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思韻網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選擇語言   簡體中文
你好,請 登陸 或 注冊
首頁 人文思韻 傳奇人物 歷史思潮 時代作品 話題討論 國民思韻 民初捐助 賬戶管理
  搜索  
    時代作品 >>> 講座與培訓 學習生活經驗
字體    

【推薦】林毅夫:霧霾不是經濟發展過快造成的
【推薦】林毅夫:霧霾不是經濟發展過快造成的
騰訊思享會     阅读简体中文版

“2015年的目標是在7.0%左右。我個人的看法是把增長目標定在7.0%左右是合理的,而且是必要的。”在第40次中國經濟觀察CEO的季度報告會上,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對2015兩會政府工作報告進行了解讀。他將中國與發達國家比較,解釋為何7.0%的目標是合理的。同時指出,要落實這個目標,需要糾正對中國經濟認識的三大誤區。以下是林毅夫發言內容的摘錄:

霧霾不是經濟發展過快造成的

作者 | 林毅夫

7.0%左右的經濟增長是合理的

2015年的目標是在7.0%左右。我個人的看法是把增長目標定在7.0%左右是合理的,而且是必要的。

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我也常講,我們實際上還是在大有作為的戰略機遇期。因為你從經濟增長的角度來看,一個是投資,一個是消費。

對于中國來講,即使外部環境不好,但是靠內部需求的啟動,包括投資需求跟消費需求的啟動,還有很大的空間。

首先來講投資,因為即使現在有很多人說,我們的產業過剩,產能非常多,但實際上作為一個中等發達國家,即使現有的產業產能過剩,或者有些產業比較優勢會被淘汰,但中長期我們還有很多產業升級的空間。

也就是總理在工作報告里面所講的,我們現在大部分的產業是中低端的產品,可以向中高端的產業升級,要升級就要投資,這有很多的機會。

再來就是基礎設施,固然這么多年做了很多,但城市內部的基礎設施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然后是環境,環境要改善大家都同意,但要把所有的工廠都關掉,回到1979年的生活,這是不可能接受的。那么在發展和生產當中解決環境的問題,你還是要投資新的設備,用新的生產方式。

在城鎮化的進程中,農民要進城,要改善住的地方,這些都是好的投資機會。還有高的經濟回報。

我們判斷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在面對整個國際經濟下行壓力下,這是我們作為發展中國家跟發達國家最大的不同。

發達國家經濟下行、衰退,從2008年到現在六年多了,他走不出去,因為他很難找到好的投資機會。首先產業是最前沿的,下一個是什么很難知道,有的話也只有一兩個,很難拉動經濟增長,應該講頂多就把老舊的基礎設施,稍微改善一下。但我們可以升級的產業非常多。

環境方面,發達國家相對較好,城市化已經完成了。所以我們判斷中國的發展前景的時候,不能簡單拿發達國家的經驗和方法作為參考,因為我們有自己的優勢條件,應該發揮出來。

第三,不僅是有經濟回報率和社會回報率高的投資機會,我們還有很多資源,有機會就要有資源。

中國跟其他發展中國家比起來,投資的條件相對比較好。首先我們政府負債占GDP的比重只有40%多,不到50%。大部分的發展中國家的政府都超過100%,發達國家也是。所以我們動用積累財政政策的空間比其他發展中國家高得多。

并不是我們政府積累的負債沒有問題。政府今年用1萬億的地方政府的債券來置換他現在在銀行里面的欠賬,這是一個很好的措施,我們也一直在倡導,這樣的一個建議被政府采用了。

這樣政府的可投資資源相對其他國家來講,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還是相當大的。中國的民間儲蓄在全世界是最高的,要投資的話,要進口機器設備,我們有將近四萬億的外匯。


這三點就是在判斷中國跟其他發展中國家最大的不同。其他發展中國家面臨著國際周期性下行的時候,應該也有很多好的投資機會,但是他經常受限于政府財政情況不好,國內有錢投資還受限于外匯儲備不足,因為你要進口一些機器設備原材料,我們這些都是相對可以的。

所以我想把這些條件應用起來,有投資,就會創造就業機會。就業機會能夠得到保障以后,那么消費會增長,投資會增長。

在這種情況下,即使外部條件相對不好,我相信達到年初所提出的7%左右的增長,還是有可能的,這是合理的部分。

7%目標的必要性

另外我覺得也有必要的部分。首先,這個必要的部分就是就業,如果說我們不能保持一個中高速7%左右的增長,很可能就業就要變成一個問題。

2014年的時候就業是相當好的,我們有1320萬的就業機會,比年初的就業機會還多。

但如果說我們的經濟增長放慢,低于6%的話,大家可以想想看,企業的盈利狀況會非常不好。

這種情況下,很多企業對未來的預期是比較好的,現在即使盈利狀況不好,他還可能把就業保留著。如果他對未來的預期不好,他可能就不保留就業了,就關門了。就會出現一些所謂的企業倒閉崩盤,然后失業增加,這個危險總是要關心的,總是有可能的。所以必須要有一個比較高的增長速度。

第二,同樣的情形,就是金融穩定性問題。如果說企業對未來的增長預期不好,那么肯定企業的經營狀況就會更差。這種狀況下,壞賬會增加,如果增長的話就會影響到金融的安全問題。

第三,我們十八大的時候提出,到2020年有兩個翻一番的目標。國內生產總值要在2010年的基礎上翻一番,城鄉居民的收入也要在2010年基礎上翻一番。

我們知道因為前幾年增長得比較快,平均每年增長速度就有7.2%,我們前幾年都增長得比7.2%高,那就代表著從2015年到2020年的增長速度可以比較低,6.6%就可以了。

我們還有一個目標,城鄉居民收入增長要翻一番,有沒有可能說GDP增長6.6%,然后靠再分配調節,使收入增長更快一點。這樣的話,也許6.6%,城鄉居民收入也可以翻一番,理論上是可行的。但會出現一個問題,現在企業的盈利狀況已經很差了,那這種狀況之下,如果說我們的增長是6.6%,然后靠收入分配往勞動者這邊傾斜(當然我們也希望勞動者的收入增加,這個我完全支持),導致的結果是怎么樣?企業的盈利狀況之差,可能企業要關閉的,出現金融風險的可能性更大,就會跟前面兩個目標相抵觸。


所以這種情況下,十八大目標的完成,我覺得比較好的,還是保持一個差不多7.1%左右的經濟增長速度,因為我們現在人口增長是0.5%,如果GDP翻一番,6.6%就過了,最后城鄉居民收入的增長,也是經濟增長帶來的。這樣的話可以收入增長翻一番,也有利于就業的問題,也有利于金融穩定性的問題。

實現7%應先解決三個思路性問題

實現7.0%左右的經濟增長是合理的,但真正要落實起來,我覺得要解決幾個思路性的問題。因為我們現在有一些思路是不利于我們的經濟增長的,比如說霧霾的問題。

確實霧霾的問題是影響到每個人的生活的。但是好像社會上有不少人認為我們發展很快,霧霾很嚴重,就把霧霾認為是因為我們發展快造成的。我想很多人都有這種看法,大家都希望有比較好的環境,那經濟增長慢一點,空氣質量提高,那是好的。但是不是這樣的呢?霧霾確實需要解決,但霧霾是不是經濟增長快造成的?

印度1979年的時候人均GDP是227美元,我們的人均GDP是182美元,印度比我們高15%。但2014年印度人均GDP是1626美元,我們是7572美元,它不到我們的四分之一,就代表過去這36年,印度經濟增長速度比我們慢。

但我們現在關心的霧霾問題,按照世界健康組織的調查,2012年的時候印度的霧霾問題比我們還嚴重,所以你這樣一對比的話,你馬上就發現并不是我們經濟增長速度下降三四個百分點,我們的霧霾就會好。仔細分析一下,霧霾確實嚴重,我也不喜歡,但霧霾是怎么造成的?我想有三點原因:

第一,跟發展階段有關。因為我們這種中等發展中國家,都是在制造業為主的發展階段。我們知道制造業能源使用密度高,排放密度也高,那環境相對于農業社會,或者是相對于高收入,以服務業為主的制造業,環境問題是比較差的,中國是這樣的。老工業化國家,英國、德國、美國,在制造業階段的時候環境也差,這是共同的,除非你不要制造業階段。


第二,我們的能源結構是以煤炭為主的,跟以天然氣和以石油為主來講,煤炭更污染,因為煤炭就是我們的比較優勢所在。

第三,跟環境值有關。

當然我們要想解決的話,這個問題會緩解,只要你還是制造業,以煤炭為主就沒問題。因為煤炭要變成一個清潔能源,這是相當緩慢而且代價高的過程。

那是不是把經濟放緩霧霾就好一點呢?如果像APEC的時候把工廠掉,還是可以,但如果一直關掉的話,我們就回到1980年代的水平了,那大家也不接受。

所以實際上放緩經濟增長速度,進入到以服務業為主的高收入階段,那就會停留在制造業的階段更長,這樣的話,環境污染受害的時間就越長。

所以我覺得用犧牲速度來解決霧霾問題,這是一個用意非常好,但并沒有針對問題的本質所提出的方法。這可能導致我們環境惡化所要忍受的時間更長。

第二,我們現在有很多產能過剩,有一種觀點認為,我們產生過剩都是投資造成,所以認為應該降低投資,變成以消費拉動經濟的增長。我覺得這個看法似是而非,因為我們現在過剩的產能是什么?

我們現在過剩產能是在鋼筋、水泥、電解鋁、平板玻璃上面,這些都是建材,都是不能直接吃進去的。并不是說我減少投資,增加消費,吃鋼筋水泥。而且會導致什么呢?如果說我們投資降低了,對這些建材的需求就少了,就會造成產能更過剩。

所以并不是說增加消費,減少投資,解決產能過剩,這個說法不正確。他沒有分析我們產能過剩的地方在哪兒。如果說在已經過剩的產業,你再繼續投資,可能會造成產能過剩更多,這我同意。但如果你去投資我前面講的那些產業,產業升級的部分,或者是我們基礎設施不足的部分,環境改善的部分,我們的城市化的部分。那些里面我們并沒有產能過剩,那些投資怎么會導致過剩產能呢?這是補我們的短版,所以觀念上面要糾正。

實際上我并不是說投資不需要,任何地方不是亂投的。投資當然是有效的投資,能夠提高我們生產力水平的,能夠讓我們經濟進入良性循環的有效投資。如果能夠有效投資的話,就業和收入就能夠增長。而且你會有更大的剩余,以后還可以繼續投資。這種情況下,投資會拉動消費,經濟會保持比較高速的增長。

第三個似是而非的觀點,政府現在面臨經濟下行的壓力很大,到底該不該采用一些反周期的貨幣政策或者財政政策,該不該降息,該不該降準,來增加信貸的風險,或者該不該用更積極的財政政策,來支持一些項目的投資。

對這個觀點也有很多人反對,比如說有一些很嚴肅的學者,我很尊敬他們,他們做宏觀分析,發現2008年到2012年,我們的財政政策最多的時候,那段時間政府投資項目的回報率比企業的回報率低,所以我們應該支持企業的投資,政府不應該采用更積極的財政政策。我覺得這樣的分析并不完全正確。


第一,你要被問說為什么2008年和2009年,政府采用積極財政政策?如果企業做,政府就不會做,因為企業不愿意做,政府才做,這是第一點。

第二,計算基礎設施回報的時候,它的周期可能是三四年,是比較長的。一般企業投資的周期比較短,所以你在投資的時候是沒回報的。然后你這種回歸分析都是把它加在一起。基礎設施投資,很多主要是有外部性的。你必須把路修好了,對民營經濟有很多外部性。第一個,汽車輪胎的損耗少了,成本低了。然后我把路修好了,排隊和交通擁擠就少了,我就節省了交通時間和成本了。一般在分析里面是不包括這個的。

第三,即使你把這些都算進去,到最后你發現政府的投資回報率比較低,那你要不要做?如果政府來做回報率低,企業來做基礎設施,除了少數幾個有壟斷的之外,大部分是長期回報是比較低的。這種情況下企業是不會去做的。

比如說1980年代、1990年代,世界銀行一直在強調說基礎設施,如果他有回報,那讓企業來做就好,政府不要做。

導致的結果,到2000年左右,過去30年,發現只有一項基礎設施,民營經濟非常積極,就是移動通信。除了移動通信以外的基礎設施,談了30年基本沒人做。

所以你今天到發展中國家去,到處是基礎設施的瓶頸,那就增加了民營經濟的成本,經濟發展就不好。所以政府應該對基礎設施有責任,即使它按照正常的回報可能低一點。

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必須政府來做的話,你就要考慮是什么時候做,是在整個經濟下滑的時候做好,還是現在經濟已經非常熱了,然后政府再去做。如果在經濟很正常,很熱的時候,政府再去做就是火上加油,經濟過熱。所以經濟下滑的時候各種建材的成本比較低,這時來做這些投資活動是最好的。

我是在世界銀行當首席經濟學家,2009年一直在提倡這個觀念,當時呼應的人非常少,我很高興看到去年十月份,國際貨幣組織新出的《世界經濟展望》里面,討論說在經濟下滑的時候,政府來做基礎設施建設最好的時候。我很高興這個現在在國際上已經開始形成一個共識。

我想如果我們能夠克服這些認識上的誤區,把我們的有利條件用起來,我相信在2015年實現7.0%左右的經濟增長,完全是有可能的,是合理和必要的,并且很有可能是在7.0%之右,而不是在7.0%之左。

本文選自“CMRC中國經濟觀察(CEO)”第40次季度報告會“十周年專場”,轉載請注明來源。

2015-08-23 08:46

歡迎訂閱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
春秋茶館訂閱號
微信號 season-tea(春秋茶館)
每天分享一篇科技/遊戲/人文類的資訊,點綴生活,啟迪思想,探討古典韻味。
  清末民初歷史人物  民初人物
傳統官僚翰林總統
徐世昌(1855年10月24日-1939年6月5日),字卜五,號菊人,又號水竹邨人、弢齋。祖籍浙江寧波鄞縣。清末民初,曾為北洋政府官僚。1918年,徐世昌獲段祺瑞控制的安....
清末民初學者大師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1929年1月19日),字卓如、任甫,號任公、飲冰子,別署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中國近代思想家、政治活動家、學者、政治評論家、戊戌變法領袖....
資助民初精神網
        回頂部     寫評論

 
評論集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歡迎你的評論
昵稱:     登陸  註冊
主頁:  
郵箱:  (僅管理員可見)

驗證:   验证码(不區分大小寫)  
© 2011   民初思韻網-清末民初傳奇時代的發現與復興   版權所有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聯繫我們    1616導航