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人文精神 >>> 當代歷史與思想
字體    

仇和倒了,“平民官員”何去何從? 頭條
仇和倒了,“平民官員”何去何從? 頭條
共識網     阅读简体中文版


摘要
在官場,絕大多數人是平民家庭出身,我稱他們“平民官員”,相對于“官二代”而言,面臨著一個巨大的難題:在高壓反腐態勢下,如何為人處事,才能在造福社會和實現個人政治抱負之間取得平衡?


共識君按:2015年03月15日,云南省委副書記仇和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仇和落馬,迅速在網絡上引起爭議。他平民官員的身份和履職期間的做事風格以及他最終落馬的悲涼結局,皆成為爭議焦點。



仇和


那么仇和的落馬到底意味著什么?對當下反腐大局又能帶來怎樣的反思和啟示?這正是本次對聶輝華老師的采訪準備回答的。


以下為采訪摘選,全文請戳最下“閱讀原文”




受訪嘉賓:聶輝華,國發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系博士后。現任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采訪人:共識網李騰騰


仇和被抓與“中國反腐周期律”


李騰騰:您曾經提出了“中國反腐周期律”,指出每年全國和地方“兩會”或春節等政治敏感時期,反腐敗力度會顯著減弱,并且在最近您所寫的文章里說到仇和被抓并沒有違反這個規律,能詳細說一說嗎?


聶輝華:這個規律是根據2003年到2013年間352個廳級以上被查處官員的數據概括出來的。我們通過分析發現,在每年的1月底、2月份和3月初,一個官員被查處的概率比平時要低13%。


這是一個規律性的概括,從經濟學角度來講,當我們說規律性的時候并不是說它是絕對化的,而是指會在很大的概率上發生,所以在這段時間有個別官員被抓,不能說推翻了我們的結論,換句話說,不能用個案推翻一個規律性的現象。


2015年3月3日政協開幕,到3月15日人大閉幕,從這段時間中紀委網站的公布看,被抓的老虎其實只有一只,就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前副主任栗智,但這個人2013年就退休了,所以基本上不會影響兩會的部署,也不會影響現在的工作,這就不算違反規律。


稍微有分歧的是在3月3日當天,河北省委常委秘書長景春華被抓,因為他是在臨界點上。仇和被抓其實是在兩會閉幕后的三個小時左右,而當天晚上一汽董事被抓,第二天中石油總經理被抓,這幾個人都是在兩會結束之后,嚴格來講不算兩會期間。


在兩會期間有五個廳級官員被抓,但相比平時的頻率來說是比較低的。我們統計了一下,在過去兩年中,平均每周要抓四個廳級以上官員,而這兩周只抓了五個人,相對于八個人來說,它的概率降低了38%。所以總體上講它并沒有違反我說的規律。


仇和被抓,平民官員的未來命運何在?


李騰騰:對于仇和,以及“仇和模式”,您怎么看?


聶輝華:我對仇和本人了解不多,像其他人一樣看到的都是報紙上的報道,也無法了解仇和的內心世界,因此只能從他的行為來推測他的動機。仇和是從江蘇蘇北的沐陽縣起家,他在沐陽時做了不少事情,比如修路、反腐敗、改善治安、招商引資等。


“仇和模式”可能是這樣一種模式:一個落后地區的官員,又是平民出身,他怎么能夠在短期內迅速做大政績,實現個人政治抱負,仇和模式因此給很多人提供了模板。但是很不幸,仇和畢竟被查處了,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仇和是什么原因,在什么時點被查處的,所以我們不好貿然判斷他的個人品質。


但是仇和被抓比普通官員被抓帶來的官場震動更大,為什么?因為在官場,絕大多數人是平民家庭出身,我稱他們“平民官員”,相對于“官二代”而言,面臨著一個巨大的難題:在高壓反腐態勢下,如何為人處事,才能在造福社會和實現個人政治抱負之間取得平衡?


一個沒背景、沒關系的人,以前可以通過做大政績快速取得上司的賞識,然后實現個人政治抱負,現在沒有這個機會了,那怎么辦呢?不做是肯定不行,可做事又容易出事,所以平民官員何去何從,這是現在最麻煩的問題,它直接關系到官場絕大多數人的前途和命運。


我認識一個官員朋友,仇和一出事,這個朋友當時就覺得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今后該干什么。過去一個人沒有關系,沒有背景,多做事,上司就會賞識,盡管升遷的概率不一定比“官二代”或者“紅二代”大,但畢竟做了事,最終總是有一條路。現在問題是,這條路走得通嗎?


如果仇和被抓給大家帶來憂慮的話,將會極大地扭曲現在的官場生態。我覺得關鍵是怎樣在一個高壓反腐的態勢下保持正常的官場生態。


李騰騰:我看到有的人會拿他和薄熙來做對比,您怎么看?


聶輝華:仇和與薄熙來完全不可比,仇和是平民子弟出身,他家里有八個孩子,死了兩個,他是村里最窮的一戶人家,起點就不一樣,而且他最開始是一個科研機構的研究人員,然后進入一個縣工作。


從后果來說,薄熙來有極大的政治野心,在重慶創造了一種極端的“唱紅打黑”模式,踐踏法治,破壞產權,一旦上臺對國家危害巨大。而仇和沒有太大的政治野心,以他的背景和進階速度,也幾乎不可能進入高層,因此他做的事情頂多是造成局部危害。


就做事方式來說,仇和和薄熙來有一點相同,都是用非常規的、快速的甚至違法違規的方式來實現個人政績。當然,仇和做事,有一部分目標可能是為了自己,但是也有一部分客觀上是為了社會,不能完全說他是為了個人政績。


從制造政績的方式來講,他們還不是完全一樣,到薄熙來那個程度,他要做的事情和他要達成的目標跟仇和完全是不一樣的,薄熙來對絕大多數平民官員而言是沒有可模仿性的,但仇和是有可模仿性的。


如果一個平民官員雷厲風行,手段比較強硬,有上司的支持,一開始可能不貪污,又愿意做些事情,這是有可能實現個人政治抱負的。


怎么讓仇和這樣的人既做事又不貪污?


李騰騰:仇和這樣的明星官員最初推動了改革,但為什么到后來恰恰成為了貪腐的高發人群?


聶輝華:我覺得主要是體制的原因。


假設官場存在一定程度的逆向淘汰,如果不貪腐,不送錢,光干事就升不上去的話,這就是一個悲劇。換句話說,平民官員,不僅要做大業績,恐怕還要送錢,如果不送錢,可能升不上去。


我們假設官場是比較公正的,沒有關系多做事也能升上去,這還算次優的。最怕出現的官場風氣是什么樣的呢,不僅要做事還要送錢,如果碰到這樣一個官場風氣,像仇和那樣的官員,不可能獨善其身,為什么?


因為要做事別人都反對,就得用自己人,用自己人,就得給人家好處。別人在關鍵時刻幫你了,就得給人家回饋,那很可能就涉及到非法利益的輸送。但是如果不這樣做,就沒人支持你做事。換句話說在現在的官場生態條件下,像仇和式的官員難以獨善其身,這是我最担心的。


甚至我懷疑在某些地方,比如說在一些官場風氣很糟糕的地方,獨善其身根本就做不到,這就更讓人担憂。


換句話說仇和的悲劇不是他個人的悲劇,而是體制性的悲劇。不只是仇和,換了任何一個人,到那樣的地方,你干的不一定比他更好,那怎么辦呢?這才是我們應該反思的。


所以我們不應該把重心放在討論仇和什么時候貪污,這個可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一條道路讓仇和式的官員既能干事又不貪污還能升官,有沒有這樣的道路?


李騰騰:您覺得比較理想的官場生態是什么樣的?


聶輝華:最好的官員生態應該是不論出身,只要能做事都能升遷,這是最好的,但是在目前這是不可能的。


其次,一個人可能平民出身,沒關系,沒背景,但是多做事,在不違法、不行賄的情況下也能升官,盡管升官的速度比有背景的“紅二代”、“官二代”慢一些,這就是次優的。有這樣的官場,我們已經謝天謝地了。


最糟糕的是,我怕這樣的官場也不存在,或者說很少存在,而是既要干事又要送錢,這才糟糕。我担心的就是我們現在沒有這樣的第二條路,恐怕大多數是第三條路。


李騰騰:對于仇和這樣的官員,最重要的是他們何去何從的問題,您有想過嗎?


聶輝華:我不知道答案,我只是把這個問題拋出來,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引起所有人的重視,包括高層的重視。要知道90%的官員是科級以下,99%的官員是處級以下,可能80%的官員是平民子弟,這么多人,你怎么能忽略這個群體呢?如果不能解決他們的心態問題,不能給他們一條明確的出路,那我們反腐敗的目的是什么?


仇和落馬會加劇懶政、怠政


李騰騰:您覺得這次仇和落馬,會不會對社會造成波動?


聶輝華:我覺得會加劇懶政、怠政,這是毫無疑問的。


李騰騰:能詳細說一說嗎?


聶輝華:很多事在中國的邊界不那么清晰,在違法和違規以及正常之間沒有清晰的邊界。在高壓反腐的態勢下,不出事的最好方法就是少做事甚至不做事。


加上仇和被抓的事情一出來,可能很多人就更加不敢做事了,因為以前你做事可能升遷,現在你做事可能也進去了,那我為什么要做事?我們怎么讓不做事的人變得愿意做事,現在有這樣的機制嗎?我到現在為止沒看到這樣的正面激勵,我們現在的機制是給大棒卻沒有給胡蘿卜。


一個正常的激勵機制應該包括兩部分,既給大棒又給胡蘿卜,不聽話就給大棒,聽話就給胡蘿卜。問題是現在胡蘿卜在哪里?不能只給大棒不給胡蘿卜,這不是一個健全的激勵機制。


就拿反腐敗來看,限權是基礎,監督是關鍵,激勵是保障。如果沒有激勵作保障,是不可持續的,因為不能每天24小時強迫官員去做事,畢竟官員做事不是體力勞動,不能像奴隸那樣監督。他得發自內心地真正投入心思做事,官場這種生態加上官員的工作特征決定了必須有正面的激勵,包括精神和物質的。跟當老師是一樣的,你可以讓我不遲到、不早退,但是你怎么來保證我用心備課、用心指導學生呢?


李騰騰:有哪些激勵呢?


聶輝華:首先工資方面,我覺得官員的工資相對整個社會來說,前提是跟他掌握的資源和權力相比,有點偏低了。比如一個縣委書記,他一個月工資可能只有三千多塊錢,他可能掌握著幾十億的資金,這怎么正常呢?在缺乏完善監督機制的前提下,換做是你,你可能守身如玉嗎?不太可能。


李騰騰:工資太低會導致灰色收入的增加嗎?


聶輝華:這就是一個悖論,一方面說官員說工資低,然后你說除了工資還有灰色收入;等他賺灰色收入的時候,你又說他貪污。這讓官員里外不是人。


這跟當老師是一樣的,一方面說我們老師收入高,但是我們說我們老師工資低,主要是靠在外面賺外快,你又說賺外快是不務正業,是灰色收入,不合法。你這讓人兩頭沒地方跑。


所以我認為如果適當提高公務員待遇,特別是廣大普通公務員的待遇,我相信很多人是愿意干事的。為什么?


第一,絕大多數公務員只會做公務員,他沒有別的出路,所以如果給他一個比較好的保障,他其實愿意做公務員。


第二,大多數選擇進官場做公務員的,都是心態比較保守的,不具有冒險精神,所以這種人,報酬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不愿意冒險。誰愿意冒著被談話、被紀委約談的風險呢?沒人愿意。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新與古典文化研究大家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原名嗣穈,學名洪騂,字希疆,後改名胡適,字適之,筆名天風、藏暉等,其中,適與適之之名與字,乃取自當時盛行的達爾文學說....
為傳統文化招魂
錢穆(1895年7月30日-1990年8月30日),原名恩,字賓四,江蘇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學者,教育家。錢穆對中國古代政治制度有良好觀感,認為中國傳統政治非但不是君主....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