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經學振興及百家爭鳴
字體    

傷寒雜病論原文
傷寒雜病論原文
張仲景     阅读简体中文版

 平脈法——《傷寒雜病論》第一篇

  問曰:脈何以知氣血臟腑之診也?師曰:脈乃氣血先見,氣血有盛衰,臟腑有偏勝。氣血俱盛,脈陰陽俱盛;氣血俱衰,脈陰陽俱衰。氣獨勝者,則脈強;血獨盛者,則脈滑;氣偏衰者,則脈微;血偏衰者,則脈澀;氣血和者,則脈緩;氣血平者,則脈平;氣血亂者,則脈亂;氣血脫者,則脈絕;陽迫氣血,則脈數;陰阻氣血,則脈遲;若感于邪,氣血擾動,脈隨變化,變化無窮,氣血使之;病變百端,本原別之;欲知病源,當憑脈變;欲知病變,先揣其本,本之不齊,在人體躬,相體以診,病無遁情。

  問曰:脈有三部,陰陽相乘。榮衛血氣,在人體躬。呼吸出入,上下于中,因息游布,津液流通。隨時動作,肖象形容,春弦秋浮,冬沉夏洪。察色觀脈,大小不同,一時之間,變無經常,尺寸參差,或短或長。上下乖錯,或存或亡。病輒改易,進退低昂。心迷意惑,動失紀綱。愿為具陳,令得分明。師曰:子之所問,道之根源。脈有三部,尺寸及關。榮衛流行,不失衡銓。腎沉、心洪、肺浮、肝弦,此自經常,不失銖分。出入升降,漏刻周旋,水下二刻,一周循環。當復寸口,虛實見焉。變化相乘,陰陽相干。風則浮虛,寒則牢堅;沉潛水蓄,支飲急弦;動則為痛,數則熱煩。設有不應,知變所緣,三部不同,病各異端。太過可怪,不及亦然,邪不空見,中必有奸,審察表里,三焦別焉,知其所舍,消息診看,料度臟腑,獨見若神。為子條記,傳與賢人。

  師曰:平脈大法,脈分三部。浮部分經,以候皮膚經絡之氣;沉部分經,以候五臟之氣;中部分經,以候六腑之氣。

  師曰:脈分寸關尺,寸脈分經以候陽,陽者氣之統也;尺脈分經以候陰,陰者血之注也;故曰陰陽。關上陰陽交界,應氣血升降,分經以候中州之氣。

  問曰:經說,脈有三菽、六菽重者,何謂也?師曰:脈,人以指按之,如三菽之重者,肺氣也;如六菽之重者,心氣也;如九菽之重者,脾氣也;如十二菽之重者,肝氣也;按之至骨者,腎氣也。假令下利,寸口、關上、尺中,悉不見脈,然尺中時一小見,脈再舉頭者,腎氣也。若見損至脈來,為難治。

  問曰:東方肝脈,其形何似?師曰:肝者木也,名厥陰,其脈微弦濡弱而長,是肝脈也。肝病自得濡弱者,愈也。假令得純弦脈者,死,何以知之?以其脈如弦直,此是肝臟傷,故知死也。

  南方心脈,其形何似?師曰:心者火也,名少陰,其脈洪大而長,是心脈也。心病自得洪大者,愈也。假令脈來微去大,故名反,病在里也。脈來頭小本大,故曰復,病在表也。上微頭小者,則汗出;下微本大者,則為關格不通,不得尿。頭無汗者可治,有汗者死。

  西方肺脈,其形何似?師曰:肺者金也,名太陰,其脈毛浮也,肺病自得此脈。若得緩遲者,皆愈;若得數者,則劇。何以知之?數者南方火也,火克西方金,法當癰腫,為難治也。

  北方腎脈其形何似?師曰:腎者水也,其脈沉而石,腎病自得此脈者,愈;若得實大者,則劇;何以知之?實大者,長夏土王,土克北方水,水臟立涸也。

  師曰:人迎脈大,趺陽脈小,其常也;假令人迎趺陽平等為逆;人迎負趺陽為大逆;所以然者,胃氣上升動在人迎,胃氣下降動在趺陽,上升力強故曰大,下降力弱故曰小,反此為逆,大逆則死。

  師曰:六氣所傷,各有法度;舍有專屬,病有先后;風中于前,寒中于背;濕傷于下,霧傷于上;霧客皮腠,濕流關節;極寒傷經,極熱傷絡;風令脈浮,寒令脈緊,又令脈急;暑則浮虛,濕則濡澀;燥短以促,火躁而數;風寒所中,先客太陽;暑氣炎熱,肺金則傷;濕生長夏,病入脾胃;燥氣先傷,大腸合肺;壯火食氣,病生于內,心與小腸,先受其害;六氣合化,表里相傳;臟氣偏勝,或移或干;病之變證,難以殫論;能合色脈,可以萬全

  問曰:上工望而知之,中工問而知之,下工脈而知之,愿聞其說。師曰:夫色合脈,色主形外,脈主應內;其色露臟,亦有內外;察色之妙,明堂闕庭;察色之法,大指推之;察明堂推而下之,察闕庭推而上之;五色應五臟,如肝色青,脾色黃,肺色白,心色赤,腎色黑,顯然易曉;色之生死,在思用精,心迷意惑,難與為言。

  色青者,病在肝與膽;假令身色青,明堂色微赤者,生;白者,死;黃白者,半死半生也。

  色赤者,病在心與小腸;假令身色赤,明堂微黃者,生;黑者,死;黃黑者,半死半生也。

  色黃者,病在脾與胃;假令身色黃,明堂微白者,生;青者,死;黃青者,半死半生也。

  色白者,病在肺與大腸;假令身色白,明堂色微黑者,生;赤者,死;黃赤者,半死半生也。

  色黑者,病在腎與膀胱;假令身色黑,明堂色微青者,生;黃者,死;黃赤者,半死半生也。

  闕庭脈色青而沉細,推之不移者,病在肝;青而浮大,推之隨轉者,病在膽。

  闕庭脈色赤而沉細,推之參差不齊者,病在心;赤而橫弋,推之愈赤者,病在小腸。

  闕庭脈色黃,推之如水停留者,病在脾;如水急流者,病在胃。

  闕庭脈色青白,推之久不還者,病在肺;推之即至者,病在大腸。

  闕庭脈色青黑直下睛明,推之不變者,病在腎;推之即至者,病在膀胱。

  明堂闕庭色不見,推之色青紫者,病在中焦有積;推之明于水者,病在上焦有飲;推之黑赤參差者,病在下焦有寒熱。

  問曰:色有內外,何以別之?師曰:一望而知者,謂之外;在明堂闕庭,推而見之者,謂之內。

  病暴至者,先形于色,不見于脈;病久發者,先見于脈,不形于色;病入于臟,無余證者,見于脈,不形于色;病痼疾者,見于脈,不形于色也。

  問曰:色有生死,何謂也?師曰:假令色黃如蟹腹者,生;如枳實者,死;有氣則生,無氣則死,余色仿此。

  師曰:人秉五常,有五臟,五臟發五聲,宮、商、角、徵、羽是也;五聲在人,各具一體;假令人本聲角變商聲者,為金克木,至秋當死;變宮、徵、羽皆病,以本聲不可變故也。

  人本聲宮變角聲者,為本克土,至春當死;變商、徵、羽皆病。

  人本聲商變徵聲者,為火克金,至夏當死;變宮、角、羽皆病。

  人本聲徵變羽聲者,為水克火,至冬當死;變角、宮、商皆病。

  人本聲羽變宮聲者,為土克水,至長夏當死;變角、商、徵皆病。

  以上所言,皆人不病而聲先病者,初變可治,變成難瘳;詞聲之妙,差在毫厘,本不易曉,若病至發聲則易知也。

  師曰:持脈,病人欠者,無病也。脈之,呻者,病也。言遲者,風也。搖頭言者,里痛也。行遲者,表強也。坐而伏者,短氣也。坐而下一腳者,腰痛也。里實護腹,如懷卵物者,心痛也。

  病人長嘆聲,出高入卑者,病在上焦;出卑入高者,病在下焦;出入急促者,病在中焦有痛處;聲唧唧而嘆者,身體疼痛;問之不欲語,語先淚下者,必有憂郁;問之不語,淚下不止者,必有隱衷;問之不語,數問之而微笑者,必有隱疾。

  實則譫語,虛則鄭聲;假令言出聲卑者,為氣虛;言出聲高者,為氣實;欲言手按胸中者,胸中滿痛;欲言手按腹者,腹中滿痛;欲言聲不出者,咽中腫痛。

  師曰:脈病人不病,名曰行尸,以無王氣,卒眩仆,不識人者,短命則死。人病脈不病,名曰內虛,以少谷神,雖困無苦。

  師曰:脈,肥人責浮,瘦人責沉。肥人當沉,今反浮;瘦人當浮,今反沉,故責之。

  師曰:呼吸者,脈之頭也。初持脈來疾去遲,此出疾入遲,名曰內虛外實也。初持脈,來遲去疾,此出遲入疾,名曰內實外虛也。

  寸口衛氣盛,名曰高;榮氣盛,名曰章;高章相搏,名曰綱。衛氣弱,名曰惵;榮氣弱,名曰卑;惵卑相搏,名曰損。衛氣和,名曰緩;榮氣和,名曰遲;遲緩相搏,名曰沉。

  陽脈浮大而濡,陰脈浮大而濡,陰脈與陽脈同等者,名曰緩也。

  問曰:二月得毛浮脈,何以處言至秋當死。師曰:二月之時,脈當濡弱,反得毛浮者,故知至秋死。二月肝用事,肝屬木,脈應濡弱,反得毛浮者,是肺脈也。肺屬金,金來克木,故知至秋死。他皆仿此。

  師曰:立夏得洪大脈是其本位。其人病身體苦疼重者,須發其汗。若明日身不疼不重者,不須發汗。若汗濈濈自出者,明日便解矣。何以言之?立夏脈洪大是其時脈,故使然也。四時仿此。

  問曰:凡病欲知何時得,何時愈,何以知之?師曰:假令夜半得病者,明日日中愈;日中得病者,夜半愈。何以言之?日中得病,夜半愈者,以陽得陰則解也。夜半得病,明日日中愈者,以陰得陽則解也。

  問曰:脈病欲知愈未愈者,何以別之?答曰:寸口、關上、尺中三處,大、小、浮、沉、遲、數同等,雖有寒熱不解者,此脈陰陽為和平,雖劇當愈。師曰:寸脈下不至關,為陽絕;尺脈上不至關,為陰絕。此皆不治,決死也。若計其余命生死之期,期以月節克之也。

  脈浮者在前,其病在表;浮者在后,其病在里;假令濡而上魚際者,宗氣泄也;孤而下尺中者,精不臟也;若乍高乍卑,乍升乍墜,為難治。

  寸口脈緩而遲,緩則陽氣長,其色鮮,其顏光,其聲商,毛發長;遲則陰氣盛,骨髓生,血滿,肌肉緊薄鮮鞕。陰陽相抱,榮衛俱行,剛柔相得,名曰強也。

  寸口脈浮為在表,沉為在里,數為在腑,遲為在臟。假令脈遲,此為在臟也。

  寸口脈浮而緊,浮則為風,緊則為寒。風則傷衛,寒則傷榮。榮衛俱病,骨節煩疼,當發其汗也。

  寸口脈浮而數,浮為風,數為熱,風為虛,虛為寒,風虛相搏,則灑淅惡寒也。

  問曰:病有灑淅惡寒而復發熱者何也?師曰:陰脈不足,陽往從之;陽脈不足,陰往乘之也。何謂陽脈不足?師曰:假令寸口脈微,名曰陽不足,陰氣上入陽中,則灑淅惡寒也,何謂陰不足?師曰:假令尺脈弱,名曰陰不足,陽氣下陷入陰中,則發熱也。陰脈弱者,則血虛。血虛則筋急也。其脈澀者,榮氣微也。其脈浮而汗出如流珠者,衛氣衰也。榮氣微者,加燒針,則血留不行,更發熱而躁煩也。

  寸口脈陰陽俱緊者,法當清邪中于上焦,濁邪中于下焦。清邪中于上,名曰潔也;濁邪中于下,名曰渾也,陰中于邪,必內栗也,表氣微虛,里氣不守,故使邪中于陰也。陽中于邪,必發熱、頭痛、項強、頸攣、腰痛、脛酸,所謂陽中霧露之氣,故曰清邪中上。濁邪中下,陰氣為栗,足膝逆冷,便溺妄出,表氣微虛,里氣微急,三焦相混,內外不通,上焦怫郁,臟氣相熏,口爛食斷也。中焦不治,胃氣上沖,脾氣不轉,胃中為濁,榮衛不通,血凝不流。若胃氣前通者,小便赤黃,與熱相搏,因熱作使,游于經絡,出入臟腑,熱氣所過,則為癰膿。若陰氣前通者,陽氣厥微,陰無所使,客氣內入,嚏而出之,聲嗢咽塞,寒厥相追,為熱所擁,血凝自下,狀如豚肝,陰陽俱厥,脾氣弧弱,五液注下,下焦不闔,清便下重,令便數難,臍筑湫痛,命將難全。

  寸口脈陰陽俱緊者,口中氣出,唇口干燥,蜷臥足冷,鼻中涕出,舌上胎滑,勿妄治也。到七日以來,其人微發熱,手足溫者,此為欲解;或到八日以上,反大發熱者,此為難治。設使惡寒者,必欲嘔也;腹內痛者,必欲利也

  寸口脈陰陽俱緊,至于吐利,其脈獨不解,緊去人安,此為欲解。若脈遲至六七日,不欲食,此為晚發,水停故也,為未解;食自可者,為欲解。

  寸口脈浮而大,有熱,心下反鞕,屬臟者攻之,不令發汗。屬腑者不令溲數。溲數則大便鞕,汗多則熱甚,脈遲者尚未可攻也。

  問曰:病有戰而汗出,因得解者,何也?師曰:脈浮而緊,按之反芤,此為本虛,故當戰而汗出也。其人本虛,是以發戰。以脈浮緊,故當汗出而解也。若脈浮數,按之不芤,此人本不虛;若欲自解,但汗出耳,不發戰也。

  問曰:病有不戰而汗出解者何也?師曰:脈大而浮數,故不戰汗出而解也。

  問曰:病有不戰不汗出而解者,何也?答曰:其脈自微,此以曾發汗、若吐、若下、若亡血,以內無津液,此陰陽自和,必自愈,故不戰不汗出而解也。

  問曰:傷寒三日,脈浮數而微,病人身涼和者,何也?師曰:此為欲解也。解以夜半。浮而解者,濈然汗出也;數而解者,必能食也;微而解者,必大汗出也。

  脈浮而遲,面熱赤而戰惕者,六七日當汗出而解。反發熱者差遲。遲為無陽,不能作汗,其身必癢也。

  病六七日,手足三部脈皆至,大煩而口噤不能言,其人躁擾者,未欲解也。若脈和,其人不煩,目重,瞼內際黃者,此欲解也。

  師曰:伏氣之病,以意候之,今月之內,欲知伏氣。假令舊有伏氣,當須脈之。若脈微弱者,當喉中痛似傷,非喉痹也。病人云:實咽中痛,雖爾,今復宜下之。

  師曰:病家人請云:病人苦發熱,身體疼,病人自臥,師到,診其脈,沉而遲者,知其差也;何以知之?凡表有病者,脈當浮大,今反沉遲故知愈也;假令病人云:腹內卒痛,病人自坐,師到,脈之,浮而大者,知其差也;凡里有病者,脈當沉細,今反浮大,故知愈也。

  師曰:病家人來請云,病人發熱,煩極。明日師到,病人向壁臥,此熱已去也。設令脈不和,處言已愈。設令向壁臥,聞師到,不驚起而盼視,若三言三止,脈之,咽唾者,此詐病也。設令脈自和,處言此病大重,當須服吐下藥,針灸數十百處,乃愈。

  問曰:脈有災怪,何謂也?師曰:假令人病,脈得太陽,與形證相應,因為作湯。比還送湯如食頃,病人乃大吐,若下利,腹中痛。師曰:我前來不見此證,今乃變異,是名災怪。又問曰:何緣得此吐利?師曰:或有舊時服藥,今乃發作,故名災怪耳。

  辨脈法——《傷寒雜病論》第二篇

  問曰:脈有陰陽,何謂也?師曰:凡脈大、浮、數、動、滑,此名陽也;凡脈沉、澀、遲、弦、微,此名陰也,凡陰病見陽脈者生,陽病見陰脈者死。

  陰陽相搏名曰動,陽動則汗出,陰動則發熱,形冷惡寒者,此三焦傷也。若脈數見于關上,上下無頭尾如豆大,厥厥然動搖者,名曰動也。脈來緩,時一止復來者,名曰結。脈來數,時一止復來者,名曰促。脈陽盛則促,陰盛則結,此皆病脈。又脈來動而中止,更來小數,中有還者反動,名曰結陰也;脈來動而中止,不能自還,因而復動者,名曰代陰也;得此脈者,必難治。脈陰陽俱促,當病血,為實;陰陽俱結,當亡血,為虛;假令促上寸口者,當吐血,或衄;下尺中者,當下血;若乍促乍結為難治。脈數者,久數不止,止則邪結,正氣不能復,卻結于臟;故邪氣浮之,與皮毛相得脈數者,不可下,下之,必煩利不止。

  問曰:脈有陽結陰結者,何以別之?師曰:其脈浮而數,能食,不大便者,此為實,名曰陽結也,期十七日當劇。其脈沉而遲,不能食,身體重,大便反鞕,名曰陰結也。期十四日當劇。

  脈藹藹,如車蓋者,名曰陽結也。

  脈累累,如循長竿者,名曰陰結也。

  脈瞥瞥,如羹上肥者,陽氣微也。

  脈縈縈,如蜘蛛絲者,陰氣衰也。

  脈綿綿,如瀉漆之絕者,亡其血也。

  問曰:脈有殘賊,何謂也?師曰:脈有弦、緊、浮、滑、沉、澀,此六脈,名曰殘賊,能為諸脈作病也。

  問曰:脈有相乘、有縱、有橫、有逆、有順,何也?師曰:水行乘火,金行乘木,名曰縱;火行乘水,木行乘金,名曰橫;水行乘金,火行乘木,名曰逆;金行乘水,木行乘火,名曰順也。

  問曰:濡弱何以反適十一頭?師曰:五臟六腑相乘故令十一。

  脈陰陽俱弦,無寒熱,為病飲。在浮部,飲在皮膚;在中部,飲在經絡;在沉部,飲在肌肉;若寸口弦,飲在上焦;關上弦,飲在中焦;尺中弦,飲在下焦。

  脈弦而緊者,名曰革也。弦者狀如弓弦,按之不移也。緊者如轉索無常也。

  脈弦而大,弦則為減,大則為芤。減則為寒,芤則為虛。寒虛相搏,此名為革。婦人則半產、漏下,男子則亡血、失精。

  問曰:曾為人所難,緊脈從何而來?師曰:假令亡汗、若吐,以肺里寒,故令脈緊也。假令咳者,坐飲冷水,故令脈緊也。假令下利,以胃中虛冷,故令脈緊也。

  寸口脈浮而緊,醫反下之,此為大逆。浮則無血,緊則為寒,寒氣相搏,則為腸鳴,醫乃不知,而反飲冷水,令汗不出,水得寒氣,冷必相搏,其人即饐。

  寸口脈微,尺脈緊,其人虛損多汗,知陰常在,絕不見陽也。

  寸口脈浮而大,浮為風虛,大為氣強,風氣相搏,必成隱疹,身體為癢。癢者名曰泄風,久久為痂癩。

  寸口脈浮而大,浮為虛,大為實;在尺為關,在寸為格;關則不得小便,格則吐逆。

  寸口脈微而澀,微者衛氣不行,澀者榮氣不逮。榮衛不能相將,三焦無所仰,身體痹不仁。榮氣不足,則煩疼,口難言;衛氣虛者,則惡寒數欠。三焦不歸其部,上焦不歸者,噫而酢吞;中焦不歸者,不能消谷引食;下焦不歸者,則遺溲。

  寸口脈微而澀,微者衛氣衰,澀者榮氣不足。衛氣衰則面色黃;榮氣不足則面色青。榮為根,衛為葉。榮衛俱微,則根葉枯槁,而寒栗咳逆,唾腥吐涎沫也。

  寸口脈微而緩,微者衛氣疏,疏則其膚空;緩者胃氣實,實則谷消而水化也。谷入于胃,脈道乃行,水入于經,其血乃成。榮盛則其膚必疏,三焦絕經,名曰血崩。

  寸口脈弱而緩,弱者陽氣不足,緩者胃氣有余,噫而吞酸,食卒不下,氣填于膈上也。

  寸口脈弱而遲,弱者衛氣微,遲者榮中寒;榮為血,血寒則發熱;衛為氣,氣微者心內饑,饑而虛滿不能食也。

  寸口脈弱而澀,尺中浮大,無外證者,為病屬內傷。

  寸口脈弱而澀,尺中濡弱者,男子病失精,女子病赤白帶下。

  寸口脈洪數,按之弦急者,當發癮疹;假令脈浮數,按之反平者,為外毒;脈數大,按之弦直者,為內毒,宜升之,令其外出也;誤攻則內陷,內陷則死。

  寸口脈洪數,按之急滑者,當發癰膿;發熱者,暴出;無熱者,久久必至也。

  寸口脈浮滑,按之弦急者,當發內癰;咳嗽胸中痛為肺癰,當吐膿血;腹中掣痛為腸癰,當便膿血。

  寸口脈大而澀,時一弦,無寒熱,此為浸淫瘡所致也;若加細數者,為難治。

  趺陽脈緊而浮,浮為氣,緊為寒。浮為腹滿,緊為絞痛。浮緊相搏,腸鳴而轉,轉即氣動,隔氣乃下。少陰脈不出,其陰腫大而虛也。

  趺陽脈微而緊,緊則為寒,微則為虛,微緊相搏,則為短氣。

  趺陽脈大而緊者,當即下利,為難治。

  趺陽脈浮,浮則為虛,浮虛相搏,故令氣饐,言胃氣虛竭也;此為醫咎,責虛取實,守空迫血;脈滑則為噦,脈浮鼻中燥者,必衄也。

  趺陽脈遲而緩,胃氣如經也。趺陽脈浮而數,浮則傷胃,數則動脾,此非本病,醫特下之所為也。榮衛內陷,其數先微,脈反但浮,其人必大便鞕,氣噫不除。何以言之?本以數脈動脾,其數先微,故知脾氣不治,大便鞕,氣噫不除。今脈反浮,其數改微,邪氣獨留,心中則饑,邪熱不殺谷,潮熱發渴,數脈當遲,緩病者則饑。數脈不時,則生惡瘡也。

  趺陽脈浮而澀,少陰脈如經者,其病在脾,法當下利。何以知之?若脈浮大者,氣實血虛也。今趺陽脈浮而澀,故知脾氣不足,胃氣虛也。以少陰脈弦,而沉才見,此為調脈,故稱如經也。若反滑而數者,故知當屎膿也。

  趺陽脈浮而芤,浮者胃氣虛,芤者榮氣傷,其身體瘦,肌肉甲錯,浮芤相搏,宗氣衰微,四屬斷絕也。

  趺陽脈浮而大,浮為氣實,大為血虛;血虛為無陰,孤陽獨下陰部者,小便當赤而難,胞中當虛;今小便利,而大汗出,法應胃家當微;今反更實,津液四射,榮竭血盡,干煩而不眠,血薄肉消而成暴液;醫復以毒藥攻其胃,此為重虛,客陽去有期,必下如淤泥而死。

  問曰:翕奄沉名曰滑,何謂也?師曰:沉為純陰,翕為正陽,陰陽和合,故令脈滑。關尺自平。

  趺陽脈微沉,食飲自平;少陰脈微滑,滑者緊之浮名也,此為陰實,其人必股內汗出,陰下濕也。

  趺陽脈浮而滑,浮為陽,滑為實,陽實相搏,其脈數疾,衛氣失度,浮滑之脈數疾,發熱汗出者,此為不治。

  趺陽脈滑而緊,滑者胃氣實,緊者脾氣強。持實擊強,痛還自傷,以手把刃,坐作瘡也。

  趺陽脈沉而微,沉為實,數消谷;緊者,病難治。

  趺陽脈伏而澀,伏則吐逆,水谷不化,澀則食不得入,名曰關格。

  師曰:病人脈微而澀者,此為醫所病也。大發其汗,又數大下之,其人亡血,病當惡寒,后乃發熱,無休止時,夏月盛熱,欲著復衣,冬月盛寒,欲裸其身,所以然者,陽微則惡寒,陰弱則發熱,此醫發其汗,使陽氣微,又大下之:令陰氣弱,五月之時,陽氣在表,胃中虛冷,以陽氣內微,不能勝冷,故欲著復衣;十一月之時,陽氣在里,胃中煩熱,以陰氣內弱,不能勝熱,故欲裸其身。又陰脈遲澀,故知血亡也。

  少陰脈弱而澀,弱者微煩,澀者厥逆。

  趺陽脈不出,脾不上下,身冷膚鞕。

  少陰脈不至,腎氣微,少精血,奔氣促迫,上入胸隔,宗氣反聚,血結心下,陽氣退下,熱歸陰股,與陰相動,令身不仁,此為尸厥。當刺期門、巨闕。

  妊娠脈弦數而細,少腹痛,手心熱,此為熱結胞中,不先其時治之,必有產難。

  產后脈洪數,按之弦急,此為濁未下;若濁已下而脈如故者,此為魂脫,為難治。

  諸脈浮數,當發熱而灑淅惡寒,若有痛處,飲食如常者,畜積有膿也。

  問曰:人恐怖者,其脈何狀?師曰:脈形如循絲累累然,其面白脫色也。

  問曰:人不飲,其脈何類?師曰:脈自澀,唇口干燥也。

  問曰:人愧者,其脈何類?師曰:脈浮而面色乍白乍赤也。

  師曰:寸口諸微亡陽,諸濡亡血,諸弱發熱,諸緊為寒。諸乘寒者則為厥,郁冒不仁,以胃無谷氣,脾澀不通,口急不能言,戰而栗也。

  師曰:發熱則脈躁,惡寒則脈靜,脈隨證轉者,為病瘧。

  師曰:傷寒,咳逆上氣,其脈散者死,為其形損故也。

  師曰:脈乍大乍小,乍靜乍亂,見人驚恐者,為祟發于膽,氣竭故也。

  師曰:人脈皆無病,暴發重病,不省人事者,為厲鬼,治之以祝由,能言者可治,不言者死。

  師曰:脈浮而洪,身汗如油,喘而不休,水漿不下,形體不仁,乍靜乍亂,此為命絕也。又未知何臟先受其災。若汗出發潤,喘不休者,此為肺先絕也。陽反獨留,形體如煙熏,直視搖頭者,此為心絕也。唇吻反青,四肢掣習者,此為肝絕也。環口黧黑,油汗發黃者,此為脾絕也。溲便遺失,狂言,目反直視者,此為腎絕也。又未知何臟陰陽前絕。若陽氣前絕,陰氣后竭者,其人死身色必青;陰氣前絕,陽氣后竭者,其人死,身色必赤,腋下溫,心下熱也。

  奇經八脈不系于十二經,別有自行道路。其為病總于陰陽,其治法屬十二經。假令督脈為病,脊背強,隱隱痛,脈當微浮而急,按之澀,治屬太陽。

  任脈為病,其內結痛疝瘕,脈當沉而結,治屬太陰。

  沖脈為病,氣上逆而里急,脈當浮

2012-01-27 07:15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民族主義思想大師
章太炎(1869年1月12日-1936年6月14日),原名學乘,字枚叔。嗣因反清意識濃厚,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改名為絳,號太炎。中國浙江餘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
孫中山的啟蒙者
近現代的嶺南,湧現出大批引領中國前行的先驅者,近代改良主義者,香港華人領袖何啟便是其中的一位。他不僅是孫中山在香港西醫書院的老師,更是孫中山走向革命道路的思想導師。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