩歌在挖掘真實的人性,真實,需要勇氣


  張雪江 明天

嚴彬干的是細活!


  沈浩波

@嚴彬李東澤的意見詳細具體專業尖銳。值得一讀再讀。


  李宏偉

@嚴彬的詩抒情為主,但是并不濫情。他不是對所有事情都要感慨,那些觸動他的,在生命中留下印痕的,才會入詩,才會""出來。


  海上魚

讀太多憂郁的詩容易精神頹廢。


  劉暢 寫詩

80后寫得成熟有個人氣息這般這般 難得


Missvampire

總體讀來,部分詩作的結尾拿捏都覺得不如起筆的暢快直接,但"體檢表"這則,卻擺脫了這樣的問題


  劉暢 寫詩

一個哀愁的人怎樣看待人與人的關系 詩是寫關系


  塵埃

喜歡這兒的詩歌氣氛


  沈浩波

@Miss vampire 說得對。他常常結尾才盡。需解決這個問題。


  楚雨

嚴彬讓我們看到一個詩人如果構建自己的詩學體系。


Rian

心電圖我覺得結尾沒處理好,薄荷糖很好吃的呀,顯然用輕率了


  蘇省

這感覺寫得很到位,薄荷糖用得也是恰如其分


  劉暢 寫詩

這關系不是表面的而是最后面對的 實質的


  嚴彬

@Rian 有一部電影,《薄荷糖》。看了電影大概更容易理解我為什么用"薄荷糖"


  木魚-苑希磊

我感覺結尾結的好。


  劉暢 寫詩

這是密碼


Missvampire

體檢表之前的部分可再大膽,令我想到王小波。這篇值得討論


Pirate

@蘇省改成哀愁像藍煙圈吧不對,又頹廢了


  里海

《死后》,病人的囈語。到一定年齡,人會思考自己的死亡方式,從恐慌懼怕到逐漸淡忘。得一次病,集中想一次,再次淡忘。善思的人更是。


  海上魚

@嚴彬你真是處處有傷痕,處處能入詩。我從不懷疑醫生會殺死我,我總會以為他會泡我,也許連電話號碼也不用留,他會準確地記得我。


  沈浩波

@海上魚你這種感覺可以寫成詩


  孫家勛

@蘇省他的哀愁薄薄的,不深陷,不憤怒,不表演。關鍵是不概念。喜歡那首"墓地"。很自然。


  聶權

補充一點,有意識地挖掘人性和其中力量的詩人,現在還不是很多


  楚雨

《死后》感覺就像一部濃縮的電影,緩慢、低沉又略帶壓抑,令人讀后唏噓不已。


  沈浩波

@孫家勛說得非常到位


  蘇省

家勛說得非常好


Missvampire

@海上魚你這段評語分行,給個好題目,也成詩


  蘇省

他的悲哀里有大愛


  沈浩波

@蘇省?太對了。是愛!


  海上魚

@Miss vampire 我相信這就是詩


  蘇省

嚴彬只是善于將自我置換到悲哀的其他人事中去了


  蘇省

與其說悲哀,不如說悲憫


  寫詩的猴子壯 李壯

確實。換個角度說,不愛者何以悲哀?他們只有煩躁。悲哀本身是愛的遺產。


  孫家勛

@李拜天嚴彬不應該歸于口語詩人。他的思維不是口語的。但不傷害他的詩歌


  沈浩波

@蘇省既是悲哀,也是悲憫


  蘇省

最后這首就是很明顯的將自我置換進去了


  楚雨

@蘇省  @沈浩波  既是悲哀,也是悲憫,其實就是愛!


  胡北品

除了麻雀、心電圖和父子2,其余都很好,灰暗、敏感卻又尖銳。當然麻雀、心電圖和父子2,是非常好的詩的東西,不惜寫法上略有偏差。


  張雪江 明天

讀懂了詩中隱藏的大命題,那么他的敘述和氣息是很輕松的,那種表面的憂郁,只是一種抒情化的偽裝。


  沈浩波

@孫家勛語言接近口語,思維接近意象。所以獨特


Missvampire

「死後」這則少了好收尾。覺得沒結束


Rian

@嚴彬我回頭看看,或許跟電影有關?但我還是覺得薄荷糖有些突兀


  蘇省

語言是口語化的,思維是輕靈飄忽


  楚雨

@孫家勛語言接近口語,思維接近意象。所以獨特--同意。讀著耐品,有味道,不流于淺白。


  海上魚

《死后》,場景轉換得太快了,我覺得喘不過氣。而且詩里還是永恒的憂郁,兒子會取錯骨灰盒?強加給的憂郁,有些費解。


  里海

寫死的都是不想死,是一種求生的本能。


  劉暢

詩里有電影 鏡頭感@嚴彬 你是不是常看電影?


  嚴彬

見過死,就更怕了


  嚴彬

@劉暢對的,我電影看得很多,因為沒精力旅行


  海上魚

@嚴彬愿你開心,別太憂愁,讓詩歌給你陽光,而不是灰塵


  劉暢 寫詩

@嚴彬所以你詩里有電影能看出你的營養來自哪里


Rian

@嚴彬你的詩歌真不錯的,樸實,有力量,深沉,悲憫,不裝


  張雪江 明天

時間,蒙太奇,平面空間,還欠老到。


  嚴彬

  但愿我們能體味一類真實的、卑微的、無力的生活,還有難得的愛

今天我們沒有太多談到愛。昨天有人說讀了我的詩,兩個字總結:愛,死。我也覺得挺對路的


  里海

愛死是永恒的話題。


  沈浩波

你天生是個詩人


  胡北品

但愿我們能體味一類真實的、卑微的、無力的生活,還有難得的愛----


  張雪江 明天

但愿我們能體味一類真實的、卑微的、無力的生活,還有難得的愛。@嚴彬是的,這種情緒,這種想法如此接近


  胡楊

祝他長命百歲吧!


  劉暢 寫詩

難得一次感動


  蘇省

盡情去體味卑微和真實,盡情寫詩。這可能是不錯的藥方。@嚴彬


  素青

死后,有一種恐懼,以鏡頭形式一幀幀展示作者的內心。從童年開始,死去的也許是我們所看不到的.....通篇看得我無力得很,想必作者也無能為力。


  木魚-苑希磊

@嚴彬?讀你的詩開始沒讀進去。后來自己慢慢消化了一番,感覺你的是有迷人的氣息。更生活化,更客官,冷峻,和真實。


  沈浩波

但愿我們能體味一類真實的、卑微的、無力的生活,還有難得的愛。用嚴彬的這句話作為今晚的結束語!


Rian

結束語好,這應是所有詩人努力的方向


  青玉晴寶兒

詩歌愛你,生活愛你@嚴彬


  蘇省

嚴彬如果能從今天的討論中獲取一絲真實的慰藉,那就是今天這期最成功之處了。


  素青

所有的詩歌,死后是最打動我的。它傳遞了今夜莫名其妙的害怕給我。詩歌不正是需要傳遞感覺嗎


  沙麗娜

詩歌可以灰暗,可以冷,可能很多詩人都會這樣,但生活必須有陽光。好好生活,好好寫詩,祝福所有詩人


  還叫悟空

這個兄弟像顧城一樣軟弱么?


  妮妮維

嚴彬骨子里是愛


  李拜天

我說說這首《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吧,在看嚴彬的這組首詩時,這個題目一下子抓住了我,我在想詩人怎么會有如此奇思妙想?我也和詩人一樣有過傷心,詩人傷心種了一只麻雀,我在想,那我傷心時該種什么呢?我一直認為詩歌創作有三種境界,第一種是把平常事物詩化的寫法,這種寫法雖有好詩的例子,但難免透出些匠氣;第二種是發現了詩然后寫出來,最高境界是發現了詩,并且又用出奇不易詩意自然流淌出來。然后展現在讀者面前,讀第一遍覺得有味道,讀第二遍更有味道,然后越讀越有味道。顯然嚴彬的這首《傷心時我就種一只麻雀》,已經具備了第三種境界的氣質,不過還可以向奇思妙想的方向再進一步。


  臧海英(來小兮)

有顧城的氣息


  楊龍江

嚴彬希望看到什么?!你的詩風如此單純沉抑,你的滯留在靈魂的昏暗荒蕪之中嗎。不要滿足于棲息在那被打破的廢墟之上。這一晚,多少人將在暗夜體味你運送的黃金般沉重的詞句。你在高處,不勝寒。祝長命百歲。


  里海

建議作者不要杰出,那樣壓力大。太動情會元氣大傷。

我覺得做個陽光一點的一般詩人也不錯。可以多討論幾個死去的杰出詩人。


嚴彬

但我知道有些人比我寫得更好,他們的詩歌世界比我更大,我也挺羨慕他們。。。說句勵志的話:我們努力寫詩,堅強生活吧!


  沙麗娜

@嚴彬?詩歌可以灰暗,可以冷,可能很多詩人都會這樣,但生活必須有陽光。好好生活,好好寫詩,這么多人喜歡你的詩,祝賀嚴彬,祝福嚴彬。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