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文章華國詩禮傳家—精彩書評選
字體    

海子神秘故事六篇
海子神秘故事六篇
楚塵文化     阅读简体中文版

龜王


從前,在東邊的平原深處,住著一位很老很老的石匠。石匠是在自己年輕的時候從一條幽深的山谷里走到這塊平原上來的。他來了。他來的那一年戰爭剛結束。那時他就藝高膽大,為平原上一些著名的宮殿和陵園鑿制各色動物。他的名聲傳遍了整個大平原。很多人都想把閨女嫁給他,但他一個也沒娶,只把錢散給眾人,孤獨地過著清苦的生活。只是誰也不知道他在暗地里琢磨著一件由來已久的念頭。這念頭牽扯到天、地、人、神和動物。這念頭從動物開始,也到動物結束。為此,他到處尋找石頭。平原上石頭本來不多,只是河灘那兒有一些鵝卵石,而這又不是他所需要的。因此他把那件事兒一直放在心里,從來沒向任何一個人提起。他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古怪。他的動物作品無論是飛翔的、走動的,還是浮游的,都帶著在地層上艱難爬行的姿勢與神態,帶著一種知天命而又奮力抗爭的氣氛。他的動物越來越線條矛盾、骨骼擁擠,帶著一股要從體內沖出的逼人腥氣。這些奇形怪狀的棱角似乎要領著這些石頭動物棄人間而去。石匠本人越來越瘦,只剩下一把筋骨。那整個夏天他就一把蒲扇遮面,孤獨地,死氣沉沉地守著這堆無人問津的石頭動物,一動也不動,像是已經在陽光下僵化了。似乎他也要擠身于這堆石頭動物之間。后來的那個季節里,他坐在門前的兩棵楓樹下,凝神注視樹葉間鳥巢和那些來去匆忙、喂養子息的鳥兒。他的雙手似乎觸摸到了那些高空翔舞的生靈。但這似乎還不夠。于是在后來遲到的冰封時光里,他守著那條河道,在蕭瑟的北風中久久佇立。他的眼窩深陷。他的額頭像懸崖一樣充滿暗示,并且飽滿自足地面向深谷。他感到河流就像一條很細很長、又明亮又寒冷、帶著陽光氣味和鱗甲的一條蛇從手心上游過。他的手似乎穿過這些鱗甲在河道下一一撫摸那些人們無法看到的洞穴。泥層和魚群激烈地繁殖。但這似乎也還不夠。于是他在接著而來的春天里,完全放棄了石匠手藝,跟一位農夫去耕田。他笨拙而誠心誠意地緊跟在那條黃色耕牛后面,扶著犁。他的鞭子高舉,他的雙眼瞇起,想起了他這一生痛楚而短促的時光。后來他把那些種子撒出。他似乎聽到了種子姐妹們吃吃竊笑的聲音。他的衣服破爛地迎風招展。然后他在那田壟里用沾著牛糞和泥巴的巴掌貼著額頭睡去。第二天清早,他一躍而起,像一位青年人那樣利落。他向那農夫告別,話語變得清爽、結實。他在大地上行走如風。也許他正感到胸中有五匹烈馬同時奔踏躍進。他一口氣跑回家中,關上了院門,關上了大門和二門,關上了窗戶。從此這個平原上石匠銷聲匿跡。那幢石匠居住的房屋就像一個死宅。一些從前他教過的徒弟,從院墻外往里扔進大豆、麥子和咸豬肉。屋子里有水井,足以養活他。就這樣,整整過去了五個年頭。

  

五年后,這里發了一場洪水。就在山洪向這塊平原涌來的那天夜里,人們聽到了無數只烏龜劃水和爬動的聲音,似乎在制止這場洪水。他們互相傳遞著人們聽不懂的語言,呼喊著向他們的王奔去。第二天早上洪水退了。這些村子安然無恙。當人們關心地推開老石匠的院門及大門二門進入他的臥室時,發現他已疲憊地死在床上,地上還有一只和床差不多大的半人半龜的石頭形體。猛一看,它很像一只龜王,但走近一看,又非常像人體,是一位裸體的男子。沾著泥水、滿是傷痕的腳和手攤開,像是剛與洪水搏斗完畢,平靜地臥在那兒。它完全已進化為人了,或者比人更高大些,只不過,它沒有肚臍。這不是老石匠的疏忽。它本來不是母體所出。它是從荒野和洪水中爬著來的,它是還要回去的。

  

第二年大旱。人們擺上了香案。十幾條漢子把這塊石龜王抬到干涸的河道中間,挖了一個大坑,埋下了它。一注清泉涌出。雨云相合。以后這塊平原再也沒有發生過旱災和水災。人們平安地過著日子。石匠和龜王被忘記了。也許我是世界上最大的一個傻瓜,居然提起這件大家都已忘記的年代久遠的事來。


1985.5.23夜深


木船


人們都說,他是從一條木船上被抱下來的。那是日落時分,太陽將河水染得血紅,上游駛來一只木船。這個村子的人們都吃驚地睜大眼睛,因為這條河上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船只航行了。在這個村子的上游和下游都各有一道兇險的夾峽,人稱“鬼門老大”和“鬼門老二”。在傳說的英雄時代過去以后,就再也沒有人在這條河上航行過了。這條河不知壞了多少條性命,村子里的人聽夠了婦人們沿河哭嚎的聲音。可今天,這條船是怎么回事呢?大家心里非常納悶。這條木船帶著一股奇香在村子旁靠了岸。它的形狀是那么奇怪,上面洞開著許多窗戶。幾個好事者跳上船去,抱下一位兩三歲的男孩來。那船很快又順河漂走了,消失在水天交接處。幾個好事者只說船上沒人。對船上別的一切他們都沉默不語。也許他們是見到什么了。一束光?一個影子?或者一堆神壇前的火?他們只是沉默地四散開。更奇的是,這幾位好事者不久以后都出遠門去了,再也沒有回到這方故鄉的土地上來。因此那條木船一直是個謎。(也許,投向他身上的無數束目光已經表明,村里的人們把解開木船之謎的希望寄托在這位與木船有伙伴關系或者血緣關系的男孩身上。)他的養母非常善良、慈愛,他家里非常窮。他從小就酷愛畫畫。沒有筆墨,他就用小土塊在地上和墻壁上畫。他的畫很少有人能看懂。只有一位跛子木匠、一位女占星家和一位異常美麗的、永遠長不大的啞女孩能理解他。那會兒他正處于試筆階段。他的畫很類似于一種秘密文字,能夠連續地表達不同的人間故事和物體。魚兒在他這時的畫中反復出現,甚至他夢見自己也是一只非常古老的魚,頭枕著陸地。村子里的人們都對這件事感到一種莫名的恐懼,認定這些線條簡約形體痛苦的畫與自己的貧窮和極力忘卻的過去有關系。于是他們就通過他慈愛的養母勸他今后不要再畫了,要畫也就去畫那些大家感到舒服安全的胖娃娃以及鶯飛草長小橋流水什么的。但他的手總不能夠停止這種活動,那些畫像水一樣從他的手指流出來,遍地皆是,打濕了別人也打濕他自己。后來人們就隨時隨地地踐踏他的畫。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他干脆不用土塊了。他坐在那條載他而來的河邊,把手指插進水里,畫著,這遠遠看去有些遠古儀式的味道,也就沒有人再管他了。那些畫兒只是在他的心里才存在,永遠被層層波浪掩蓋著。他的手指喚醒它們,但它們馬上又在水中消失。就這樣過去了許多歲月,他長成了一條結實的漢子。他的養父死去了,他家更加貧窮。他只得放棄他所酷愛的水與畫,去干別的營生。他做過箍桶匠、漆匠、鐵匠、錫匠;他學過木工活、裁剪;他表演雜技、馴過獸;他參加過馬幫、當過土匪、經歷了大大小小的許多場戰爭,還丟了一條腿;他結過婚、生了孩子;在明麗的山川中他大醉并癜過數次;他爬過無數座高山、砍倒過無數棵大樹、渡過無數條波光鱗鱗魚脊般起伏的河流;他吃過無數只烏龜、鳥、魚、香噴噴的鮮花和草根;他操持著把他妹子嫁到遠方的平原上,又為弟弟娶了一位賢惠溫良的媳婦……直到有一天,他把自己病逝的養母安葬了,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也老了。大約從這個時候開始,那條木船的氣味漸漸地在夜里漾起來了。那氣味很特別,不像別的船只散發出的水腥味。那條木船漾出的是一種特別的香氣像西方遮天蔽日的史前森林里一種異獸的香氣。村子里的人在夜間也都聞到了這香氣,有人認為它更近似于月光在水面上輕輕蕩起的香氣。他坐在床沿上,清楚地看見了自己的一生,同時也清澈地看見了那條木船。它是深紅色的,但不像是一般的人間的油漆漆成的。遠遠看去,它很像是根根原木隨隨便便地搭成的。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它的結構精巧嚴密,對著日光和月光齊嶄嶄的開了排窗戶,也許是為了在航行中同時飽飽的吸收那暮春的麥粒、油菜花和千百種昆蟲的香味。在木船的邊緣上,清晰地永久鐫刻著十三顆星辰和一只貓的圖案。那星辰和貓的雙眼既含滿淚水又森然有光。于是,他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了積攢多年珍藏的碎銀玉器,到鎮上去換錢買了筆墨開始作畫。于是這深宅大院里始終洋溢著一種水的氣息,同時還有一種原始森林的氣息。偶或,村子里的人們聽到了一種聲音,一種伐木的丁當聲。森林離這兒很遠,人們清醒地意識到這是他的畫紙上發出的聲音。他要畫一條木船。他也許誕生在那條木船上。他在那條木船上順河漂流了很久。而造這條木船的原木被伐倒的聲響正在他的畫紙上激起回聲。然后是許多天叮叮作響的鐵器的聲音,那是造船的聲音。他狂熱地握著筆,站在畫紙前,畫紙上還是什么也沒有。他擲筆上床,呼呼睡了三天三夜。直到鄰村的人都能聽見半空中響起的一條船下水的“嘭嘭”聲,他才跳下床來,將筆甩向畫紙。最初的形體顯露出來了。那是一個云霧遮蔽、峭壁阻擋、太陽曝曬、渾水侵侵的形體。那是一個孤寂的憂傷的形體,船,結實而空洞,下水了,告別了岸,急速駛向“鬼門”。它像死后的親人們頭枕著的陶罐一樣,體現了一種存放的愿望,一種前代人的冥冥之根和身脈遠隔千年向后代人存放的愿望。船的桅桿上一輪血紅的太陽照著它樸實、厚重而又有自責的表情,然后天空用夜晚的星光和溫存加以掩蓋。就在那條木船在夜間悄悄航行的時辰,孩子們誕生了。這些沾血的健康的孩子們是大地上最沉重的形體。他們的誕生既無可奈何又飽含深情,既合乎規律又意味深長。他艱難的揮動著畫筆,描繪這一切。仿佛在行進的永恒的河水中,是那條木船載著這些沉重的孩子們前進。因此那船又很像是一塊陸地,一塊早已誕生并埋有祖先頭蓋骨的陸地。是什么推動它前進的呢?是渾濁的河流和從天空吹來的悲壯的風。因此在他的畫紙上,船只實實在在地行進著,斷斷續續地行進著。面對著畫和窗外申請生活的縷縷炊煙,他流下了大顆大顆的淚珠。

  

終于,這一天到了,他合上了雙眼。他留下了遺囑:要在他的床前對著河流焚燒那幅畫。就在灰燼冉冉升上無邊的天空的時候,那條木船又出現了。它逆流而上,在村邊靠了岸。人們把這位船的兒子的尸首抬上船去,發現船上沒有一個人。船艙內盛放著五種不同顏色的泥土。那條木船載著他向上游駛去,向他們共同的誕生地和歸宿駛去。有開始就有結束。也許在它消失的地方有一棵樹會靜靜長起。


1985.5.25


初戀


從前,有一個人,帶著一條蛇,坐在木箱上,在這條大河上漂流,去尋找殺死他父親的仇人。

  

他在這條寬廣的河流上漂泊著。他吃著帶來的干糧或靠岸行乞。他還在木箱上培土栽了一顆玉米。一路上所有的漁夫都摘下帽子或揮手向他致意。他到過這條河流的許多支系,學到了許多種方言,懂得了愛情、廟宇、生活和遺忘,但一直沒有找到殺死自己父親的仇人。

  

這條蛇是父親在世時救活過來的。父親把它放養在莊園右邊的那片竹林中。蛇越養越大。它日夜苦修,準備有一天報恩。父親被害的那天,蛇第一次竄出竹林,吐著毒信子,在村外廟宇旁痛苦地扭動著身軀,并圍著廣場游了好幾圈。當時大家只是覺得非常奇怪,覺得這事兒非同小可。后來噩耗就傳來了。因此,他以為只有這條蛇還與死去的父親保持著一線聯系。于是他把它裝在木箱中,外出尋找殺父的仇人。

  

在這位兒子不停地夢到父親血肉模糊的顏面的時刻,那條蛇卻在木箱的底部縮成一團,痛苦地抽搐著,因為它已秘密地愛上了千里之外的另一條蛇。不過那條蛇并不是真正的肉身的蛇,而只是一條竹子編成的蛇。這種秘密的愛,使它不斷狂熱地通過思念、渴望、夢境、痛苦和暗喜把生命一點一點灌注進那條沒有生命的蛇的體內。每到晚上,明月高懸南方的時刻那條竹子編成的蛇就靈氣絮繞,頭頂上似乎有無數光環和火星飛舞。它的體格逐漸由肉與刺充實起來。它慢慢地成形了。

  

終于,在這一天早晨,竹編蛇從玩具房內游出,趁主人熟睡之際,口吐火花似的毒信,咬住了主人的腹部。不一會兒,劇毒發作,主人死去了。這主人就是那位兒子要找尋的殺父仇人。那條木箱內的蛇在把生命和愛注入竹編蛇的體內時,也給它注入了同樣深厚的仇恨。

  

木箱內的蛇要不告而辭了。夜里它游出了木箱,要穿越無數洪水、沼澤、馬群、花枝和失眠,去和那條竹編蛇相會。而它的主人仍繼續坐在木箱子上,尋找他的殺父仇人。

  

兩條相愛的蛇使他這一輩子注定要在河道上漂泊、尋找。一枝火焰在他心頭燃燒著。


1985.5.22


誕生


這個臉上有一條刀疤的人,在叫嚷的人群中顯得那么憂心忡忡。他一副孤立無援的樣子,紫紅的臉膛上眼睛被兩個青圈畫住。他老婆就要在這個酷熱的月份內臨盆了。

  

人們一路大叫著,舉著割麥季節担麥用的鐵尖扁担,向那條本來就不深的河流奔去。河水已經完全干涸了,露出細紗、巨大的裂口和難看的河床。今年大旱,異常缺水,已經傳來好幾起為水械斗的事情了。老人們說,夜間的星星和樹上的鳥兒都現實出兇兆。事實上,有世仇的兩個村子之間早就醞釀著一場惡斗了。在河那邊,兩村田地相接的地方,有一個小小的蓄水的深池。在最近的三年中,那深池曾連續淹死了好幾個人。那幾座新墳就埋在深池與廟的中間,呈一個“品”字形。

  

兩村人聚頭時,男人婦人叫成一團。遠遠望去,像是有一群人正在田野上舞蹈。鐵尖扁担插在田埂上:人們知道這是一件致命的兇器。不到急眼時,人們是不會用它的。仿佛她們立在四周,只是一群觀戰的精靈,只是這場惡斗的主人和默默的依靠。池邊幾只鳥撲打著身軀飛起。遠去中并沒能聽見它們的哀鳴,地面的聲響太宏大了。這個臉上有刀疤的人,接連打倒了好幾位漢子,其中一條漢子的口里還冒著酒氣。泥漿糊住了人們的面孔。人們的五官都被緊張地拉開。動作急促,斷續,轉瞬即逝,充滿了遙遠的暗示。有幾個男人被打出血來了。有好幾個婦人則躺在地上哼哼,另外一些則退出惡戰。剩下的精壯的勞力,穿著褲衩搶著撕打在一起。還有一名觀看助戰少年,失足落入池中,好在水淺,一會兒就滿身泥漿的被撈上來。

  

這時,刀疤臉被幾條漢子圍住了。他昏天昏地的扭動著脖子。不知是誰碰了一下,一根鐵尖扁担自然的傾斜著,向他們倒來。那幾條漢子本能的跳開了。在他癱坐下去時,鐵尖遲鈍、的戳入他的脖子。有幾個婦人閉上了眼睛。就在這一瞬間,他痛苦地意識到妻子分娩了。他如此逼真地看到了扭曲的妻子的發辮和那降生到這世上的小小的沾血的肉團。這是他留下的骨血,他的有眼睛的財寶。他咧著嘴咽下最后一口氣,想笑又沒有笑出來。


……人們把這具尸體抬到他家院子里時,屋子里果真傳出了嬰兒的啼哭聲。不知為什么,牛欄里那頭沾滿泥巴的老黃牛的眼眶內也正滑動著淚珠。


1985.5.22


公雞


這里生活的人們有一個習慣,在蓋新房砌地基時要以公雞頭和公雞血作為獻祭。這個村子里老黑頭今年要蓋房。

  

老黑頭今年快六十了,膝下無兒無女,老夫妻和和睦睦地過著日子。不久前,他外出進山販運木材,歷經千辛萬苦,靠著這條河流和自己的血汁,一把老筋骨,攢下了一些錢。他要在今年春上蓋四間房子。事情就這么定了。

  

他家有一只羽毛似血的漂亮公雞。

  

老黑頭挑好了地基,背后是一望無際的洼地。只有一些雜樹林,那是自然生長出來的。還有一些摸不清年代的古老亂墳,那是人們與這片洼地最早結下的契約,現在這契約早被人們遺忘。人們只守著門前的幾母薄土過日子,淡漠了身后無邊的洼地。風水先生說這片洼地屬臥龍之相,如果老黑頭命根子深,他家就會添子成龍。老黑頭心里半信半疑。每到黃昏時分,他就在洼地里亂轉。他和洼地逐漸由陌生而熟悉,最終結成了一種密不可分的關系。尤其在黃昏,他們能互相體會,體會得很深很深。西邊的落日突然在樹叢間垂直落下,被微微騰起的積塵和炊煙掩埋。老黑頭的心像這一片洼地為黑夜的降臨而輕輕抖動。他覺得老天有負于他,這么一個老實巴交的人,居然不能享有一個兒子。老黑頭走出洼地的時候,吐了一口唾沫。天黑得很快。老伴又守著小燈等他回去吃晚飯了。在蓋房之前的那天夜里,沒有人知道,老黑頭對著他的老朋友——那片洼地磕了幾個響頭。

  

蓋房那天上午,磚瓦匠們摸摸嘴巴上的油,提著瓦刀,立在四周。一位方頭腦的家伙拎著那只漂亮的紅公雞走到中央。他對著雞脖子砍了一刀。殷紅的血涌了出來,急促的撲打到褐色的地面上,像一朵烈艷的異花不斷在積塵上綻開。鞭炮聲響起來了。老黑頭遞一支紙煙給那方頭大漢。就在他伸出一支手接煙的當口,那只大紅公雞拖著脖子從他手里掙脫出來,徑直飛越目瞪口呆的人群,流著血,直撲洼地而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亂樹叢后面。老黑頭這才回過味來和大伙一起,擁向洼地。但那只公雞像是地遁了似的,連血跡和羽毛也沒見到。大伙跟著老黑頭踏入這片陌生的洼地,暗暗地納悶著,繼續向深處走去。突然,前面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人們放大了步子,加快了速度,向前搜索著,不時地互相傳遞著驚異的表情。雜樹枝上一些葉片剛從烏黑的笨重的軀殼里掙扎出來,驚喜的瞧著這渴望奇跡的人們,甚至用柔韌的軀體去接觸他們,摸摸他們頭頂的黑發。洼地滿懷信心地迎接并容納著人們。大伙終于發現了一位用紅布小褂包裹的男嬰。他躺在兩座古老墳包之間,哇哇直哭。說也奇怪,在嬰兒的額上居然發現了兩滴潮紅的血和一片羽毛。那羽毛很像那只的紅公雞的。不過也沒準是鳥兒追逐時啄落下來的。就是血跡不太好解釋。公雞終于沒有找到。

  

自然是老黑頭把那男嬰抱回家去了。

  

剩下的人們整個春季都沉浸在洼地的神秘威力和恩澤中。人們變得沉默寡言。人們的眼睛變得比以前明亮。

  

又用了一只公雞頭,老黑頭的房子蓋好了。第二年春天老黑頭的妻子居然開懷了,生了一個女兒,但更多的乳汁是被男嬰吮吸了。奇跡沒有出現。日子照樣一直平常地過下去。日落日出,四季循環,只是洼地變得溫情脈脈,只是老黑頭不會絕后了。


1985.5.24


南方


我81歲那年,得到了一幅故鄉的地圖。上面繪有斷斷續續的曲線,指向天空和大地,又似乎形成一個圓圈。其中的河流埋有爛木板、尸體和大魚。我住在京城的郊外,一個人寂寞地做著活兒,手工活兒,為別人縫些布景和道具。我在房子中間也得把衣領豎起,遮蔽我畏寒的身體。那好像是一個冬天,雪花將飄未飄的時候,一輛黑色的木輪車把我拉往南方。我最早到達的地方有一大片林子。在那里,趕車人把我放在叢樹中間的一塊花石頭上,在我的腳下擺了好些野花。他們把我的衣服撕成旗幟的模樣,隨風擺動。他們便走了。開始的時候,我不能把這理解為吉兆。直到有一顆星星落在我的頭頂上,事情才算有了眉目。我的頭頂上火星四濺,把我的衣裳和那張故鄉曲折的地圖燒成灰燼,似乎連我的骨頭也起了大火。就在這時,我睜開了眼睛,肉體新鮮而痛苦,而對面的粗樹上奇跡般的拴了一匹馬。它正是我年輕力壯時在另一片林子里丟失的。這,我一眼就能看出事情非同小可。為了壯膽,我用手自己握住,做出飲酒的姿式。這匹馬被拴在樹上,打著響鼻。我牽著它走向水邊,準備洗洗身子,忽然發現水面上映出一位三十多歲的漢子,氣得我當場往水里扔了塊石頭。就這樣,北方從我的手掌上流失干凈。等一路打馬,騎回故鄉的小城,我發現故鄉的小雨下我已經長成二十歲的身軀,又注入了情愛。我奔向那條熟悉的小巷。和幾十年前一樣:外面下著雨,里面亮著燈。我像幾十年前一樣攀上窗戶,進屋時發現我當年留下的信件還沒有拆開。突然,隔壁的房間里傳來她吃吃的笑聲。我驚呆了,只好跳下窗戶,飛身上馬,奔向山坡。遠遠望見了我家的幾間屋子,在村頭立著。我躍下馬,滾入灰塵,在門前的月下跌一跤,膝蓋流著血。醒來時已經用紅布包好。母親坐在門前紡線,仿佛做著一個古老的手勢。我走向她,身軀越來越小。我長到3歲,抬頭望門。馬兒早已不見。


1985.8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散文大家曠達風趣
梁實秋(1903年1月6日-1987年11月3日),號均默,原名梁治華,字實秋,筆名子佳、秋郎,程淑等,中國著名的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翻譯家,華人世界第一個研究莎士....
學貫中西品讀東西文化
林語堂(1895年10月10日-1976年3月26日),中國文學家、發明家。福建省龍溪(現為漳州市平和縣)坂仔鎮人,乳名和樂,名玉堂,後改為語堂。美國哈佛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