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歷史思潮 >>> 新興科技、社會發展等人文科學探討
字體    

以色列對中國真的充滿感激嗎?
以色列對中國真的充滿感激嗎?
網載     阅读简体中文版


一篇名為《絕大多數中國人不知道的秘密》在網上瘋狂轉載,文章講述了所謂的以色列對中國如何之好。此文章一出,頓時轟動整個網絡,也忽悠了太多太多的中國人。可直到現在很多人還不知道實情,此文至今仍在很多論壇里被轉貼(鐵血首頁前不久就出現過這篇文章),又有很多人加入到了“被忽悠”的行列里來。特此對《絕》進行說明,揭穿這個瞎話聯篇,漏洞百出的貼子,還歷史一個真相。

謊言一:“1976年唐山大地震,以色列向我國捐贈一億美元。”

這是最令人憤怒的一個謊言,《絕》文的作者用20萬死難同胞來編造謊言,可恥可惡!76年唐山地震,國際紅十字會及很多國家相關組織都主動提出人道主義援助計劃。但是,當時文化大革命還沒有結束,在那個意識形態壓倒一切的年代,中國政府拒絕了所有的援助,另外那個年代的中國強調自力更生,一般情況下也是不會接受外來援助的。中國沒有要任何國家和國際組織的一分錢。當時中日建交不久,正處于關系最好的時期。日本曾計劃捐贈百萬美金,這個數字讓全世界目瞪口呆。那時候的一百萬美金有多值錢,現在的人恐怕很難理解。當然中國同樣拒絕了。中國拒絕世界各國的援助,是當時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有條件的網友可以去查閱當時的報紙。

所謂以色列給中國捐款一億美金,這個數字能讓當時全世界人民集體休克100次。如此驚天動地的義舉,全世界各大小媒體竟然無一報導,包括以色列自己的。騙子隨口一句瞎話,竟然讓數以萬計的中國青年深信不疑,悲哀啊。

40歲以上的中國人,特別是唐山人,都應該還記得這件事。新唐山是在國家支持下,由勤奮堅強的唐山人,靠自己的努力勞動建設起來的,不是靠什么莫須有的以色列捐款。

另外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以色列從1973-2003年的經濟發展概況,大家就明白了。

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以色列雖然慘勝,但元氣大傷。而阿拉伯人卻轉而以石油為武器,限制向西方國家的石油出口。這就是所謂的“石油戰爭”,世界經濟陷入動蕩。以色列的國民經濟更是雪上加霜,從此陷入長達十余年的經濟大蕭條中。以色列的財政收入,加上美國每年給以色列數十億美元的例行經濟援助,都不夠維持以色列的國家預算。美國又追加提供了幾筆特別貸款。到八十年代初黎巴嫩戰爭(第五次中東戰爭)后,以色列的通貨膨脹已經高達400%多。這場經濟危機直到八十年代末才得到緩解。

90年代,以色列終于擺脫困境,迎來了經濟高速發展的所謂的“黃金期”,經過十多年的發展,2003年,色列的國民生產總值為1100億美元。

70年代中期,以色列的國民生產總值只有100多億美元(西班牙1970年是390億,全世界排第十位),真正能用的財政收入不到20億,加上美援不超過50億。其中一半以上要用來維持龐大的國防開支。財政預算年年赤字,以色列經濟面臨崩潰,完全依靠美國的援助維持。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哪里有能力捐出1億美元?

謊言二:以色列對中國的秘密軍事技術援助。

冷戰時期,西方搞了個“巴黎統籌”,相當多的敏感技術對我國是嚴禁出口的。那是一道鐵幕,但有沒有縫呢?且不論我軍戰機和潛艇、今天看來同以色列的是如何相似;就說一個防彈衣吧,八十年代,以色列率先發明紡織纖維防彈衣,而我國還停留在綴墊鋼片階段;很明顯的一項軍用技術,“巴黎統籌”盯得緊,而我國警方迫切需要,于是奇跡出現了,中國“自行”研制出了紡織纖維防彈衣!就是現在穿在我國160萬武警身上的那種。”

巴黎統籌委員會簡稱“巴統”。因總部設在巴黎而得名。1949年11月正式成立,宗旨是執行對社會主義國家武器裝備、尖端技術和戰略產品的禁運政策。會員國有美國、英國、法國、意大利、聯邦德國、丹麥、挪威、荷蘭、比利時、盧森堡、葡萄牙、加拿大、日本、西班牙、澳大利亞、希臘和土耳其17國。以色列不是巴統成員國。冷戰結束后,該委員會的宗旨和目的也與現實國際形勢不相適應,1994年4月1日宣布正式解散。

《絕》文說“且不論我軍戰機和潛艇、今天看來同以色列的是如何相似”,大家都知道,中國從飛機軍艦坦克大炮,到56式步槍機槍。都是通過購買、仿制蘇聯產品而發展起來的。怎么看都是蘇聯的影子,和以色列一點都不相似。這是基本常識。

只有殲10,很多西方媒體都認為,是90年代初中國和以色列秘密合作,在以色列“獅”式戰機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但中以雙方都不承認,不過大家都明白,就是真有這個秘密合作,中以雙方也同樣不會承認。當然這些西方媒體也沒有什么證據能證明真的有這個秘密合作。

至于文中特別提到的紡織纖維防彈衣,最流行的“凱夫拉”(芳綸)是美國杜邦六十年代發明的,最好的“持沃綸”是荷蘭人九十年代發明的。“八十年代以色列率先發明紡織纖維防彈衣”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凱夫拉”防彈衣是警務用品,國際市場公開出售的,90年北京亞運會中國買過一批,與國產“護神”防彈衣比較測試后,最終選用了“護神”防彈衣。

中國早期研制的“護神”防彈衣用了防彈鋼片沒什么奇怪的,軍用防彈衣多是硬質材料加強的,常見的是用防彈陶瓷和防彈鋼板做成插板。“護神”是系列產品,后來又相繼開發出一系列非金屬防彈背心和相應的防彈插板。其中就有采用芳綸及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材料制成的軟體防彈衣,需要時插入防彈板就可變成硬體防彈衣。

以色列當然也有自己的防彈衣,那么,以色列的防彈技術如何呢?請看下面這則2002年的報導

以色列國防部長本·埃利澤7月3日再次震怒。這次震怒不是針對防不勝防的自殺性爆炸者,而是針對以色列士兵廣泛配備的一種高科技防彈衣——駐守加沙附近的以色列士兵在無意中發現,這種防彈衣根本不防彈。

最近,駐守加沙附近的以色列國防軍的一個傘兵預備役不知處于何種目的進行了一個“好玩兒”的試驗,士兵們從30米外用一把以巴地區常見的M-16步槍向一件士兵們常用的防彈衣射擊,結果發現子彈輕易地穿過防彈衣,防彈衣一前一后兩面都被打穿了兩個窟窿。這一結果令軍營里這些20歲左右的小伙子們都猛吸一口冷氣。一位未透露姓名的以色列國防軍士兵在打給以色列電臺的電話中說,幾年以來所有士兵都相信這個硬梆梆的家伙能夠保護他們,所以無論嚴寒還是酷暑他們都穿著它,忍受著那種套上這么一個笨家伙的種種不便和不舒服。可是,現在大家忽然發現這個家伙根本不可信,士兵們所受到的打擊可想而知。這位士兵說:“聽到這個消息,我們都極度失望,人們已經開始把這種防彈衣叫做‘透彈衣’了。”

在震怒之余,本·埃利澤下令成立專門的小組調查這一事件,并對這一號稱“科技含量高”且價格不菲的防彈衣的防彈效果進行全面測試。

實際上,以色列不但沒有向中國提供什么防彈衣技術,因為以色列自己的防彈衣技術根本不行,相反,據2005年4月19日中央電視報道說:目前世界上只有三個國家能夠從材料研發到制造一條龍生產防彈衣,它們分別是荷蘭,美國和中國,中國防彈衣公司最大的客戶是以色列和伊拉克新政府,以色列從2002年至今已經定購經定購了2萬防彈衣和1萬頂頭。

中國防彈衣公司最大的客戶是以色列和伊拉克新政府,大家看清楚了。

“j10”、 “獅”、鴨式布局:別看到鴨式布局就說是以色列技術,會被人笑話的。世界上最早設計制造鴨式布局戰機的是瑞典,瑞典的Saab AJ-37“雷”攻擊機,1952年開始論證,61年立項研制,71年正式服役。七十年代末開始,瑞典、以色列、英、法、德紛紛研制三代戰斗機,都選擇鴨式三角翼布局。美國和俄羅斯也研制過技術驗證機。瑞典的jas39“鷹獅”、法國的“陣風”、歐洲聯合戰機“臺風”,現在都已研制成功正式服役。

以色列的“獅”式戰機,是1979年,由美國提供主要技術和部分資金,美以合作開始研制的,研制費用約5.8億美元。在發展過程中,以色列軍方不斷提高對飛機的要求,決心使“獅”式發展成了一種性能優秀的戰斗機,但是以色列對高新技術的成本估計不足,導致研制費用不斷上漲,到1987年已經達到20億美元。以色列和美國的分歧越來越大,美國既不能忍受投入越來越多資金技術后,一旦研制失敗的巨大損失,更不能忍受在美國提供大量技術和資金下,研制成功一種和自己的f16爭奪軍機外銷市場的對手。最后在美國的壓力下,以色列內閣終于在1987年8月30日宣布停止“獅”式戰斗機的研制計劃。

一些西方媒體認為,J10是90年代初中國和以色列秘密合作,在以色列“獅”式戰機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猶太人花了大筆的銀子,“獅”式卻半道下馬。所以西方媒體懷疑:以色列很可能把“獅”的有關資料,出售給中國挽回自己的損失。

說美國是以色列最大的恩人,沒有人反對吧。沒有美國對以色列的扶持和幫助,以色列恐怕早就亡國了,美國對以色列的恩情可以說是“比天高,比海深”。如果以色列真的向中國出售了“獅”的資料,前面說過,“獅”計劃的關鍵技術和核心部件都是美國提供的,猶太人就太忘恩負義,不是個東西了。背叛拯救了以色列國的最大恩人美國,來報答“二戰期間收留5萬猶太人”的中國,合邏輯嗎?

其實不光是J10,只要中國有了什么先進一點東西,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中國從哪里得到這個技術?他們根本不相信中國自己也能研制出先進的東西。還記得1999年美國的“考克斯”報告吧?報告里說:中國的核武器還有運載火箭技術,都是偷竊美國的。

以色列的電子、機械、醫療和農業技術相對比較先進。但航空技術遠不如中國。以色列的“幼獅”戰機,是以色列間諜機構偷了法國“幻影”的全套設計資料后仿制的。夭折的“獅”戰機,是美國提供的核心部件和技術支持。而中國通過幾十年對蘇式飛機的仿制和改造,積累了一整套完整的航空技術,雖然可能不怎么先進,但中國是美國、俄羅斯、歐洲之外,唯一能夠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獨立設計制造現代戰機的國家。飛機研制所必需的大型風洞試驗設備,耗資巨大,不是以色列之類的小國能養的起的。

至于以色列是不是真的向中國出售過“獅”的有關資料,我和大家一樣,只是個普通百姓,不知道。

謊言三:“二戰期間5萬猶太人流亡上海,所以對中國感激

(1):“日寇巴結希特勒,也曾策劃滅絕在滬猶太人。有兩條猶太人居住最密集的弄堂,一度被鬼子前后出口焊上鐵柵門,禁止出入達一年之久!被困在弄堂里的二千余人,最后大部分都奇跡般地活了下來;是居住在周圍的上海市民,路見不平,接二連三地采用“空投”、就是將面餅等食物擲過房頂去的原始方法幫了他們一把。”

你信嗎?二千余人一年的時間,至少要消耗七、八百噸的食物。上海要多少人每天堅持去扔燒餅油條?上海人個個都是活雷鋒?戰爭期間,上海人自己都過的很艱苦,還能捎帶著養活毫不相干的猶太人?以日本人的殘忍性格,真要想滅絕猶太人的話,拉出去殺掉好了,何必搞圍困這么費事?還有,大家都知道,***教徒只吃“清真”食品。其實猶太教徒在飲食上也有很多禁忌的。上海人的大餅油條,猶太人是不會吃的。

1942年6月,納粹德國蓋世太保駐日本首席代表約瑟夫-梅尋格上校專程來到上海,要求日本占領當局仿照納粹作為“最后解決”上海猶太人,而日本當局卻拒絕納粹要求,只在虹口地區搞了個“無國籍難民區”,將無國籍的猶太難民約1.4萬人遷入其中。雖然難民區的狀況十分艱難,但并不可與納粹當局在歐洲所建的集中營相提并論,日本當局對猶太難民并未施加殘害,難民區內宗教、文化活動均可開展,并由于上海猶太社區和海外猶太社團的大力支援等因素,并未出現大的災難。

是日本人和猶太社團救了這些猶太人,不是什么上海市民空投的大餅油條。順便再說一下,德國外交人員對小日本的南京大屠殺非常痛恨,小日本的外交人員也是非常厭惡德國人迫害尤太人,并且大力出手相救。日本之所以在二戰中對猶太人特別好,是因為在日俄戰爭時候,猶太富商希甫為日本籌集2000萬美元貸款,成為獲得天皇授勛的第一位外國人,日本軍方一直對猶太人有好感,同時想利用猶太人的商業頭腦,籌措戰爭資源和資金。

(2):“中國人在以色列大街上說自己是中國人,會有猶太人請你吃飯”,中國在以色列有很多勞工,經常受到以色列軍警欺負。有個中國記者為了維護中國勞工的權益辦了一份中文刊物,最后被以色列當局驅逐,此事2003年各大網站都有報道。中國人如果在以色列大街上說自己是中國人,馬上會有警察來檢查你,因為在以色列的中國人,很多都是非法勞工。沒有合法證件的話,會立刻請你吃飯,是監獄里的“牢飯”

(3):“在以色列,有一個紀念碑:中國人,我們不會忘記你們的恩!”

是不是有這個碑,我不知道。就當這是事實,不過以色列并不是只有這一個紀念碑,《讀者》雜志曾經介紹過,類似的大大小小的紀念標志在以色列有成百上千。有國家建的,也有民間自己建的小碑牌。絕不是象《以》文故意誤導的以色列僅有我們中國的一處,大家沒必要感動的一塌糊涂。

以色列有個“茲瓦特迪克”基金會,專門對二戰期間所有冒險救助過猶太人的外國人,頒發“國際義人”獎。并且把他的名字刻在碑上紀念。截止到2000年,以色列共向世界各國10000多人頒授“義人”獎,其中只有一名中國人,是當年旅居烏克蘭救助猶太兒童的潘均順。2001年,中國學者發現:中華民國駐維也納總領事何鳳山給數千猶太難民發放簽證,使他們逃離納粹占領區。于是向“茲瓦特迪克”基金會舉薦。但基金會認為何鳳山是外交官有豁免權,不是“冒險”救人(日本駐立陶宛領事杉原千畝,用簽發簽證的方式幫助1100多猶太人逃到上海,被猶太人譽為“日本辛德勒”)。直到中方人員又搜集了更多證明何鳳山是冒了風險的資料,交到基金會,基金會核查都是事實。根據這些核實過的資料,有猶太學者認為何鳳山很可能是二戰時解救猶太人最多的國際義人。奇怪的是,半個世紀以來,沒有一個被何鳳山救過的猶太人主動向“茲瓦特迪克”基金會反映他救人的事跡。所有資料都是中方學者搜集整理的。以色列人這樣是報恩?還是忘恩?

上面說的那個感謝中國人的碑,很可能就是指潘均順或者何鳳山的紀念碑。全世界有上萬人被授予“國際義人”稱號,被樹碑紀念。中國只占萬分之二而已。真相往往并不討人喜歡,大家似乎更愿意陶醉在美麗感人的謊言中。很多人明明有疑問,卻寧愿相信這篇漏洞百出,但讓人陶醉的謊貼,無非是某種自淫心態在作怪。

謊言四:“預警機中國付給以色列2.5億美元的定金,以色列大方的賠償中國3.5億

預警機以色列僅賠償中國3.5億美金,居然有人會感激以色列大方,我真是無話可說了。

先不說以色列打亂了中國的預警機發展計劃,耽誤了我們多少時間(美國人曾得意地說,至少是三年)。單說賠償金額問題。a按照合同,以色列應該賠償10億美元(臺灣媒體的報導是應該賠償20億)。以色列先是去找美國,要美國來支付這筆賠償金,結果可想而知,美國一口拒絕。以色列竟然回復中國說:以色列是小國,無力支付如此高額的賠償金。擺明是要耍賴了。后來雙方又經過多次談判,最終結果是以色列賠償中國3.5億美金。

先是單方面毀約,然后又不按合同支付賠償,有人還要感激以色列的“慷慨大方”,說《絕》文作者的腦袋被驢踢過不算過分吧。還說什么“等著看吧!三年之內,我國“自行”研制成功的預警機必將飛上祖國藍天!”,暗示以色列給中國提供了預警機技術。現在中國的大預“空警2000”已經上天了,網上已經有很多圖片,大家都看到了,與以色列的費爾康完全不同。國內外的很多分析文章都認為,中國的預警機采用的是一種自行開發的技術。事實給了《絕》文作者一記響亮的耳光。事實都擺在眼前了,還是有很多網友對《絕》文深信不疑,真叫人哭笑不得。猶太人被公認是世界上最精明最吝嗇的商人,就靠著部分比較先進的軍工技術來賺錢,預警機他沒賺著中國的錢,他還會把技術給中國?在中國試圖購買費爾康之前,美國曾向臺出售多架預警機。臺灣得意洋洋的聲稱,“對于共軍在長江以南的一舉一動,包括導彈襲擊都能偵測到”。中國空軍也急需預警機提升戰力,1996年和以色列開始接觸,1998年雙方簽定合同。中國以每套2.5億美元的高價購買四套“費爾康”預警系統,安裝在中國從俄羅斯購買的伊爾-76運輸機上。2000年7月12日,以色列總理巴拉克在戴維營出席以、巴、美三方首腦會談的第2天,以色列公開宣布,“懸置”向中國出售預警機計劃。2001年12月18日,以色列正式宣布中止和中國簽訂的預警機合同。5年的時間就這樣浪費了,這何止3.5億!

以色列在預警機事件中,也遭受了很大的損失。首先是大大損害以色列軍工出口的聲譽,使得以色列的潛在客戶不敢與以色列打交道。因為中以協定遭毀表明,以色列并不是一個有自主權的貿易伙伴。其次是經濟損失,高技術產品利潤相當高,以2.5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中國,四套的純利潤就是6億 。

謊言五:“長期以來,凡中東出什么事,我們的主流輿論總是罵以色列。罵一個從不回嘴的、算哪門子好漢”

首先,中國從來沒有罵過以色列,只是譴責以色列占領巴勒斯坦領土,譴責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平民的血腥屠殺,難道不對嗎?全世界多數國家,包括歐洲的那些“民主”國家和美國國內的很多媒體,都在譴責以色列,可不是中國一家。聯合國通過很多決議要求以色列撤出巴勒斯坦被占領土,決議既然通過,就說明這是全世界大多數國家的態度。但以色列拒不執行,侵略者難道不該被譴責嗎?難道要求我們中國去贊美和同情侵略者?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同情和贊美60年前占領中國國土的日本。

很多網友喜歡以色列,因為只有幾百萬人的小國以色列,在幾次中東戰爭中,卻把有上億人口的阿拉伯國家打的落花流水。所以認為猶太人是優秀的民族,阿拉伯人是劣等民族。問題不能這樣看,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興衰期。60多年前,小小的日本,也打的中國落花流水,很多歐美人一邊看笑話,一邊說日本人優秀,中國人劣等。你同意他們這個觀點嗎?更何況中東問題有太多外部勢力的干預,要復雜的多。

以色列至今還占領著敘利亞、黎巴嫩、巴勒斯坦的部分領土,以色列殺死過成千上萬的巴勒斯坦無辜平民。不回嘴是他理虧,他根本找不到還嘴的理由,不是他有多高尚。

(1):“一群巴勒斯坦少年在向以色列坦克扔石塊;那些孩子是勇敢?還是在作秀?如果倒過來,坦克是巴勒斯坦的,以色列少年根本就別想撿起石塊,因為機槍早就掃射過來了!

以色列對巴基斯坦平民的屠殺還少嗎?遠的有1982年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近的2002年有杰寧難民營、百里基難民營的大屠殺,每次少則數百,多則上千巴勒斯坦難民死于非命。至于小規模零星打死巴基斯坦平民的事件,幾乎天天都在發生。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平民,豈止是用機槍掃射,飛機大炮導彈坦克,哪一樣沒用?但在媒體的攝像機前,巴勒斯坦少年在向以色列坦克扔石塊時,以軍卻表現的很克制,為什么不說以軍是在作秀?很多國家的軍隊都有殺害平民的暴行,這原本不是什么新鮮事,以軍也不算最兇殘的。但《絕》文非要舉這個例子,把有很多屠殺平民劣跡的以軍,描繪成和藹可親的文明之師,就讓人看不下去了。

巴勒斯坦極端組織的恐怖分子殺死了很多無辜的以色列平民,但死在以軍槍炮下的巴勒斯坦平民要多出幾十倍。我們只知道巴勒斯坦人搞恐怖襲擊,可是你知道嗎?恐怖襲擊這種方式,是猶太復國主義者,在40年代發明的。和現在正好相反,當時猶太人處于弱勢,經常在耶路撒冷搞恐怖襲擊,嚇得巴勒斯坦心驚肉跳。

小資料: 貝魯特難民營大屠殺:1982年9月15-18日,以色列軍隊侵入黎巴嫩首都貝魯特西區,在以軍的支持和配合下,黎巴嫩長槍黨民兵(以色列扶持的黎巴嫩武裝派別),對薩巴和薩蒂拉兩個巴勒斯坦難民營內的無辜平民進行了血腥屠殺,相信至少1500名(一說是2000名)巴勒斯坦難民被殺死,具體死亡人數至今無確切統計。時任以色列國防部長的沙龍,涉嫌操縱此次大屠殺,于83年3月被迫辭職。以總理貝京也于9月被迫辭職。2001年比利時法院以“反人類戰爭罪”起訴沙龍。

(2):“以色列,五十年來,沒要過我們一分錢,卻始終是我們的一個合格的朋友!”

說到臺灣外購軍火,很多人都會提到美國,其實,還有一個國家在給臺灣賣武器,就是以色列。臺灣的無人攻擊機、導彈以及已經夭折的“核武”項目,都有以色列的技術支持。一個給臺灣提供軍事技術的國家,能稱得上中國的“合格的朋友?

以色列還給全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出售武器,難道也是報恩?當年南非因為奉行種族隔離政策遭到全世界的制裁,而以色列卻為了得到南非的鈾而和南非種族主義政權勾結;以色列還幫助印度發展核武器;甚至以色列還曾同伊朗建有秘密軍火通道。是不是也要說以色列報南非、印度、伊朗的恩。

2005年3月,中國人大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目前有60多個國家明確支持中國,多數是亞非國家,其中有阿拉伯國家聯盟,沒有以色列。這是“一個合格的朋友”嗎?

從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一九七一年中國恢復聯合國的席位,以色列一直是美國提案的堅定支持者,是阻撓中國恢復席位的重要幫兇!而阿拉伯國家除了沙特等個別國家,都是堅決支持中國恢復席位的提案國和贊成國!只是在一九七一年以色列感到大勢已去才“支持”中國恢復席位的提案,但是仍然支持美國的“重要問題”提案,事后當時的以色列外長埃班向中國外交部發賀電,但是被退了回去!

有這樣的好朋友嗎?

猶太人在歐洲各國生活了2000年,歐洲人對猶太人的本性了如指掌。看看《威尼斯商人》里的夏洛克吧,如果你去對歐洲人講猶太人的“義氣”、“報恩”,他們會笑死的。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晚清改革家強權人物
袁世凱(1859年9月16日-1916年6月6日),字慰亭,號容庵,河南項城人,故又稱袁項城,清末民初的軍事和政治人物,北洋系統的領袖。袁世凱出生於清咸豐九年八月二十日(....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